《皇命难违》第191章圆满及《皇命难违》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漫步小说网
漫步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极武战神 剑极天下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不败战神 至尊狂妻 最强武皇 九死成神 修罗战神 巅峰武道 大明海寇 国色无双 伯府嫡女 一品状元 喜耕肥田 鬼婚蜜宠 狩猎香国 夏日回归
漫步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皇命难违  作者:月非娆 书号:49816  时间:2020/5/9  字数:11305 
上一章   第191章 圆满    下一章 ( 没有了 )
  张微依然跟个惘的小羔羊一般,站在原地, 神色拘谨而忐忑。

  太子看着, 尤其是看着张微那张与杨蓁蓁极为相似的面容,心中便不觉柔软与亲近, 他难得面上出了亲切的笑容, 朝着张微走了过去。

  张微愣愣的看着太子走近, 却有些不知所措。

  而在这个时候, 张微身边跟随之人, 皆跪下了双腿, 嘴中请安道:“拜见太子殿下!”

  这一声“太子殿下”的称呼,再次将张微才刚刚有些恢复的冷静给惊得无影无踪, 她呆呆的看着太子,好半晌儿,都说不出话来。

  其实正常人若是吃惊, 自然惊讶的口而出反问“你是太子?”

  但张微性格怯弱, 这些年来又被严肃的嬷嬷教导着, 更是下意识会去压抑自己,所以心中再惊讶, 也只是在心中惊讶, 什么都说不出来。

  倒是太子见到她这副样子,面上依然带着亲切的笑容,冲着底下行礼之人摆了摆手,示意免礼,然后走到了张微跟前,笑道:“孤来接你。”

  这一句话落,张微如梦初醒,猛地也跪下了身体想要行礼。

  膝盖屈了一半,被太子扶住,太子面带笑容,轻笑道:“自家人,不必拘礼。”

  张微不上不下,而太子在这个时候,稍稍用力,将张微拉了起来,而后又是让底下宫人将轿子抬了过来,竟是亲自扶着张微坐入了轿中。

  张微这个时候,神魂不定,竟是一直由着太子指使。

  直到坐入轿中,宫人尖锐的起轿喊声响起,张微方才如梦初醒,她双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脑子里糟糟的,只是想着…她的那位亲生母亲究竟是谁,竟然能够劳动太子殿下亲自来接她。

  而这个时候,方才在外边看到的环境,也让她明白了如今她身处在皇宫。

  这个自己只闻其名,这辈子从未想过能够踏入的地方。

  震惊太过,所以她根本无法再去想其他。

  这不算短的一路上,张微脑子里糟糟的,也根本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轿子停下的时候,她的呼吸几乎是岔了气,紧紧握在一起的手,那短短的指甲也几乎是陷入了掌心之中。

  她深了几声,好不容易平复下糟糟的脑子,勉强让自己镇定的走出轿子的时候,在接触到太子身上所着的四爪龙服时,心再次止不住的跳动了起来。

  太子看出了她的忐忑与不安,倒也没有说其它,只是如同闲话家常一般,轻声开口道:“你娘知晓今你要来,很早便醒了,她盼了你许久,如今终于得见,很是激动。”

  太子轻描淡写之下,却是让张微慢慢忘却了心中的胆怯与忐忑,忍不住抬头看向了太子。

  太子依然面带微笑,仿佛是温和的兄长一般,目光包容的看着她:“你与你娘长得极像,所以当初孤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便有所怀疑了,如今看来,到底是上天眷顾着你们母女,终于让你们得以团聚…”

  “我娘…”

  张微声音轻弱,却是她因着太子的话,因着对于母亲的思慕而难得起了这份勇气开口:“我娘她…”

  但是她的话却并未说完,便戛然而止,只因为杨蓁蓁出现在了宣和殿的大门前。

  二人见到的第一眼,虽然身边有无数宫人跟从着,但在人群之中,却是第一眼,便认出了对方,只因为那种脸,那眉眼,实在是太过于相似。

  虽然神情不同,然而在这一刻,却是不约而同的红了眼睛。

  “妞妞…”

  杨蓁蓁喊出了声,脚步蹒跚的朝着张微走了几步,摇摇坠,几乎跌倒被小环扶住。

  而张微也忍不住朝着杨蓁蓁走了几步,微动嘴,却是无声…

  她在心中默默的喊了一声娘。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眼,可是张微却又觉得那般理所当所,这就是她心目中的那个娘亲,是她所一直希望能够拥有的娘亲。

  除去华丽的衣裳,除去珍贵的钗环,留在张微心目中的,其实也剩下了原原本本的那个娘亲。

  在这一刻,张微心中原本对于养蓁蓁身份的猜测,早已经抛之脑后了,其实不管是什么样的身份,张微仿佛是在一刻,在杨蓁蓁慈爱的目光中,早已经认定了。

  但张微却又有些不敢再往前走,因为太过于美好,她害怕这只不过是自己痴心妄想的一场梦境。

  梦境之中,她所想象出来的一个女人,能够这般慈爱的看着她。

  直到杨蓁蓁慢慢的走到了她的跟前,紧紧的握住了她的双手,掌心之中的温度,以及握着她手掌的力度,让她清楚的感受到,这真的不是一场梦,而是真实的,她也有了自己真正的亲生母亲。

  泪水再也止不住的落下,她用尽了自己这辈子最大的胆量与勇气,伸手紧紧的抱住了杨蓁蓁,将自己的脑袋埋入了杨蓁蓁的怀中。

  张微的动作,对于一个孕妇而言,尤其是杨蓁蓁这般,已经有些显了怀的孕妇而言,无疑是难受的,可是杨蓁蓁早已经顾不上了,而旁人,甚至是太子,也都没有上去阻止,只任由着母女二人抱头痛哭,将这些年来的思念与情感,宣而出。

  不知道过了多久,哭声渐弱,杨蓁蓁拿出手绢,想要替张微擦脸,但是因着久久站立,腿脚微微无力,差点摔倒。

  小环还未搀扶,张微却是眼疾手快扶住了杨蓁蓁,因为惊吓之下,这一声“娘…”也终于喊了出来。

  杨蓁蓁眼中依然带着泪水,却是惊喜的看向了张微。

  张微此刻却是顾不得自己,只是扶着杨蓁蓁,连声开口担忧道:“您怎么了?没事吧!”

  杨蓁蓁连连摇头,小环上去不着声扶住了杨蓁蓁的另一边,轻笑开口道:“夫人、小姐,如今天儿到底有些热,不若先进屋去?”

  太子也走到了一边,笑道:“是啊,娘,先进屋去吧,今时间有的是,便是今不够,留妹妹住下,明、后娘与妹妹,还可以继续叙旧。”

  张微在众人的你一言我一语中,也终于从方才的激动中微微恢复了过来,她这个时候,也终于明白了杨蓁蓁的身份。

  其实想要认出杨蓁蓁的身份并不难,毕竟因着杨蓁蓁身份的特殊,几乎是天下人尽知皇上身边有这么一个女人被封为承恩夫人。

  她本为太子娘,却得以伴君身侧,独得帝王恩宠数年不衰,使得帝王视后宫于无物。

  她也记得,当初家中姐妹及母亲提及杨蓁蓁时候的语气,即是故作不屑,又是羡慕嫉妒,或许天下间的女子,都是对她怀着这样的感情。

  不过张微却是没有太大的感觉,或许是因为那会儿觉得杨蓁蓁离她太远,所以让她无法对这件事情有太多的情绪,可是万万没有想到,曾经在旁人口中如同传奇一般的存在,竟然是她的亲生母亲。

  张微在这一刻,却仍然没有其他的情绪,只是有一种想法,自己的那些姐妹果然说错了,便是说她护短也好,她都是觉得,自己的母亲绝对不是姐妹口中那等心机深沉、不守妇道、邀上媚宠的女人。

  她的母亲,明明便是那般慈爱,那般可亲,是天底下一等一的好女人。

  当然,在这一刻,张微其实也明显的注意到了杨蓁蓁微微有些隆起的肚子,以及众人小心翼翼的姿态。

  在她的印象中,从未听说过杨蓁蓁怀过孕有过孩子,甚至当年,她还听得张家那位母亲用不屑的语气说起过杨蓁蓁,说她是不下蛋的母,说她便是有再多恩宠,也生不了孩子。

  现在想来,张微心中对于这个与自己有着血缘关系的还未出世的孩子,心里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嫉妒,有的反倒是欣喜。

  其实张微到底只是个单纯的女孩,虽然她沉默寡言,但面上的神色很容易便了她心中真实的想法。

  太子看到了她落在杨蓁蓁肚子上时候的目光中,只有单纯的好奇以及一丝喜悦之时,心中对于张微的那点子想法,早已经不复存在,看向她的目光也是越发的柔和。

  毕竟一个单纯善良的女子,总归是惹人喜爱的。

  这一进宫之后,张微留在了宫中,当天晚上,萧恒也没有留在杨蓁蓁房中,而是继续留了空间与她们母女叙旧。

  而等到第二,倒是张微自己十分识相便提出了出宫。

  杨蓁蓁自然不舍,而萧恒与太子二人其实也并没有觉得留张微在宫中有什么不对,毕竟在他们看来,不过是一个女孩罢了,若是这个还能够让杨蓁蓁开心,便是养在宫中也无妨。

  但张微谨慎惯了,更是结合着自己所知,了解到了自己的尴尬身份,不愿意与杨蓁蓁增添麻烦。

  毕竟,如今杨蓁蓁是皇上的女人,而她,是杨蓁蓁与别的男人所生的孩子…

  因着张微的懂事乖巧,反倒是让萧恒对于张微有了些许好感,更是与杨蓁蓁直言养在宫中无妨。

  杨蓁蓁当然也不想与自己的女儿分开,恨不得能够让这个失散多年的孩子陪在身边,但…她也知晓张微身份的尴尬,便是再如何维护着这个孩子,但…难保这孩子在宫中不自在、甚至是受委屈。

  杨蓁蓁最终还是婉拒了萧恒的提议,只是请求萧恒将人送回杨家,由杨陈氏与杨嘉言照料。

  张微在宫中待了几,便由杨嘉言亲自接近了杨家,与她出宫时一道儿出来的,还有萧恒的一道旨意。

  却是让张微改姓杨,封做宝珍县主。

  这道旨意一下,无疑是将这位宝珍县主的存在昭告天下,但毕竟之前杨蓁蓁的事情有了太多的破例,便是众人直叹萧恒好肚量,竟然能够如此照顾自己女人与其他男人的孩子,却也没有在朝上提出任何的异议。

  左右不过是一个县主的封号,在京中也不起什么花来。

  比起这位新县主,众人的目光更多的还是在意杨蓁蓁如今的肚子,十月怀胎,眼瞅着这肚子便要瓜蒂落了,到时候若是个公主倒也罢了,若是生下个皇子,皇上又会如何安置这个孩子。

  而杨蓁蓁又会不会因为孕育了皇家子嗣后,得到一个真正的名分,而那个名分又是什么?

  这才是众多朝臣与世家们真正关注的。

  毕竟,一个新的皇子出现,而如今皇上正当壮年,等到这个孩子长成,后这个孩子会不会对皇位的继承产生什么影响,都是一个未知数。同样的,若是杨蓁蓁得了真正的名分,依着皇上对于杨蓁蓁的宠爱,自然不可能委屈了她,若只是贵妃、甚至是皇贵妃,这些其实也都无所谓,最怕的便是,万一皇上封了她做皇后,那就真正关乎社稷了。

  但众人却完全不觉得这种想法不可思议,异想天开,毕竟皇上对于杨蓁蓁破了太多的例。

  也因着这些想法,众人在朝会之时,看向太子的目光里,皆是带了几分异样的神色。

  偏生太子却是表现的坦坦,对于杨蓁蓁肚子里的孩子,更是表现的十分期待…如此一来,更是让旁人摸不着头脑。

  当然,这会儿外人哪里知晓,萧恒与太子二人也根本顾不上他们心中七八糟的猜测,他们如今真正担心的完全是杨蓁蓁的身体,以及她生产的事情。

  因着产期将至,连宝珍县主和杨陈氏如今都住进了宫中,陪在了杨蓁蓁的身边。

  杨蓁蓁若说心中不紧张,肯定也是假的,但比起萧恒与太子的紧张,她又好许多,毕竟这一胎,又不是她的第一胎。当初生妞妞的时候,条件比现在艰苦许多,妞妞在肚子里没有养好,身边没有伺候的人,还得防着旁人暗算,如今一比,身边御医随时伺候着,又有稳婆宫人守护,还有家人陪伴,尤其是看着萧恒和太子那般紧张,杨蓁蓁自己反倒是一点都不紧张了。

  孩子比太医所估计的预产期早了三天,当然,因着太医也提及过可能会早一些时候生产,所以生产的事宜早早的便被备下了。

  杨蓁蓁肚子开始阵痛发动时,正好是深夜的时候,其实晚饭的时候,她便有些感觉,但这几,肚子常常会坠疼,太医也说是产期将至的正常表现,所以杨蓁蓁还真没当一回事情,直到半夜肚子疼的有些厉害,再到羊水破了时,她才反应过来,也确定了,自己是真的要生了。

  她推了推躺在自己身侧睡的正香的萧恒,忍着阵痛,冷静开口:“皇上…我要生了!”

  因着杨蓁蓁说的实在是太过于镇定,萧恒一开始的时候,还真没有反应过来。

  直到看到杨蓁蓁额头上的冷汗时,萧恒方才猛地清醒过来,这也是这辈子萧恒最惊慌失措的模样了,甚至鞋子未穿、外衣未披,他便披头散发从上爬了下来,头发还是散着,但是命令声却是惊动了宣和殿上下。

  宫人掌灯进来的时候,便是看到萧恒这副狼狈的样子,但众人已经顾不上去看萧恒的样子了,皆是急急惶惶的围在了杨蓁蓁的身边。

  反倒是此刻被围着的杨蓁蓁,还有闲心去看萧恒的样子,她有些好笑,可是肚子疼的实在是笑不出来。

  很快的,她也没有余心去观察萧恒,她全部的神思,都被肚子一阵又一阵的痛处给包围了。

  萧恒也是失魂落魄的被推出了门外,而此刻门口与他一般狼狈的,却是匆匆忙忙接到了消息后从东宫赶过来的太子,太子看到萧恒,眼睛一亮,连声开口道:“父皇,娘生了吗?”

  “没有…”

  “那娘疼不疼?”

  太子开口又是问道。

  萧恒没有回答,只是将目光紧紧的看着紧闭的房门。

  门内,负责接生的稳婆围站在了边,其中一名稳婆上前看过杨蓁蓁的情况,连声开口道:“可以生了,已经开了七指了!”

  其他几名稳婆闻言,也都有些愣住了,心中也忍不住皆想着,这位夫人实在是太能忍了,竟然已经到了这个时候,方才疼的开始叫人,若是寻常人,常常只开了一指,便疼的天翻地覆了。

  杨陈氏与宝珍县主二人赶来的时候,杨蓁蓁还在屋内生,因着她想要留力气,所以屋内反倒是静悄悄的,竟是一点声音都没有,有的也只有稳婆指导她生产的声音传出来。

  而门外萧恒与太子二人早已经慌得团团转了。

  若非屋内的其他人唬着他们男子进产房不吉利,唯恐他们进了产房会给杨蓁蓁和还未出世的孩子造成不好的影响才憋屈的憋在外边,二人早已经自己闯了进去。

  这会儿看到赶过来的杨陈氏与宝珍县主的时候,二人就跟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连声道:“快,快去看看情况…”

  “是。”

  杨陈氏和宝珍县主二人也是强忍着担忧,连忙走进了屋内。

  结果,二人进去后,却又是许久都没有走出来。

  萧恒与太子二人等得几乎是要忍不住要闯门的时候,突然,一阵婴儿啼哭声响了起来,紧接着,却是接生的稳婆跑了出来,冲着萧恒道贺:“恭喜皇上,夫人生了一名小皇子!”

  “好好好!”萧恒大喜过望,也因着一直紧绷着的紧张心情乍然放松,腿脚差点一软跌在地上。

  他抓着太子冲着底下人连声道:“都有赏!”

  底下宫人跪倒一片,连声冲着萧恒道贺。

  而在这个时候,晨曦升起,一抹阳光照在屋檐之上,金光灿灿。

  仿佛是象征着一个新生命的到来。

  屋内清理干净,萧恒自是立刻冲进了屋子里,里外屋被放下的帘子隔开,萧恒并没有看被杨陈氏抱在外屋的孩子,而是直接冲入了里屋去看杨蓁蓁。

  杨陈氏与宝珍县主二人瞧见萧恒这般,面上不觉出了一个笑容。

  宝珍县主的眼里还有些红通通的,心底里却是由衷的喜悦。

  太子走入了屋子里,虽然也很想进去看杨蓁蓁,不过他也知晓这会儿自己该是避讳,所以只是站在了杨陈氏身边,轻声道:“外祖母,我想看看皇弟。”

  “好。”

  杨陈氏笑着将孩子放入了太子的怀中,太子却是没有料到杨陈氏会突然将孩子放入自己的怀中,身体不觉有些僵硬,但是感受着怀中的这一团温热,他的心却又柔软成了一片。

  杨陈氏含笑替太子调整着抱姿,太子傻兮兮的任由着杨陈氏摆布,目光紧紧的看着怀中的孩子,怀中孩子的双目紧紧的闭着,呼吸声细弱。

  柔软、小小的,需要别人保护,但却又是那般的可爱可怜…这是他的弟弟。

  太子看着,目光柔软极了。

  因着孩子是在早晨出生的,而因着孩子的出世,萧恒暂停朝政一,不消一会儿,杨蓁蓁诞下一名皇子的消息,变成内宫传到了前朝,然后迅速的传遍了京城。

  没想到,真的生了一个皇子!

  众人心中倒也不知道是什么感受,皆有一种静等着另一个消息的时候,但是杨蓁蓁这边的消息,却是突然的低调了起来。

  皇上虽然按照皇子之礼,将孩子带入了宗庙祈福,写入玉碟,做了皇子排位,也为孩子举办了宴席,还钦赐了名字—萧珏,但从头至尾,身为孩子生母的杨蓁蓁,却没有任何的赏赐、也没有任何要加封位份的旨意传出。

  甚至连孩子宴席之时,杨蓁蓁都没有出席过。

  难道…皇上对于杨蓁蓁的宠爱,也就仅止于此,并未想过给杨蓁蓁真正的名分?

  但仔细一想,众人却又觉得是那般的理所当然,杨蓁蓁虽然极得恩宠,但到底出身并不光彩,皇上到底还是要面子的,若是真的给这样一个女人位份,到底面上难堪。

  然而,众人不知之事,却是在萧珏名字写入宗庙玉蝶之时,皇家宗碟之上,也同样写入了杨蓁蓁的名字。

  太子陪同萧恒一道儿走入,也是由太子亲自写入。

  太子也有过疑惑,其实萧恒想要立杨蓁蓁为后,并非难事,毕竟便是朝臣们有所异议,但到底如今萧恒君威甚重,朝臣并不敢直接与萧恒对抗,而太子从始至终,对于此事也都是乐见其成,更加不会阻止,只会促成。

  萧恒只是轻笑而言:“你娘所在意的,从来不是这些外在之物,她同样不想与你添麻烦,便是知晓你不会在意,但旁人却不会这般想,若是你娘立后之事让旁人知晓,难保旁人不会在其中做文章,反倒平添麻烦。今朕带你走入在这里写下你娘的名字,虽不会昭告天下,但朕想说,从你娘跟着朕的那一刻起,便是朕的子…”

  太子点了点头。

  萧恒的手轻轻抚过太子写下的那一行字,又是道:“后,待得你坐上了朕的位置,由你来向天下人昭告,或许你娘会更高兴。”

  “好。”

  太子点了点头。

  因着杨蓁蓁未被册封之事,朝廷上重新恢复了平静。

  几年之中,太子入朝后所办之事,桩桩件件皆是完美,而其他皇子因着大皇子之事,更是安安分分,太子在朝中威势渐重,而太子年岁渐长,立太子妃之事,也提上了议程。

  其实自古至今,立太子妃之时,慎重之慎,毕竟太子妃很有可能便是未来的国母,帝王若非自小为太子定下,便会慢慢挑择,太子如今的年岁,说成亲倒是有些早,但定下太子妃却是有些晚了。

  不过这却并非是朝臣们对于立太子妃如此热衷的缘由,真正的原因其实还是因为萧恒这些年来独宠杨蓁蓁,后宫进人无望所致。

  自古便有姻亲裙带关系,和皇家结姻亲,更是朝臣世家趋之若鹜之事,皇帝的后宫无望,太子的后宫便是他们唯一的希望了。

  家中有适龄女子,自是极力培养,宣扬好名声,除此之外,甚至还有人将主意打到了杨蓁蓁的身上,毕竟太子殿下对于这位娘的尊重,也是有目共睹的。

  但杨蓁蓁与朝臣家眷从不结,又深居宫廷之中,那些个家眷夫人们想要接触到杨蓁蓁,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跑去与杨家结,杨家人又是低调的人,便是不敢得罪旁人接见了,也都打着马虎眼,反正就是不接话,也不知道是真的没听出意思,还是假的装不知道。

  在这样的情况下,京中却是慢慢传出了一个流言。

  只说太子妃的人选早已经定下,竟是肥水不外人田,杨蓁蓁在上吹了枕头风,竟是让皇上将自己的女儿宝珍县主配给了太子殿下。而太子殿下仿佛也没有反对的意思,否则宝珍县主这些年来频繁进宫见杨蓁蓁的时候,也不会有太子多次亲自护送了。

  这个消息原本只是市井流言,但不知道怎么的,竟是越传越盛,明明便是离谱至极的事情,结果听到那些世家夫人耳中,却仿佛成了真,变成了拍板钉钉的消息,只惹得那些夫人闺秀们狠狠咬牙。

  这杨家母女实在太过霸道,老的霸着皇上不放,小的竟然还想巴上太子殿下。

  但是不知道为何,这消息也是传了许久之后,方才传入到太子的耳中,太子听到之后,只觉得荒谬之极。

  其实传到太子耳中的版本已经有很多了,一个说的是杨蓁蓁吹枕头风,给自己的女儿吹了个太子妃,也不管轮不轮。还有一种说法,却是将太子也给拖下了水,只说太子有恋母情节,自小便恋着杨氏,而杨氏的女儿宝珍县主与杨蓁蓁长相极为相似,所以太子才动了念头,想娶宝珍郡主。

  “简直便是荒谬极了!”

  太子无语且好笑,更是一股愤怒,虽然杨蓁蓁一直说宝珍县主比太子大上一些,可在太子心目中,宝珍郡主便是他的妹妹,是他需要好好照料的妹妹,所以这样的念头,更像是在亵渎着他与宝珍县主之间的兄妹情谊。

  太子也敢肯定,宝珍县主对他,也绝对没有其他的心思。一来二人一直都是以兄妹的态度相处着,二来宝珍县主的性格一直都是怯弱,所以甚至连高门都未想过要嫁,连杨蓁蓁都觉得,要给宝珍择一处家中人口简单,性格憨厚的夫婿才行。否则便是由他们看顾着,也难保宝珍不会被人欺负。

  而如今这个流言传出来,太子甚至不敢去想若是让宝珍县主知晓后,会有多么的尴尬与难堪。

  他磨拳搽掌想要去揪出幕后之人。倒是萧恒在得知这个流言后,二话不说便是直接派了皇家里极为名望的几位皇叔去了一早心中便定好的太子妃人选家中提了亲。

  萧恒心中定下的太子妃,并非是杨家女,更加不是宝珍,而是当世大儒之家陈家的嫡长孙女,陈家久未入朝,但桃李遍及天下,而陈家女教导向来严格,素有贤明,性格沉稳,与太子性格恰为互补,自是天作之合。

  原本萧恒还想再等等,待太子成年后再去陈家提亲,但显然京城之中的某些世家有些等不及了,甚至以这种传谣言的方式,想让自家孩子能够增加成为太子妃的几率,萧恒干脆直接用这种方式让那些世家死了心,也免得再瞎折腾。

  不过宝珍的婚事,却也是该考虑起来了。

  萧恒虽然有心替宝珍指婚,但他身份尴尬,所以并没有搀和此事。

  当然,萧恒也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没有手此事,反倒是让顾清明钻了一个空子,宝珍最后定下的夫婿,竟是顾清明从族里过继来的义子,也恰是这一任新科状元。

  顾清明一直都没有成婚,等到过了而立之年时,选择从族中过继了一个无父无母的孩子,亲自教导,那孩子也极有天份,第一回下场,便得了好名次,当时萧恒自己也亲口夸赞过那个孩子。

  若是除去顾清明义子这一层身份,其实从一个父亲的角度来看,顾清明这位义子自然是个令人满意的夫婿人选。有相貌、有学识,还有能力…

  但偏偏就是顾清明的义子,萧恒心中就有些不是滋味了。

  顾清明这一辈子都不成婚,分明心中还有杨蓁蓁,自己抚养的孩子与杨蓁蓁的女儿成婚,仿佛是对于先时遗憾的另一种圆

  偏生这门亲事,萧恒还真提不出理由来反对,宝珍嫁到顾家,自然不必担心她受委屈了,而宝珍与这位未婚夫又是相识数年,不提相互之间是否有过动心好感,但总比不知打哪里拉出来的陌生人要强。

  最令人可恶的是,这桩亲事还就是杨嘉言和太子亲自为宝珍定下,而后杨陈氏点了头,杨蓁蓁也是口称好的。

  罢了罢了,到底儿女们的幸福最重要。萧恒最终憋着一口气,下了赐婚旨意,为其锦上添花。

  宝珍成亲在前,成亲之时,皇帝亲赐嫁妆、十里红妆,太子送嫁,所嫁夫婿,又是新科状元,自是让人欣羡不已。

  成婚之后,夫和睦,不过数月,便传出了好消息,这辈子,杨蓁蓁心中最担心的人,终得圆,心中也放下了心结。

  或许是因为放下了心中最大的执念,反倒是让她一直强撑在口里的那口气松了,竟是一下子病倒了。

  杨蓁蓁身体其实一直都不好,早些年受了罪,之后身上的旧伤也不少,虽然宫中太医一直好好照顾着,也用补药温养着,但年岁上来,亏着的底子还是带了出来。

  之前若说还憋着一口气,但如今人生终得圆,她若是去了,仿佛也没有那么遗憾了,反倒是没有了那股毅力。

  病情一度告危,太医束手无策,萧恒与太子、萧珏、甚至是宝珍怀着身孕一起陪在了杨蓁蓁的边。

  杨蓁蓁烧的迷糊糊,其实她也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走了,会给身边的人造成多大的伤害,她也想要继续留着,陪着萧恒,看着孩子们继续幸福,希望自己人生的岁月还能够多陪他们一段时

  但是…她实在是太累了。

  这辈子的事情,太多太多,走马观花的浮现,仿佛老天也在告诫着她不能够太贪心,是时候该收走她的福气了。

  她想着,也的确是该如此,自己不该占有太多的福气,也该给孩子留些福气。

  但一双手,却始终紧紧的拉着她,始终不让她离开。

  恍然之间,迷糊糊之中,耳边一道熟悉的声音一直唤着她,这也成了牵绊着她,让她不敢离开的牵挂。

  是谁呢?

  杨蓁蓁有些迷糊糊,直到声音变得霸道而凶横。

  一口有一口苦涩的药汁顺着她的嘴硬是灌进了她的身体里,夜夜,那道声音又吵着她,让她不得安眠。

  她终于被吵得烦了,也喝够了那苦药汁,她睁开了眼睛,却是在边看到了一张憔悴的面容。

  她忍不住伸手去摸那张脸,嘴角想要笑,但心里却是难受的想哭。

  这是她第二次看到萧恒这般狼狈。

  好像一直以来,都是这个男人在为她付出,她却一直那般自私,甚至这一次,连简单的陪伴都做不到。

  杨蓁蓁的泪水顺着脸颊落下,萧恒却是紧紧的抱住了她,仿佛抱住了全世界。

  杨蓁蓁的这一场病后,萧恒仿佛是想通了,也放下了许多,他命内务府尽快办起了太子的婚事,也逐步将手中的事情转交给太子。

  太子自然不甘愿,不过萧恒却是执意如此,之后两父子在书房中交谈后,太子也逐渐接受了这个事实,开始慢慢理起了朝政,也开始接手萧恒转的政务。

  太子大婚之后的几年里,明明还是壮年的萧恒,却是将手头上的事情,全部交给了太子,而他空下来的时间,却是陪伴在杨蓁蓁的身侧。

  人生苦短,他与杨蓁蓁相遇的太完,相爱的太迟,而浪费的人生更是太多。

  余下的日子,萧恒只想紧紧的抓着这一双手,能够时时刻刻陪伴着,哪怕那一,不管是他还是她先走了,至少,他们没有浪费余下的人生。

  至少,这一辈子,他们终得圆

  本书由(凝涉)为您整理制作
上一章   皇命难违   下一章 ( 没有了 )
侍妾翻身宝典候府表妹公主她结巴穿成三个大佬姝女有仙泉这苏爽的网红华聘穿成霸总的女五月泠重生八零完美星汉灿烂,幸
漫步小说网提供小说《皇命难违》,皇命难违最新章节第191章圆满,皇命难违全文阅读,皇命难违电子书txt下载,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