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明月》第九章太上忘情全剧终及《秦时明月》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漫步小说网
漫步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极武战神 剑极天下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不败战神 至尊狂妻 最强武皇 九死成神 修罗战神 巅峰武道 大明海寇 国色无双 伯府嫡女 一品状元 喜耕肥田 鬼婚蜜宠 狩猎香国 夏日回归
漫步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秦时明月  作者:温世仁 书号:49578  时间:2020/3/23  字数:14001 
上一章   第九章 太上忘情(全剧终)    下一章 ( 没有了 )
  “杀光你们…我杀光你们…”徐让运起千狱寒圣手,原本只积聚在他两只掌心的那层白霜,渐渐开始向外扩散,迅速遍及周身,疏疏落落地覆上了他的耳际、颈项、嘴、白发…徐让蓦地发出凄厉已极的长声哀啸,那啸声像一把刀子似的,切过秋天的树林,切过山脚下那片空旷泥地。

  众人闻声变,方更泪口中急喝:“快快掩闭双耳!”连同花升将在内的数十名各派弟子识得厉害,立刻撕下衣衫布条,入耳。还有一些内力低微的年轻弟子们抵敌不住,索紧紧捂起耳朵,拔腿奔逃。方更泪、朱歧、陆元鼎、贾是非、唐过天等人运气专心抵御,谁也不敢轻易开口。卫庄此时以已身受重伤,再经徐让这么一震,旋即昏厥。

  荆天明口中也是一声长啸引吭而出,与徐让啸声对抗,手下同时以一招“七零八落”便向徐让打去。原来荆天明看徐让两眼泪不止,口中狂啸不休,似乎已无章法,只是疯也似地拍击抓劈,但只要被他拍到的人非死即伤,立即出手相救众人。

  “真是多事。”珂月跺脚斥道,却也递出一招直击徐让下盘。方更泪、花升将两人随即也以百夫法中的“桑女绞丝”去绊徐让。风旗门唐过天、八卦门贾是非却大打手势要本门弟子快快逃走,自己也脚底抹油,随即开溜。

  荆天明、珂月等人,但觉一股又一股凛冽的寒气,从徐让的掌力中铺天盖地而来,冻颊刺骨,几窒息,就连原本自己身上的汗水,都渐渐地化成肌肤上的一层薄霜。

  荆天明绷着脸紧闭双,这时别说是要开口油嘴滑舌,就连想笑都已经动不了脸皮,眼角余光瞥见珂月也是咬紧牙关勉力撑持,原本鲜红滴的嘴竟已发青,双颊更毫无血。方更泪、花升将两人更惨,倒像雪人一般。原来一直在旁边观望的八卦门掌门陆元鼎,此时见状,竟然仍有胆剑加入围攻徐让的战局。

  “快想个办法。”荆天明手下不敢有丝毫懈怠,招招皆以十分真力送出;珂月亦然。两人虽使得正是徐让千狱寒圣手的死对头九魄降真掌,但两人内力与年破百岁的徐让相去太多,实在不是对手。两人脑中虽然急转,却一丁点儿办法也无。

  此时荆天明以一招“四顾茫然”右掌内翻朝外推出,似攻实守,左手反掌斜拍,挡下徐让一手自上而下的扒抓;珂月则左肩下,右肘略提,便是“六神无主”的起手式,好来架开徐让另一手由下往上的拍击。怎料徐让完全不将两人的攻击放在眼中,正中拍出两掌,势道磅礴,犹似山崩地裂,霎时间,老人的全身已被白霜覆盖得只见两双眼珠子。荆、珂二人不及变招,闪亦不得,挡亦不下,眼看二人皆要受上重击。

  “荆兄弟危险!”花升将高声叫道。

  “珂月宫主小心!”陆元鼎也喊道。

  “此番再无侥幸。”荆天明、珂月两人心意相通,知道徐让这一掌送到,两人即将同时毙命,都是调转过头,望向彼此。荆天明瞪大双眼和珂月四目相对,两人平生第一次如此靠近,鼻尖与鼻尖只不过间隔寸许。便在此时,徐让那两掌送到,荆天明、珂月一人挨了一掌。两人咬紧牙关,紧闭双眼,各自以真气抵御。岂知徐让这两掌虽打中自己身上要害,但那冷若寒霜的毒掌力,却不知为何迟迟没有向自己体内?

  荆天明、珂月两人仿佛等了半年那么久,终于忍不住睁开双眼望向徐让。只见徐让全身被自己的白霜覆盖,眼中犹有泪痕,面目狰狞,双手还硬生生撑着;但人却已经气绝了。原来在刚才那一瞬间,这个一百多岁的老人,终于油尽灯枯、寿终而亡了。

  “真是侥幸。”方更泪吐出一口气,身体一松,居然脚软站不住瘫倒在地。荆天明、珂月也有隔世之感,珂月轻轻将徐让一推,这个与她家有四代冤仇,害得珂月从小颠沛流离的老人,便像僵硬的木偶一般,向泥地倒了下去。

  “咦?”珂月拿手抹脸,这才发现不知何时早已泪腮,原来自己内心深处真是怕得要死。“哭什么?”荆天明安慰她道“你应该笑啊,徐让一死,端木姑姑不就安全了吗?”

  “嗯。”珂月收起眼泪,走到端木蓉与卫庄身边,问到:“姑姑,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乌断姑姑人呢?”端木蓉此时正在照看卫庄的伤势,听珂月问,连头也不回,只是扬手一摆,回道:“死啦。”

  “是吗?死啦。”珂月如痴似呆地重复着“死啦…死啦…”

  “嗯,死啦。”自从亲眼看见汤祖德下长生不老药,证明自己多年来的苦心研究确然成功之后,端木蓉整个人有种被掏空了的感觉,总觉得自己的生命中仿佛少了什么,却又号不是很明白缺少的那一块拼图到底是什么?端木蓉轻轻为晕厥过去的卫庄把脉,冷冷地吩咐荆天明道:“你过来。用三分内力,在这儿…”端木蓉指着卫庄左手手腕内侧“朝这三聚会之处拍下去。记住,只要三分力道,你若用力过度,把他打死了,我可不负责。”荆天明点点头,依言向卫庄左手手腕内侧拍落。只拍了一下,卫庄真的便悠悠转醒过来。

  “好了,好了,卫大叔醒过来了。”珂月拍手笑道:“大伙儿都捡回一条命,即使如此,我们也快走吧。”珂月望望四周,众人早已走得一干二净,只剩下他们四人。

  “嘿嘿!只怕碍难从命。”赵楠老、白芊红三人慢步从树林中走了出来。赵楠一脸狞笑,面惊慌,白芊红却心怀愤怒。荆天明等人适才全心全意在抵抗徐让,竟没想到被这三人围住。“咳咳——咳咳——”卫庄一开口说话,便牵动伤势咳个不停:“我早该想到你们会埋伏在树林外,说吧,你们带了多少人来?”卫庄硬睁着双眼,瞪视赵楠问道。

  “也不过就带了三十队弓箭手。”赵楠摆摆手,狞笑道:“右护法也不是不明白,保护仙药,事成后除去端木蓉、乌断,乃是方上与我们的任务嘛,我怎敢有丝毫懈怠呢?”珂月闻言,翻身上树。但见阳光穿过枝叶,疏疏落落地映耀出点点箭尖银光,宛若夜空繁星。阴暗的树林中俱是身穿铁甲的秦国士兵,数量竟有上百成千。珂月登时忧心忡忡,暗想着“卫大叔身受重伤,端木姑姑的功夫只怕也不济事,要想在箭雨中安然离去,几乎是不可能…”荆天明也望向树下半倚半卧的卫庄,寻思道“照理说师叔手中应该有月儿的黑剑才是,怎么空着手?八成是刚才扶她来此的时候,从师叔的手中滑落了。月儿的白剑已失,黑剑也不在此,如今赤手空拳,怎么抵挡这么多弓箭袭击?”想着也是面带愁容。为今之计,只得摆出二皇子的身份,看看赵楠肯不肯退兵了。

  今天么虽没有把握,也只好扬声喊道:“怎么我父王今竟派了这么多人来接我?老爷子、赵护法,这排场也太过盛大了吧?哈哈哈哈!”

  “呵呵呵呵!”出笑容,摸着胡子回道:“让二皇子受惊了,老夫着实惶恐。但方上特别代不得任月神、神医走。这些鬼谷弟子都是一等一的弓箭手,要他们中左边那片树叶,便没有人得中右边那片树叶,二皇子莫要担心,是万万不会中您的。”

  “见鬼!这样我更担心了。”荆天明心中暗骂,脸上却笑“这就不好办了。这神医端木蓉乃是我的救命恩人,更是我的师父之一,我怎能让你们杀了她?还是请几位高抬贵手,让她走了吧。后我禀明父王,人是我放走的便是。”

  “嘿嘿嘿!”赵楠接口道:“二皇子既然这么说,何不与属下一同回到仙山圣域,直接禀告方上。有您在方上面前担保,方上必定同意饶了端木姑娘的命。”赵楠见荆天明眼神飘忽,知他心中定是在打主意带人逃走,为防荆天明这一手,赵楠早有主意;于是,他将手一扬,命道:“将人带出来!”

  几个鬼谷弟子身着黑衣黑,听赵楠有令,当下同声答道:“谨遵左护法之命!”说着便到树林间拖出一个人来。辛雁雁双手反绑,长发散,走路也有些困难,显然是被俘虏了好几天了。

  “雁儿!”荆天明大惊失。珂月也吃了一惊。

  “荆大哥!就我。”辛雁雁见荆天明便在左近,忍不住也叫出声来。

  见了辛雁雁委屈的模样,荆天明恨不得立即冲上去,救出她来;只是几个鬼谷弟子,用刀架在辛雁雁颈间,只怕自己稍动一动,辛雁雁马上有性命之忧。“姓赵的,你说吧,到底想怎么样?”这个赵楠先杀了盖聂,又转头依靠项羽,如今又抓了辛雁雁来要挟自己;自己却对这老巨猾的家伙,毫无办法。荆天明肚子气,说起话来也就无礼了。

  “二皇子,言重了。”赵楠稳占了上风,倒是帮自己留着退路“属下岂敢伤了辛姑娘一丝头发。不过是想着二皇子需要有人陪伴,这辛姑娘倒生得貌美可人,这才将她留下,也好叫她侍奉二皇子。属下哪敢有什么要求,只是想跟着二皇子一块儿带着神医端木蓉回仙山圣域,好对方上差罢了。”

  “这…”荆天明没料到赵楠居然会利用辛雁雁来要挟自己,一时间也真不知如何才好。“天明…你…不懂,他们是想要逃掉那护丹失职的大罪。”卫庄强忍中剧痛,小声对荆天明言道:“你…你退开些…”

  “左护法…”卫庄从怀中摸出一颗蜡丸,尽量高声对赵楠言道:“左护法放心,先前被人夺去服下的那长生不老药是假的!真药一直在我怀中。”说着便将那颗蜡丸轻轻向赵楠抛去。

  “方才那汤祖德吃的仙药是假的?”赵楠老闻言都是一愣,两人虽然躲在暗处,但那汤祖德临死前返老还童的模样,两人都是看的清楚,怎么可能吃的是假的长生不老药?老暗忖“徐让镇在旁严密监视,岂容你有丝毫机会调包换药?”正驳斥,哪知赵楠却收下蜡丸,忽然朗声回道:“原来如此!右护法果然有先见之明。这才骗过了反贼徐让,保住了仙药。”

  “是啊。咳咳——”卫庄见赵楠领情,松了一口气,又道:“那月神乌断已死在反贼徐让的手下。神医端木蓉虽说逃走了,但也被我打得身受重伤,料想是活不下去了。”荆天明、珂月两人听得一头雾水,此时端木蓉人明明好端端地站在自己身边,怎么说她身受重伤?卫庄护卫端木蓉犹恐不及,又怎么舍得亲手将她杀伤?

  荆天明、珂月两人听不懂,赵楠心中却一清二楚。卫庄言下之意,仙丹非但没有失去,月神乌断也依方上指令处死,后就算端木蓉还活着的消息传到方上耳中,卫庄也一力承揽了后果;自己则护药有功,免去了失职的责罚不说,说不定另有嘉奖。卫庄这几句话说将下来,非但是赵楠,连老脸上都放出来欣喜的光芒。

  老摸摸胡子,依样画葫芦说道:“正是!左、右护法今立下了好大的功劳,这都是老夫亲眼所见。”

  “是啊,那端木蓉受了右护法两剑,血如注,只怕是活不了了。”赵楠本不与荆天明这个二皇子真正撕破脸,也空口说白话,顺手又推了辛雁雁一把。“至于这位姑娘嘛,唉!这位姑娘是谁,老夫从不曾识得,也无心探究,还是请二皇子代劳吧。”辛雁雁受他这么一推,脚步踉跄地跌到了荆天明身边。

  “如此甚好。”卫庄点点头“这就请几位先行一步,将仙药呈方上。我随后便到,自会将两位护丹的功劳禀告方上。”赵楠老深知秦王对卫庄的信赖,听卫庄竟然肯为自己美言,都是高兴极了。两人带着“仙药”率着三十队弓箭手,心满意足地离去了。

  卫庄直到他们走得远了,这才放下心来。“天明…快!快带端木顾念走!咳咳——”哪知一口气松懈下来,竟然吐出一口鲜血,卫庄悄悄擦去血迹,只是一个劲儿催促荆天明送走端木蓉。

  “庄哥…你…”赵楠老二人走后,白芊红就一直站在原地。她眼见自己丈夫身受重伤,担忧不已,宁可冒着性命危险,与珂月、荆天明等人留在一块儿;岂料自己丈夫对自己不闻不问,只一心一意想着端木蓉!加上卫庄方才用假药来换取端木蓉的性命,课件得卫庄他真的…“庄哥,你…你竟然这样想方设法,不顾性命地也要护得这女子周全吗?”白芊红再也无法忍耐,拔出闭血鸳鸯刀,指着端木蓉的鼻子说道:“庄哥,这女子跟你有何关系?为何你这样对她?”

  “你想干么?”珂月往前跨上几步,挡住了端木蓉“什么你啊我啊的,这两人一个是我大叔,一个是我姑姑,你别想…”

  “不,你只要护住端木姑娘。”卫庄却道“珂月,你让她过来。不要…我不要你们管…让…让她来。”珂月一愣,将端木蓉拉到自己身后,却让白芊红持刀上前到卫庄身边。

  “庄哥。”白芊红心中凄苦莫名“我有一事问你,你实说了吧。庄哥,你…你是不是…喜欢…端木蓉?”

  白芊红和卫庄四目对视,两人皆是动也不动。卫庄忽然发现,夫结襟多年,这却是他第一次好好地,真正的,注视自己的子。卫庄非常清楚地从白芊红脸上看见那份他所深深了解的痛苦,他心中的愧疚怀而出。

  “庄哥,你回答我,然后我们一起离开,好吗?”白芊红颤抖着手,用鸳鸯刀直指着卫庄的膛,卫庄却没有阻止。荆天明想要上前,被卫庄用眼神退。霎时间,荆天明明白了,珂月也明白了,卫庄将会死在白芊红手下,但他们却不能阻止,只能眼睁睁瞧着,因为这是卫庄自己的选择。

  “你心中所爱的那个女人是我,对不对?”白芊红完全不管周围还有其他人,手下施力,将鸳鸯刀缓缓地刺进卫庄膛边问道。卫庄强忍痛楚,用非常忧伤的表情望着白芊红,却没有说话。

  “现在我明白了,结婚近十年来,你从没有爱过我。”白芊红的话语冷得好像结了冰,但脸上的热泪却个不停。这一时,她从没这么爱过一个人,也从没这么恨过一个人。白芊红将鸳鸯刀又刺进去一寸,声音惨然,仿佛被刀刺中的人不是卫庄,而是她自己。“你虽没爱过我,但你也从没有爱过端木蓉,对不对?”

  “芊妹,对不起。”卫庄终于开口了,说得却不是白芊红想听的话。

  “你胡说。”鸳鸯刀的刀刃完全没入了卫庄的膛,鲜血将他前的已近晕染成一片鲜红“你爱的是我。这些年来,你敬我、爱我、真心真意关怀我,除了我以外,心中从不曾有过另一个女人。”

  “对…对不起。”卫庄勉强说道,他已经没什么力气了。

  “对。”白芊红倏然松手跃开“他刚刚说对,你听见了吗?”也不知她是在跟谁说话,那张娇绝伦的脸庞出喜悦的神情,嫣然笑道:“他说了…他说了…我的丈夫说对…哈哈哈!哈哈哈哈!”白芊红眼神晶亮,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似乎已看不见任何人,只是自顾自地往树林另一端走去,口中喃喃说道:“想我白芊红名远播、智冠天下,哪有人料得到结婚近十年,我白芊红仍是处子之身。卫庄…卫庄!你在哪儿?我、我来找你了。卫庄!卫庄!你在哪儿啊?”

  “原来…卫大叔爱端木姑姑爱得那么深。”珂月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眼见白芊红的身影消失在树林内,珂月忍不住说道:“端木姑姑,看来卫师叔这么多年来,爱的依旧是你。其实…其实我知道,你虽不说,其实也很喜欢卫大叔的,不是吗?”珂月眼见卫庄随时都会咽气,想要在他临终之前,让端木蓉随口说一句安慰他也好。哪知端木蓉完全不顾珂月挤眉眼,立刻回道:“傻丫头,胡说八道什么,哪有这回事。”

  卫庄见端木蓉如此无情,倒先笑了,这一笑,血得更急了。他已自知不起,急寻荆天明言道:“天明…天明在哪儿?你…你听我说,善待…善待你的父王,就算是我求你。啊?”卫庄见荆天明含泪点头,一口气再难涌出,只挣扎着看了端木蓉最后一眼,说道:“情这一字,真苦啊。想我卫庄…若…若有来世,断不再论请问爱。”语毕,眼睛也未闭上,仿佛还凝视着端木蓉,便断气了。

  “卫大侠。”端木蓉见卫庄身亡,这才走了过来,蹲下身去对卫庄的尸首说道:“你三番两次救我性命,我端木蓉无以回报,如今完成你最后心愿,也好叫你瞑目。”说罢取出怀中刀刃,一刀戳向卫庄的头顶。珂月不知端木蓉要干么,只吓得大叫。辛雁雁也怕得花容失,躲到了荆天明身后。

  端木蓉剖开卫庄头骨接处,那是很久很久以前,她为卫庄治疗的伤口。端木蓉取出那依旧深深埋藏在卫庄脑中的半紫藤花木簪,顺手抛在地上,说道:“论请问爱?傻子才干这种事情。如今我为你取出祸首,如有来世,你定当自由如天上鸿雁。”端木蓉随手在身上擦去血迹,扭头对荆天明、珂月、辛雁雁说道:“这人的尸首就麻烦你们几个埋了吧,暴尸荒野的话,可是会让人生病的。”说罢,起身便走。

  “端木姑姑,你要去哪儿?”珂月见她头也不回地走了,慌忙问道。但端木蓉毕竟没有回答,随着她的肚子“咕噜咕噜”地呜响,端木蓉已经知道自己心灵中缺失的部分是什么了。“想必是一只卤地油的鸡腿吧?”端木蓉嘴巴,走得更快了。

  端木蓉这一走,树林里就只剩下了荆天明、珂月,还有辛雁雁。对这三人来说,这真是天底下最尴尬的场面,三人索都不说话,只是低头挖土掘坑,好埋葬卫庄的尸身。“想来也真奇怪,没想到有一天我会亲手埋葬卫庄。”荆天明一边挖,一面回想“这人本来是仇敌,为了杀年幼的我灭口,不惜千里奔波。是打何时开始,我居然不恨他了?甚至…甚至有点敬重他了…”

  珂月心中想得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卫大叔,你这个混蛋!”珂月用力掘土,好消去心中的愤怒,眼里却含着泪水“你既然不爱白芊红,又干么娶她?既然娶了人家,又不好好对她。我若是白芊红的话,也会一刀杀了你。臭大叔!死大叔!”珂月想到这里忍不住又望向卫庄的尸首,心中悄悄对卫庄祝福道“卫大叔,你在天之灵,定然要保佑我们…珂月如今已然明白,定不会重蹈大叔的覆辙。大叔,你看着吧!”

  当三人合力将最后一把土洒在卫庄简陋的坟上,珂月突兀地对辛雁雁说道:“辛姑娘,我知道你心中也是喜欢荆大哥的。不过,我要让你知道,无论如何,这辈子我都不会再离开荆大哥一步。”珂月这话等于是以身相许,荆天明心中又惊又喜,却不想当着辛雁雁的面说出口来。“你…”辛雁雁吓了一跳“你这妖女…说什么…”

  “你别打岔,荆大哥也是。”珂月回头瞪了荆天明一眼,又道:“你们两个人仔细听我说就是了。我要说的是,我珂月无论有多难多苦,这辈子将不会离开你荆天明。但是…有卫大叔的例子…还有我外公与姜婆婆…白芊红…这些人摆在前面;总之,所以我要说的是…”珂月深深气,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道:“我珂月毫不忌讳,如果你辛雁雁也愿意与荆大哥长相厮守的话,我珂月愿意二女共侍一夫。好啦,眼睛别睁这么大,我到旁边去,给你们一点儿空间,商量一下。”说罢便独自走入林中,直到再也听不到两人对话,这才站住脚。没想到自己一停下脚步,眼泪就不争气地了下来,珂月安慰自己道:“我没错,绝对没错,谁都不应该受这种苦,相爱的人有机会就应该在一起。卫大叔,我说的对吗?”珂月忍不住抬眼望天问道。

  荆天明万万没想到会有这一天,珂月居然当面允诺自己,愿意与辛雁雁共同嫁与自己为,只不知道辛雁雁肯不肯委屈?“雁儿,你…你怎么说?”

  “我…”上回姜婆婆自己与陆元鼎成亲之时,辛雁雁其实已经亲口表明是钟情于荆天明的,之时碍于他与珂月之间的情愫。辛雁雁在一旁目睹卫庄过世、白芊红发疯,也隐隐约约能够体会到珂月为什么说这些话。“荆大哥…我…我…”辛雁雁出身武林世家,也算大家闺秀,自不像珂月那般爽快,一句话是指反反复复在口中回,就是说不出来。只急得荆天明心中如受油煎。

  “雁儿,我其实很早以前便喜欢你了。”荆天明知她脸薄,索自己先开口“你愿意和我相守一辈子吗?如果你愿意,我荆天明对天发誓,绝不负你。”

  “我…我愿意。”辛雁雁红着脸,好不容易才将这句话说了出口“即使…即使是与珂月那妖女…不,与珂月姑娘一起,我也愿意追随荆大哥的。”

  荆天明此刻脑中如有雷炸,他是欢喜得过头了,在辛雁雁面前向来风趣、机灵的荆天明,居然像傻子一样地笑了“太好了!太好了!”荆天明喜上眉梢,握着辛雁雁的手道:“我尚未与月儿商量过,但我想她不会有异议的。如今我只剩下一件事尚未完成,等我回鬼谷一趟,早则三,迟则五,你、我还有珂月,我们三人便可一起远走高飞,离开这个机巧诡诈的世界。”

  “你…你说什么?”辛雁雁原本还高高兴兴听着,突然变了脸色,问道:“什么远走高飞?你要去哪里?”荆天明却没有感觉到辛雁雁的异样,还是腔高兴地说道:“我早打算远离江湖,不再管这些闲事。什么好人、坏人,实在难以分辨…”

  “荆大哥!你胡说些什么!”

  辛雁雁等不及听完,便怒道:“好不容易毁去了长生不老药,又查明了鬼谷的所在、虚实。此刻正是有志之士大展拳脚,有才之人贡献一己之力的时候,你怎能萌生退隐江湖的念头?”

  “雁儿…你…”荆天明从没见过辛雁雁刚烈的这一面,他知道辛雁雁是个正直、是非分明、勇往直前的人;但他直到此刻才知道,辛雁雁心中的伴侣也必须是一个心怀大志、不畏艰难、奋勇向前的人。

  “荆大哥…你…”辛雁雁正气凛然地说道:“你…你身为荆轲之子,又能接近秦王,将来能做的事情比其他任何人都多,只怕连儒家掌教刘毕、楚军首领项羽都不及你。你听雁儿的劝,别在这时候临阵逃。仙药已毁,秦王再没有几年好活了,天下即将动不安。你留下来,留下来与雁儿一起…一起…”说到这里,辛雁雁以期待的眼神望着荆天明,但荆天明的神色却让她忍不住举袖拭泪。

  “雁儿,我…我不能。”荆天明坦白相告。他已经太累太累了。

  “荆大哥…你…你太让我失望了!”辛雁雁正斥责荆天明,眼角却掉下泪来。她自幼受父亲辛屈节严训,务必以天下为己任,为了保住白玉、抵御鬼谷,整个八卦门牺牲了不知多少兄弟。“我…我明白了。我只想问一句,荆大哥,你绝不能留下来,与我八卦门、苍松派、儒家、墨家兄弟一起吗?”

  荆天明没有回答,只是注视着辛雁雁的秀美而坚毅的脸庞;他突然有一种感觉,此时此刻只怕是这辈子最后一次见到这张脸了。

  “既…既如此…那…那我去了。”辛雁雁强自振作,依照自己的心意,强迫自己扭头离去。她向前走出几步,便听到荆天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雁儿,你如反悔,五天后的清晨,我在这儿等你。出三刻后,你如不来,我便走了。”辛雁雁没有回话,只是坚定不移地向前走。她心中凄楚、不舍、依恋、失望、愤怒、欣羡、不以为然、挣扎犹豫、怅然无奈,种种情绪翻来覆去。又好像看到自己爱煞了的荆天明,与珂月手牵着手,慢步在田野之间。一阵风吹来,她心痛还在,但脸上已经没有了泪痕,只是渐行渐远,渐行渐远,直奔向她心中美好的未来。

  当珂月从林中走回,见到只剩荆天明一人,真是百思不得其解。珂月不明白辛雁雁是为了什么抛弃了荆天明,但她也没有任何话好安慰,任何话都是多的。荆天明与珂月一同在卫庄坟前鞠躬,然后掉头回返仙山圣域。荆天明虽然没有提及,但珂月隐约明白。

  在仙山深处,最最黑暗的角落,有一个人即将从十醉的威力中醒来…

  在仙山圣域深处的黑暗中,秦王独坐。他身边的膏烛也独自燃烧着。他并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只明白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过这么舒坦的感觉了。

  秦王静静地等待。等待荆天明的来临。等待长生不老药的功效发作。

  约摸是傍晚时分,荆天明终于来到。

  “卫庄呢?你没有带他一起回来?”秦王抬起脸庞,直视荆天明。

  “没有。”荆天明没料到秦王一开口先问的竟然是卫庄的事。

  “那么卫庄他是真的死了?”

  “是。”

  秦王脸上现出一抹茫然神色,怔了半晌,又道:“他是这世界上,我唯一一个允许带着兵器靠近我的人。”

  “我知道。”

  “那么从今以后没有人可以保护我了…没人能真正保护我…我已经服下了长生不老药,我永远永远不会死…但…还有很多人想杀我,我随时都有性命之忧,我随时都有可能会死…若是如此,这仙药还有什么用?”

  荆天明默不作声,正犹豫着到底该不该告诉秦王他服下的仙药是假的。秦王嘴角微牵,已经转忧为喜“没关系,能有第一个卫庄,我自然能找到第二个。天明,你可知一个凡人之身成仙之际会发生什么变化?”秦王仔细地观察自己的手、自己的脸,它们却像平时一般,没有丝毫变化。“不知道吧?我也不知道,就连端木蓉、乌断她们也不知道,这世上无人知晓,因为从来不曾有人吃过长生不老药。天明,你可曾见过神仙吗?”

  不知为何荆天明忽然想起风朴子,想起神都山上那只羽斑斓的凤凰为他落泪悲啼,他心中一阵怅然“风朴子老前辈仙逝之际有翔鸟哀悼,却不知父王死时会有多少人为其悲鸣?又有多少人将拊手称庆?”荆天明走近秦王身边,诚恳地说道:“我不明白,你为什么拼了命要当神仙?”

  “有什么不明白的。”秦王伸手向四方轮指去“你瞧,这边、这边、还有那边,这东南西北四方,放眼所及都是秦朝的国土,都是我的国土!我打下的国土!什么楚国、赵国、齐国…都灭了,都被我灭了!”

  “这不正是你的希望?”荆天明面痛楚地说道。

  “才不是!我要的是征战,要的是对手。”秦王的表情只有比荆天明更痛苦,抱着头低吼道:“我不想、也不能跟我自己作战!因为…因为…天明,我的儿子,你知道,你知道的,我不是…我不是我自己的对手啊。啊啊啊啊!”“没关系的,你冷静点。”

  “打不过,我打不过我自己。”秦王如孩童般泣道,拉住了荆天明的手“我宁可成为神仙,领着鬼谷里这四鬼面子弟兵们打到天上去!对!我要打到天上去,天上一定还有敌人,一定还有对手在等我。”秦王拍了拍脯“这个我…就能到天上去了。哈哈哈!哈哈哈!等药效发作,只等药效发作了!哈哈哈!”

  “是啊,只等药效发作了。爹,父王,您先躺一躺。”荆天明双目含泪,将隐藏在他心底多年,那些对秦王的思念与仰慕,都寄托在这一声“父王”之中了。

  “你叫我爹!你喊我父王!”秦王大喜,便依着荆天明的话躺了下来“没错、没错。我是得休息一下,说不定躺一下,长生不老药的药效马上就会发作了。”

  “是啊,爹,您等等,药效马上发作了。”荆天明凝视着双目紧闭的秦王,轻轻握住了他的手,低声道:“长生不老药很快就有用了。这么多年来,爹,您受了这么多苦。儿子几能为您做的,也只有这个了。”荆天明伸出两指,在秦王左手手腕内侧,也就是前些日子端木蓉教导他救助卫庄时指出的三汇聚之处,透过右手两指,荆天明静静地将自己的内力,如丝如水般涓滴注入了秦王体内。秦王只觉得全身暖烘烘的,无比舒畅,忍不住喃喃说道:“我觉得药效好像开始发作了,我觉得好困…好困…”

  “是啊,您就要成仙了。”荆天明温和地说道:“您睡吧,睡一会儿,我会在您身边陪您的。”

  “嗯。天明,你不要走,你武功高强…要代替卫庄…保…护…保护…父王…”秦王话没说完已经沉沉睡去。荆天明见秦王睡着,便站起身来,跪了下去,磕了几个头,颤声说道:“爹,儿子今一来为父母亲报仇,二来也为了报答父王过去多年的养育之恩;只盼父王受苦的日子别太长,早早解,再也不用担惊受怕。爹,儿子能为您做到的只有这个了。”说罢,复又在秦王左手手腕内侧拍了一下。这回却是以自己的内劲,震伤了秦王的心脉。他两指戳去旋即收回,外表上绝无迹可寻,以秦王如今年岁体力,至多撑不过一个月寿命。

  荆天明静静坐在依旧睡的秦王身边。这么做,是他自己的主意,完全没有跟任何人商量,即便是珂月也不知道。龙蟒双雄汤祖德的死,改变了荆天明对父亲荆轲的看法;秦王对死亡的恐惧,又扭转了自己对生命的体悟。

  荆天明握住了秦王尚且冰冷的手,心中尽是惋惜。如此英雄,最终仍旧输给了他自己。“爹。”荆天明站起身来,在心底轻轻对两位父亲说道“是的,我有两位父亲。一个如正午的烈,光耀大地,甚至残酷苛刻;一个如夜中的圆月,在黑暗中为人指引出道路。不管是如般光辉的父亲也好,如月华般的父亲也罢,你们都将成为百年千年后的世人唱诵不已的绝世人物。但是我…在光月华照耀下的我,只愿意做一股清风,秋毫无犯地拂过大地。请原谅你们的儿子,如果我这样将使你们失望的话…”

  夜愈来愈深了,荆天明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秦王。风是这么冰凉。珂月立在圣域西甬道外,看见荆天明自黑暗中缓缓现身,走到她面前。

  “月儿。”荆天明的神色苍凉且疲惫“你怎么来了?你怎知我在这儿?”

  珂月没有言声,只是微笑“我知道,我自然知道的。”她上前张开双臂,轻轻地抱住了荆天明,像是一个母亲拥抱孩子那般温柔。荆天明低头靠在珂月肩上,开始无声地大哭。“嘘——嘘——”珂月轻轻发出这样的声音,一手摸着荆天明的头,一手拍抚着荆天明的强壮背脊,柔声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

  第二天离去之前,珂月与荆天明在约定好的地方等待着。但直至落,辛雁雁终究是没有出现。

  尾声 亡秦必楚,亡楚者谁

  时光飞过,转眼已来到汉文帝十三年的冬天。

  在丹郡与九江郡的界,靠近乌江的一个摆渡渡口旁,开着一家小小的包子店。店东姓金,已是望七十的年纪。为人很是勤快,无论刮风下雨,天天都与店东娘一块儿天不亮便开店,好让摆渡的客人随时都能吃得的。

  这一也没什么不同。天才蒙蒙亮,一个客人都还没有,金老头便已在灶下生火。他手上虽拿着吹管,却根本没在使用,只拿手掌轻轻一摆,随便一招九魄降真掌拍下,掌风便将炉火生得兴旺。另一头,店东娘也在筛面。之间面皱纹、胖嘟嘟的店东娘,右手在竹筛边上轻敲几下,杂粮里头的小石子、稗壳就一个接一个地自个儿跳了起来。店东娘看也不看,左手在空中这么一绕一抓,便将这些杂物统统拢在手中。

  火既生好,金老头挽起袖子准备包子馅料,只见他手上两把菜刀飞快,将菜馅、馅剁得碎,但底下的砧板却没发出半点声响,更遑论在砧板上留下些许刀痕。面既磨好,店东娘也转头打扫店内,一手一块抹布,脚踏着杳冥掌法的奇异步伐,别说桌子、窗牖,就连房梁上也没有一丝灰尘。

  随着天渐渐亮起,蒸笼里的包子也发出阵阵香气。远远传来脚步声,有客人上门了,金老头放下菜刀,店东娘也驼着背慢慢擦拭桌子。

  “老板,十个包子、三碗酸辣汤。”几个像是行脚商人模样的人走进店来,其中一人似乎是路,还对其他同行的两人介绍道:“这就是乌江畔有名的金元宝包子店,只要吃过一次就不会忘记。”金老头与店东娘听客人齐声称赞包子好吃,都是笑眯了眼

  几组客人上门,又都吃走了。店东娘眺望着门口,口中喃喃问着金老头道:“今天可是十二月初一吗?”金老头随口回道:“是十二月初一,你已经问了五六七八次啦。”

  “既是十二月初一,那人怎么还不来?”

  “急什么?现在还早,等等便来了。”

  “等等等等。我可没你那么好子。”

  “店东娘抱怨道:“可不是已经又等了一年嘛。唉!人来了,朋友真没剩几个了。”

  “可不是嘛,差不多都死光了吧。”金老头点点头。

  “不过,一个人要吃到活活撑死,也真不容易。”店东娘抬眼看着挂在墙上当装饰的一双长长的铁筷子,好像想起什么,又好像没有。来来去去招待客人,好不容易沉默半晌,店东娘又念叨了,高声问道:“喂!我说金元宝,今天可是十二月初一吗?”

  “是十二月初一,我说大宝他娘,你已经为九十一次啦。”

  “问问不行嘛。怎么,嫌我烦啦,相当初你娶不到第二个老婆,可不是我害的啊!”“唉!说的什么话,人家陆夫人死了都多少年了,你还念哪!”

  “念念不行嘛。你就舍不得…”

  旁边几个等着摆渡的老客人,听两夫又拌嘴,都微微笑着听。店东娘却突然停嘴,转而开心地叫喊道:“来啦!来啦!终于来了!”几个客人转头望向店东娘看去的方向,只见一个约摸二十出头的少年郎,兴兴头头地往包子店走来,心中都想原来是包子店夫妇的孙子回家来了。岂料,这店东娘着双手,了上去,却喊那人道:“裘大哥,你可来啦!等你好久了!”几个客人都是一愣,怎么七十的老太太喊人家二十出头的少年郎大哥?莫非是辈分有差?

  “大哥,坐、坐。吃包子、吃包子。”店东娘喜上眉梢,殷情招呼。金老头也坐在了裘身边,之间裘相貌完全没变,跟一年前相见、十年前相见、而十年前相见、三十年前相见时一模一样。店东娘笑着问道:“大哥,近来可好?法术可进步了吗?”

  “哈哈!”裘嘴里还着包子,就又说又笑:“灵的很,也不过就迟一时片刻、三天五的。哈哈哈!”金老头、店东娘也跟着大笑起来。

  三人几乎已经养成习惯,几十年来的十二月初一,裘都会到包子店来拜访他们。有时说说江湖上的消息,有事提提过去的那些朋友、敌人下落行踪,也有时带来长长的铁筷子,让两人唏嘘落泪。随着时间年年过去,两人都明白,原来风朴子当年所炼制的仙药,定是给裘吃了。或许,这就是风朴子为何会收裘为徒的原因了吧?令人奇怪的是,裘仿佛并不知道自己已服下长生不老药。他的心智似乎随着身体,一块儿停在了少年时代。明明年年来访,眼见两夫愈来愈老,但裘从不曾想过“咦!怎么只有我一个人还这么年轻?”他的能力,似乎也无法再往前进步,不管是呼风,还是唤雨,十次里有两次成功便很不赖了。幸好,裘对成功、失败,似乎也没什么感觉。他还是不成,练。不知有多少次,两夫深深觉得,幸好是裘吃了那长生不老药。若是换了一个人,发现自己将永恒地停在少年时期,不会变老的同事,也难有任何变化,是否就等于住进了一座永恒懊悔的监狱中呢?

  三人开心地聊着,关于神都山最近的变化…刘毕还在孜孜不倦地提倡儒家思想,但文帝崇尚的是黄老之术,害他最近好像很难收到学生…乌江的江水潺潺动,风吹起的时候,已经没多少人会想起楚霸王项羽的悲歌…夕阳西沉,三人继续聊着,两夫大声笑,只有一人将会永恒地活下去。

  (全剧终)
上一章   秦时明月   下一章 ( 没有了 )
霸王风流飙哥烈剑情焰马上游龙剑葩武王血海飞龙大姐头出马奶 霸天雷地火棒哥出马
漫步小说网提供小说《秦时明月》,秦时明月最新章节第九章太上忘情全剧终,秦时明月全文阅读,秦时明月电子书txt下载,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