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步香尘》第十七章奔驰百里及《独步香尘》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漫步小说网
漫步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极武战神 剑极天下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不败战神 至尊狂妻 最强武皇 九死成神 修罗战神 巅峰武道 大明海寇 国色无双 伯府嫡女 一品状元 喜耕肥田 鬼婚蜜宠 狩猎香国 夏日回归
漫步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独步香尘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027  时间:2019/11/21  字数:15763 
上一章   第十七章 奔驰百里    下一章 ( → )
  窗外风雪甚大,窗内却温暖如,壁炉中燃烧不已的柴火将榻上的两个赤身子照耀得意盎然。

  皇甫明珠情地搂吻到娇吁吁才松嘴。

  他却仍然贪婪地着她的体,那双手更是连忘返地在她的体到处“”着。

  她贴在他的耳旁吐气如兰地低声道:“鹏,你不是想获悉我的功力陡增的原因吗?玄奥就在此地啦!”

  他轻.抚她的体,问道:“怎会有这种妙事呢?”

  她羞答答地道:“我有六绝脉特殊体质,能将你所排之物炼化收以增进功力。”

  “哇!太啦!那我就多送你一些纪念品吧!”

  她嫣然一笑,摇头道:“我不求多,够啦!你的身子要紧!”

  他亲了她一口,道:“珠,你真美!”说完,就开始动大军。

  她忙制止他道:“鹏,别急,来点新鲜的吧!”说完,腹部轻轻地动一下,好似掀起一场“大地震”!他喜悦地道:“珠,太了!怎会如此呢?”

  “鹏,这全是你的功劳,若非你助长我的功力,我也无法收发由心地…地…陪你…你真的高兴吗?”

  “千真万确!有够赞!珠,你已经开口气,它怎么仍能收缩不已呢?难道你已经贯通先死玄关了吗?”

  她羞赧地摇头道:“还早哩!不过,它原本就能够在受刺之后自生反应,我方才只是提早刺它而已!”

  “珠,你真行哩!”

  她脸通红地靠在他的前,一时说不出话来。

  他柔声唤句:“珠!”立即着她的樱

  她立即也热情地搂吻着他。

  哇!有够赞!他眯着双眼尽情地享受着!她羞赧地瞥了一眼,将双峰贴在他的膛,连心儿也陶醉了。

  此种无声胜有声,不知羡煞多少人!此种无招胜有招,不知乐煞多少人!她在一阵哆嗦之后,泪水亦簌簌直了。

  “鹏…我好…幸福…喔…”

  “珠…你…真…”

  “鹏…搂我…越紧…越好…”两人立即紧搂着,爱抚着!句句甜言语如痴如醉地倾诉着。

  好半晌之后,只听皇甫明珠柔声道:“鹏,运功吧,说不定对龙虎济大有助益哩!”说完,顺手拿出一条汗巾。

  费慕鹏亲了她一口,立即挥熄烛火开始调息。

  真气刚运行,他立即觉得它们好似甘滋润过的花草般,不但更加凝实,而且更加生机盎然!他在大喜之下,全神调息了。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他正在觉得百骸轻松之际,突听东南方远处遥传惨叫声音,他心中一凛,立即收功。

  他一见皇甫明珠尚在调息,立即悄悄地拿着衣衫下榻。

  他刚穿上亵,皇甫明珠已经睁眼问道:“鹏,怎么啦?”

  “我听见东南方有惨叫声,会不会又有状况了?”

  她立即也下榻匆匆穿衣。

  倏听一声:“烟投郎,小心…啊…”由那凄厉的惨叫声音,可见那出声告警的人已经受创,费慕鹏刚穿上锦靴,院中已掠来一批人。

  “哇!好快的身法,是硬把子哩!”

  倏听一声冷哼,接着是费常虹叱道:“不长眼的家伙,竟敢来袭,姑非把你们全部留下来不可!”

  倏听一声低叱:“孽女,住口。”

  “啊!爹!娘!是你们!”

  费慕鹏闻声,朝皇甫明珠使个眼色,立即启窗掠出。

  院中靠窗这一方站着费常虹七女(沈葳葳有孕不便动手,便留在房中)靠围墙那一侧则凝立三十余名黑衣蒙面人。

  费家三妞面前则站着的是一对蒙面男女,费慕鹏刚停在费常虹的身前,那对蒙面男女立即盯着他。

  连站在远处墙上方及院中的三十二名黑衣蒙面人亦将目光集中在这位听说貌像潘安,武功似海的“烟投郎”身上。

  这对蒙面男女正是血手之负责人费含烟及其赘夫裘景扬,他们乃是奉血堡之命前来拦截烟投郎及收他们人堡的。

  方才与他们手的人正是神骑帮及丐帮高手,他们留一批人在原地手,另行率众前来会会烟投郎。

  只听费含烟脆声道:“你就是烟投郎吗?”

  “不错!二位是血手的朋友吗?”

  “正是!我就是血手如今的主人费含烟,他是外子裘景扬。”

  “幸会!有何指教?”

  “你是否为费凌鹏及小乔之子?”

  “正是!”“那你该唤我一声师姑。”

  “在我如此称呼你之前,请问!虹及婷是不是你们之女,薇是不是你们的义女?”

  “以前是,现在不是!”“为什么?”

  “我没有这种不孝女!”

  “好!我也没有你这种不明事理的师姑!”

  “你…放肆!侯武,你们六人上!”

  站在她左后方丈余外的六名大汉齐声应是,立即并肩行来。

  费慕鹏身子一晃,横飘出三丈外,含笑道:“哇!此地的风水不错!凡是看中这处风水的人趁早来送死吧!”

  那六名大汉冷哼一声,身子一弹,分掠向六个不同的方向。

  费慕鹏将双臂一抡,一旋再一振,面扑来的那名大汉刚扬起右臂,立即惨叫一声倒飞出去。另外一名大汉疾掠过去接住他,不由自主地噔噔噔连退三步之后,低头一看,失声大叫道:“死了!”

  他的声音刚扬起,立即又响起两声惨叫,他一见有两人疾飞退而来,正掠身接人,倏听费含烟叱道:“住手!”

  费慕鹏飘回原地,点头道:“你很聪明!他们三人暂时免死!”

  “住口!你与云贵双丑有何渊源?”

  “打过一架!替他们超渡余生,如何而已!”

  “那你为何会施展他们成名的绝学轮回掌?”

  “好玩嘛!我在和他们手之际,一见这招好玩的,就拿来招呼那些武功较烂之徒,有何不妥吗?”

  倏听一阵暴吼,另外三人已经仗剑疾攻而来。

  树要皮,人要脸,他们三人岂甘当众受辱呢?”

  “哇!说你们烂,你们还敢不服气,小心啦!”话未说完,双臂疾抡,疾旋疾振,院中立即又多了三具尸体。

  冷哼声中,三蓬毒针疾而至。

  只见他的双掌一分一旋,右掌倏扬,那三蓬毒针立即聚成一束,而且被他以“驭剑术”役使向那批黑衣人。

  去势甚疾,站在墙上的一名大汉的颈头立即被贯穿而过“啊”的惨叫刚响起,接着又是一声惨叫。

  那些人好似在“歌唱接力”般一面闪躲抗拒,一面惨叫栽倒,不到片刻时间,便已经有十五人先后“嗝”了。

  费含烟瞧得神色大变,双眼寒芒一闪,右掌立即一翻。

  倏听一声脆喝:“住手!皇甫明珠已经掠到她的面前,一招“玉狮扬蹄”立即将她得连连后退。

  裘景扬正出手,倏见南宫菁菁叱声:“接招!”他一见漫天掌影已经疾卷而至,立即边折边退。

  二女一见一招“玉狮扬蹄”已经够令他们受不了啦,立即以八成功力施展“玉狮扬蹄”暂时困住他们。

  费家三妞面对亲情,只好低头退到一旁。

  不到盏茶时间,除费含烟及裘景扬尚在狼狈地招架之外,其余的黑衣蒙面人全部搭同一“班车”去报到了。

  费慕鹏将那蓬毒针在墙角,道:“岳父、岳母,请住手!”

  皇甫明珠及南宫菁菁立即收招后退。

  费含烟冷哼一声,两人立即联袂离去。

  费慕鹏凝神一听远处尚在拼斗,他立即沉声道:“珠、菁,咱们去瞧瞧,虹,这些尸体,偏劳你们了,小心有毒!”说完,三人迅即疾掠而去。

  三人疾掠片刻之后,立即看见十余名神骑帮及丐帮之人气如牛浑身血汗地退到一旁,费含烟夫妇则率领十二名黑衣人匆匆地驰去。

  地上到处是尸体及伤者,费慕鹏立即扬声道:“虹,你们三人快过来帮忙救治伤者!”说完,立即与二女上前救人。

  那十二名幸存者匆匆地服药及止血,立即加入抢救行列。

  刹那间,费家三妞也疾掠来救人,众人忙碌一个多时辰之后,总算自鬼门关前救回了二十三人。

  费慕鹏六人向他们慰问致意之后,方始离去。

  ***费慕鹏的八位子痛歼百余名万紫帮高手及他独力除去三十二名血手高手之消息似一阵旋风般传遍武林。

  这当然是丐帮及神骑帮在替他打知名度。

  经过这两役,沿途之中不时有人在打量他们,可是,却没有人敢不敬或动手,于是,他们就在除夕中午抵达了金陵。

  在十二名精神白衣骑士引导之下,他们所搭乘的那三辆马车终于停在一座气派非。凡的豪华庄院大门外。

  小乔易容成为乔再鹏率领帮中重要干部在大门前接他们人厅,然后,含笑替双方做了介绍。

  不久,厅中开席六桌,神骑帮那些豪杰一见到费慕鹏夫妇皆平易近人,不由如沐春风地与他们叙着。

  这一餐足足地用了一个多时辰才结束,小乔立即带着爱子及九位贤媳进入一间书房,再由暗门进入地下秘室。

  她指着空旷的秘室,叹道:“孩子们,娘和你们的爹以前就是在此地厮守的,你们的爹也是在此地与血手天尊诸人同归于尽的!”说完,轻轻地朝右侧墙壁拍了一下!“嘎嘎…”细响声中,壁上出现一个三尺见方的小中赫然摆着一个牌位,费慕鹏诸人不用看字,立即默默地下跪。

  小乔徐徐下跪将牌位抱人怀中喃喃自语道:“鹏哥,您英灵不远,你看到了,你的爱子及贤媳了吧?鹏哥…”说完,不由簌簌掉泪!诸女一想起小乔的遭遇,不由陪着掉泪不已!费慕鹏更是低头暗泣不已!好半晌之后,小乔将牌位藏妥,道:“鹏儿,你们起来吧!我还有一件事要和你们商量一下哩!”

  诸人立即应声而起。

  小乔带着他们进入书房坐下之后,低声道:“我在最近接连三天共遇见六场挑战,虽然大获全胜,却越想越不对劲!”

  “娘,是怎么一回事呢?”

  “三天前的午后时分,有一位小二送来一份挑战书,约我于子夜时分到虎井荒庙前一较高低。

  “我率帮中六名好手准时赴约,对方却来了六个中年人,而且指名要和我单独较量掌法及剑法。

  “第一人一上阵就施展血手秘技掌法,得我以玉狮掌法对付,直到‘玉狮天’之第二式,才将对方击毙。

  “第二人亦以血手掌法进攻,而且功力甚高,我施展到‘玉狮卷地’之第一式,才将他击毙。

  “第三人未容我稍歇,立即以血手掌法进攻,而且招式纯,威力绝猛,直到‘玉狮卷地’之第三式才将他击毙。

  “其余三人约下翌晚再战,立即抱着尸体离去,哪知,翌晚应约而来的却是另外的三个老人。

  “那三个老人先后以血手掌法与我较量,前两人皆支撑到‘玉狮卷地’之第三式才被我击毙。

  “第三个老人的武功更强,他支撑到‘玉狮卷地’之第三式,只被我劈中右腹,而我却已耗力甚巨。

  “于是,他又和我订下翌晚再战,然后挟着尸体离去,哪知,翌晚赴约的人却是三名佩剑老者。

  “他们三人轮以血手秘招剑法与我较量,虽然死于我的剑下,也耗了我不少的功力,我返回此地之后,越想越怪厂费常虹肃容道:“娘,会不会是血堡之人在探你的底?”

  “啊!你也是如此想呀!那就错不了啦!这下子麻烦啦!”

  “娘,别担心!我们已练成双人合击招式,若配合鹏之驭剑之术和珠妹之‘人剑合一’,必然可以出敌不意,一举歼灭!”

  “太好啦!真是太好啦!鹏儿,你带着万年寒剑了吧?”

  “带了!它早就想出来显显威风啦,不过,我打算先拿血堡主人‘齐天圣掌’吴顺安来开刀!”

  “好主意!”

  ***一声爆竹除旧岁,原本繁华的金陵城沾上年节喜气之后,更显热闹纷纷,到处是万头攒动。

  哇!家家户户忙着串门子拜年哩!费慕鹏众人坐在楼上倚窗品茗俯瞰这付太平盛量,若非为了避免惊动金陵城民,他们早就出去凑凑热闹了。

  不过,他那微憾神情却令费常虹瞧得一阵不忍,立即含笑道:“鹏,各位妹子,咱们何不易容出去逛逛呢?”

  她这一提议深合众人之意,于是,立即回房去易容。

  半个时辰之后,他们十人易容成为年纪不一的男人,三三两两地在夫子庙附近的摊位前踢踏起来了。

  初次见各种百艺、杂陈、摊贩的费慕鹏在费常虹低声解说之下,瞧得乐不思蜀,浑然忘了置于何处。

  他们在小吃摊用过各式点心之后,继续到风景优美的白鹭洲逛了半个多时辰,然后转到秦淮河畔去"观光”

  他们包了一条画舫一直逛到黄昏时分,方始返回庄院。

  他们刚进人大厅,立即听见小乔沉声道:“据消息指出,这两天中先后有四百余人进入万紫帮总舵,可能是血堡高手哩!”

  “哇!那些王八蛋终于爬出来了,很好!”“鹏儿,别大意!据我和那些人手之经验,那些人若以人海战术攻击你们,胜负难卜哩,对不对?”

  “哇!免惊啦!人越多,宰得越痛快哩!”

  “你呀!真是初生之犊不怕虎,去洗个热水澡吧!”

  ***正月初六,在密集的鞭炮声中,百业开张了,费慕鹏正陪着爱在楼上叙之际,倏见一名锦袍中年人来到大门外。

  他凝神默听片刻,等那人离去之后,低声道:“万紫帮派人来下战帖了,咱们这下子可以宰个过瘾了!”

  诸女朝院中一瞧,立见在大门外值岗的那名大汉手持一束步入厅中,费常虹遂含笑道:“鹏,你可要留些老包给我们宰哩!”

  “哇!安啦!一定会先让你们动手啦!”

  诸女立即低声商议如何联手歼敌。

  半盏茶时间之后,十二只信鸽自后院疾飞向四方,小乔肃容入厅道:“鹏儿,你知道万紫帮派人下帖之事了吧?”

  “不错!什么时候动手。”

  “元宵节子时在玄武湖动手?”

  “哇!好时辰!好风水!”

  “我已经以飞鸽传书召集人手及通知各大门派了。”

  “娘,值得如此劳师动众吗?”

  “理该如此!因为,对方必然会有血堡之人助阵,我打算利用这个机会,一举除去万紫帮,然后再联合各大门派进攻血堡。”

  “哇!好点子!一劳永逸!”

  “你们聊聊吧!我该去部署一番了!”

  她一离去,诸女立即开始在厅中练剑。

  时光迅速地流逝着,一晃已是正月初九子时夜晚,金陵城民循例举办神轿绕境盛典,一时鞭炮冲天,锣鼓震耳!突见小乔和一名紫脸老者步人厅中,皇甫明珠偏头一瞧,立即起身低唤一声:“爹!”同时上前盈盈下跪。

  来人正是皇甫靖,只见他拂出一道柔劲托起她,同时低声道:“别多礼!”

  费慕鹏立即率同诸女上前行礼。

  众人在椅上坐定之后,皇甫靖沉声道:“又有三百余名血堡高手抵达万紫帮总舵,吴老魔可能也抵达了!”

  “哇!很好!免得咱们长途跋涉哩!”

  “鹏儿,据我暗中观察之后,那批人正在练一种合击之术哩!”

  费慕鹏瞧了小乔一眼,立听小乔沉声道:“庄主,对方此举必然是要破解我的掌法及剑法。”说完,立即将上回与人较技之事说出来。

  皇甫靖点头道:“不错!那批人是冲着帮主来的。”

  “庄主,他们是如何个合击法?”

  “每三人一组,其势疾猛,其中一人似乎有同归于尽之举。”

  小乔含笑道:“看来他们尚未悟出破解之招哩!”

  皇甫明珠欣喜地道:“爹,我们已有将计就计歼敌之计了!”

  “那就好!血堡此番出动近八成的人手,看来是势在必得,若能一举将他们击溃,大事已定矣!”

  “哈哈!理当如此!我该向你谢罪哩!”

  “哇!不敢当!”

  “不,我若不说一说,会憋得受不了哩!”

  一顿,皇甫靖又道:“皇甫世家若非有贤婿你这个福星,早己瓦解,这一切全是我以前的狂妄所致,因此,你必须受我一礼!”说完,立即起身恭敬地一揖!费慕鹏起身闪过一揖之后,道:“爹,小婿该感谢你厚赐那笔巨银哩!”说完,恭敬地躬身一揖。

  皇甫靖坦受那一揖,含笑道:“好啦!咱们别再客套了免得乔帮主见笑!”

  小乔含笑道:“庄主言重矣!敝帮蒙费少侠慨赠十万两银子供作活动基金,请接受在下‘的一礼!”说完,立即躬身一揖!皇甫靖连忙还礼道:“不敢当!贵帮弟兄们在这阵子为武林正义前仆后继地抛头颅,洒热血,委实令人佩服矣!”

  小乔含笑道:“不敢当!”一见倪琴已和沈琪送来酒菜,她立即亲自替皇甫靖斟了一杯酒,然后敬了他一杯。

  由于众人的心情十分愉快,直到喝光了那坛酒方始各自回房休息。

  哪知,在寅卯之,人们正在睡之际,在门口站岗的两名大汉突觉眼前一花,面前赫然站立一名黑衣蒙面人。

  他俩正出声询问,对方已经沉声道:“把这封信交给吾婿!”说完,右侧那人的手中已多了一封信,对方却已掠出丈余外了。

  哇!好快的身法呀!两人神色一凛,右侧那人一见信封上写着“鹏儿亲启”四个龙飞凤舞大字,立即匆匆地疾掠入厅。

  他刚登楼,费慕鹏已经启门走出,他立即躬身行礼,低声道:“少侠,方才有一人送来此信,请瞧瞧!”

  费慕鹏接过信一瞧,立即问道:“来人是谁?走了没有?”

  “他只说句:‘把这封信交给吾婿’立即离去。”

  费慕鹏道:“谢谢你,你下去吧!”立即回房。

  费常虹一见他回房,立即上前来,问道:是谁送来此信?”

  “可能是令尊,咱们瞧瞧吧!”

  烛火一亮,两人拆信一瞧,立即神色大变!鹏儿、虹儿、婷儿、薇儿:爹娘上回目睹你们的武功甚表安慰及放心,暗中已经决心弃暗投明,此番总算等到了良机。

  血堡主人吴魔已经决定‘声东击西’阴谋,表面上是要血洗神骑帮,实际上是要攻占武当强取武林盟主令旗。

  我及你娘奉令协助万紫帮对付神骑帮及各派之高手,玄武湖斗场已经暗中埋妥炸药(详如附图)吴魔亲率八十名上等高手、两百名中等高手及两百名下等高手,企图血洗武当,尔等宜及早通知他们应变。

  我及你娘会在玄武湖一役中先行收拾万紫帮之重要干部,尔等可通知乔帮主先派人破坏火药引信及起攻击。

  左下角署名者赫然是费合烟及裘景扬。

  两人正瞧得心惊胆颤之际,皇甫明珠诸女已经人房,她们瞧过那封信及炸药配置图之后,不由也芳容大变!于是,他们联袂去见小乔及皇甫靖。

  众人经过一番思考之后,作成数项决议。

  一、请各大门派精英暗中赶往武当山。

  二、请各大门派次等高手易容为精英赶来金陵,以便欺敌。

  三、倪顺父子、倪琴、徐诗芳及沈葳葳留在金陵,费慕鹏及六位爱易容赶往武当,另择七人易容费慕鹏七人。

  四、皇甫靖率领神骑帮好手赶往玄武湖暗中破坏炸药。

  一切就绪之后,十二只飞鸽疾飞向四方。

  费慕鹏诸人亦徒步行军赶往武当山。

  ***武当山位于湖北省西北角房县及均县之间,距离金陵甚远,所幸有费家三妞这三位老江湖率领抄捷径。

  他们翻山越岭沿途疾赶,终于在正月十三一大早赶到武当山主峰,七人纵目远眺一阵子之后,费常虹低声道:“快到了!”

  说完,朝山一指。

  山峦清秀,风景幽奇,那宏伟的宫院观阁,不由令七人暗赞!“哇!这儿的风水的哩!”

  费常虹低啐道:“少胡扯,若让武当的弟子听见,不好意思的哩!”

  “哇!我是在替血堡的那批老包设想呀!”

  “鹏,咱们沿途疾赶,却未见敌我双方之人,爹的情报会不会有误呀!”

  “哇!但愿不会有误,否则娘他们就惨了!走吧!”说完,立即朝山下掠去。

  他们刚掠出半里远,立听一声:“止步!”

  费慕鹏一见两名年轻道士并肩自一株树后仗剑步出,立即取出神骑帮帮主信物,低声道:“在下姓费!”

  两名道士朝信物一瞧,先行礼之后,右侧那人道:“请跟贫道来!”立即向后转疾掠而去。

  沿途岗哨重重,看来武当派已经总动员了。

  他们刚抵达三清官大门,立见清宏道长、蛇道人及武当三老率众疾而出,双方见过礼之后,立即步人大殿。

  费慕鹏与六女依照小乔的吩咐,先恭敬地朝殿中诸神金身跪拜之后,方始与他们进入偏殿坐下。

  清宏道长感激地道:“为了敝派之事,有劳贤伉俪长途跋涉,感激不尽!”

  “不敢当!天下安危,匹夫有责,请掌门人阅此信!”说完,将裘景扬夫妇之信交给他。

  清宏道长阅完信,将它传给蛇道人之后,悚容道:“好险!若非尊岳告知这项秘密,武当亡矣!”

  蛇道人阅完信,道:“小兄弟,为了隐密行迹,只好偏劳你们易容为道士了!”

  “哇!没问题!对了!各派好手是否能够及时赶来呢?”

  “华山、衡山、天台及丐帮四派好手已经抵达,且已易容为道士,其余各派应该会在今晚抵达敝派。”

  “哇!太好啦!道长,在下略谙血手之掌法及剑法,为了知己知彼,可否由在下及内人与诸位砌磋!”

  “太好啦!请移驾敝派演武厅吧!”

  盏茶时间之后,以武当派为首的五大掌门人及二百余名精英已经聚集在演武厅中,费慕鹏及费家三妞先缓缓地施展出血手之掌法及剑法。

  他们虽然以慢动作施展功夫,那诡异及霸道的招式立即怔住群豪。

  他们反复地施展三遍之后,武当三老立即联手与费慕鹏过招。

  费慕鹏喝道:“小心!”立即以五成功力疾攻而去。

  三老以三个方位出招抢攻,迅疾战成——团。

  群豪双眼紧盯,瞧得神驰目眩。

  费慕鹏一见三老居然能够抵挡得住自己的五成功力,心中一喜,又喝道:“小心!”立即追加至七成功力。

  片刻之后,在一阵“噗噗噗”连响之后,三老骇然暴退,双眼一瞧见自己右袖之指,不由神色若土。

  “哇!得罪了!不过,三位前辈能抵挡得住在下之六七成功力,理该可以对付血堡之上等好手了!”

  群豪含笑颔首之后,丐帮等四派立即各派出三、四名好手与费家三妞拆招,其余之人在旁凝神默察。

  群豪虽屡战屡败,但却毫不气馁地愈战愈勇,直到晌午时分,群豪的战争越来越有起了。

  清宏道长在众人收招之后,含笑道:“费施主,辛苦你们四位了,请用膳吧!”

  ***峨媚、恒山、华山、青城、崆峒、排帮等二百名精英果然在当天晚上子时以前陆续抵达,真是好一场群英会。

  清宏道长以武林盟主之尊郑重地将费慕鹏夫妇向六派掌门人介绍之后,众人略示寒暄,立即休息。

  翌一大早,清宏道长召集群豪在演武厅,先由武当、丐帮诸派高手与费慕鹏及费家三妞拆招。

  接着再由峨媚六清精英与费慕鹏四人拆招。

  正月十四一整天就在紧张及忙碌中度过了,十五一大早,群豪易容为道士分别在禅房中培元凋气。

  一只只的飞鸽络绎不绝地在半空中来回飞翔着,它们送来了一批批神秘人物之行踪及送走“继续盯梢”之指示。

  可是,午时一过,却未见一只信鸽返山,群豪知它们必然已被拦截,清宏道长立即撤回了在外戒备之弟子。

  明月终于出来了,突听山下林中传出一阵夜鸟惊飞声音,群豪心中有数,立即联袂出现在三清宫大殿前。

  突听一声悠长的厉啸自山下传来,群豪立即听得心中一沉,即使功力湛的南宫义及蛇道人亦锁上双眉。

  费慕鹏摸了摸藏在右袖中的万年寒剑,忖道:“哇!好戏快上演了,宝贝,今晚全看你的‘秀’啦!”

  他立即默默地运行真气。

  厉啸声音尚在夜空中飘之际,倏听一阵“咻咻…”声音,群豪凝神一瞧,立即看见四位丐帮弟子被抛掷上山。

  “砰砰…”四声,四人落地之后,立即僵卧不动,丐帮长老铁手丐正上前察看,立即发现又有四名丐帮弟子被掷来。

  他的右手一挥,四名丐帮弟子立即上前接住那四人。

  清一的七孔血双目暴瞪,死状甚为凄惨!“唰…”声中,四名铁塔般的魁梧老者已经疾掠到山门口,立即又有人失声叫道:“啊!血手金刚!”

  此四人正是曾经在二十余年前横行于华中及华南一带的血手金刚,想不到他们居然会是血堡之人。

  为了对付他们四人,当年曾经动员了少林、武当、丐帮、华山四派三百余名高手,结果死了百余人才将他们重伤。

  想不到他们居然在今夜卷土重来,怪不得群豪会神色大骇!他们并肩停在群豪身前十丈外之后,在“唰…”声中,黑影连闪,片刻之间在他们的身后两侧已停了四百余人。

  群豪一打量对方,立即心头连冒冷气。

  那冷气比咱们现代“中央空调系统”还要冷,因为那批人之中,不乏昔年赫赫有名的黑道老魔头呀!倏听山道传来一阵暴吼道:“血堡一现!”

  血手金刚同四百余人陡然暴吼道:“血成河!”

  声若雷鸣,群豪听得双耳嗡嗡作响,殿中之烛火亦忽明忽暗!黑影倏闪,四位大汉肩扛一顶软轿疾掠而来!血手金刚倏地向左右一分,软轿刚停在他们方才站立之处,他们已经恭声道:“恭堡主!”同时掀开珠帘。

  群豪立即屏息静气地盯着轿口,打算一睹齐天圣掌之真面目。

  一阵“嘿嘿…”笑声中,一位身材魁梧,面红似婴,慈眉鹤发的锦袍老者缓步自轿中步出。

  蛇道人神色大变,颤声道:“如来圣童…原来是你…”“嘿嘿!玩蛇的,亏你还认识本堡主,很好!”说完,立即冷冷地扫视群豪。

  费慕鹏一见群豪吓成这副模样,立即运聚功力,振吭哈哈连笑,院中立即传出一阵宏亮的笑声!那笑声不但持续盏茶时间,而且声音未见稍弱,这下子立即使血堡堡主等四百人神色一变!群豪似逢救星,立即神色一松!费慕鹏倏地刹住笑声,喝道:“哇!不赖吧?”

  血堡堡主沉声道:“你就是烟投郎费慕鹏吗?”

  费慕鹏卸下面具,道:“正是!”“你不是在金陵吗?”

  “哈哈!齐天大圣再高明也无法跃出如来佛的掌心,你再如何老,怎逃得出咱们盟主的掌心呢?”

  “哼!清宏道长岂有这种智慧,是谁的密?说!”

  “哇!少在本公子的面前耍威风,动动你的猪脑吧!”

  “不知死活的小子,四卫!”

  血手金刚立即躬身,道:“属下在!”

  “三招之内,拿下此子!”

  血手金刚轰然应是,立即大步行来。

  费家三妞立即与南宫菁菁联袂来。

  双方在相距丈余外停下之后,四女缓缓地出宝剑凝神而立。

  费慕鹏含笑道:“虹,咱们也来个三招之约吧!”

  四女含笑一颔首,身子暴弹,费常虹及费常婷疾攻向右侧那人,费薇薇则与南宫菁菁疾攻向左侧那人。

  对象不同,剑招完全一样,皆是玉狮剑法之第一招及第二招同时施展织成漫天剑网罩向对方。

  对方想不到会有如此霸道及诡异的剑法,直觉地劈掌弹身,准备先避开锋头再作打算。

  哪知,那些原本重逾泰山的掌劲却被剑风绞散,接着全身一阵冰寒,等他们发觉疼痛惨叫出声之时,四肢已经“分家”了。

  居中那二人一见这四名陌生人在眨眼间重伤自己的拜把兄弟,惊怒之下,一口气劈出十余掌。

  四妞身子稍分即合“玉狮剑法”之第二、三招顺手疾攻而出之后,居中那二人立即又惨叫出声。

  他们只叫了半声,立即不再吭声,因为,他们的身首已经分家了。

  不过,他们二人没有叫出来之半拍,立即被血堡堡主接下去,他那声惨叫既突然又离奇,立即吸引众人之注意力。

  原来,在起初那二人惨叫之时,立即震住正双方之人,尤其,血堡堡主更是作梦也不敢相信眼前之事。

  就在他要全神注意四女剑招之际,费慕鹏已经趁隙以驭剑之术出那把万年寒剑了。

  当血堡堡主刚发现一道耀眼光芒疾掠而来,正挥掌闪身之际,万年寒剑已经穿过他的右了。

  所以,他才会疼得叫出声。

  寒芒绕过弧线,立即又向他的腹部,眼见它即将近,却被一名轿夫以身作挡箭牌挡了下来。

  不过,血堡堡主亦当场被撞倒。

  费慕鹏暗道一声可惜,正再度催它向血堡堡主之际,却见身边已经暴起一道长虹。

  原来是皇甫明珠已经趁机施展“人剑合一”了。

  费慕鹏暗暗喝采,立即催动万年寒剑飞向那些似刚从恶梦中醒来的血堡第一排高手。

  “啊!”一声惨叫,血堡堡主刚站起来,立即被皇甫明珠的宝剑贯腹而过,当场摔出十余丈外。

  皇甫明珠借势反弹而出,她尚未站稳,已经有六名黑衣老者,疾扑而来,不由令她的芳容惨变。

  倏见寒芒一闪,万年寒剑疾入前头那名老者的左肋自右肋疾而出,惨叫声中,其余五人立即刹身连退。

  沈琪喝声:“接住!”先抛来一剑,然后掠到她的身边,玉狮剑法第一招刚使出,皇甫明珠已使出第二招。

  两名老者当然被削断一腿及一臂。

  费慕鹏匆匆地一瞧六名老者神色狰狞地自血堡堡主倒下之处转身扑来,心知他必然已经“嗝”了。

  他立即提足功力,驭使万年寒剑到处地闪掠着;“锵…”声中,任何兵刃只要与万年寒剑碰上,立即折断,任何身体只要被它中,立即自对面疾穿而出。

  不到片刻,立即有二十名黑衣老者惨叫倒地。

  若加上被六女所除去之四十余人,血堡的八十名上等好手已经只剩下十六七人,群豪不由士气大振。

  清宏道长振臂一呼,群豪立即去对付那些中、下等高手,刹那间,立即展开一场大混战费慕鹏见状,倏地收回万年寒剑,取出三粒灵药入口中之后,边暗自提气调功,边纵观全局。

  倏听一声女人闷哼,只见沈琪被一名黑衣老者扫中右肋踉跄连退,费慕鹏忙再出万年寒剑。

  那名老者正趁胜追击,倏见寒芒临身,他在厉吼一声之际,双掌一并,使出全身的功力疾劈而出。

  “噗”的一声,万年寒剑穿过掌力及他的右掌,又自他的背心疾而出,惨叫声中,那人当场“嗝

  两名年轻道土立即抬着担架疾掠到沈琪的身边,她只觉右肋刺疼难耐,立即躺了上去。

  费慕鹏催动万年寒剑又连毁六名老者之后,一见五女冲向大混仗圈中,立即收剑,喝道:“珠,速去替琪疗伤!”说完,倏地将五具尸体叠在一起,然后了上去。

  现场之中,只见灰色道袍与黑色劲服到处纵跃着,他匆匆地一瞥,立即发现群豪仍然落居下风。

  他立即喝道:“虹、婷你们杀向右侧,薇、菁你们杀向前方,对!”话未说完万年寒剑已经先行开道。

  这招果然管用,不到半盏茶时间,立即杀去三十余名黑衣人,不过,立即有一批批的暗器疾向费慕鹏。

  南宫义见状,立即与蛇道人和六名南宫世家好手散立在费慕鹏的四周,专门替他阻挡暗器及前来突袭之人。

  费慕鹏放手施展好一阵子之后,突觉真气一浊,立即收回万年寒剑,然后在尸体上面盘坐调息。

  突听一声厉吼:“并肩毁了那小子!”

  六十余名黑衣人倏地疾冲而来,南宫义诸人及在附近之人慌忙上前阻止,立听一阵烈的拼斗声及惨叫声。

  费常虹四人身在远处,见状之后,疯狂地扑杀而来,血堡高手立即拼命地出手拦阻她们的去路。

  四女心中一!威力大减,反而步步受阻了。

  倏见一道寒虹自大殿中疾而来,寒虹所经之处,好似快刀斩麻般,一口气宰了十二名黑衣人。

  皇甫明珠落地之后,气吁吁地以剑撑身,停在一旁。

  恒山及峨媚掌门人立即肃容站在她的身侧,她感激地朝他们点点头,立即服下灵药就地调息。

  血堡高手一见良机不可失,立即疯狂地扑击。

  群豪立即舍命相搏!杀声动天!惨叫如雷!一具具尸体及伤者不停地倒在地上。

  倏见寒芒再起,一名黑衣中年人的颈项立即被贯穿而过,接着便是三名黑衣人相继惨叫倒地。

  那群血堡高手一见烟投郎如此迅速地恢复功力,心中一寒,四肢自然一软,士气倏地“跌停板”!寒芒到处飞掠,一具具黑衣人尸体迅速地倒地。

  群豪自动退到四周形成一个大包围圈,专门打落水狗,只要有黑衣人想逃,立即以众击寡全力搏杀!剩下来的近二百名黑衣人拼命地挥动兵刃闪躲着,可是,那无坚不摧的万年寒剑却似催命符般到处地勾魂摄魄。

  不到半个时辰,立即只剩下二十六人了,不过,倏听“噗”

  一声,万年寒剑突然失去控制立即坠人土中。

  “嗝!”一声,费慕鹏耗力过度,冲口出一道血箭之后,立即向下扑倒,吓得南宫义急忙掠上前去。

  “啪”一声,他接个正着,低头一瞧,立即就地盘坐。

  费常虹四女立即疾掠到近前。群豪立即开始围攻那二十六人。

  南宫义取出瓷瓶,正倒药之际,倏听少林掌门净心大师喝句:“老施主,接住!”一粒拇指的蜡丸已经疾而至。

  他接住一瞧,立即欣喜地道:“多谢大师!”然后剥开蜡丸,将那粒少林圣药“大还丹”渡入费慕鹏的体中。

  接着,他的双掌飞快地拍打费慕鹏的道。

  好半晌之后,费慕鹏轻轻一挣,吃力地盘坐下之后,蛇道人立即将自己的右掌贴在他的背后“命门

  “道…长…别…”

  “小兄弟…少罗嗦!凝神静虑,返璞归真!”

  费慕鹏苦笑一声,立即运起真气与蛇道人的真气汇聚,不久“大还丹”的药力已经散开,他遂悠悠地人定了。

  蛇道人收掌拭去额上的汗水,立即开始调息。此时,群豪已经击毙那二十六人,正在疗伤及救治伤患。

  各派掌门人一见到现场只剩下二百余人,清宏道长浩然一叹,道:“无量寿佛!劫数!真是空前的劫数呀!”

  峨媚掌门青云道长肃容道:“阿弥陀佛!今夜一役若非费施主七人舍命相助,吾等必然无法幸存矣!”

  诸位掌门人在感慨万千了一阵子之后,突听清宏道长叹道:“今惨状,肇因于各派之不和,各派之不和,源于贫道之无能…”

  他刚说至此,突见一名年轻道士自山门疾驰来到他的身前行礼,道:“禀掌门师尊,武汉府叶总捕头来访!”

  “快请!”

  不久,二十名差爷全副武装地匆匆行来,为首的是国字脸、英气焕发的中年人,他正是武汉府总捕头叶全开。

  叶全开边走边向四周打量,双眉更加紧锁了。

  在他右边默行的白发老者一见到盘膝调息的皇甫明珠及费慕鹏,那双眉亦为之一皱了!叶全开走到清宏道长的身前拱手行礼,道:“道长,请赐知在此地发生之事情吧!”

  “无量寿佛,先容贫道向大人介绍各派掌门人吧!”群豪闻言,立即纷纷卸下易容。

  叶全开乃出身少林,忙朝少林掌门净心大师行礼,道:“参见掌门师伯。”

  “别多礼,先参见各派掌门人及各位前辈吧!”

  叶全开果真乖乖地向群豪行礼。净心大师立即择要地将拼斗之经过说了出来。等他说完之后,天色已经破晓,叶全开立即朝清宏道长行礼,道:“晚辈想查看血堡之人是否涉及以往之刑案,可否…”

  “请!快请!”

  叶全开道过谢,立即与那些捕快取出榜图,逐一比照每具尸体,不到半个时辰,立即认出了三十余人。

  蛇道人醒转之后,带着叶全开来到血堡堡主尸旁道:“大人,此人就是二十六年前在河南刺杀巡按大人谭元之凶手。”

  叶全开取出一本小册子,比对之下,如获至宝地道:“太好啦!想不到竟能找出这名重犯,多谢道长的指点!”

  蛇道人呵呵连笑,立即继续指点着。

  不到半个时辰,叶全开又找到了三十六名榜上有名的“通缉犯”乐得他一边造册登记一边哈哈笑个不停。
上一章   独步香尘   下一章 ( → )
豆腐大侠忍者龟情海索魂浪情小侠霸王十五妻小旋风豺狼虎咽天才赢家落剑吟妙绝天下虎过山冈
漫步小说网提供小说《独步香尘》,独步香尘最新章节第十七章奔驰百里,独步香尘全文阅读,独步香尘电子书txt下载,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