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步香尘》第六章销魂之屋及《独步香尘》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漫步小说网
漫步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极武战神 剑极天下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不败战神 至尊狂妻 最强武皇 九死成神 修罗战神 巅峰武道 大明海寇 国色无双 伯府嫡女 一品状元 喜耕肥田 鬼婚蜜宠 狩猎香国 夏日回归
漫步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独步香尘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027  时间:2019/11/21  字数:14143 
上一章   第 六 章 销魂之屋    下一章 ( → )
  一直到黄昏时分,费慕鹏方始长呼一口气醒了过来,不过,他立即发现沈葳葳手持碧玉箫抵住自己的右侧“太阳

  “哇!你会使用这种小人的手段吗?"

  “哼!有勇无谋,莽夫一个!起来!"

  他被顶着“太阳”走出院子,立即看见倪顺他们所有的人全部僵躺在右院中,他立即心中一沉!

  “哼!死心了吧!"

  “哇!你想干嘛?"

  “你跟我走!"

  “哇!我又不入赘,干嘛要跟你走!"

  “啪”一声,他的左颊挨了一记“五百”不过,他仍然不在乎地道:“哇!你凭什么动辄打人?"

  “哼!姑高兴!"说完,碧玉箫倏然在他的腹间疾点六下。

  他吃亏在欠缺经验,好不容易才解救出来的功力立即又被“关闭”他立即恨恨地道:“哇!查某,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啪”一声,他的左颊又挨了一记“五百”这回没有真气护住,他的左颊立即现出一个清晰的掌痕。

  沈葳葳沉声道:“秦天彪!"

  那名中年人立即躬身应道:“属下在!"

  “本护法离去之后,先将余毒除尽,放了这批人,然后继续执行原计划!"说完,将一个瓷瓶递给秦天彪。

  秦天彪立即命令下人开始处理厅内及小白蛇尸体附近的余毒。

  沈葳葳朝小琼一示意,径自进入软轿坐下。

  小琼将费慕鹏入轿前踏足处之后,立即与其他三名少女趁着黑夜抬轿疾掠向城外。

  半个时辰之后,软轿沿着荒郊野外疾飞而去,沈葳葳安安稳稳地盘坐在软垫上面调息入定了。

  费慕鹏被横在踏足处,可说极为难受,可是,形势比人强,谁叫他要粗心大意呢?他只好认了!

  他试过几十次了,可是,一身的功力好似平空消失般根本无法提聚,连一丝丝、一毫毫也提聚不出来了。

  他在情急之下,立即想起自己有一次为了要与倪虎出去玩,装作身子不舒服,结果把娘瞒骗过去之事。

  那时,他故意将真气搅,此番功力被封,应该也可以派上用场,于是,他暗暗整气使劲,不久,额上立即现出汗粒子。

  他暗暗欣喜,立即继续憋气使劲,半个时辰之后,他的全身衣衫立即被汗水浸透了。

  他的衣袖原本沾有红雾,虽经他运聚“再生果”化去体中之毒素,衣袖被汗水一泡立即透出腥臭味道。

  沈葳葳对这种腥臭味道太稔了,因此,即使是正在人定,也立即悚然醒来,同时焦急地瞧着费幕鹏。

  她一见到他全身透,而且袖上传来腥臭味道,她直觉的以为他没有将蛇毒祛尽,此时功力被封,余毒才会趁隙发作。

  她立即伸手抓起他,可是,当他看见他咬紧牙额大汗的神情,她马上犹豫不决了。

  因为,他甚恨她呀!若解开他的道,被他趁隙袭击,她自忖无法招架得住他之全力—击哩!

  不过,当费慕鹏那紧闭的双眼突然张开,而且隐含祈求地望着她之时,她的芳心立即软化了。

  她急忙以碧玉箫挑起他的双袖,然后提起他放在自己的身边,接着将三粒解毒药丸入他的口中。

  接下来就是解开他的道,然后将功力输入,准备替他驱毒。

  哪知,她的功力刚输出,倏觉眼一麻,而且那些功力倒卷而回,全身的气血立即一阵翻涌。

  她暗道一声:“不妙!”正挣扎之际,费慕鹏已经制住她的“哑”及“麻”含着冷笑瞧着她。

  她心知中计,不由暗骇!

  费慕鹏坐直身子,偷偷地瞧四位少女仍无所觉地在黑夜中前行,他立即飞快地催动真气绕行体内四周。

  不久,他收功忖道:“哇!我该如何招待她呢?"

  他思忖片刻,倏地托起她的下巴,传音揶揄道:"哇!地球是圆的,我终于逮到机会了吧!"

  “哇!你方才在馅饼店当众糗我、教训我,你实在够‘拉风’的啦!这回看我如何报答你吧!”说完,手指一握,她那粉颈上的襟扣一松,他的右掌立即在她那雪白又细滑的粉颈抚摸起来。

  阵阵麻,立即使她羞窘得脸通红。

  他含着得意的笑容边解开襟扣边往下抚摸,终于摸上那仅有一衫之隔的神圣“玉女峰”了。

  那薄薄的肚兜中透出来的处女幽香及热气,使他没来由的心儿一,右掌随之一阵轻颤了。

  她羞、窘、急、怒加,那张玉脸立即忽红忽白。

  他瞧得心中大乐,促狭地解开肚兜之扣结,攀登那高耸及柔软的玉女峰,心儿漾更剧了!

  她心跳如鼓,简直要窒息!

  可是,道受制,既不能反抗也不能求救,她实在恨透了!

  她恨自己为何突然会心软?她恨他真的如此下

  原来,她由在瘦西湖幸逃性命的一名小头目口中,获悉桃花娘子因为曾与费慕鹏颠鸾倒凤,所以才会在功力受损之下丧命。

  她在目睹费慕鹏的俊逸超凡人品之后,直觉的认为他必是被桃花娘子所迫,对他的印象还不错哩!

  此时一见他居然如此的轻狂,她彻底地恨透他了!

  她恨她的,他照摸不已,而且还继续往小腹摸去,她不由急得双眼含泪,汗水亦自额上沁出来!

  她越如此,他越有报复的快意,于是,他强迫自己越过平滑的小腹,更往下深入了…"哇!好多的喔!比上回那个三八查某还要多哩,怪不得子会那么‘爱现’及好胜!"

  一不作二不休,他干脆将手伸入亵中,一颗心儿不由狂跳似鹿撞。

  只见泪水立即簌簌自她的双眼中出了。

  他暗一口气,继续抚摸一阵子之后,轻柔的、慢慢地将她剥成一只赤的“绵羊”了。

  那对因为芳心狂跳不已的“玉女峰”似在抗议,又似在打招呼,他瞧得一阵心颤,立即张口起来。

  她颤抖更剧了。

  他如痴如醉地着、抚摸着!

  处子幽香冲得他全身燥热,他立即掀起儒衫下摆,去内她瞧得暗骇道:“天哪!那么俊逸的人,怎么有如此骇人的东西呢?我…我怎么受得了呢?"

  她不由又怒又惊了!

  他在她的身上轻抚一阵子之后,靠坐在软垫上,然后搂着她的雪向前移动。

  她哪能出声呢?

  她羞透了!

  她恨透了!

  他却促狭地道:"哇!你这顶软轿不错的哩!一上一下,既有规律,又可以配合咱们哩,哇!有够赞!”

  说时,他的双却在她的娇容上面来回地着,尤其那樱及粉颈更是令他连不愿离去!

  她方才只觉下身裂疼难耐,可是经过他盏茶时间之后,不但下身的裂疼消失无影,而且全身酥酸不已!

  她的鼻息更加地急促了!

  那两名少女听到她那急促的声音,不由暗诧不已!

  因为凭她们的经验,一听就明白那是女人饥渴的呼吸声音,可是,怎么可能发生在这位素有“冰山美人”之誉的护法身上呢?

  于是,在轿后的两名少女,立即好奇地打量着。

  哇!有恒为成功之本,她们在望了将近半个时辰,终于由晃动的纱帘及布幔中发现了一个令她们惊讶之事。

  原来,费幕鹏已经开始“玉女峰”了,而且不久,立即被她那急促的呼吸声音所感染,他再也沉不住气了。

  他立即搂着她的雪推动起来,软轿在晃动加剧之下,青光逐渐外了!

  那两名少女误以为沈葳葳“难过美男关”因而自动投怀送抱,于是,她们立即低下头不敢多看一眼了!

  哇!她们若是多注意看几眼,一定会发现沈葳葳脸的泪水,也定会发现其中有异的!

  哇!谁叫沈葳葳平常对待手下那么严厉呢?

  软轿由于晃动越来越剧,四位少女自动地放缓步子前行,也多亏她们的功力不错,换了寻常大汉,怎能受得了呢?

  时间悄悄地流逝,一晃又过了一个时辰,沈葳葳苦尽甘来,只觉身轻若羽,好似飘浮在蓝天白云间。

  她不由自主地哆嗦了!

  他暗暗了一口气,任由她自己在那儿胡颤抖哆嗦,嘴角不由自主地浮出笑容了!

  没隔多久,他那笑容消失了,因为他自己也在哆嗦了!

  一种前所未有的奇妙感觉迅即蔓延他的全身,他在一阵剧颤之后,一扣“板机”一排排的“子弹”疾而出!

  她原奉已经不再哆嗦,经过“毙”之后,立即又哆嗦起来,软轿外面的铜铃再度“叮当”连响了!

  四位少女皆是“过来人”心知轿中人在干什么,她们不由暗暗佩服费慕鹏的持久耐力!

  好半晌之后,软轿不再颤动了,费慕鹏搂着沈葳葳靠在一旁,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才好!

  于是,他朝她的“黑甜”一拂,将她制晕之后,正将她放在一旁,立即有了重大发现。

  他全身一震,暗呼道:"哇!她还是原装货呀?怎么可能呢?我…”

  他将她放在一旁,拾起劲装替她遮住“要点”匆匆地穿上自已的内之后,他立即神色复杂地思考着。

  ***

  大约又过了半个时辰,沉思中的费慕鹏突听远处有掌劲撞击声音,他悚然一惊,立即开始动员真气。

  不久,四位少女也发现异状了,立听小琼低声问道:"禀护法,前方似有人在拼斗,是不是要回避一下?"

  费慕鹏在她出声之际,立即解开沈葳葳的道,想不到她由于发得太痛快了,居然没有醒来哩!

  费慕鹏见状,立即在她的心口轻捏三下。

  她迷糊糊地醒来,正好听见“回避”二字,立即问道:“回避什么?"说完习惯性地却发现无法动弹。

  她立即想起自己仍是费慕鹏的掌中物哩,她的神色方变,立即听见小琼重复道:“禀护法,前方有人拼斗,要不要回避!"

  她瞄了费慕鹏一眼,一见他闭目不语,立即沉声道:“停轿,你去瞧瞧!"

  “是!"

  软轿刚靠林停下,小琼立即疾掠而去,费慕鹏以听力判断,不由暗骇道:“哇!区区一名少女即有此种造诣,沈葳葳这个幼齿仔必然更厉害!"

  他立即睁眼盯着她。

  她没来由地一阵羞赧,红着脸闭上双眼。

  费慕鹏暗怔道:“哇!她这神情分明没有敌意,她难道不恨我吗?哇!不可能,一定有诈,她一定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不久,小琼悄悄地拣回轿前低声道:“禀护法,是‘地狱双娇’和‘滇中六煞’在拼斗,六煞已经不支,云贵双丑即将出手了!"

  “他们怎会拼斗呢?回避吧!"说完,默默地瞧着费慕鹏。

  费幕鹏沉声道:“咱俩之过节就此扯平,希望你们今后别再来馅饼店打扰,否则,来一个宰一个,来两个宰一双!"说完,

  拍开她的道,低头站了起来。

  倏听她低声道:“等一下!"

  他皱眉沉声道:“哇!难道你还不甘心吗?"

  她以衣遮身低声道:“不是!云贵双丑武功甚高,又喜怒无常,我吩咐小琼她们送你回去,好不好?"

  他不由怔了:“哇!她怎么突然如此关心我啦?哼!黄鼠狼给拜年,分明不安好心眼,我还是及早离开为妙!"

  因此,他淡淡地道:“谢啦!我自己有脚!"说完,穿出珠帘疾掠而去。

  沈葳葳起身追,倏觉下身一阵裂疼,柳眉微微一皱,立即沉声道:“启轿!别把他追丢了!"

  四女立即抬轿掉头疾追而去。

  哪知,不到盏茶时间,立听小琼低声道:"禀护法,他已经不见人影了!"

  “入林歇息!天亮之后,再往扬州!"

  ***

  费慕鹏离软轿之后,立即朝来路疾掠而去!

  他初次深夜单独在黑暗、宁静的荒郊野外奔驰,心中充了紧张、刺以及说不出来的欣喜。

  他想不到自己会反败为胜地修理沈葳葳,而且还破天荒地体会那种无法形容的舒感觉!

  哇!实在太妙了!

  他的嘴角不由浮现出笑容了。

  可是,当他刚驰掠出里余外,倏听一声低沉的冷哼,右前方林中倏地闪出一位布衣白发老人。

  “哇!他不是在瘦西湖中无意中救了我的老人吗?"他立即刹住身子,同时准备查询对方的来历。

  哪知,对方倏地掠入林中,他岂甘再失去这条可以找出母亲仇家的线索,立即疾掠而入。

  白发老人的身法甚疾,在入林半里远之处,倏地向右一折,疾朝前方掠去,费慕鹏当然紧追不舍了!

  以他的身法原本可以出手拦住白发老人,可是,他担心会引来沈葳葳诸人,所以准备先追出一段距离再动手!

  哪知.他刚追没多久,立即听见一阵剧烈的掌劲撞击声音,他不由忖道:“哇!摘了老半天,还是回来凑热闹呀!"

  倏见白发老人自怀中取出一把折扇疾扑向斗场,费慕鹏放缓身子,悄悄地隐在一株大树后面。

  他悄悄地一瞧,立即听见白发老人被三名神色狞恶的白衫中年人拦住,四人即迅速展开剧烈的厮拼。

  另有两名神色狞厉的白衫中年人靠在右侧树旁调息,瞧他们白衫上的殷红血迹及灰败的神色,分明受伤不轻。

  “哇!这六人必然是小琼所说的滇中六煞了!"

  他偏首朝左侧一瞧,立即看见一幕鲜明对比的强烈画面。

  只见两名美若天仙的姑娘正和两位相貌奇丑的白衫老人厮拼,看来他们必是“地狱双娇”及“云贵双丑”了。

  那两位姑娘穿着鹅黄宫装,不但明眸贝齿、面貌姣好,而且那身材也是够水准,简直似两朵盛开的玫瑰。

  哇!她们干嘛取号为‘地狱双娇’呢?地狱中的查某若真的如此美丽,凡间的男人全都自愿寻死啦!

  他暗觉好笑,立即朝那两名奇丑无比的白衫老人瞧去。

  那两人身高差不多,大约比正常人低一个头,同是长发披肩、白衫及膝,难道他们喜欢穿“你裙”吗?

  不过,那枯枝般瘦腿及赤脚芒鞋,却令人不敢恭维!

  尤其那苍白得如同一张白纸的脸色,若不是有炯炯发光的双眼泛人的冷芒,几乎跟躺在棺木中的死尸没有啥分别。

  别看他们的双腿瘦若枯枝,却力道甚足,不但飘闪似鬼魅,而且弹跃自如,好似装了强力弹簧哩!

  尤其他们那枯瘦若爪般的双掌在齐张及收缩之际,不时比弹出带有尖啸声的指风,委实诡谲绝伦。

  费慕鹏乍见如此奇妙的指法,立即全神贯注地打量着。

  这两名白衫老人正是“云贵双丑”卓正隆及车正盛昆仲,他们率领“滇中六煞”六名徒弟横行中原将近十年,黑、白两道均不愿惹他们。

  因为,他们不但武功高强、心狠手辣,而且在擒住对手之后,均予以摧残戏辱一番之后,方始将对手处死并暴其尸体。

  若对手是女人,必然剥光

  若对手是男人,亦剥光专攻“旱道”,试想,谁受得了他们八人轮上阵“照顾”呢?

  当然啦!被害者的亲友曾经率众报仇,可是,他们的武功实在太高强了,尤其合击之威力,更是未曾有过败绩。

  至于地狱双娇费常虹及费常婷出道虽然只有三年,可是,她们的天仙姿及冷神情,已经在武林中掀起一阵旋风。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各派年轻高手立即大献殷勤,似没头苍蝇及跟虫一样紧迫不舍地追逐着。

  奈何她们冷若冰霜,根本不假以颜色,久而久之,那些人先后知难而退了。

  想不到,她们二人今夜会被这八个恶魔拦住,瞧她们额上见汗及鬓发微的情形,分明已经居于下风。

  倏听“哧”的一声,与卓正隆手的费常虹之前襟已被撕下一大块,立即出水的肚兜及赤的酥

  倏听她冷哼一声,左掌右指疾攻而去,立即将卓正隆得后退两步,挽回颓败之局面。

  费慕鹏的双眼倏异光讶道:“哇!她怎么也会这招‘拳指双绝’呢?看来她与白发老人是同伙的哩!"

  倏听卓正隆声道:“原来你也是血手之人呀!太好啦!"

  倏见他的双臂一抡,化指法为掌法疾劈不已。

  “轰…”声中,树枝折断,地上频现大坑,费常虹根本无法折身还击,只能不停地纵跃闪躲着。

  卓正隆一招紧逾一招,一招重逾一招,而且织成为一团如山般的回旋气流,刮得她的前襟裂开更剧了!

  她拼命地劈掌闪躲,浑然不知身子已近半,直至酥一凉之后,她低头一瞧,立即发现衫裙已经“离家出走”了。

  她骇得转身疾逃。

  倏听“叭”一声,那件水肚兜之系绳已被车正隆扯断,她情不自地尖叫一声,捂住肚兜闪躲着。

  “砰”一声,她的腹部中了一掌,只见她冲口出一道血箭“啊”地叫了一声,身子立即被震飞向费慕鹏隐身之处。

  倏听一声惨叫,一名白衫中年人已被白发老人劈飞出去,只见他的身子一弹,立即拦住卓正隆。卓正隆冷哼一声,双臂疾抡,两圈回旋掌劲疾涌而出,得白发老人不住地向后连退。

  宝常虹停在树前,长数口气之后,以左掌捣住肚兜,右掌一口气弹出六道指风疾向卓正隆。卓正隆一个失闪,左肩立即中了一指,白发老人趁机全力疾攻,立即将卓正隆得连连“开倒车”

  另外两名白衫中年人见状,疾扑向负伤出指、身子摇晃不定的费常虹,人未至,四道狂飚已经疾卷而至。

  费常虹不敢力接,立即向右疾掠而去。

  这下子得费慕鹏藏不住身子了,只见他的身子向左前方疾掠而出,身子尚未落地“玉狮扬蹄”分扫向那两名白衫中年人。

  事出突然,他的身形甚疾,掌力既猛且远,"轰轰…”

  两声,那两名白衫中年人立即消失于两个深坑中了。

  他是看见他们的武功那么,所以方全力出掌,想不到居然会有如此恐怖的威力,他立即怔住了!

  卓正隆双眼寒芒连闪,紧盯着他,问道:“小子,你是谁?"

  “哇!你家少爷姓费,名叫慕鹏,你是谁?"

  “嘿嘿!原来你就是‘烟投郎’呀!老夫云贵双丑老大卓正隆,小子,此事与你无关,退到一边去!"

  费慕鹏既然已经发现这三个与母亲仇家有关之人,立即决定要设法接近她们,以便探她们的底。

  因此,他立即摇头,道:“办不到!"

  “嘿嘿!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于,居然敢管老夫的闲事!老夫今晚如果不把你粉身碎骨,誓不为人!”

  “哇!你这副爷爷不疼、姥姥不爱的丑模样,是人吗?"

  “气死老夫也!"

  双臂一抡,两股掌劲回旋成为一股旋劲疾卷而来。

  费慕鹏哈哈一笑,亦将双臂一抡,却未见什么掌劲施出,不过,立即传出一阵“轰”然爆响。

  卓正隆踉跄连退三大步之后,膛急促地起伏,瞧他闭嘴瞪眼的神情分明气血翻涌不已!

  费慕鹏只见儒衫晃动,根本未晃半下。

  白发老人一见费慕鹏设有追杀的迹象,他却不愿失去“打落水狗”的机会,立即出掌连攻。

  卓正隆边问边急,额上不由进现冷汗!

  倏听一声厉喝,只见卓正隆双臂疾抡,原本已经不支的费常婷在抵挡十招之后,立即惨叫出声。

  鲜血洒之中,她已经被震飞出去。

  费常虹神色大变,立即弹身击。

  “叭!"一声,她虽然接住了费常婷,不过,却被那冲力震得气血翻涌,落地之后,两人立即吐血倒地。

  费慕鹏一见卓正盛扑向白发老人,喝声:“哇!少臭!还有少爷在此地哩!"一缕指风立即疾而去。

  卓正盛一见指风向自己的“膻中”立即拧飘落在地。

  他刚站稳,费慕鹏已经掠到他的身前,而且疾抡双臂,旋起一波波的潜劲疾涌而至。

  他方才已经见识过自己老哥吃亏的情形,此时岂敢重蹈覆辙,因此,立即不停地闪躲后退着。

  “哈哈!躲什么嘛!这不是你们的看家本领吗?你们怎么不会拆解呢?实在是有够丢脸!"说完,倏将潜劲扫向两名正在运功疗伤之人。

  “轰轰!"两声之后,那两人惨叫半声,立即到阎王爷处报到了,吓得其余的两人急忙收功起身。

  卓正盛暴跳如雷,一见对方的掌势中断,立即抡臂疾攻而来。

  费慕鹏喝声:“你终于来送死啦!"身子一弹“玉狮掌”之第二招“玉狮天”疾攻而出。

  “轰轰”两声,车正盛沿途“捐血”地向后飞去。

  卓正隆一见费慕鹏继续追杀,他顾不得自己的险境,倏地朝费慕鹏劈出一道雄浑的掌力。

  掌力劈出之后,他立即出一口鲜血,不过,他继续劈出一道掌力阻住疾飞而来的白发老人了。

  他强行运功,当然又得乐捐一口鲜血了!

  费慕鹏及白发老人立即各朝卓正隆劈出一掌!

  “轰轰!"两声,卓正隆被两股不同方向的掌劲一挤、一撕,惨叫一声之后,立即粉身碎骨了。

  卓正盛落地之后,又连吐三口鲜血,不过,他为了保住老命,毫不停顿地立即转身展开“百米冲刺”

  “哇!等等我嘛!"

  他疾掠半个盏茶时间之后,终于拦住卓正盛,立听卓正盛喝道:“老夫与你拼了!"连人带掌疾扑而至。

  费慕鹏身子一闪,双臂一抡,卓正盛惨叫一声,撞断两株大树之后,方始倒在地上继续“捐血”了。

  他走到近前,一见卓正盛已经凸目气绝,摇头道:“哇!是你们我出来的,可别向阎王爷告我一状啊!"说完,他立即在他的“死”补上一指。

  倏听一声女人叫唤:“别走!"

  他转身一瞧,那位白发老人正在追逐分别挟着“地狱双娇”的两名白衫中年人。他不由征道:“哇!他会是母的吗?"

  奇怪归奇怪,他立即掠向右侧那名中年人。

  那中年人倏地停身,探囊掏出一蓬火红药丸,立即以“天星手法”疾掷向费慕鹏。

  费慕鹏刚抬脚闪,却见对方又将手中之费常婷疾掷人那溅散开来的红烟中,他立即边闪边探手一招。

  “咻!"的一声,费常婷立即飞向他,他刚将她接住,立即闻到一股浓香,脑瓜子随即为之一沉!

  他暗叫一声糟糕,一见对方已经溜了出去,他火大地喝声:“敢溜?",一式“天马行空”疾掠而去。

  他刚掠过对方的头顶尚未着地,对方已经将右掌一扬,一股掌力疾扫向费慕鹏的肋之间。

  费慕鹏的左手倏地向后一挥“轰”的一声,那中年人“噔噔…”连退,鲜血亦已经自嘴角中溢出了。

  他原本已经负伤,方才未疗妥伤势即起身,此时一接上费慕鹏那雄浑的掌力,当然招架不住啦!

  费幕鹏转身、弹身一气呵成,只听他道句:“出解药吧!"

  立即大步朝那中年人行了过去。

  那人哈哈大笑,道:“没解药!够你忙的啦!"右掌一抬“叭”一声,他的右侧“太阳”立即溅出一蓬血花。

  “砰”一声,他倒地之后,立即“嗝

  费慕鹏上前一搜对方的口袋,只见除了数张银票及一个棕色疗伤药的空瓶之外,便无它物。

  他将银票没收之后,突觉头儿一阵昏沉,他侧眼一瞧白发老人已经夺回费常虹,正得另一位中年人到处闪躲,他不由心中一宽。

  他将费常婷放在一旁,立即盘坐运功毒。

  盏茶时间之后,他神清气地睁开双眼之后,立即看见白发老人正焦急地在丈余外徘徊着。

  他刚轻咳一声,对方立即沉声道:“小兄弟…”

  “哇!免假啦!姑娘,你有什么话,请说吧!"

  “这…咳…对不起,请原谅我的隐瞒!"

  “哇!咱们没啥关系,别如此客气!"

  “费少侠,请你救救她们二人!"说完,朝躺在一旁的地狱双娇指了一指。

  费慕鹏起身上前一瞧,立即发现地狱双娇瞪着布血丝的双眼,不但气如牛,而且全身已经透。

  白发老人沉声道:“她们二人皆中了烈媚毒,而且已经开始发作了,如果在盏茶时间中不予解救,一定会血脉爆裂惨死!"

  “哇!你怎么不早点解救她们呢?"

  “我…我只能救一个呀!"

  “好!我救另外一人,不过,我有一个条件,让我瞧瞧你的庐山真面目!"

  白发老人轻咳一声,缓缓地取下一副薄皮面具,一张丝毫不逊于“地狱双娇”的清丽面孔立即呈现在他的面前。

  “哇!有够‘水’,为何要把它藏起来?能让我知道你的芳名吗?"

  她羞赧地道:“费薇薇!"立即将费常婷入他的手中。

  “哇!你也姓费?浪费的费?"

  “是的!我是她们的义姐,她是费常婷、她是费常虹!"说完,抱起费常虹转身就离去。

  “哇!等一下,我该如何救她呀?"

  “合,就似你与沈葳葳在轿中所做的事一样!"

  “什么?你知道那件事?"

  “不错!我们三人沿路跟踪你,她们二人原本要拦轿救你,却遇见云贵双丑八人,请你务必要救她。”

  “哇!我…”

  费薇薇走到她的身前,解开费常婷的襟扣,拉开她的衣襟,立见她的右臂上方有一块殷红圆印。

  “这就是守宫砂,她尚是处子之身,不会污了你吧?"

  “哇!我不是计较这个啦!我不能做这种事啦!"

  “你如果耿耿于怀,不妨在事后亲自向她求亲,我相信她感念你的救命之恩,一定会答应的!"

  “哇!我就是考虑这点啦!我不能自己做主呀!"

  “先救人再说,如何!"

  “这…哇!我言明在先,我只是要救她而已,我不一‘定会娶她,你可要替我证明呀!"

  “好吧!"

  “哇!你们二人皆是母的,如何救呀?"

  费薇薇双颊倏红,低声道:“我…我自有办法!"

  “哇!你既然有办法,为何不连她一起救呢?"

  “我…我…少侠,你可否不问此事?"

  “不行!我可以为你们拼命,却不愿做这种事!"

  “你…你嫌弃她的容貌吗?她会比沈葳葳丑吗?"

  “哇!这是两码子事,别扯在一起!"

  “你忍心坐视不救吗?"

  “哇!别我!你先说出你的解救方法吧!"

  费薇薇匆匆地朝黝暗的四周一瞄,倏地将费常虹身上的肚兜掀开,费慕鹏立即发现两座成的“玉女峰”

  尤其峰顶那两粒“紫葡萄”又又圆,不由令他瞧得一阵脸红,于是,立即将头低下。

  “咳!请你瞧瞧她的下身!"

  费慕鹏将眼一瞧,立即惊呼出声!

  原来,原本该是芳草萋萋的桃源胜地却竖立着一高高翘起、不停颤动、大约有中指大小的“

  哇!怎会有这种怪人呢?"

  费薇薇以肚兜捂住费常虹的身子低声道:“公子,请你先救人,我在事后再把她的异状告诉您,好吗?"

  费慕鹏立即默默地点点头。

  费薇薇轻声道:“公子,请跟我来!"立即转身掠去。

  他跟着她在林中穿梭半盏茶时间之后,终于进入一个略带霉味的山,立见她将费常虹放下。

  他正放下费常婷,立听她低声道:“为了避免人兽闯入,我去口布阵,烦你先救人!"说完,立即低头朝口行去。

  费慕鹏一见费常婷的呼吸更急促,汗下更剧,而且嘴角溢出口沫,他心知灾情甚为严重。

  他匆匆地剥光自己的衣服,立即开始除去她的衫。

  那浓烈的处于幽香令他心跳加促!

  那成人的体令他心猿意马。

  可是,他立即发现她那道被制的体不适宜“闯关”于是,他核视体一阵子,立即解开她的道。

  哇!这下子可不得了啦!

  她如猛虎出柙般立即将他扑倒,只见她的藕臂紧紧地搂着他的虎背,下身立即胡冲猛顶。

  他暗叫声:“哇!有够凶悍!"

  盏茶时间之后,费薇薇羞赧地低头走了进来,她面对墙壁卸下那身布衫之后,立即现出一个玲珑体。

  非礼忽视,他立即偏开头。

  可是,她却偏要看他,一阵幽香之后,他的眼前出现一条藕臂,他不由怔道:“哇!她难道有暴狂吗?"

  却听她蚊声道:“公子,请验守宫砂!"

  他一见她的臂上果然也有一团红物,立即轻轻地点点头。

  她蚊声道过谢,立即退到一旁。

  她搂着费常虹之后,立即拍开她的道。

  一阵低吼之后,费常虹立即在费薇薇的身上。

  费慕鹏听得暗自苦笑道:“哇!世上哪有这种怪人呢?她会不会也似我般能够出‘货’来呢?"

  时间在他的尴尬及胡思想之中,迅速地消逝着,他倏觉脊椎尾端一阵酥麻,他不由暗骇!

  他知道这是要“货”之预兆,他立即轻咳一声,问道:“哇!要到什么时候,她才能解毒?"

  “这…等她身!"

  他不由暗暗叫苦不已!

  因为,费常婷虽然已经全身透,可是,那副狂之态却毫无收敛,看来一时尚不会身哩。

  他立即默背小册中的“御女”口诀,他终于找到解危之法了,于是,他不由暗暗地放了心!

  于是,他将舌尖抵紧下颚,纳气“丹田”!

  此事说来容易,做起来却困难重重,因为,要想在心猿意马之中凝神纳气,十分不容易哩!

  所幸,他历经地热千锤百炼,又经过小乔的全心调教,真气已经运用自如,不到半个盏茶时间,便进入状况了。

  真气缓缓地在惊涛骇之中,绕行一周天之后,他的“国防重镇”已经固若金汤,她的冲速亦已放缓了!

  他偷偷地朝旁一瞧,看见费薇薇的样子,不由头雾水!

  又过了半个时辰之后,费常婷开始在哆嗦了,费慕鹏心中一宽,倏地搂着她向右侧一翻。

  刹那间,他取回指挥权,大刀阔斧的厮杀起来了。

  那人的响曲,立即不停地飘着。

  费常婷的哆嗦更剧了。

  阵阵含含糊糊地叫声,自她的口中传出来了。而且,随着费慕鹏的冲刺,那叫声更加响亮了。

  不久,费常虹也在哆嗦了,费薇薇欣喜地将头一偏,搂着她朝侧一躺,跨坐在她的上。

  不到盏茶时间,费常虹整个的瘫软了!

  她在呻之中悠悠地昏睡了。

  倏见费薇薇道声:“谢谢!"突然起身走向费慕鹏,他稍一犹豫,立即起身走了过去。

  两人相视片刻,倏地紧紧一搂。

  干柴烈火一点即燃,费薇薇双腿一曲,缓缓地侧身一躺,他立即搂住她翻身一贴,同时朝前一

  一声轻咳之后,她的柳眉立即一皱!

  她突然由“小人国”进入“大人国”当然不习惯啦!

  他正在要紧关头,立即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厮杀着。

  过了盏茶时间之后,她终于苦尽甘来能够适应了,她不由自主地开始胡乱地配合起来了!
上一章   独步香尘   下一章 ( → )
豆腐大侠忍者龟情海索魂浪情小侠霸王十五妻小旋风豺狼虎咽天才赢家落剑吟妙绝天下虎过山冈
漫步小说网提供小说《独步香尘》,独步香尘最新章节第六章销魂之屋,独步香尘全文阅读,独步香尘电子书txt下载,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