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步香尘》第二章伴君共度及《独步香尘》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漫步小说网
漫步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极武战神 剑极天下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不败战神 至尊狂妻 最强武皇 九死成神 修罗战神 巅峰武道 大明海寇 国色无双 伯府嫡女 一品状元 喜耕肥田 鬼婚蜜宠 狩猎香国 夏日回归
漫步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独步香尘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027  时间:2019/11/21  字数:16474 
上一章   第 二 章 伴君共度    下一章 ( → )
  翌晌午时分,那名妇人带着另外一位浓妆抹,一身锦服的中年妇人及十二名少女浩浩地来报到了。

  小乔含笑步出去相,心中忖道:“看来此人必是尝到甜头,才会推荐别人来试试,往后有得忙啦!”

  “喂!少年仔,你们头家在不在呀?”

  “在!请进!”

  那名妇人人厅之后,立即自袖中取出一个红包递给魏仁道:“头仔,多谢你的神来之画,这点小意思,请笑纳!”

  魏仁淡然道:“别客气,在下昨天已经收过酬劳啦!”

  “这…实不相瞒,我手下的那八个丫头,按照你那八张画改头换面之后,大爷一个接着一个来,嘻嘻…到现在还在睡哩!”说完,又将红包递了过来。

  魏仁道声:“恭喜!”仍予推拒。

  那妇人收回红包,道:“我也不耽搁你的时间了,她是我的好姐妹,她手下的这十二位姑娘请你多费神啦!”

  魏仁点头,道:“,每人十两,如何?”

  中年妇人立即陪笑道:“行!行!偏劳你了!”

  魏仁道:“请坐!”

  小乔立即含笑送上香茗。

  不久,她默默地站在魏仁的身边看他作画及裱画。

  一直到申初时分,她送那十四人欣喜地离去,将大门锁上,人厅之后,立听他问道:“没吃午饭,饿吗?”

  她含笑摇头,道:“不饿,因为已被喜悦填了!”

  他牵着她的手朝厨房走去,同时柔声道:“小乔,你不饿,我的肚子可是在闹空城计了,你施舍些吧!”

  她见他又恢复往昔的温柔及幽默,欣喜地送上一记香吻之后,立即奔到厨房去做饭了。

  这一餐,两人在欣之下,吃完了每道莱,他进入地下秘室,她却含着笑容清洗着餐具。

  她洗净餐具之后,点燃烛火,继续在厅中绘画。

  由于心情愉快,加上今白天的细心观察,她画得顺手极了,不到半个时辰,她便拿着一幅画进入地下秘室了。

  正倚在榻柱阅书的魏仁,见了那幅画,含笑道:“传神的,不过,线条的钩画太柔了,对不对?”

  “人家好想你喔!”说完,卸下那张面具站在他身旁。

  他轻轻地一搂,她立即贴人他的怀中。

  四片儿立即紧紧地粘在一起。

  好半晌之后,他轻轻地推开她,柔声道:“去冲个凉吧!”

  她嫣然一笑,自柜中取出一套女衫,走出秘室去沐浴了。

  等她披着女衫再下来之时,见他已经在榻上调息,她虽然略有失望,不过,由于约法三章,她只好回到自己的榻上去了。

  她调息之后,立即入眠。

  这一夜,西线无战事,平静地过去了。

  翌一开始,生意越来越兴旺,不但姑娘们来作画,连那些寻的大爷们也好奇地来瞧一瞧了。

  一试之下,人人傻眼了…

  一传十、十传百“伪”画坊之名,不胫而走了!由于魏仁只在每辰时至酉时替人作画,而且午时还要休息一个时辰,所以,每一大早就有人在门外排队了。

  随着时间的消逝,一晃过了一周,魏仁每天虽然替二十人作画,可是,每天一大早的排队人群却越来越多了。

  因为,他的画虽然贵得离谱,却好得离谱,不少人为了要画一幅作纪念,不惜整夜排队哩!

  这天,小乔刚打开大门,立即看见三位横眉竖眼的年轻人当门而立,她心中暗怔,却含笑道:“各位,请!”说完,立即转身入内。

  那三名青年立即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其余的人吓得不敢踏前一步。

  那三名青年人入厅之后,朝站在画架后面的魏仁一瞧,大摇大摆地坐下,当中那人喝道:“你认识大爷三人吗?”

  “不认识!”

  “嘿嘿!大爷姓艾、单名虎、他是谭进、他是秦冲,咱三人有个外号‘秦淮三霸’,听过了吧?”

  “没听过!”

  秦冲朝几上一拍,喝道:“姓魏的,你可真大胆,到了秦淮地面上,居然不来拜码头,你是不知道?还是不愿意?”

  “不知道,亦不愿意!”

  三人倏地齐喝一声,站了起来。

  魏仁一皱眉头,沉声道:“你们想干什么?”

  艾虎喝道:“妈的!你每天画,就可以捞二、三百两银子,大爷眼红,你说,该怎么办?”

  “那你来画呀!”

  艾虎喝道:“王八蛋!”

  立即扑了过去。

  魏仁闪到画架前,右掌一挥、一甩,艾虎惨叫一声,立即朝正厅外面疾飞而出,一直飞到大门外方始落地!

  哇!好猛的一招“全垒打”呀!

  “砰”的一声,艾虎以着地“哎唷”连叫声中,硬是爬不起来。

  谭进及秦冲相视一眼,喝道:“上!”各以“黑虎偷心”疾扑过去。

  魏仁右掌连挥“砰、砰”两声,秦冲二人只觉际一阵刺痛“哎唷”一叫,立即摔倒在地上。

  魏仁右脚连踢两下“咻、咻”两声,秦冲二人先后飞到艾虎的两侧,由于他们是以右肩着地,当场刺疼晕倒。

  小乔立即含笑朝那些排队人道:“请!请!”

  立即有十余个胆子较大的男人入厅。

  魏仁也不让他们失望,他一口气画到午后,让他们各带一幅画,回去之后,方始关门休息。

  不久,小乔送来了饭菜,道:“仁哥,你方才对付那三个家伙之招式太漂亮了,简直令人叹为观止哩!”

  “牛刀小试而已,你也可以胜任愉快的!”

  “真的呀?”

  “你忘记练了五年的武功吗?”

  “我…真的行吗?”

  “他们下回再来之时,你试试看吧!”

  “他们还敢来吗?”

  “他们是不敢了,不过,为了面子问题,他们会去邀帮手,而且,如果下午没来,今晚一定会来!”

  “真的呀?那我可要好好准备啦!”

  “别紧张!有我哩!”

  “仁哥,你真好!”“快吃吧!下午还要忙哩!”哪知,秦淮三霸自从上午被喽罗抬走之后,未再来报到,因此,让小乔白白地紧张了一个下午。不过,当魏仁搂着她进入秘室之后,她乐得眉开眼笑了。

  这天才是正月二十三,她以为魏仁要提早两天和她“狂舞”哩!

  哪知,进人秘室之后,魏仁松手,道:“小乔,把我教你的那—套掌法施展一遍,今晚可能要派上用场啦!”她不由一阵子失望。

  不过,她旋又兴致地退出丈余外,气出腿扬拳,中规中矩地打出一套绵密无比的掌法!

  “怎么样?可以过关了吧!”

  魏仁含笑鼓掌,道:“精彩!寻常男人,即使是十个,也不够看!太精彩啦!想不到你会进步得如此快!”

  “真的呀!你别逗人家啦!”

  “哈哈!我怎会逗你呢?换套衣衫,咱们出去吃饭吧!”

  “天呀!要出去换口味呀!太啦!”一顿,又道:“不行呀!万一秦淮三霸他们来此呢?”

  “哈哈!放心!他们即使会来,也会在深夜时分才来此地,因为,这是一般夜行人的惯例,这样可以隐藏行迹呀!”

  小乔道声:“真的呀!”便立即掠到柜前。

  “仁哥,你仍要扮老头呀?”

  “是呀!老夫携子游秦淮,有何不妥呢?”

  “讨厌!谁要当你的孩子呀!”说完,取出一副面具及一束白发上前替他戴妥。

  他轻轻一捏她的下巴,便去换了一套绸质褐衫。

  她含笑戴上一副相貌平凡的青年面具,穿上一套蓝衫,两人各自柜中取出一双锦靴套了上去。

  两人相视一笑,立即朝外行去。

  两人步入后院,魏仁停身默听片刻之后,立即打开后门,小乔一见两侧并无他人,不由暗佩他的听力。

  两人悠悠哉哉地走到河畔一家酒楼,朝楼上临窗座头一坐,便由小乔点了几样精致的菜肴。

  不久,小二送来菜肴及一壶酒,两人边欣赏夜景边取用酒菜,虽然没有交谈半句,心中却欣喜不已!

  尤其是小乔,难得出来一趟,更是双眼连现喜光。

  此时,正值用膳时间,酒楼中坐了近九成坐,喧闹声中,酒客们尽情地享受佳肴,高谈阔论着。

  没隔多久,大厅人口处倏地静了下来,接着整个楼下亦静了下来,小乔正在欣赏河上的画舫,毫无所见。

  魏仁朝大厅口一瞧,双眼倏地一亮!不过,他警觉地立即低头拿起酒杯,同时将左臂向墙靠去。

  他那举动,使她收回视线,同时发现酒楼内的反常现象,于是她立即朝大厅口瞧去。

  哇!好恐怖喔!只见三个身着黑衫的老人瞪着眼,幽灵般出现在厅口。

  那三人分别挂彩,而且是不轻的彩,只见居中那人从左额沿着左眼到左颊、左下巴被划了一条见的剑痕。

  右侧那名老者整条左臂“离家出走”了。

  左侧那名老者的整条右腿亦“自动逃亡”了。

  他们的伤口虽然已经止住血,但是,那么严重的伤势瞧在这些市井小民的眼中,怎能不心惊跳呢?

  因此,整个酒楼立即一片寂静!静得落针可闻。静得没人敢随便呼吸!

  三名老者朝厅中一瞧,—见墙角有一副空座头,三人立即缓缓地走了过去,坐在那一带的人不由暗暗念佛颂经不已!

  他们三人坐下之后,只见独眼老者沉声道:“三斤生牛、三斤白干,快!”说完,右腕一挥,一锭银子疾飞向柜台。

  掌柜的吓得急忙躺在柜下。

  可是,过了一阵子,却未见啥动静,他悄悄地探头一瞧!哇!那锭银子不知在什么时候停在台面上了,他的脸一红,立即喝道:“阿忠,还不快去干活!”

  那名小二应声:“是!”立即喝道:“三斤生牛、三斤白干,要快呀!”

  吆喝之中,他已匆匆向后行去了。

  僵局一被打破,其余的酒客纷纷会帐离去了。

  魏仁及小乔亦夹杂在人群中离去了。

  他们二人进入后门之后,魏仁朝门的右下方—瞧,立即发现有一角白纸出,他便沉声道:“你先去备水沐浴吧!”

  小乔肚子的疑问,默默地进去。

  魏仁瞧着她进入厨房之后,飞快地自砖出一张白纸,快步行入地下秘室。

  “点子已现,子时集合。”他的手心一合,那张纸条立即变得粉碎。

  他走人盥洗室将碎纸冲走之后,立即坐在桌旁沉思!

  不久,他点燃烛火,提笔疾书。

  不久,桌上立即多了十余张洋洋大篇的信纸,他的脸上也多了一层冷峻,似天山皑皑白雪般冰寒。

  他放下笔,见小乔已经默默地站在远处,他深深地瞧了她一眼,沉声道:“我待会要出去,我走之后,你再瞧这些信吧!”

  “不!你不要走!”一声嘤咛之后,她已扑入他的怀中,咽声道:“仁哥,别走!我好怕!”

  他轻拍她的酥肩,柔声道:“傻丫头,有啥好怕的,我很快就会回来的!”说完,立即封住她的樱。她立即贪婪地着。

  可是,当他开始要替她宽衣解带之际,她却挣开身子退到一步外,道:“仁哥,我不能浪费你的体力!”

  他的全身一震,立即默默地取下面具,去衣衫。

  不久,他穿上一套黑衣劲装,拿着一把长剑上了榻,双腿一盘,立即开始运功调息。

  她一直默默地望着他,那对凤眼,舍不得多眨一下。

  直到目送他离去之后,她方始拭去泪水,坐在桌旁阅信:小乔:你是一个很美、很痴情、又很聪明的女孩,原谅我污了你、苦了你、又骗了你!我是一名杀手,冷血的、神出鬼没的、变化多端的恐怖杀手,出道至今十二年,共计杀了一百五十六人。小乔,你还记得我画过的那位阴沉老者吗?他姓费,名叫鸿运,外号‘血手天尊’,他乃是世上最恐怕之人。他是我的义父、师父,亦是这个杀手组织的领袖,不过,世人都从未见过他的真面目,只知他靠杀人为业。咱们这个杀手组织叫‘血手’,任何人只要找上‘血手’,付得出代价,‘血手’就可以杀死他所指定的对象。这十二年来,我亲手杀了一百五十六人,间接指挥他人至少杀了近千人,可谓是个双手沾血腥之人。不过,我未曾不忍、难过,直到发现了你,占有了你,及至被你一再要求替我生子,我才开始矛盾挣扎。小乔,我不能害你呀!我不能害咱们的后代呀!

  费鸿运为了控制每位杀手,皆他们服下毒药,每月再定期送来解药,我虽是他的义子,亦无法幸免。尤其,我的武功及机智甚为卓越,他在我体中所下之毒更是毒中之毒,我那条左臂就是被那毒素所制而收缩的。要命的是,我所中之毒已经深入骨髓,据费鸿运表示,那种毒素具有遗传,小乔,你说,我能让你怀孕吗?我方才接获指示要再度行动,对象就是咱们在酒楼中所见到的那三个老人,他们名叫‘西域三’。

  西域三是少数能够让费鸿运忌讳者之三人,据传闻他们得了一项奇珍‘玉狮玺’,因此,近年来,一直成为被抢夺之对象。该玺关系一份令人垂涎之财富及武功秘笈,乃是三百年前天下第一人‘玉狮真君’所遗留之物。该玺至今巳出现三次,前两次皆因天下武林人士为争夺而血成河,尸骨如山,令武林元气大伤。自去年初传出该玺落入西域三的手中之后,他们三人即消失行踪,判系暗中在寻找珍藏之处。他们今晚身负重伤又公然现身,必然另有他情,我奉命前去对付他们,吉凶未卜,特将隐衷告诉你。小乔,从明天开始,画坊暂停营业,你专心练习我柜中暗层那本秘笈上面的武功,以资防身吧!我无论成舆败,一定会回来见你一面,等我吧!费凌鹏留。

  小乔瞧至此,眼含泪地道:“鹏哥,我等你,我一定等你!即使是天崩地裂、海枯石烂,我也一定会等你!”

  她拭去泪水,将那十几张纸焚毁之后,打开他那衣柜,果然在暗层中发现一本纸张泛黄的小册子。

  册中包括甚广,她一见到自己所学的运功调息心法,正是册中之绝学,不由感激费凌鹏之真诚。

  她翻到掌法部份,一见自己所学的只是防守之招式,她立即全心全意地翻阅研读着。

  翌一大早,她将一块书有“暂停营业”的木牌挂在大门外,便专心一意地在秘室中练武。

  她的武功根基扎得甚为稳实,因此,练起掌法、剑法及暗器手法甚为得心应手,她不由暗暗自喜。

  日子平静地过了一个月,这天一大早,她刚醒来立即觉得腹中一阵不适,而且有呕吐之意,她不由一怔!

  她走到壁上一数自己每所划下的一道刻痕,不由惊喜地道:“三十天,天呀!‘天癸未(月经没来)’,我…我有孕了吗?”

  她匆匆地漱洗过,戴上一张相貌普通的妇人面具,换上一身布衫,悄悄地自后门来到一家药铺。

  铺中没有其他顾客,她羞赧地由那位老掌柜替她把脉。

  好半晌之后,老掌柜抚须含笑,道:“恭喜,你有喜了!”她啊了一声,欣喜地请他配了安胎补药。

  她又买了一些食物,回到厨房之后,漾着笑容熬药。

  从那天起,她不敢再跳了,她开始练习易容及点手法,以免动了胎气。

  又过了七天,这晚丑寅深夜时分,她在睡中,突然被一阵轻细的“嘎嘎…”声音惊醒,她立即抓剑起身。

  一声:“小…乔…”

  之后,一道人影沿着石级翻滚下来。

  她颤声唤句:“鹏…哥…”立即抛剑掠了过去。

  她刚抱起浑身粘的费凌鹏,他出一丝笑意,立即晕倒。

  她将他放在榻上,点起烛火,立即发现他全身浴血,而且伤痕累累,那条枯细左臂亦已经“离家出走”了。

  她忍住惊慌自柜中取出三个瓷瓶来。

  她先将六粒灵药渡入他的口中,方始替他止血上药。

  盏茶时间之后,他呻一声,立即醒了过来,她欣喜地道:“天呀!鹏哥,你终于醒了,太好了…”

  “小…乔…快…快逃…”

  “不!鹏哥,我不走…”

  “小…乔…收下它…”说完,颤抖的右掌自怀中取出一个小锦盒。

  “小…乔…盒中之物…就是…玉狮玺…快带…走”

  “不!咱们一起走…”

  “别傻…费鸿运快…带人追来了…快…快带着它还有…柜中…那个包袱…自…自榻…榻下…暗道…逃…”

  “不!鹏哥…咱们一起走!咱们的孩子不能没有父亲…”

  “什么…你…有喜了…”

  “是的…”他急促呼吸一阵子之后,突然挣扎起身将一个瓷瓶中之药粉全部服下,然后踉跄下榻。

  他自柜中取出一个包袱递给她之后,取出一个银针盒,默默地靠坐在一柱旁。

  只见他取出两银针疾入两侧“太阳”吓得小乔急呼道:“鹏哥…你…你不要命啦!”

  “小…乔…我要聚集…全力…与费鸿运…同归于尽…”

  “不!咱们一起逃吧…”

  “小乔…咱们逃…不掉的…”说完,迅速地在“膻中”等腹间大一支银针。

  小乔急得立即簌簌掉泪。

  他的精神陡振,沉声道:“小乔,你别打岔!”

  他深深地了一口气,道:“我在月余前离此与十二名杀手会合之后,立即对西域三展开追杀。一来,他们的合击防身功夫甚妙,二来另有黑、白两道之人阻挠,一直追到玉山神女峰附近,方始杀死他们三人。不过,其余的十二名杀手亦已全数阵亡,我的左臂亦被削断,正值我负伤朝此赶回之际,却遇上其余杀手之拦截。

  “他们令我把玉狮玺交给费鸿运,我岂肯为虎添翼,沿途拼杀之后,虽然尽歼他们,却已伤势沉重。”

  “鹏哥,那咱们趁机快逃呀!”

  “来不及了!我在尚未抵达金陵,便已经接到两支血手令了,当第三支血手令出现之时,费鸿运就出现了…”

  “这…那该怎么办…”

  “你快逃!该玺之奥妙可能在玉狮口中那粒小珠里,你只要能够取得那份秘芨及财富,你就可以替我报仇了!”

  “不!咱们一起逃吧!”

  倏听一阵钤响,费凌鹏神色大变,颤声道:“他来了!”立即牵着她来到榻前,同时掀开锦榻。

  她立即看见数条黝黑的人影闪入,只听费凌鹏大喝道:“快逃!我若能幸活,一定会去找你的!”

  “鹏哥,你真的不一起逃吗?”

  倏听一阵轻细“嘎”响,他将她推人暗道,立即按下锦榻。

  小乔泪下如雨地伏在入口片刻,立即听见一阵冷冰冰的笑声音,她没来由地立即打了一个寒噤!

  “义父!”

  “嘿嘿!玉狮玺呢?”

  “掉了…”

  “住口!你想骗谁呀!快出来!”

  “义父,请你相信我,玉狮玺在拼斗之中掉了!”

  “住口!那丫头呢?”

  “早就不见了!”

  “搜!”

  一阵宏亮的“是”之后,以她的听力立即听见有六人分散开身子,她立即悄悄地朝外行去。

  泪水悄悄地又出来了。

  暗道甚远,她走了一阵子,正在犹豫是不是要回去瞧瞧之际,倏觉一阵剧烈的爆震,暗道中的泥土纷纷下陷。

  她吓得急忙朝前奔去。

  哪知,她尚未抵达尽头,倏见整条暗道垮陷下来,她在情急之下,身子一缩,躲在一侧,并以包袱捂住头部。

  石土纷坠,她的背心一阵剧疼之后,便晕过去了。

  所幸她在距离出口处半里处晕过去,否则,一出暗道,一定会被隐在出口处的两名黑衣人逮个正着。

  那两个黑衣人隐在距离画坊三里余远处的河畔林中,一见画坊方向突然爆炸,不由大骇!

  他们掠上枝丫间纵眼一瞧,由于距离过远,便由其中一人疾掠而去。

  那人刚掠近,立即被那些惊吓逃的人群阻住行动,他缓步走了一阵子之后,才抵达后院墙外。

  只见豪华的画坊及两侧四间房屋被夷为平地,连后墙亦被震垮,可见,费凌鹏不知埋了多少的强力炸药。

  不久,十余名差爷赶到现场,火把掩映之中,他们到处奔行,企图寻找出活口或者尸体好半晌之后,他们遍搜不着,立即有六人匆匆地离去。

  朝阳终于出来了,一百余名大汉,手持工具在现场挖掘着。

  不久,另外一名黑衣人也赶来了,两人注视着那百余名在画坊附近挖掘之人,浑然不理四周抚尸大哭之人群。

  一个时辰之后,终于有人发现那个被砖木泥土埋住的秘室了,于是,众人集中力量挖掘着。

  盏茶时间之后,有人发现一条断臂了,两名黑衣人身子一震,立即走了过去,不过迅即被两名差爷赶了出来。

  两人只好回到原处注视着。

  一段段的残肢断臂先后被挖出来了,当他们一人看见一具缺右臂及断头的锦袍尸体之后,不由得神色大变。

  晌午时分,八具残缺不全的尸体全被挖出来了,两名黑衣人低声商量片刻,立即悄悄地离去。

  大约又过了一个时辰,小乔狼狈不堪地爬了出来,她一见自己置身于河畔林中,四周无人,她不由松了一口气。

  躲在枝叶密集处,打开费凌鹏交给她的包袱,立即看见包袱中摆了不少的东西。

  她取下脸上的面具,是泥土的布衫,立即换上一副中老年人面具,穿上一套灰袍。

  她仔细地拂去发上的灰土,戴上一头假发,再将布衫收妥,之后,小心翼翼地向四周瞧了一阵子,然后走了出去。

  不久,她来到现场附近,她目睹那些被震倒的房屋及尸体之后,心中一阵惨然,立即走向画坊。

  她挤人人群中,乍见到那八具残缺不全的尸体,她只觉一阵晕眩,身子不由一阵摇晃!

  “老先生,你不舒服呀!”

  她摇摇头,了一口气,仔细一瞧,立即发现脸泥血,只剩上半身的费凌鹏,她立即低头走了出去。

  她很想哭,可是,她知道一定还有“血手”的人在人群中,所以,她硬忍下来,默默地走进一家客栈,她吩咐小二将热水及食物送入房中之后,立即捂脸暗泣。

  足足过了盏茶时间,她方始开始沐浴。

  她从头到脚完全洗净、擦干之后,重又易容为老者,然后,默默地吃了一些东西。

  饭后,她打开包袱,洗净那张少女面具之后,一见另有两个瓷瓶,打开一嗅,她立即泪下如雨。

  那两个瓷瓶中全部装着疗伤补气药丸,可见费凌鹏多么地关心她,她能不掉泪吗?

  尤其在她打开一个小包袱,发现里面放着三十张银票及三锭银子之后,她更加地难过了!

  有二、三千两银子是够她安稳地过一生了,他考虑得太周到了,睹物思人,她能不难过吗?

  过了好半晌,她拭去泪水,默察片刻,确定无人偷窥之后,她才拿出那个小锦盒打开一瞧。

  只见红绒布中凝立一个半个掌心大小、栩栩如生的小狮子。

  那狮子乃是由整块绿玉刻成,她的指尖一摸到玉狮,立即觉得一阵清凉,她不由暗赞一声:“好一块玉呀!”

  她拿起玉狮仔细地一瞧,立即发现玉狮的四只脚分别以篆体刻着“玉狮真君”四个字。

  她朝那四字瞧了一阵子,突然记起费凌鹏曾提过玉狮口中之珠有奥妙,她立即仔细地一瞧。

  那是一粒拇指大小、通体锃亮的小珠,她瞧了一阵子,由于瞧不出什么玄机,便瞧着其它的部份。

  可是,她足足地又瞧了半个多时辰,仍然瞧不出个所以然来,立即将它收妥,然后,开始思忖今后的行止。

  费凌鹏已死,她为了腹中的孩子,必须活下去。

  她知道“血手”的羽一定会继续找她,她必须躲好,以免被他们魂不散地纠不清。

  可是,她自幼失怙,举目无亲,该奔向何处呢?她茫然了!

  倏听房门轻敲三下,接着小二问道:“老先生,你没事吧?”

  她悚然一醒,沉声道:“没事!你走吧!”

  “是!不过,天暗了,你要不要用膳呢?”

  她朝黑暗的窗外瞧了一眼,道:“我到外面去用膳吧!”

  “好!那小的告退了!”

  小二离去之后,她收拾包袱,立即朝前厅行去。

  厅中坐了近八成的酒客,她随意地朝一副座头坐下,将包袱朝桌面一放,随意地点了几样清淡的菜肴。

  酒客们所谈论的问题,正是前所未有的爆炸事件,她越听越难过,等菜肴送来之后,随意地吃了几口,立即赴柜台会帐。

  倏听一名小二在大门外叫道:“义哥、顺哥,你们又来金陵啦!光临!”

  两声朗哈哈笑声之后,倪顺和另外那名大汉跟着小二走进来了,小乔暗暗一喜,立即走了出去。

  她瞄了他们一眼,径自走出店门。

  只见两辆马车停在大门右侧.正有两名小二提着两个盛有黄酒及黄豆的木桶上前侍候那两匹马。

  她立即默默地站在一旁瞧着它们进食,心中忖道:“瞧倪顺甚为老实,我何不暂时住在他那儿呢?”

  她沉思片刻,觉得甚为妥当,立即在旁等候。

  街上行人如织,不是在议论凌晨之爆炸事件,就是在谈论哪个妞儿比较“正点”、如何,她的芳心不由一阵绞痛。

  好半晌之后,倪顺终于和那位大汉出来了,他一见一位老先生站在车旁,便上前好奇地问道:“老先生,你要雇车吗?”

  “是的,你去不去扬州呀?”

  “太巧了!小的正要回扬州,算你一两银子,如何?”

  小乔取出五两银子交给他道:“沿途食宿算在内,多退少补,如何?”

  “好!好!请吧!”

  小乔上车之后,叮咛道:“我的身子不太舒服,别驶得太快!”

  “这…好啊!义仔,你先回去吧!”另外那名大汉点点头,立即率先策车弛去。

  出城之后,马车平稳地驰行着,小乔以包袱作枕侧躺在一旁,心神一松,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被一阵鼾声吵醒,睁眼一瞧倪顺居然睡在自己的身边,瞧他那鼾声,分明是睡得正香。

  她拿着包袱掀开车帘,一瞧天色已经破晓,马车停在林中,马儿被绑在一株树旁啃草。

  她下车走到远处一簇密树中,褪下子,缴过“水费”之后,方始走向车来,立听倪顺尴尬地道:“老先生,你被我的鼾声吵醒了吧?”

  小乔道:“没关系!找个地方用膳吧!”说着,进入车厢。

  倪顺驾着马车进入一个小镇,停在一家小吃店口,朗声道:“樊兄,你早,来两份烧饼油条吧!”

  那名中年人立即含笑道:“倪兄,你早呀!蔡兄呢?”

  倪顺替小乔拉开椅子之后,道:“他先走了!”

  立即朝椅上一蹲,小乔立即想起来乍见到他的情形。

  此时,为了隐藏身份,她顾不得桌椅上的油垢了,所幸盛豆浆的碗匙干净的,她立即低头使用。

  不久,一套烧饼送到她的面前,她突觉一阵反呕,立即将它推给倪顺道:“我吃不了那么多!”

  倪顺不客气地替她解决了。

  不久,马车再度起动了,她倚在车辕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倪顺!老先生,你是扬州人呀?”

  “不是!”“你的口音字正腔圆,分明是付京片子,你是京城人吧?”

  小乔悚然一惊,道:“不是,我是金陵人,不过,年轻之时,曾在京城呆了五、六年。”

  “原来如此!对了,听说你们金陵前晚发生大爆炸,死了不少人哩!”

  “是呀!可怕的!所以!我想到扬州去找一位老友散散心!”

  “喔!我是在扬州长大的,对扬州的人事、地物皆很,你那位朋友叫什么名字?住在什么地方呀?”

  “这…他姓萧,名叫仁乔,住在瘦西湖附近哩!”

  她的记忆中只听过扬州的风景胜地瘦西湖,所以随口扯了出来,倪顺却认真地边念“萧仁乔”边思考着。

  好半晌之后,他苦笑道:“真漏气!我不认识这个人。”

  “没关系!我这位朋友喜欢到处游历,说不定早就搬家了!”

  “那…你为何还去找他呢?”

  “找得到,最好!找不到,就自己到处逛一逛吧!”

  “老先生,你的家人放心让你一个人出外呀?”

  “老夫孑然一身,到处游历惯了。”

  “你没家人呀?”

  “没有!他们全被歹人杀死了!”

  “啊!好可怜喔!老先生,你如果不嫌弃的话,到了扬州,就住在我那儿,我陪你逛一逛,如何?”

  “这…那不是会妨碍你的工作吗?”

  “哈哈…我至今仍是光杆一条,一人吃,全家不愁哩!”

  小乔暗喜,道:“那就麻烦你了…”

  “不客气!对了,老先生,您贵姓呀!”

  “梅!梅花的梅!”

  “好姓!我最喜欢梅花啦!天寒地冻之际,只有它开得出花来,有骨气的!我很喜欢!”

  小乔心中一震,道:“看来你也很有骨气哩!”

  “咳!马马虎虎啦!我原本住在扬州一家富户当长工,我就是看不惯他们的势利眼,才不辞辛苦地赶车。”

  “哈哈!赶车虽然累,不过,至少可以不看别人的脸色,而且有时候还可以拒绝那些看不顺眼的乘客哩!”

  “喔,你瞧哪些乘客不顺眼呢?”

  “喝酒的、赌博的、打架的!通通三振出局。”

  “他们如果硬要坐呢?”

  “一劝、二推、三打,打得了就打,打不了就逃!”

  小乔想笑,硬是忍了下来,道:“如果逃不了呢?”

  “不是我吹牛,我从没逃过,因为,我还有一些蛮力哩!”

  “喔!不简单哩!你在赶车途中,有没有遇过抢贼呀?”

  “有呀!不过,那些强盗,盗亦有道,只抢钱不伤人,我和乘客花钱消灾,自认倒霉啦!”

  “喔!你的运气还真不错哩!”

  “是呀!很多人都说我很老实,做了不少好事,才有这么好的运气,所以,义仔才一直要跟我一起赶车哩!”

  “义仔?就是昨天先回扬州的那个人呀?”

  “是呀!他姓蔡,名叫隆义,心眼比较多,只喜欢喝酒、玩女人,所以经常出事,不过,这一年来听我的劝,好多啦!”

  “喔!你这个人真不错哩!”

  “马马虎虎啦!做人有什么好计较的呢?对不对?”

  “你的为人这么好,怎么还没成家呢?有没有对象啦?”

  “有一个啦!不过,她是长女,父母亲又早逝,她说要等到两个弟弟成家之后,才肯嫁给我哩!”

  “喔!好伟大的姑娘,你怪不怪她呢?”

  “这怎么能怪她呢?何况,她那两个弟弟很争气,现在已经是秀才了,今年底要入京考试啦!”

  “喔!寒门出才子、孝女,果然不错!”

  “老先生,你说得不错!所以,我当然要等啦!”

  “好!很好!我就喜欢这种人,她叫什么名字呀?”

  “阮淑华,大弟叫做文明、二弟叫做文昌,她开了一家女红店,专门替人裁衣、剪制、绣花…好多喔!只要有钱赚,她就干哩!”

  “太伟大了,我能见见她吗?”

  “当然可以啦!老先生,你这套长衫太宽大了,我叫她帮你做一套,看在我的面子上,她会算便宜的!”

  “好!咱们就这么一言为定了!”

  “一言为定!”

  马车在第四天晌午时分终于进入扬州城了,倪顺问道:“老先生,你要先找朋友,还是到我家呢?”

  “先去你家吧!”

  倪顺道声:“好!”马车穿城而过,刚停在一间瓦房前面,立见一位眉清目秀的姑娘自房中走了出来。

  “淑华,你怎么来了?”

  那少女正是阮淑华,她落落大方地含笑道:“蔡大哥说你载了一位客人,我估计你可能在中午会回来,洗手准备用膳吧!”

  “淑华,你等一下,咱们有一位客人呢!”

  “客人?”

  小乔听至此,含笑拿着包袱走了出来。

  “淑华,他姓梅,是到瘦西湖来访友的,对了,你有没有听过萧仁乔这个人呢?他很喜欢到处游历哩!”

  阮淑华念声:“萧仁乔。”

  眉锁片刻,立即摇摇头。

  小乔含笑朝她点点头,道:“顺仔在途中和我谈起了你抚育两位弟弟之伟大事迹,令人佩服!”

  阮淑华双颊倏红,低声道:“老先生,你别听他胡扯!”说完,立即低头离去。

  倪顺叫声:“淑华!”急忙跑了过去。

  小乔微微一笑,立即打量着院中,只见右侧墙前搭了一个宽敞的瓦篷,看来是修车及供马车休息之处。

  左侧种了三畦青菜,那细的菜叶正风轻摇。

  她初次接触到这种农作物,立即上前轻抚着。

  “咳!老先生!”

  她起身一瞧倪顺红着脸走了过来,立即含笑道:“女孩子比较脸薄,待会儿就没事啦!”

  “是呀!她叫我要好好地招待你哩!稍后,我再去买些卤味吧。”

  “别忙,咱们相处三天半,你也知道我的食量很少,对不对?”

  “那…那就凑合着吃吧!请!”

  那是一间五坪大的小厅,厅中摆着一张方木桌及四张圆木椅,桌上已经摆了一小锅饭及一鱼、一菜、一汤。

  “咳!寒酸的,请!”

  小乔含笑坐下之后,道:“如此我很喜欢!”

  “真的吗?”

  “不错!这一桌一椅,这儿的一切完全是你们凭着劳力正正当当换来的,让人很舒泰哩!”

  “谢谢!老先生,请吧!”

  小乔由于心情较为开朗,食稍增,足足吃了一碗及不少菜之后,含笑道:“顺仔,你真有福气哩!”

  “为什么?”

  “淑华的烹饪手艺不错哩!”

  倪顺红着脸点头道:“是呀!不过,她很霸道哩!每次她所煮的饭菜,我必须全部吃光哩,你再帮帮忙吧!”

  “不!我吃得够多啦!你慢慢吃,我去方便一下!”

  “在后面,从这个走道出去就可以看见了!”

  小乔沿着厅右的走道走去,立即发现后院除了一个小井、晒衣场、三畦青菜以外,尚有两个小瓦房。

  她凑前一瞧,立即看见它们分别是浴室及茅坑,她人茅坑缴纳“综合所得税”之后,才想起没有纸。

  不过,她立即看见壁上有一个小木盒中摆着一排削得平整的竹片,她低头一瞧坑中有不少竹片,不由恍然。

  她破天荒地入乡随俗以竹片刮净污物之后.方始整衣外出。

  只见倪顺已经端着小锅含笑蹲在井旁清理餐具,她暗暗地赞许,朝后方远处一瞧,立即被那片竹林吸引住目光。

  午后微风徐徐,竹稍轻摆,奏出阵阵人的乐章。

  好半晌之后,只听倪顺问道:“老先生,你喜欢竹吗?”

  “喜欢!这片竹林是谁的?”

  “我的一位堂叔的,不过…唉!”

  “咦!你好端端的叹什么气呀?”

  “我那位堂叔上城里两位场女子,被去赌博,听说欠了一股的债,这片竹林恐怕要换主人了!”

  “喔!你可以把它买下来呀!”

  “我怎么买得起呢?堂叔开价一百两银子哩!”

  “一百两银子,我买了!”

  “你…你真的要买呀!”

  “不错!我想在这竹林中央盖几间房子,一定很优美,对吗?”

  “对!淑华也这么说过,你真的要买呀?”

  “不错!你帮我去联络一下吧!”说完,打开包袱取出一张银票及一锭银子递给他。

  “这…可以杀价呀!”

  “别杀了!令堂叔也可怜的,这锭银子供你喝茶!”

  “不!不!上回那两银子还有得剩,我正要找还你哩!”

  “别找了!我这么一大把年纪,已经把钱财看得很淡了,如果谈妥买卖,你顺便帮我找几名工人来谈谈建屋之事吧!”

  “这…谢谢你啦!你先在此歇会儿,我这就去找堂叔!”

  “辛苦你啦!”

  倪顺离去之后,她坐在厅中椅上默默地思忖着。

  盏茶时间之后,她从房中抽屉中找出文房四宝,研妥墨之后,利用那只已经分叉的秃笔在纸上画了起来。

  不到半个时辰,一排红白平房及小亭、花园已经出现在纸上了,她思忖片刻,又在四周画了高墙及一个竹门。

  突听一阵步声,只见倪顺和一位布衣中年妇人及两位工头走进门来,她立即含笑站了起来。

  不久,倪顺带着那三人走了进来,他叫声:“大家坐!”

  立即回房中搬来一张木椅陪坐在妇人身边。

  “老先生,她就是我的堂婶,她很感激你!”

  那妇人起身将牛皮纸袋递给小乔,感激地道:“老先生,谢谢你!这是那块竹林的字状及让渡书,你瞧瞧吧!”

  小乔出来一瞧,立即收入包袱中。

  倪顺含笑道:“老先生,这两位师父的手工不错,人也靠得住!”

  小乔将那张纸递给他们道:“我想在竹林中央盖一排这样的房子,请二位估个价吧!”

  两人接过那张纸瞧了片刻,立听其中一人道:“老先生,咱们到现场去瞧瞧,再谈价钱,好吗?”

  “好!请!”

  倪顺立即含笑道:“我来带路,我早就和淑华找妥盖房子之所在了!”

  说完,拿着一率先行去!

  小乔心中暗想他为何要携,可是,入林之后,她立即由他挥驱散那些蛇,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女人怕蛇,她心中暗暗发,立即问道:“有没有办法赶走这些讨厌的东西呢?”

  “哈哈!很简单,我待会去运一车石灰,就可以吓得它们逃到三十三里外去啦!哈哈…”“咻咻!”声中,那些蛇被吓得纷纷闪躲了。
上一章   独步香尘   下一章 ( → )
豆腐大侠忍者龟情海索魂浪情小侠霸王十五妻小旋风豺狼虎咽天才赢家落剑吟妙绝天下虎过山冈
漫步小说网提供小说《独步香尘》,独步香尘最新章节第二章伴君共度,独步香尘全文阅读,独步香尘电子书txt下载,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