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儿都好涩》第136章陷入危境的司马及《徒儿都好涩》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漫步小说网
漫步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极武战神 剑极天下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不败战神 至尊狂妻 最强武皇 九死成神 修罗战神 巅峰武道 大明海寇 国色无双 伯府嫡女 一品状元 喜耕肥田 鬼婚蜜宠 狩猎香国 夏日回归
漫步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徒儿都好涩  作者:朝舞雪 书号:47334  时间:2018/12/24  字数:7390 
上一章   第136章 陷入危境的司马    下一章 ( → )
  大王子妃的身上,怎么会有伤痕呢?就算是无意跌倒,也不至于个整个手臂上全部是伤啊?

  联想到那天苏睛说的事情,苏好忽然有一种极为恐惧的感觉,那个大王手,怕是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他那种谦和温厚过分的人,往往内心当中比常人耍阴险许多,司马元昨晚打的那个女人,说不定就是大王手妃。

  看大王手妃手臂上的伤痕似乎不轻,小妹也说了,大王子打人的样子很恐怖,如果她的猜想是真的,那么这个大王手,则不得不防。

  “二姐,想什么呢,这么入神?”苏睛走进屋内,见苏妤目光空,瞪着某处一副灵魂出窍的样子,伸手在她眼前晃晃。

  “去,一边玩去。”苏妤打开她的手。

  “咦?我还以为你傻了呢。”苏睛坐在她身边,嘻嘻笑道。

  “你才傻了呢。”苏妤瞪她一眼。

  “那你刚才在干什么,想的那么入,难道是在想男人?”苏睛坏笑道。

  苏抒也没生气,主要是她现在所有的精力,全都放在大王子身上:“小妹,你昨天说,看到大王子在打人,他打的什么人,你有没有看清楚?”

  苏睛外头想了想“当时天黑,我又害怕,只匆匆瞧了一眼就走了,不过,他打的那个女人,看她穿着,似乎与一般的婢女不一样。”

  苏妤心头一跳,和一般婢女不一样?那就是大王子妃无疑了,可是大王子为什么要打大王手呢?从今天所见,那个名为彤惠的女人,对司马秋似乎有着说不出的深深眷恋,难道两人以前有发生过什么?可她既然喜欢司马秋,又为什么要嫁给司马元呢。这所有的一切串起来,显得是那么蹊跷诡异,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她怎么有种风雨来的感觉?

  “二姐,到底怎么了?”苏睛见她面色有异,不由得奇怪道。

  苏好支着下颚,眉心微蹙“小妹,你有没有感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不对劲的地方?”苏睛努力回想:“也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啊…对了,我觉得大王手这个人就不对劲的。”

  苏抒眉睫一跳,忙接道:“为什么觉得他不对劲?”

  苏睛为难地挤了挤眉头“这命…我也说不上,就是感觉,感觉他这个人很奇怪,还有啊,好端端的为什么打人呢?哦,我想起来了,昨天我溜走时,听他说了一句话,好像是“你帮谁,帮我还是帮他。”

  “帮我…,还是帮他?“苏妤喃喃重复着这句话,心头的不安感,越来越强烈。

  “二姐,有什么不对吗?“苏睛见她一脸沉重,心中也不由得跟着紧张起来。

  “没事。”苏妤拍拍苏睛的肩,尽量让语气显得轻松,她不想让苏睛也跟着一起忧心:“我们出去走走吧,总是闷在房间里,都快闷发要了。”

  “好耶。”苏睛子好动,总是坐不住,听苏妤说要出去走走,立马应承。

  因为不能出王宫,所以两人只能在王宫里逛,不过幸好王宫够大,两人走了半个时辰,也没有走到头。

  一路上,苏妤很少说话,似乎像有什么心事的样子,苏睛为了好几次,她都随口敷衍过去。

  “二姐,到底有什么事情嘛,你连我都要瞒着吗?“苏睛终于忍不住急躁起来。

  苏好笑笑:“没事,真的没事,就是这两天睡得不好,有些昏昏沉沉。

  “是吗?”苏睛一脸不相信:“二姐,我们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你有没有心事,我能看不出来吗?”

  看着苏睛一本正经的样子,苏抒就忍不住想笑:“行了,我知道你关心我,但我真的没事,要是有事,我肯定告诉你,好不好?”

  苏睛哼了一声,抱起双臂:“这还差不多,悔…,

  “嘘一一“苏妤突然伸手拉了苏睛一把,指着前方:“那个是不是大王子妃啊。”

  苏睛顺着她所指向前看去,一名身披裘氅的女子,正在焦急得寻找着什么,因为风氅将她遮的严严实实,苏妤看不清她的长相。

  苏睛盯着看了一阵,不确定道:“好像是大王子妩”

  正在两人猜测之际,女子却向二人疾步走来“两位姑娘,你们又没有看到二王子?”

  果然是大王子妃,可她找司马秋做什么呢?赤雪国人虽然民风开放,但身为嫂嫂的,和小叔子私会,似乎也是件不怎么妥当的事情。

  “大王子妃有什么急事吗?”苏妤笑脸相,实际内心却不的很。

  “我…,找他有点事,你们要是看到他,请一定要告诉我!”大王手妃显得很是焦急。

  苏抒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我才从他的寝宫里出来,没见到他的人啊。

  太子妃脸色霎时一白,连和她道别的话没顿上说,就匆匆忙忙走了。

  “二姐,她的样子好奇怪啊,就像是天耍塌下来似的感觉。”大王子走远后,苏睛突然嘀咕了一句。

  苏妤心跳加快,心里很跟着慌起来:“或许天真的要塌下来了…,”

  “二姐,你说什么啊?”

  “快回去,去找司马秋!”苏妤拽了苏睛一把,飞快向司马秋寝宫的方向跑去。

  苏睛连忙跟上,可苏妤跑得实在太快了,她无玲如何都跟不上,好不容易赶回宫殿,还没等口气,就见苏妤从宫殿中走出,一脸凝重:“小妹,你快去找王妃,就说司马秋不见了。”

  “啊?”苏睛不解。

  “啊什么啊,你照我说的去办就走了,记住,一定要找到王妃,告诉她司马秋失踪的事情。”

  苏妤的语气又冷又硬,半分拒绝的余地也没有,苏睛就是不想答应也只能照做了“那然后呢?该做什么?”

  “什么都不用做,王妃自然知道该如何行事。”

  “哦。”苏睛想了想,又问:“那你呢?你去干什么?”

  “我去找大王子妩“苏妤眸光一凛,拍拍苏睛的肩:“小妹,这件事一定要办好,这可是关系到很多人生死存亡的大事。”

  听苏妤说的严重,苏睛吓得脸都白了:“人“二姐,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我去办,是不是有些不合适啊。”

  “不合适也没办法了。”苏妤叹一声,又鼓励道:“二姐相信你,你一定可以把这件事办好的。”

  苏睛虽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头一次得到二姐毫无保留的信任,她心中又开心又自豪,就算是害怕,这会儿也被情所取代了,拍拍脯,坚定道“二姐你就放心吧,我一定找到王妃,将这件事告诉她。”

  “嗯,那就拜托了。”苏妤朝她做了加油的手势,立刻转身而去。

  顺着回来的路,苏妤一路找去,终于在王后的寝宫前找到了大王手妃。她站在王后的寝宫前,一脸蜘驸挣扎,似乎在犹豫到底要不耍去见王后。

  趁她还在犹豫时,苏妤连忙拉住她:“不可以去!”

  大王子妃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苏妤,这才松了口气:“怎么是你?”

  苏抒左右看了看,扯住大王手妃向王后寝宫相反的地方走去,直到远离王后寝宫才停下来:“你若是去见了王后,不但救不了司马秋,连你自己的性命也不保。”

  “我…,我只是想去求求母后。”大王子妃心头一片纷,望着王后寝宫的方向,几乎耍留下泪来,突然,她像是想起而来什么,猛地抬头,看着苏妤:“你…,你怎么会知道?”

  苏妤扯了扯嘴角:“我也不是完全知道,我只是猜的。”苏妤也同她一样,将目光投向王后的寝宫:“你这么着急找司马秋,当然不会只为了叙叙旧,重温昔日感情吧?”

  “我…,呃…没有…。”大王子妃脸一红,脸的尴尬羞愧,支吾两声,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不待她回答,苏杼继续道:“王后是大王子的亲身母亲,既然大王子要对付司马秋,那么,他的母亲又怎么会帮助你呢?你去求她,根本于事无补,她见你心向二王手,万一动了杀机,你别说救司马秋了,就是连自己,都救不了。”

  听苏妤把一切真相都说出来,大王子妃倒镇定下来:“你说的没错,可如命…我又能去求谁呢?父汗理万机,非特殊日子,我们这些女眷根本就见不到他。”

  “那为什么不去求王妃?”

  “我…,我没脸去见王妃。”大王子妃脸上现出一抹沉沉的痛楚和悔恨,一阵风拂过,扬起她风氅上厚厚的绒出细长的脖颈,那本该如玉般光滑的颈项上,是怵目惊心的狰狞伤痕,苏妤轻柔地开她披散在肩上的长发,指尖轻触她颈上的伤痕,大王手妃浑身猛地一颤,想耍躲开,却被苏妤牢牢握住手腕:“告诉我,大王子准备怎么对付司马秋?”

  大王手妃如受惊的小鹿般,惶恐不安的看着苏妤,眼中凝着一层薄薄的水雾,楚楚柔弱的样子,我见犹怜。

  “别怕,等这一次除掉大王手,你就离开他吧,你还有大把美好的年华,不要全部葬送在那个禽兽的手里。”苏妤尽量将声音放的又轻又柔,话语中那安定人心的力量,给了大王子妃勇气。

  “大王子邀二王子去狩猎,打算趁狩猎的机会暗杀他。”

  “就在今天吗?”

  “我也不能确定,但是大王子今早突然秘密召集一批高手,我虽不知他到底要做什么,但心中隐隐不安,想去找二王手,把这件事告诉他,可他不在王宫,我找遍了所有地方,都找不到他。”

  苏妤想了想,问道:“会不会在汗王那里?”

  大王子妃斩钉截铁道:“不会的,就算有天大的事情,父汗也不会将他从早上留到现在,况且,我刚刚听人说,父汗去见了齐妃娘娘,现在还未回宫。”

  苏妤面色沉郁:“照你所说,司马秋定然是被大王子邀去狩猎了,你告诉我,猎场在哪里,我要去找他!”

  “王室猎场在莫泽城西郊,那里有一座雪山,很好辨认的。”

  “好,我这就去猎场。”苏妤正准备去马厩牵马,衣摆却被人拉住,回头一看,大王手妃正以一种祈求的目光看着她:“求你,带我一起去吧。”

  “不行,太危险了。”她可不是去游玩观光的。

  大王子妃目光坚定,不管苏妤怎么说,就是不肯放弃:“你带我一起去吧,我不怕危险,我不能等在这里!”

  拗不过她,苏妤只好同意:“那行,不过你要跟紧我,听我吩咐行事,知道吗?”

  大王子连连点头:“我明白。”

  牵来马匹,苏妤率先翻身上马,向大王子妃递出手:“你坐我身后吧。

  大王手妃婉言拒绝:“不用了,你别把我想那么柔弱,我们赤雪女手,个个都会骑马。”说着,自己单独上了一匹马。

  苏抒无奈地按了校额头,她并非嫌她不会骑马,而是两人同乘一骑比较安全。

  “你放心,我不会成为你的负累的。”似乎看出苏妤在想什么,大王子妃又从马厩中取出一只箭袋,背在身上“我自己可以照顾自己。”

  苏妤不由得对她刮目相看,赤雪的贵族女手,不仅会骑马,竟然还会箭,不像晋国的皇室女眷,个个娇柔孱弱,别说骑马了,就是多走两步路,都要哎呦哎呦叫着脚疼。

  因为司马秋的代,所以在离开王宫时,有人上前来阻拦。

  尤珈带着大队人马,挡在苏妤的马前,恭敬道:“苏姑娘,二王子吩咐过,您不可以离开王宫。”

  苏妤心中焦急,不由得厉声骂道:“你家主子现在境况危险,晚一步就救不回来了,你还在这里当我的路!给我让开!”

  尤珈一惊,口道:“你说什么?二王子殿下有危险?”

  “我还能骗你不成!“苏妤气急败坏道。

  “可是…,尤珈惊疑不定地望着苏妤身旁的大王子妃,表情看起来很为难。

  大王子策马上前,翻身下马,对尤珈说了两句话,因为隔得远,苏妤没听清,不过等她说完话,尤珈的态度立刻变了:“既然如此,那我们跟两位一起出城营救二王子殿下。”

  苏妤急着要去救司马秋,也不管他们是不是监视自己,只一个劲地策马向猎场方向狂奔。

  高耸入云的雪山近在眼前,眼看马上就耍到达猎场,却突然出现一批人马,从四面八方杀了过来。

  “不好,是大王子的埋伏!”苏妤连忙勒马,冲依旧向前急冲的大王子妃喊道。

  “不能等了,一定耍尽快找到二王子!“大王子妃马不停蹄,一边驾马极速枉奔,一边弯弓搭箭。

  苏妤看得心惊,连忙催马追了上去。

  “大王手妃,小心,这些人武功不弱!“苏妤策马跟在她一旁,提醒道。

  “我知道,所以才耍仪仗苏姑娘你。”话音刚落,她猛地张开弓箭,羽箭流星般急而出,将面而来的一人落马背。

  围攻的人越来越多,只靠大王子妃的一支弓箭是不行的,苏妤看准从侧面追来的一人,突地自马背上跃起,落在那人的身后,从他手上抢过一把长剑,一脚将他踢下马背。

  看来大王子早就做好了准备,也知道大王手妃会出卖他,所以将计就计,在这里设下埋伏,不论谁来援救,全部一冈打尽,尤珈的队伍早被两人远远甩在后面,等他们前来支援,司马秋说不定早就暗害死了。不能等,一定要尽快找到他!

  一路砍杀,前来阻扰的人,却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大王子妃虽然会些功夫,但她无法同时对付这么多人,她箭囊中的羽箭已经用完了,不能再远距离杀,敌人将她团团围住,好似瓮中捉鳖一样。

  苏好大急,正耍去援救,眼前一道黑影闪过,苏妤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从打落马背。

  这人速度好快,苏妤心中一凛,一个念头忽然浮上心头,没来及细想,那人就攻了过来。

  苏抒连忙闪避,同时右手疾出,想要抓住那人,谁料对方闪避地极快,她用尽全力的一击,竟然也没有得手,只拽下了对方的一撮头发。

  那人看着苏妤冷冷道:“好身手,这世上能碰到我的人寥寥无几,你是第二个。”

  这人真够狂妄的,她可不觉得荣幸“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帮着大王子?”

  对方冷笑一声,不答反问“你又是什么人,为什么帮着二王子?”

  苏抒觉得跟这种人没什么好说的,他分明是在故意拖延时间,不远处,大王子妃已经呈现败势,若不是心中拼着救人一念,她根本撑不到现在。

  趁着对方不注意,苏妤飞快向大王子妃的方向掠去,那白发人紧跟而至,就在苏妤准备出手替大王子妃解困时,一双惨白的手倏地伸出,握住了苏妤挥出的剑,猛一用力,剑身寸寸断裂。

  苏妤大惊,就在这时,远处响起一声凄厉的惨叫,苏妤猛然回头,只见大王子妃心口中了一刀,鲜血染红了鸦青色的风氅,周围有人狞笑着,准备再补上一刀。

  “混蛋!”苏妤大喝一声,将手里的长剑向那人扔去,那人闷哼一声,直倒了下去。

  “没救了,你就算赶过去也于事无补。”身后传来黑衣人冷冷的笑声。

  苏妤心神俱裂,赶到大王子妃身边,接住她摇摇坠的身体:“大王手妃,你怎么样?”

  大王子妃看着她,伸出染鲜血的手,用力最后的力气,艰辛道:“快…,去找…,二王子…。”说完,手臂无力垂下,再也没有了呼吸。

  苏好呆呆看着她,脑中一片空白。

  为什么,为什么会在这样!大王手妃还年轻,她还没有芋受快乐的生活,怎么可以就这样逝去…。

  望着她脖颈、手臂上累累的伤痕,苏妤心愤怒,缓缓放下沉睡的女手,捡起身边的长剑,猛地站起身。

  “你们…,都耍为她偿命!”怒喝一声,一道寒的冷光,划过半空,鲜血飞溅而出,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那些曾经围困大王手妃的人,便一个个倒下。

  “还愣着做什么,都给我上!“之前与苏妤对阵的黑衣人脸色陡然变冷,指挥身后的士兵袭击苏妤。

  这些人哪里是苏杼的对手,况且她又处在愤怒中,下手毫不留情,那些人根本连她的衣角都没碰到,就惨叫着倒下了。

  “小苏,你在做什么?”拼杀中,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从背后传来。

  苏妤连忙转身,看到司马秋的一刹那,欣喜若枉:“司马,终于找到你了,快,快离开这里!”

  “二弟,我说什么来着,你这个心上人,果真是晋国派来的细。”大王子从司马秋身后慢慢策马上前,眼中闪着计得逞后的畅快,可惜,背对着他的司马秋根本看不到。

  “小苏,大哥说悔…是真的吗?”司马秋面痛楚地看着她。

  苏妤大怒:“你竞然听他胡说八道!明明是他要设计害你!”

  “小苏,你在说什么?”司马秋愕然地看着她,似乎第一次认识她一般,那种陌生的眼神,令苏妤眼中一痛。

  “二弟,不耍再多说了,眼前的一切已经可以证明”大王手又开始添油加醋,火上浇油,说到一半,突然像是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连滚带爬翻下马背,直奔到大王子妃的尸身旁:“彤惠,彤惠你这是怎么了?你你不耍吓我啊!”苏妤看他故作一副伤心绝的样子,就觉得恶心,大王手妃必然是死,也不愿意再被他触碰“拿开你的脏手!”苏妤冲上去,一脚踢开大王子。

  大王子在地上滚了一圈,爬起身,擦了把嘴角的血迹,看向她的目光又又冷:“你这心肠歹毒的女人,连善良无辜的彤惠都不肯放过,你简直不是人!”

  “我看不是人的,是大王子你吧!”苏妤见他狗咬吕宾,将大王手妃的死雅到自己身上,恨不能将他碎尸万段“以大王子妃的性命,设下这个圈套。司马元,你他妈根本就是个丧心病狂的畜生!”

  “够了!”司马秋突然怒吼出声:“小苏,你要帮萧梦书,我不怪你,可你怎能牵连无辜,连彤惠也要杀害!”

  本书由爱看小说网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徒儿都好涩   下一章 ( → )
邪凤临世暴君的狂傲小下堂王妃要改错嫁相公极宠盛唐烟云夜天子凤倾天阑第一拽妃狂妃驾临妃倾天下冷魅杀手三公
漫步小说网提供小说《徒儿都好涩》,徒儿都好涩最新章节第136章陷入危境的司马,徒儿都好涩全文阅读,徒儿都好涩电子书txt下载,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