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儿都好涩》第120章晚上的事及《徒儿都好涩》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漫步小说网
漫步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极武战神 剑极天下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不败战神 至尊狂妻 最强武皇 九死成神 修罗战神 巅峰武道 大明海寇 国色无双 伯府嫡女 一品状元 喜耕肥田 鬼婚蜜宠 狩猎香国 夏日回归
漫步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徒儿都好涩  作者:朝舞雪 书号:47334  时间:2018/12/24  字数:5058 
上一章   第120章 晚上的事    下一章 ( → )
  当二人从密室中出来时,两人的神态,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苏妤觉得自己特亏,追一个男人而已嘛,牺牲也太大了吧。

  “怎么?为什么苦着一张脸?”段煜臣突然伸手在她脸上一捏。

  “还不都是你。”苏妤没好气拍掉他的手:“明明是你不对,最后吃苦的却要是我。”

  “吃苦?你哪里吃苦了?”他忽然凑近她,在她耳边轻语道:“刚才苦苦央求我的人不知道是谁。”

  苏抒耳一热,啐他一口道:“你真变态,这种事情不要再说了。”

  “嗯?不说了,为什么不说?“段煜臣顺势揽住她的,灼热的掌心不停在她模:“你看我的衣裳,这要是被人瞧见了,不得误会才怪呢。

  苏妤脸红着在他身上瞟了一眼,本来完好无损的衣服,现在变得破破烂烂,一看就是被人使用过暴力所致,而他自己又不可能去扯自己的衣服,唯一的解释就是,自己才是撕扯他衣物的那个人。

  为什么要撕扯他的衣服呢?这就有待联想了,苏妤不知别人会想成什么样,反正一路上那些人看自己的眼睛都有些不对劲。

  两人回到布置得花花绿绿的礼堂,段煜臣看了一圈,脸色就变成花花绿绿的了。

  “这是做什么?”

  “为你准备的生日p叭。”虽说昨奏没等到,但晚一天过生日也没什么,两人刚好可以凑一起切蛋糕,吹蜡烛,嘿嘿。

  “什么?”段煜臣理所当然的没有听懂。

  “哎呀,说了你也不明白,总之是为了给你庆祝生日。”苏妤懒得解释,拉他来到桌边,将她他按在椅子上。

  “这个,叫生日蛋糕,我们那里的人,过生日时都要准备的。”苏好指着桌上一个不成形的油蛋糕,向段煜臣解释道。

  “生日蛋糕?”望着面前奇奇怪怪的东西,段煜臣还能保持如此镇静,不得不赞赏他定力过人。

  “嗯,这是我们那里的叫法,你听不懂没关系。”

  “这东呃…能吃?“段煜臣指指面前的蛋糕,一脸的不确定。

  “这个苏好看着已经严重走型的蛋糕,尴尬道:“都过了一天了,应该是坏掉了口不过没关系,我们可以再重新做一个?”

  “重新做一个?”段煜臣眼神一亮,似乎对此很感兴趣。

  “来吧,过来帮忙。”苏妤突然觉得,和段煜臣一起做生日蛋糕或许会是件有趣的事,于是拉着他一起向去了厨房。

  步骤和之前一样,因为做过一次,取长补短,第二次做出来地蛋糕倒是有模有样了。

  点上生日蜡烛,苏妤双手合十,对着蛋糕道:“煜臣,快闭上眼睛许愿。

  “许愿?”段煜臣一脸惑,让他对着这个奇怪的东西许愿?

  “快点啦。”苏妤拉了他一把,让他跟着自己学“闭上眼睛,诚心祈祷,把你的愿望在心底说出来,然后吹熄蜡烛,就可以了。”

  “这就完了?“段煜臣表示不能理解:“许愿不知该去寺庙吗?对着这个东西许愿有什么用?”

  这个死脑筋,让他许愿就许愿嘛,说这么多七八糟的干什么,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算了,你不愿意的话,我一个人许好了。”苏妤郁闷之极,懒得再给他继续解释,于是自顿自闭上眼睛,开始许愿。

  许什么愿望呢?她想耍得到的太多了,就一个愿望怎么够?她要好好想想。

  正在考虑许什么愿望时,突然听到“噗“的一声,睁开眼一看,竟是段煜臣吹熄了所有蜡烛。

  “喂,你干什么啊,我还没许愿呢。”这家伙太过分了,自己不许愿还不让她许。

  段煜臣笑着楼她一把,道:“不用了,我替你许好了。”

  “啊?“苏妤怀疑地看着他:“你替我许愿?你知道我的愿望是什么吗?”

  段煜臣宠溺一笑“还能是什么?无非就是身体康健,平安喜乐什么的。

  “这也太俗气了吧。”苏妤大感失望。

  “俗气?”他不以为然,希望她平安健康怎么也是俗气的事情?

  “人活一世,不光是为了这些吧?”她眨眨眼。

  段煜臣哪里不知她在想什么,故意逗她:“不为这些,还能为什么?”

  苏好快被他气死了,果真是个闷到不能再闷的闷葫芦:“你难道没有别的追求吗?譬如说,对于某个人,你会想一直与她在一起六

  “阿妤,你说的是你自己吗?”说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再装糊涂就没意思了,段煜臣勾一笑,愉忧地调侃道。

  “悔六苏妤抬头,正好与他柔情意的眼眸碰撞在一起,心跳得厉害:“其实你什么都明白,只是故意装作不知道,对吗?”

  “你不说我哪能明白呢?“他忽然放开她,一脸严肃认真“之前你百般拒绝我,我虽认为你对我并非半点情意也无,但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你一定可以真正接受我,如果你不来与我说明白,或许,我直到现在还在怨你。

  苏妤心口一跳,怨念啊…这个词太耍命,幸好自己及时想开,否则真耍一失足成千古恨了!

  呃…这个成语好像用的不太对劲,算了,管它对不对,反正什么都已经讲开了,喜欢就是喜欢,从今以后,不必再藏着较着了。不是…抬起头,心虚地看了眼段煜臣,苏妤不知该怎么开口。

  “怎么了?对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他看出她的犹豫,轻声询问道。

  “我…六苏妤迟疑着,吐不清道“那个…你可悔”或悔…

  “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既然是心事,总不能一直放在肚手里,早一天说清楚,才可以避免不必耍的误会。”他知道她很为难,于是柔声开解。

  听了段煜臣的话,苏妤心中稍定,这才缓缓开口:“煜臣,我之前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发自肺腑,绝无欺骗之意,我喜欢你,为了你愿意去做任何事,但是川顿了顿,苏妤别开目光:“或许真如秦冰所说,我是个三心二意的人,生来多情。我的心是属于你的,你在我心里的位置是也是固定不变的,可是,却不一定是唯一的,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吗?”苏妤忐忑不不安地看着段煜臣,就怕他不能接受,以他那种刚烈决绝的子,没准一掌把她给劈了。

  说实话,当听到苏妤说自己在她心中的地位并非唯一时,一股无法抑制的愤恨和不甘,自心底疯枉涌出,几乎烧灼他的理智,但静下来心来仔细一想,她选择开诚布公,正是因为爱他,所以才不愿意欺骗他,而事实就是事实,就算她不说,也改变不了什么,自己若是真的爱她,就应该选择包容才对。

  望着段煜臣变幻莫侧的眼神,苏妤心中不停地打着小鼓,又是害怕又是紧张,直到他一声叹息,将自己揽入怀中,无奈地说了句“你啊悔…”

  话虽没有说完,但苏妤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虽然心不甘情不愿,却还是决定接受这样的自己,苏妤觉得段煜臣不仅是伟大,而且还充了慈爱之心对情敌的慈爱之心。

  “煜臣,你不怪我吗?”虽然他已经表示接受,但自己心中还是感到十分愧疚的。

  “怪你有用吗?”他的语气有些哀怨啊。

  苏妤知道自己错了,连忙讨好:“我知道我这样做很不应该,但是我也没办法啊,你相信我,虽然我心里很可能装着很多人,但是我对你的爱绝对是独一无二的。”

  “你想补偿我?“他低头看着她,弯了弯角。

  “嗯…什么?补偿?”苏妤一时没反应过来,看着他受伤的眼眸,心中一软,立刻回道:“好,补偿就补偿,我说要怎么补吧?”

  “今晚到我房里。”他的声音很小,却说得极为缓慢,加上又是贴着她的耳朵,所以苏妤听得格外清楚。

  这个大狼,故意套她话呢。

  “我不去。”苏妤扭过头,脸上一片红。

  “你说过会补偿我的。”他知道她最怕别人说她言而无信,于是专挑她软肋下手:“既然已经答应我了,又怎么能够食言而肥呢?”

  听了这话,苏妤果然淡定不下去了:“我我说话做事一向言而有信,说过要补偿就一定补偿你。好,今晚我就到你的房间去,免得你今后总说我言而无信。”

  得到了自己想耍的结果,段煜臣满意一笑“这样才乖,只要你以后认真听我的话,我就不和你计较。”

  以后都要听他的话?这样的话,自己岂不成了傀儡?

  “段煜臣,刚才还夸你伟大呢,一转眼你就开始欺负我。”她瘪了瘪嘴,郁郁道。

  “怎么,不愿意吗?“他倏地覆上她的身手,将她在桌面上,嘴角噙着一抹气十足的笑意:“那不如现在就补偿给我吧。”

  “段煜臣,你说话不算数!”她羞恼地瞪他。

  “你不是早就知道吗?”他大掌一挥,解开了她衣裙上的绸带。

  “不,不行啊,不能在这里。”苏妤连忙校住他不安分的手,慌慌张张朝周围看了看:“我我晚上去你的房间,这样总可以了吧?我们我们先切蛋糕。”

  “现在求饶?似乎有些晚了啊”他一手起她的裙摆,粝的掌心在她大腿内侧反复磨蹭。

  “和…不耍”体内的烈火被勾了起来,苏妤媚眼如丝,两只手松松垮垮搭在段煜臣的肩膀上:“我错了,真的错了…快,快停手晚上晚上我加倍偿还,好不好?”

  “哦?加倍?”刚好,正中他心意。

  “嗯,加倍,一定加倍!”苏妤为了不被他就地正法,连忙应允。

  段煜臣这才满意地放开她,为她整理凌乱的衣衫和发髻:“记住你的话,晚上一定要努力。”

  苏抒恨恨瞪他,这家伙天生喜欢威胁人,别看长了一副冰山脸,实际肚子比墨汁还要黑。

  “好了,别板着一张脸,不是要切蛋糕吗?快点切,天色已经不早了。晚上还有正事要办呢。”段煜臣贴紧她的后背,下巴搁在她肩膀上,言语暧昧。

  “讨厌!”苏妤脆声骂了一句,这才转头去切蛋糕。

  蛋糕的昧道虽然没有现代的可口,可吃到嘴里,却感到无比甜蜜。天底下有什么事,是比与自己心爱的在一起还要快乐的呢?她已经很足了,虽然还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存在,但她总算没有失去他,不会重蹈曲珍和孟凡的悲剧。她不敢想象,如果自己现在还一昧料结该不该爱,那么她与段煜臣。是不是就这样一辈子错过了?她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是开始爱上他的,或许是从久生情,又或许是一见倾心,但不管怎么爱上的,什么时候爱上的。爱就是爱了,既然爱,那么就要一辈子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煜臣。”她从身后抱住他的,脸颊紧紧贴在他宽阔的脊背上。

  “怎么了?”口中的甜腻还未散去,却听到她这样忧伤的呼唤,段煜臣心中一紧,担心问道。

  “没什么,就是觉得有些不真实。”她收紧双臂,感受他着的存在:”你答应我,不玲以后发生什么,你都不能离开我。”

  “阿妤,你到底怎么了?”他转过身,将她的手包在掌中:“你难道不相信我吗?我既然决定要与你在一起,那么不管是谁,都无法将你我分开。

  “我知道。”她垂下眼,沉默半晌,又猛地抬头,表情严肃而认真:”这世上没有人能够将我们分开,但是,如果这个人是你呢?如果是你自己,想要与我分开呢?”

  段煜臣倏地握紧她的手,眸光坚定“怎么会!我怎么会想与你分开!

  “真的不会吗?”她似乎无法相信,又重复问了一遍。

  段煜臣为了让她心安,指天盟誓道:“我段煜臣对天发誓,此生此世,绝不与苏妤分开,若违誓言,人…”

  “不要再说了!“苏妤猛地打断他,将身子依偎进他的怀中:“我信你,你也要信你自己,此生此世,我们永不分开。”

  “那是自然,现在就算你要反悔,我也不允。”他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语调又轻又柔,像是四月和暖的春风,两人相依相偎,恨不能时间就此静止。

  “阿妤。”他轻唤。

  “嗯?”

  “晚上的事,可别忘了。”

  “…。”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首发,记住网址akxs6请勿转载!
上一章   徒儿都好涩   下一章 ( → )
邪凤临世暴君的狂傲小下堂王妃要改错嫁相公极宠盛唐烟云夜天子凤倾天阑第一拽妃狂妃驾临妃倾天下冷魅杀手三公
漫步小说网提供小说《徒儿都好涩》,徒儿都好涩最新章节第120章晚上的事,徒儿都好涩全文阅读,徒儿都好涩电子书txt下载,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