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儿都好涩》第118章做女人真失败及《徒儿都好涩》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漫步小说网
漫步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极武战神 剑极天下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不败战神 至尊狂妻 最强武皇 九死成神 修罗战神 巅峰武道 大明海寇 国色无双 伯府嫡女 一品状元 喜耕肥田 鬼婚蜜宠 狩猎香国 夏日回归
漫步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徒儿都好涩  作者:朝舞雪 书号:47334  时间:2018/12/24  字数:7147 
上一章   第118章 做女人真失败    下一章 ( → )
  苏抒发誓,她绝对感觉到段煜臣的手在抖,而且抖得还不是一般的厉害。

  “煜臣,想好了没,过时不候哦?”她单手楼住段煜臣的脖子,声音嗲得连自己都无法接受。如她所想,段煜臣的眸逐渐加深,加深,再加深,最后浓得就像一滩墨汁,黑漆漆的,让人什么都看不清。

  “煜臣啊!”苏妤本以为引成功,正想继续加把力时,身体突然一轻,然后又是自由落地,股先着地。

  “房间就在前面,你自己走吧。”段煜臣既不来扶,也不安慰,丢下一句没有温度的话,转身走人。

  苏妤愣愣看着他的背影,半晌没回过神,她都已经做好再一次承受狂风暴雨的准备了,这丫太没有人情昧了,敢情就这么对待具有大无谓牺牲精神的她,实在不懂怜香惜玉。

  算了,不跟他计较了,这家伙根本就是个闷葫芦,即便他想耍的不得了,也会装作若无其事,这就叫死要面子活受罪,还是他的身体比较诚实啊。

  股站起身,苏妤没有回房间,而是先去温泉洗澡。

  了衣服才发现,自己身上全是段煜臣留下的印记,青青紫紫的斑痕,布全身每一个地方,因为看不到后面,所以不知道股上有没有。汗,思想真嗯…这家伙也太猛了,她这一次的疼痛,竟然比破处时还要强烈,直到现在浑身上下还酸痛得不了,尤其是…唉,他以前可不这样的,难道真是自己天生犯?人家温柔体贴时,她摆谱拒绝,人家鲁野蛮,自己却主动贴上去,这叫什么事啊。

  洗澡完回房的途中,运气不好的又遇到了冯双双。冯双双一见她眼睛就红了,冲上来开口就骂:“你这个狐狸,快把师兄还给我!”她后退一步,躲开冯双双的一指禅“你师兄是人,不是一件东西,怎么可以让来让去?”

  冯双双气咻咻道:“我不跟你说这样,反正师兄是我的,谁也不能抢。

  苏抒斜睨她,淡淡道:“既然你这么有信心,那还害怕什么呢?我们公平竞争,谁赢了段煜臣就归谁,你也别来找我麻烦,怎么样?”

  冯双双想了想,觉得苏妤的建议确实不错,可是,师兄对她从来都没有好脸色,就算公平竞争,自己也不一定能赢得了苏妤,到底是答应她还是不答应,冯双双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苏好看出她很为难,趁机道:“难道你对自己没有信心吗?”

  冯双双到底单纯,被苏妤一,为了不在她面前示弱,只能硬着头皮答应:“好,我答应你,但是你不准着师兄。”

  苏妤眉开眼笑“一言为定,我绝对会遵守诺言的,不过,若是你师兄主动来找我,那就不管我的事了。”

  冯双双轻蔑地哼了一声:“你脸皮也太厚了,师兄怎么会主动来找你,这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

  “我只是打比方嘛,万一他主动来找我,你可别说是我食言。”其实,苏妤心里也没底,以段煜臣现在对她的态度,主动来找她的可能实在太小。

  冯双双仰起脖子,下巴几乎指到天上去:“本小姐才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你就放心吧,只要你能遵守诺言,我就不会来找你麻烦。”

  “那就好。”这个冯双双真有意思,什么叫不是不讲理的人,她明明就是。

  冯双双不知她在想什么,见她一脸亲切的笑,突然觉得她也不是那么讨厌“喂,以你的样貌,想要什么样男人没有,干嘛非要喜欢师兄。”

  苏妤一愣,这话从冯双双口中问出,还真是有些怪异:“你这问题问得好,那我问你,你是鸣剑阁的大小姐,想耍怎么样的男人没有,为什么一定要喜欢你师兄?”

  冯双双也愣住了,这个问题,她还真是没有想过啊。

  苏妤不等她回答,便替她答了:“你是鸣剑阁的大小姐,从小就被所有人在手心里,大家呵护你,爱护你,重视你,但是,偏偏有一个人,他对你不理不睬,态度冷淡,你习惯了大家的奉承,这样的一个人,会让你觉得与众不同,你会情不自地去注意他,时间长了,你就会以为,自己喜欢这个人,其实不是的,你只是好奇,觉得有趣,但不是真正的喜欢。”

  冯双双被她绕晕了,惑不解:“怎么会呢?我就是真正喜欢师兄,并不是因为他与别人不同的原因。”

  苏妤又问:“那么,你喜欢他的原因是什么?”

  “是因为”冯双双迟疑了一下,才抬头答道:“因为师兄很威风,很帅气,武功高强,很有安全感。与他在一起,我才会感到安心,只有他才可以保护我。”

  苏妤淡淡一笑,接着她的话,又问道:“你的意思是,如果遇到危险,他可以保护你,对不对?”

  冯双双诚实地点头。

  “那如果,他受了伤,或者武功没了,这时候你们遇到危险,你会怎么办?”苏妤将问题反过来,再次抛给冯双双。

  “我…“冯双双似乎很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么问题。

  到底是不懂事的女孩子,崇拜大英雄的情结深蒂固,其实根本不懂爱为何物。

  苏妤看着她,郑重道:“真正爱一个人,不是想让他来保护自己,而是要用自己所有的力量,哪怕是生命,去保护他,让他快乐无忧。双双,你还小,对你师兄的感情,只停留在崇拜上,而并非是爱,今你就算与他在一起,后必然也是要后悔的,天下多少好男儿,值得你喜欢的很多,等你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就会明白我今天说的话了。”

  冯双双一脸迷茫,仔细去想苏好说的话,怎么都想不明白,难道想让师兄来保护自己,就不是真正的爱了吗?如果真的遇到危险,不是还是爹爹和鸣剑阁的其他弟手吗?他们都可以保护师兄吧。再说了,他们都保护不了师兄,自己还能做什么呢?她武功不好,连师兄都对付不了的人,她肯定也对付不了啊。

  想来想去,还是无法理解苏妤的话,真正爱上一个人,她的意思是说,自己喜爱师兄的感情是假的吗?她怎么可以这样污蔑自己!可恶!

  “喂,你说我对师人““转过头,想找苏抒理玲,可面前早已空无一人,苏妤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冯双双憋了一肚子气,同时,还有一肚手疑感。到底什么才是真爱,这个问题要困扰她很久了。

  苏妤难得啰嗦,跟冯双双说这么多道理的原因,是觉得她还算善良,虽然任一些,心地倒是不坏,主耍是她很无聊,段煜臣又不理她,只好找冯双双解闷。

  回到房间,身心俱疲的她,倒头就睡,睡醒了之后,竟然已经是第二天了。

  郁闷,自己在房里睡了这么久,段煜臣都不来找她,难道真是生她的气,打算一辈子都不理她了吗?

  肚子很饿,先去吃饭再说。

  来到饭厅,桌子上早已摆好丰盛的早餐,苏妤也顿不得想这早餐是不是为她准备的,直接坐下开吃,吃喝足后,还是不见段煜臣,心里难免有些失蕊

  鸣剑阁的地形她不熟悉,不知道段煜臣除了在秋水阁外,还能去哪,于是只好在秋水阁外等候。

  也不知怎么回事,昨天睡了整整一天,还是觉得困,靠在墙壁上,都能不知不觉睡过去。

  睡的正香时,听到远处传来嘈杂地对话声,睁开眼睛,发现一黑一蓝、一高一矮两道身影正向这边移来。眼睛,仔细一瞧,那黑色高影是段煜臣,蓝色矮影是冯双双。

  两人似乎在讨论什么,冯双双紧紧跟在他身后,一路小跑,段煜臣一脸不耐烦,好几次转身赶她走,冯双双都不肯走。两人渐渐向这边靠近,苏妤整了整仪容,正要上前,听冯双双大叫一声:“师兄,我遇到危险的话,你会保护我吗?”

  段煜臣头也不回,冷声道“胡闹!”

  冯双双不死心地追上前,拖住他的手臂:“你回答我,我只想要一个答秦。”

  “你是我师妹,我自然会保护你。”段煜臣望着身边的冯双双,语调平板,不带任何感**彩。

  冯双双不是很高兴,垮着脸问:“只因为我是你的师妹?”

  “你还想怎样?”

  冯双双咬咬牙,似乎进行了一番心理斗争,才又问:“那…,那耍是苏妤遇到危险了呢?”

  段煜臣眉心一蹙,肃容道:“你想做什么?”

  冯双双先是不解,看着他冷酷的表情,才陡然明白他在想什么,不由得大怒:“师兄,你以为我会去害她吗?”

  “既然不会,那就不耍问。”

  “我就要知道,你耍是不回答我,那我就一直着你,不管你吃饭睡觉还是上茅厕,我都跟在你身边,你赶我也不走!“冯双双瞪圆了眼睛,她难得有这么坚定的决心,连段煜臣都拿她没辙了。

  叹口气,声音少有的柔和:“那好,你想问什么就问吧,问完了,就不要再来我,知道吗?”

  冯双双用力点头。

  “先松开我。”段煜臣指指自己被冯双双拖住的手臂,天晓得她几乎整个人都挂在了他身上。

  冯双双紧张得低头看了一眼,松了松手,又猛地收紧。

  段煜臣无奈道:“我就站在这里,哪都不去,这回你可以松开了吧?”

  得到他的保证,冯双双这才放心,慢慢松开手。

  “你刚才问我,苏妤遇到危险,我会不会去救,对不对?”

  “嗯。”冯双双脸期盼,就等着他的答案了,躲在暗处的苏妤也紧张得冒汗,想知道段煜臣会如何回答。

  “那我告诉你,不会。”

  冯双双听后,眼睛放光,苏妤的心口却凉了大半,好像连心跳都停止了一般。

  “师兄,原来悔“”

  “你听我说完。”段煜臣打断冯双双欣喜的欢呼“苏妤和你不一样,她是个坚强的人,她有能力独自解决危难,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这也是我这段时间才想通的一点。”他眼神一黯,就像秋天萧索的寒风,落叶地。顿了顿,话锋一转,又道:“但是,如果她自己解决不了,我还是会毫不犹豫地站出来的。”

  冯双双瘪着嘴,显然很不喜欢这个答秦。

  “这也证明不了什么,如果你遇到危险,她会来救你吗?”冯双双不甘心,又问一句。

  段煜臣目光一滞,对这个问题,显然很难回答。

  “她说真正爱一个人,并不是想让他来保护自己,而是要用自己所有的力量,哪怕是生命去保护他。师兄,她是真的爱你吗?她有站出来保护过你吗?”

  “悔…真是这么说的?”段煜臣目光沉沉,望着远处的山峦,掩饰起心中的讶异。

  “对啊,她是这么说的,因为我只想让师兄保护,她说我不是真正喜欢师兄。”冯双双之所以将苏妤说过的话,照实告诉段煜臣,只想迫切得到一个答案:“我只想问问师兄,她有不顿一切保护过师兄吗?如果没有,她就和我一样,没有喜欢师兄的资格。”

  段煜臣不知该怎么回答冯双双,但他想起了一件事,在白马寺时,她对自己说过的那些绝情的话。她是个聪明且固执的女人,认定的事情,没有人能够让她更改,并且,她做任何决定,都只依照自己的意愿,完全的我行我素,这样的她,有时候会让他感觉无法接近,明明就在眼前,却怎么都和她贴近不了,以前不明白,现在似乎懂了,原来是自己根本看不懂她的心,无法深切感受她的心意。心与心无法相连,自然感觉不够贴近。

  真正爱一个人?这种说法,似乎还有趣的。

  “师兄!”见他要走,冯双双连忙追上去。

  “双双,她说的对,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我的身上,也怪我这个做师兄的,从来没有关心过你,等眼前的事情忙完,师兄就为你寻个好夫婿。”

  “啊?”冯双双愣是没反应过来。

  “好了,快回去吧,师兄还要很多事情要忙,等闲下来,师兄再去看你。”轻柔地在冯双双肩膀上拍了拍,段煜臣完全是一副慈爱兄长的模样。瞪着他离去的背影,冯双双以为自己见鬼了,伸手在胳膊上扭了一把,痛的直气。

  奇怪,最近人都变得很奇怪。

  苏好对她亲切起来,师兄对她温和起来,自己也很奇怪,对苏妤的厌恶好像没那么强了,对师兄的爱恋,似乎也变淡了不少。

  真是怪事年年有,此时特别多。

  看到冯双双机械一般离开后,苏妤才从墙壁后走出来。

  仰头看了眼高高的秋水阁,又凝目瞥了眼远处的冯双双,苏妤晃晃脑袋,觉得脑袋里一团混乱。

  发生了冯双双怒拦段煜臣追问事件后,冯双双对她的态度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见面不再恶言相向,有时候还邀她一同下山逛街,对于她突然爆发的改变,苏妤感觉有些难以接受,她不会是吃错什么药的吧?脑子一时不好使了?

  这些话苏妤自然没敢说,否则以冯双双的火爆脾气,不跟她翻脸才怪。

  冯双双态度转挨了,可段煜臣依旧没有来找过她,这不免让她有些挫败,倒是冯双双好心为她排忧解难,说:“师兄耍是心中有你,自然会来找你,他若是心中没你,你就是死烂打也没有用。”不得不说,这小妮子长进了,连这么又哲理的话都能说出来,于是称赞两句,谁料冯双双丢来一个白眼:“这是我亲身经历的,能不清楚嘛!”

  苏好摸摸鼻子,干笑两声。

  回到鸣剑阁时,天色已晚,两人分手各回各家前,冯双双嘀咕了一句:“哎呀,累死我了,给师兄挑选的礼物,她一定会喜欢的。”

  苏妤追上去:“礼物?为什么要送礼物?”

  冯双双奇怪地瞥她一眼“咦?三后是师兄的生辰,你难道不知道吗?”呃…她确实不知道,从前在玉龙山庄时,她也没见有人过生日。

  冯双双鄙视地看她一眼:“还说喜欢师兄,竞然连他的生辰都不知道。

  “那个他也没告诉过我。”苏妤心虚道。

  “那你不会问吗?“冯双双对她的回答显然不满意。

  “我这不是问了吗?”苏妤认真道。

  “什么?”冯双双一脸夸张:“你问我那也叫问!”

  “问谁不都是一样,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才能给他惊喜。”对于她的狡辩,冯双双倒觉得有道理的:“你打算给师兄什么惊喜?

  苏好幸头想了想览要给你准备六士大掣的生日呵,再做一个大大的生日蛋糕,然后再来一个烛光晚餐,多浪漫。”一

  冯双双听得晕头晕脑:“什么爬什么梯?蛋糕又是什么?烛光晚餐,要吃蜡烛不成?”见…苏妤意识到自己这番话讲得太前卫了,这些都是现代术语,冯双双一个古人,自然听不懂,就算给她解释,她也不一定能明白。

  “跟你说了你也不懂,等我准备好,你就明白了。”

  “小气,不说就不说,我的礼物一定比你好。”冯双双抱紧手中的鼓囊囊的袋子,好似抱着她的心肝宝贝似的,转身回房了。

  苏好站在原地,心里又紧张又激动,这是一个好机会啊,要是把握好了,或许这次就可以与段煜臣和好了。

  只剩三天了,一定刚耍好好准备。回房后,苏妤连觉都顿不上睡,熬了一个晚上,终于列出一个计划书来。

  伸了个懒,看着自己的计划书,真是越看越喜欢。就这样了,开工!一定要在段煜臣生辰前将所有计划完成,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呜的事情好办,只要找些鸣剑阁的弟子一起帮热布置房间就好,蛋糕的就有些麻烦了,毕竟这个时代没有油这种东西,不过以前在一本书上看到过油是怎么制成的,虽然麻烦些,但为了让心爱之人回心转意,再困难她也不在乎。

  有蛋糕,就一定要有生日蜡烛。蜡烛好办,将红烛融化,灌倒细竹管中,凝固后再把竹管剖开,取出烛,就成了一生日蜡烛了,虽然不如现代的花样繁多,好歹也算有模有样。三天时间里,苏妤忙得头不沾枕,昼夜不休,完成计划任务的同时,也熬出了黑眼圈,为了不让自己这副“尊容”影毖槽鳄鲜霜裳獭裟糖袋鸭菲联郭翟毖晶改为紫烟罗薄纱百叠裙,一头乌发用白亚誓简单绾起,发髻上戴了一条珍珠发带,发式看起来虽简单,却正好衬托出清秀脱俗的面容。

  身上的这些装备,都是为冯双双借的,没看出这妮子的藏货这么多,个个都是精品,一开始她还有些不愿意,苏妤充分利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才说服她借给自己这些衣物。

  装扮完毕后,苏妤便前往早已布置好的“礼堂”等待,半个时辰过去后,却始终不见段煜臣,苏妤向一名子弟问道:“你们阁主呢?怎么还不来?

  这位仁兄面无表情地摇摇头,苏妤纳闷,这什么意思?是不知他为什么不来,还是说知道也不告诉你?

  苏妤郁郁坐回原位,继续等待,一个时辰过去,两个时辰过去,三个时辰过去段煜臣始终不来,苏妤再也无法淡定,冲出去在整个鸣剑阁扫一圈,还是没有找到段煜臣,难道他是在故意躲着自己吗?闷闷回到原地,望着一桌子的菜和不怎么成型的生日蛋糕,苏妤心口拔凉拔凉的。他以为自己为他做这么多,仅仅是因为愧疚吗?她苏妤就是愧疚死,也不会拿自己的爱情来做抵偿,与她在一起相处这么久,难道他还不了解她吗

  是,以前她是错了,可她又不是圣人,难道连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都不给她吗?娘的,做女人做得如此失败,投怀送抱都没人要,干脆找块豆腐撞死得了。

  本书由爱看小说网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徒儿都好涩   下一章 ( → )
邪凤临世暴君的狂傲小下堂王妃要改错嫁相公极宠盛唐烟云夜天子凤倾天阑第一拽妃狂妃驾临妃倾天下冷魅杀手三公
漫步小说网提供小说《徒儿都好涩》,徒儿都好涩最新章节第118章做女人真失败,徒儿都好涩全文阅读,徒儿都好涩电子书txt下载,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