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花图》10花笺失约及《错花图》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漫步小说网
漫步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极武战神 剑极天下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不败战神 至尊狂妻 最强武皇 九死成神 修罗战神 巅峰武道 大明海寇 国色无双 伯府嫡女 一品状元 喜耕肥田 鬼婚蜜宠 狩猎香国 夏日回归
漫步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错花图  作者:吾无故 书号:46762  时间:2018/9/18  字数:11638 
上一章   10、花笺失约    下一章 ( → )
  三月十七这一天,很快就过去了。离花笺指定的三月十九,还有一天,十二个时辰。

  每个人都在希望时间慢慢地过,因为每度过一个刻钟,离危险就近了一分。

  “我觉得,”一梅望着窗外夜空,叹了口气道“谢传乐也不会幸免。我的直觉一直很准,我想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苏小英道:“如果人人都这么想,谢传乐就死定了。”

  一梅一怔,叹道:“你说的不错。”

  苏小英笑了起来,道:“你很少做这么窝囊的生意罢?”

  一梅道:“我这辈子都没做过这么窝囊的生意。尤其看到谢传礼在我眼前死的时候,简直就像一只手在我脸上打了个大大的耳光。”

  苏小英道:“你得回忆一下,他吃过什么特别的东西,或者接触过什么特别的东西。”

  一梅道:“我已经想了好几遍了:他吃过的东西,我们大家都吃过;喝的茶端上来,是没有顺序的;如果一定要说,他接触过什么特别的东西,那就是在下午的时候,那只黑狗曾经跑了进来,他把狗抱了一抱。但是他在死的时候,黑狗并不在。倘若说那阵浓雾有毒,大厅里面四个人,却又只有他一个人死了。”

  苏小英相想了想,道:“凶手不但剑术高超,连下毒的功夫都很厉害。事到如今,有一个法子,或许还能试试。”

  一梅听苏小英将法子说完,登时张大了眼睛,然后跳了起来,叫道:“咱们去找谢远蓝!”

  苏小英在后面一把抓住了她,道:“等等。”

  一梅转过身,疑惑地问道:“还有什么事?”

  苏小英笑道:“这事若成,你嫁给我做老婆怎么样?”

  一梅一脚就踹了过去,大声道:“你这个老没正经的家伙!”苏小英哈哈大笑,跟在一梅后面,一起去找谢远蓝。

  半勺山庄的正厅,已经变成了灵堂。

  天色黑下来,灵堂里的长明灯显得幽幽而闪烁。漆黑的棺材,沉重的白幡,让人一看就能起一身皮疙瘩。谢远蓝却已经在这个灵堂里待了整整一天,这一天里,他几乎什么东西都没有吃,什么话都没有说,他的双鬓不知何时,覆起了白霜。

  白发送黑发,人生大不幸,何况他几天之内,就死了三个孩子,何况死亡的威胁,还深深笼罩在半勺山庄的上空。

  谢远蓝背转着身子,盯着前面的棺材,他仿佛已经站了很久,他仿佛已经快被哀伤击倒。一梅与苏小英走进去的时候,他也没有回头,但是他居然很准确地叫出了一梅,他道:“董姑娘,你来了。”

  一梅微微一怔,道:“是。”

  谢远蓝轻轻叹道:“如今,你可还有好的法子么?”

  一梅道:“假如你可以告诉我一件事,或许我就还有一个法子。”

  谢远蓝缓缓转过身子,向一梅看过去,看了半晌,然后他问道:“你想问什么事?”

  “错花图。”一梅也盯住了他的眼睛,问道“你跟错花图,究竟有什么关联?”

  谢远蓝登时默然。他的脸色极是疲倦,良久方长叹道:“这件事,一定与错花图大有关联,我也知道这一点,但是,我确实不知道我跟错画图有什么关系。”

  一梅不一怔,问道:“当真?”

  谢远蓝极断然地道:“我怎么会拿我孩子的性命当儿戏!”

  一梅惊愕之极,她在看谢远蓝的眼神里,忽然有一点悲艾如果他说的确实是真的,那么这个灭门之祸,却是来的不明不白!

  一梅只好道:“三月十九那一天,我们换个地方看住你的四少爷。”

  谢远蓝问道:“哪里?”

  一梅道:“在一个空旷的空地上。”

  谢远蓝脸上显出黯然的神色,他缓缓道:“上一次,就是在空地上,我原来以为,四下能见,重重包维已经十分安全,可是传书还是…”

  一梅道:“这一次不一样,任何人都不能靠近谢传乐,除了我…”说着向苏小英指去,道“和他。”

  谢远蓝一怔,问道:“我也不行么?”

  一梅道:“你也不行,你只能远远看着。”

  谢远蓝沉片刻,道:“董姑娘的剑术,我信得过,可是…这位苏公子…”

  苏小英微笑道:“我不是公子,我就是董姑娘的帮工,倘若庄主信得过我,那才叫怪事。不过,庄主既然在旁守候,若凶手出现,赶来相救一定来得及;若凶手不出现,像上次这般鬼影子都没一个,庄主就算在令公子身边,也没什么用处。”

  最后一句话像鞭子一般,到了谢远蓝的心内,他脸上肌一抖,过了一会,才道:“好,那么,这番就全仰仗二位了。”

  一梅心中忽然一沉,觉得肩上仿佛刹那间背上了千斤重担。

  从灵堂出来,苏小英微笑着对一梅道:“我怎么瞧你别扭的。”

  一梅“嗯”的一声,问道:“你说万一谢传乐也死了,那一千黄金我还拿不拿呢?要是照拿,太不好意思,要是不拿,我不是白忙活了?”

  苏小英道:“你忙活啥呀,你就是陪着守了半个晚上的夜。”

  一梅道:“你说的也是。要不然这样,如果事情不成,他已经给我的三百黄金,我就不退了,剩下的我也不收了,你看怎么样。”

  苏小英忍不住笑出声来,道:“这些话给谢远蓝听到,不用传花笺,他当场就一头死了,全身没有一点伤痕,连中毒都不是,最好的大夫跟仵作都查不出来,原来他是气死的。”

  一梅道:“你这人怎么说话呢,我们在外面混,吃饭睡觉,哪里不需要钱?多赚一点难道不好?”

  苏小英道:“当然好,对了,这三百黄金有个极好的用途!”

  一梅奇道:“什么?”

  苏小英一本正经地道:“你要嫁给我的时候,就做你的嫁妆。”

  一梅窜上去狠狠拧住了他的手臂,咬牙道:“嫁妆,你还想嫁妆,那你的聘礼呢?”

  苏小英笑道:“要不然这样罢,你分一半给我,我给你一百五做聘礼,你带一百五做嫁妆,这样我们两不吃亏。”

  一梅忽然不吭声了。

  苏小英奇道:“怎么?好不好你说一声啊。”

  一梅道:“苏小英,我遇到你,一定是前世欠了你的债。”

  一梅与苏小英选中的空地,是半勺山庄用来练护院的广场。这片广场地面整得很平,四处开阔。一梅在看到这块空地的时候,就很坚定地认为,倘若谢传乐在这里还能莫名其妙的被杀,那么凶手一定不是人,一定是鬼。

  从三月十八的亥时起,一梅、苏小英就与谢传乐来到广场的中央。谢远蓝、谢望衣、谢三哥,还有风总管,带着几十个干人手,在广场四周围成了一个圈子。

  林立的火把将整个广场映得很亮,在黑夜中瞧起来,这地方就显得格外开阔。

  谢传乐额头上被一梅刺中的地方贴了一块膏药,他的脸色呈现出灰白的状态,使得他这个人看起来很可怜。谢传乐不像他的二哥这般洒,虽然他安安稳稳盘膝坐在蒲团上,但是他的手似乎找来找去,也找不到摆放的地方。

  苏小英的暮雨剑握在手里,他正用一块白色的布,擦拭着剑身上的那个缺口。“不用紧张,”苏小英擦着,一边缓缓道“三月十九才刚刚开始。”

  “嗯。”谢传乐抬头向他看了一眼,勉强笑了笑。

  苏小英也微微一笑,手里的动作没有停,却低声问道:“你觉得凶手是谁?”

  谢传乐的嘴一颤,道:“我…”

  苏小英笑道:“是你么?”

  谢传乐一愣,忙道:“不是…不是…我要是知道是谁,那不就万事大吉了么。”

  苏小英道:“倘若凶手就是你们庄子里的人,你觉得谁的嫌疑最大?是谢三哥,风总管,谢望衣,或者干脆就是你父亲?”

  谢传乐仿佛听见了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话,一时张大了嘴巴,竟然说不出什么。

  一梅皱起眉头,道:“小英,谢远蓝也可疑么?”

  苏小英摇头道:“我不知道。据你所说,神风快剑名气很大,谢传书的那一剑,真是他刺的,那也未可知。”

  谢传乐回过神来,叫道:“我父亲!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苏小英道:“我只不过猜猜罢了。”

  一梅道:“当爹的要杀自己的孩子,这不大说得通罢。”

  苏小英缓缓地,仿佛不经意地道:“什么事,都难说得很。”

  他这话,在这种黑夜里头,空旷的广场上,听起来显得十分森森的,谢传乐打了个寒颤,却强自镇定地道:“决不能够!我父亲一向疼爱我们几个,他为人也很端正,广布善事,莫说附近农家,就是甘淄城里也有许多人得过他的好处。他要是凶手,那可真是疯了。”

  苏小英微微一笑,问道:“你父亲妾众多,有没有特别喜欢的一房?”

  谢传乐脸上忽然显出一丝尴尬,问道:“你问这个干嘛。”

  苏小英哂道:“随便问问。”

  倘若放在平时,这种无礼的问话,谢传乐即便不上去动手教训,老早也拂袖而去了。但是这时命悬一线,他本来就紧张得要命,便有一种错觉,觉得什么都老老实实地回答,活着的希望就能更大几分。

  于是谢传乐结结巴巴地道:“没…没有…新进门的当然更讨我父亲喜欢,向来…向来就是这样的…”

  一梅冷笑道:“喜新厌旧。”

  谢传乐脸一红,低声道:“他什么都好,就是…就是喜欢女人…”

  苏小英忽然疑心大起,抬头对一梅道:“谢远蓝硬叫你留在半勺山庄,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心怀不轨?”

  一梅见他神情严肃地抬起头,还以为他发现了什么紧要线索,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一句,气的差点想跟他拼命。

  谢传乐“扑哧”笑了出来,道:“这怎么会呢,我父亲喜欢的女人,相貌身段,都是第一的,董姑娘只怕还差一截。”

  一梅顿时大怒,暴跳如雷道:“你他妈的找死!”

  苏小英心里叹了口气,低下头,继续擦拭自己的暮雨剑,一边擦,一边觉得谢传乐这个人,功夫不怎么样,胆子真的很大。

  一时天亮。几个下人端来了热水饮食,搁在离他三人十数步外。

  一梅将早饭取来,早饭十分简单,是一锅粥,也没有酱菜,那粥里已经放了盐、猪油这类佐料,按照一梅的吩咐,馒头也没整个的,全掰碎了混在粥里搅成一团。一梅盛起碗粥,正往嘴边凑去,忽然一只手挡住了碗盏,她抬头一看,苏小英接过了她的碗,缓缓道:“小心。”

  一梅道:“难道不吃饭么?”

  苏小英道:“饭当然得吃,我先吃,过得半个时辰,如果没事,你们再吃。”

  一梅道:“凭什么你先吃?我就是喜欢吃热的,我就是要先吃。”

  苏小英觑她一眼,冷言冷语地道:“举案齐眉你知道不?你做老婆的,应该把饭碗端到我面前,请我先吃,这是规矩。”

  一梅气急败坏,道:“我什么时候是你的老婆!”

  苏小英淡淡道:“没有成亲的老婆也是一样。”他一边说,一边已经把碗置到边。一梅伸手去夺,这一伸手,手掌可以化作十六种变化,每一种都能够截下饭碗,然而她的十六种变化,全部被苏小英的左手拦下,那粥已经喝到了他的嘴里。

  一梅怔怔看着他,忍不住道:“喝一口就好了。”

  苏小英道:“如果真的有毒,喝一口已经会死,多喝少喝,有什么区别。”

  一梅跳了起来,双手叉,大声道:“我叫你喝一口,你就喝一口!啰里啰唆!你下个月的工钱不想要了!”

  苏小英只好不吭声了,放下粥碗。

  谢传乐有些目瞪口呆,悄悄问苏小英道:“她究竟是不是你老婆?她给你工钱?”

  苏小英悄声道:“没办法,我惧内。”

  过了半个时辰,苏小英转内息,畅通无碍,对一梅道:“粥没问题。”谢传乐松了口气,正要再盛起粥来,苏小英一把拦住,冷冷道:“你干什么?”

  谢传乐一愣。一梅道:“你找死?就用那只碗吃!”

  谢传乐顿时醒悟,不出了一身冷汗。

  这一天过得十分平静,午饭,乃至晚饭,都没有问题。当夕阳散发出美丽的红色光辉时,苏小英抬眼望了望天际的晚霞,只见晚霞下面,一行归鸟,正往半勺山庄附近的小山后头飞去。

  苏小英忽地一笑,道:“倘若今晚有个意外,这就是最后一次看见夕阳,你怕不怕?”

  他虽然一个人抬头望天而说,谢传乐却知道他说的是自己,一颗心不深深地沉了下去。然而嘴上不肯气,道:“不怕!”

  苏小英与一梅相望一眼,都没有说话。

  暮色四合,入夜总是很快,广场附近又一次燃起了无数火把。谢远蓝站在圈外,凝神盯着儿子,不知在想些什么。谢三哥右手一直搁在剑柄上面,他却在看谢远蓝,然后轻轻叹了口气。

  风总管站在他附近,问道:“你叹什么气?”

  谢三哥道:“四少爷会死么?”

  风总管喃喃道:“不会。”

  谢望衣独自一人,站在后面,她也正望着广场中心的弟弟,晚风吹起了她的衣衫,发出沙沙的声音。

  子时已过!

  那子时的更鼓当当当在广场外回响。打更的人仿佛也很兴奋,比往常多敲了十来下。

  然而苏小英站了起来,举手让人仍旧不要靠近。一直到丑时三刻,他才长长松了口气,对一梅道:“凶手没有来。”

  一梅道:“人没有死。”

  广场外有些轻微的动,一个妇人奔跑过来,谢传乐也了上去,叫道:“娘!”一时声雷动。

  苏小英忽然皱起眉头。

  一梅问道:“你觉得还会出事么?”

  苏小英问道:“花笺失约,江湖上的惯例,凶手会怎么样?”

  一梅道:“如果凶手极其自负,一次失约,就得放弃报仇;如果非报不可,就会再传一次花笺。”

  苏小英道:“那我们岂不是不能离开这里了?”

  一梅道:“瞧着办罢。”

  、惨案再起

  谢传乐这一辈子,都没有洗过这么舒服的澡,吃过这么乐胃的早饭。三月二十这一天的朝阳,是他所见过最耀眼、最明媚、也是最难忘的。不仅是他,整个半勺山庄都被一种欣所振奋,甚至使得前面已经死去的人,显得有些微不足道。

  就连七岁的五少爷谢传诗,都格外兴奋,吵着一定要跟哥哥在一起。

  风总管掩着嘴咯咯直笑,道:“四少爷累啦,先让四少爷休息一会罢…”谢传乐笑道:“不累,不累,现在哪里还睡得着?走,小五,哥哥给你去绑弹弓。”风总管跟在他俩后头,一边走,一边笑道:“小人去准备些茶点。”

  谢传乐走到半路,忽然想了起来,顿足问风总管道:“父亲去了哪里?”

  风总管笑地道:“庄主吩咐说,请四少爷好好休息,他与董姑娘还有事相商,现在恐怕往偏厅去了。两位少爷先玩去,小人亲自准备些你们爱吃的茶点。”

  说着将身子一扭,转过去,向着厨房的方向,却猛然瞥见树影斑驳之下,一片蓝色的衣角,仿佛在那里一晃。

  谢远蓝并没有现出特别的兴奋之情,他甚至没有道一声感谢,但是他亲自接过丫鬟送上来的茶水,奉到一梅面前,然后又奉给苏小英。

  一梅不在乎地端过来一饮而尽。苏小英微微一笑,替自己,顺便也帮一梅说了声“不敢”

  谢远蓝问道:“苏公子手中这把剑,可是三百年前大师怿熷所铸,首杀书圣彤梓,被称为‘暮雨’的古剑?”

  苏小英微笑道:“不错。”

  谢远蓝眼中顿时现出肃然的神光。“传说暮雨剑后留传楚州苏家,苏家琅7ㄌ煜挛匏莩颇芄挥胨婧杈陆R徽舷拢展酉氡鼐褪撬占笕耍俊?br>
  苏小英愕然,道:“什么?苏家?”

  谢远蓝奇道:“苏公子难道不是么?”

  苏小英一瞥眼间,忽然感到一梅狐疑的目光恶狠狠地了过来,急忙道:“我虽然也姓苏,可是我跟苏家一点关系都没有。”说着加重语气,赌咒道“真的没有!”

  谢远蓝不莞尔,道:“旁人恨不得拉一个显赫的身世,苏公子倒像沾上会倒霉似的。”

  一梅鼻子里哼了一声,转头向谢远蓝道:“庄主,琅7ㄓ刖陆7ǎ昵埃孟穸际Т恕!?br>
  谢远蓝叹道:“不错,都是因为错花图一事…唉。”

  苏小英笑道:“如此说起来,倘若我真是苏家的后人,倒能传一路剑法下来,也是好事。”

  一梅道:“得了罢,你又不是。”

  苏小英想了半天,道:“改天好好查查,万一我真的是呢?”

  “行了行了,”一梅嗤笑,又对谢远蓝道“庄主,你请我们来商议什么大事?总不能够就是闲聊罢。”

  谢远蓝站了起来,道:“我谢家经商数代,小心经营,产业积累至今已然不小,在下说句不客气的话,江湖之中,能在我谢家之上的,也只有雕梁小楼了。”

  一梅“唔”的一声。

  谢远蓝道:“在下愿把家产的三分之一,赠给董姑娘。”

  一梅登时睁大了眼睛,呆了片刻,才叫起来:“你说什么!”

  谢远蓝叹了口气,却平静地道:“花笺此番虽然失约,但是凶手一未除,凶险一不去。我也不能完全安下心来。”

  一梅“哦”的一声,冷笑道:“你以三分之一的家产,买我给你寻找凶手?”

  谢远蓝道:“不错。”

  一梅冷笑道:“生意就是生意,你平白无故,说个‘赠’字干什么。”

  谢远蓝静静一笑,道:“我原来以为这样说能显得客气一点。”

  一梅道:“这是笔大生意,我们双方都要准备一下,才能决定做不做。”

  谢远蓝道:“董姑娘要准备什么?”

  一梅道:“这么大的生意,我从来没有做过,所以我要好好的想一想;至于庄主,你得把你的家产盘点盘点,算算总数,万一将来你忽然觉得三分之一太多,后悔了,把财产隐瞒起来,我岂不是很吃亏?因此你现在就得明白告诉我一个数目。…倘若双方都觉得行,那自然最好;倘若谈不拢,生意不在仁义在,咱们也不会起矛盾。”

  谢远蓝道:“董姑娘算得很是清楚。”

  一梅道:“我一向最擅长算账。”

  苏小英“嗤”的一声,差一点笑了起来,连忙端起茶碗,喝了一口。

  谢远蓝道:“既然这样,明天一早,我就给姑娘一个数目如何?”

  一梅道:“成,明天我答复你,做不做这笔生意。”

  苏小英轻轻拉了拉一梅,凑到她耳边,悄声道:“你真的要接这笔生意?这笔生意难做的很啊。”

  一梅叹了口气,也悄声地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么一大笔钱,难道你不心动?”

  “这个…”苏小英想了想,道“我也有一点心动。”

  一梅道:“不心动的,那还叫人么?”

  苏小英道:“倘若真的能赚回这么一大笔钱,你一个人怎么管理?咱们还是快点成亲罢。”

  一梅笑眯眯的,伸手在他手臂上狠狠拧了一把。

  谢远蓝咳嗽了一声,道:“我现在就去账房,将我庄内主簿、先生一起召集起来,务求明给董姑娘一个待。”

  一梅点头道:“好。”

  谢远蓝起身而去,几步走到门边,外面忽然闯入一个下人。这人奔跑十分惶急,一头冲了进来,眼睛仿佛已经找不到目标,紧紧盯着屋内一个不知名的所在,用十分尖锐的嗓音,却结结巴巴地叫道:“不…不…好了!”

  谢远蓝的一颗心瞬时之间,重重一往下一,却还能沉住气,低声道:“怎么回事。”

  那下人脸孔灰白,全身都剧烈颤动,道:“四…四…”

  谢远蓝打断他,厉声道:“四少爷出事了?”

  那下人拼命摇头,道:“不…不…不…是…”

  谢远蓝心中大宽,声音也缓和起来,道:“你慢慢说。”

  一梅与苏小英相望一眼,一起看着那下人,只见他一边拼命摇头,一边颤声,用万分惶恐的声音,道:“不…不是四少爷…一个人…五…五少爷…死…死在…”

  谢远蓝全身一抖,脸色变成比铁还要青的颜色,恍然之间,好像站不稳身子,一梅将眉头一皱,再看时,他已经踪影不现,奔了出去。

  还没有走进屋子,一股血腥气已经冲鼻而来,令人作呕,只见长长的血迹,一路淌到了门外,下台阶。

  门口一堆打碎的瓷器,混杂着香甜软糯的点心,风总管就站在瓷器、点心旁边,他的脸色也变得惨白惨白,语无伦次地道:“小人…小人送茶点…五少爷要跟四少爷在一起…小人不知道…”

  谢远蓝双膝发软,却一把掀开了门帘。面腥气扑脸,只见谢传乐与谢传诗两个,被一柄长剑贯穿,紧紧钉在墙上。谢传乐被钉在外,着的利剑,只剩下一个剑柄,还在外头。

  谢传乐双眼卦大睁,表情凄厉。死透的人,身体已经无力,软软挂下来,却硬被长剑钉住,没有倒下。…这一剑的力量,着实凶猛。

  风总管还在语无伦次地喃喃自语。

  然而此时,任何一个在场的人,都只觉到周遭瞬间空一片。

  谢望衣也赶来了。她来的很急,发髻没有束好,甚至连鞋子也只穿了一只。她冲眼看到这一幕,双眼立即就发直,然后几乎像发疯一般,尖声大叫。

  谢望衣的叫声将一梅猛地震醒。一梅走上去,将谢远蓝紧紧捏在手里的门帘拉了过来,手一放,那门帘弹跳几下,重新遮住了里头的惨状。

  众人这时方如同大梦初醒,过了一口气。

  一梅问道:“谁最早发现这里出事的?”

  风总管道:“小人…小人跟阿强一起来送茶点…走到门外,忽然觉得不对…”

  一梅问道:“阿强呢?”

  风总管道:“去…庄主那里传信了。”

  一梅问道:“发现了花笺没有?”

  无人回答。可见花笺并未出现。一梅不皱起了眉头。

  苏小英忽然想起自己昨晚对谢传乐道“倘若今晚有个意外,这就是最后一次看见夕阳”谁知道昨晚意外未出,谢传乐竟也真的再见不到夕阳了。

  苏小英淡淡道:“风总管,闲杂人等,别让他们过来。前一段时刻,谁是单独一人,没有同伴的,全部登记下名字,不要叫他们走动。”

  风总管怔了怔,连道:“是!是!”这时谢远蓝缓缓转过身子,面向一众人等,将眼光盯在人的脸上,一个一个,全部慢慢扫视了一遍。谢望衣微微打颤,道:“父亲…”

  谢远蓝的声音就在这片刻,已经十分嘶哑,但是语气居然十分平静,缓缓道:“望衣、董姑娘、苏公子,请内室说话。”

  四人来到一处暖阁。

  走进室内,谢远蓝毕竟支撑不住,几步踉跄,用手在矮榻边沿扶了一扶,才艰难地坐了下来。他坐定抬头,脸上的皱纹仿佛突然之间,一起深刻起来,显得他十分苍老。

  “到如今…”谢远蓝长长吁着气,疲倦地道“我总算有一点仇家的线索。”

  一梅悚然而惊,一双眼睛,只是看着他。斜光偶尔瞥到谢望衣,见她也大惊失地抬起头来。

  谢远蓝缓缓地道:“二十年前,错花图正是猖獗之时,从楚州传过来一个消息,说琅K占衣徘愀玻克涝诖砘ㄍ祭铩N夷鞘蹦昵岷檬拢氐馗系匠荩蛱飧鱿ⅰ?墒堑任腋系剑患占颐磐グ苈洌锩娴娜嗽缇蜕⒌靡桓啥弧3萦幸蛔苡忻纳剑辛鹤由剑缇熬欤夷鞘奔剿占业牟易矗亲臃唔薮⑿梗闵狭鹤由接瓮妫淖鹘馔选!?br>
  谢远蓝的眼睛里忽然神光闪烁不定,缓缓道:“谁知道,就在梁子山上,救起了一个今生今世,都不应该遇见的女人。”

  他这话语气特殊得无法形容,每个人的心里,不由自主,都想起了四个字:红颜祸水。

  谢远蓝道:“那个女人长得极美,尤其那一双眼睛,眼波只需要轻轻一横,被她注视的人,魂魄就被钩得干干净净。我以前没有见过这么美的女人,后来也没有见过这么美的女人,只需要看她一眼,就能知道风华绝代,原来是这么一个意思。”

  他如此不厌其烦,描述一个女人,实际上已经有些好笑,然而在场的三人,每一个都聚会神,一点都没觉得不妥。

  “我在山谷之中,把她救了起来,问她家世,她自称被丈夫遗弃,心灰意冷之下,跳崖自尽。”谢远蓝轻轻叹道“我那时一颗心完全已经在她身上,服侍她养好了伤,即便向她求亲。这女子问我是否已有室,我那时已娶一两妾,但是在她绝世容光之下,真话竟然说不出口,一时昏了头,骗她并未婚配。当时我想,我的一片真情,温柔待她,定能叫她回心转意。”

  “回到半勺山庄之后,她确实没说什么,甘甘心心做了我第四房夫人。我也放下心来,对她加倍宠爱。一个月以后,她忽然问我,什么时候才会将子杀死,我当时惊出一身冷汗,却见她神态认真自然,不像玩笑。后来她瞧出了我的惊异,不再追问,过了一段时间,我也就把这件事情忘记了。”

  谢远蓝脸上现出惊恐的神色,喃喃道:“谁知道…谁知道…”

  他说到这里,忽然停了下来,听的三人正自入神,也没人话,暖阁之中,一时寂寂。

  谢远蓝停了半晌,脸上肌再次扭曲起来,道:“过得三个月,有一天她对我说,她已经做了我这么长时间的女人,我一时不解,也不理会。三天以后…是十二月初八…我正的生辰,那天上下起雪,我准备了一套黑貂大衣,作为她的礼物。那一天,那一天我永生永世都不能忘记!我走进子房间,就闻到冲鼻的血气,我的子,和我的长子,被一把长剑贯穿,钉在了墙上!”

  谢望衣的身子不由自主,往后一躲,轻呼一声。

  谢远蓝却像没有听见,续道:“那女子站在尸体旁边,竟然一点都不害怕,笑地观赏着尸体,我见她这般,一时哪里能回过神?她一脸轻松地笑着对我说,已经替我把子杀了,叫我去杀两个小妾。我这时才反应过来,她根本是一个疯子,一个魔鬼!我拔出剑来,就朝她刺了过去!”

  谢远蓝道:“那女子武功虽不如我,却也不弱,见我出手,当即避开,她脸上的神情却变了,厉声叫道,‘你要杀我!你要杀我!’。我心情,哪里去理会她?又朝她刺了过去,这番刺得比上一次更准,更狠,她避不开,竟然伸出右手一挡,半截手臂,顿时被我砍断,我心里一呆,再一看,她已经翻身跃了出去。”

  谢远蓝说到这里,又停下来,了口气。听这故事的三个人,听见他气,不由自主,也都吐出一口气来。

  半晌,谢望衣问道:“这女子后来怎么样了?”

  谢远蓝颓然摇头道:“再无讯息。”

  苏小英忽然看向谢远蓝,问道:“这个女人,叫什么名字,可有什么亲人?”

  谢远蓝道:“她叫傅无情,据她说,还有一个妹妹。”

  谢望衣低声道:“这番花笺杀人,就是这个女人回来报仇?”

  谢远蓝不语,忽然之间,两行热泪缓缓淌下,神情绝望,再也掩饰不住。“望衣,”他道“请董姑娘和苏公子,护着你出门避一避罢,眼下咱们谢家,只有你一个孩子了…”

  谢望衣那种茫然、悲伤、绝望的神色,在听完这句话之后,忽地消失了,她冷笑道:“父亲!你这是什么意思!”

  谢远蓝反而一怔。

  谢望衣道:“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我决不离开!”
上一章   错花图   下一章 ( → )
逆血江湖骁雄武林秘闻录魔源纪冰帝诱香蛊皇飞云幻雪江湖仙劫情缘红尘罗刹翠羽丹霞烈焰狂龙
漫步小说网提供小说《错花图》,错花图最新章节10花笺失约,错花图全文阅读,错花图电子书txt下载,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