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花图》5尸斑重现及《错花图》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漫步小说网
漫步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极武战神 剑极天下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不败战神 至尊狂妻 最强武皇 九死成神 修罗战神 巅峰武道 大明海寇 国色无双 伯府嫡女 一品状元 喜耕肥田 鬼婚蜜宠 狩猎香国 夏日回归
漫步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错花图  作者:吾无故 书号:46762  时间:2018/9/18  字数:6523 
上一章   5、尸斑重现    下一章 ( → )
  苏小英觉得做“行走江湖”这件事情,起码得买两匹马,在黄尘古道之上,放缰风驰,那滚起的浊尘掩映着飒英姿。退一万步讲,也不应该在密密细雨中,踩着烂泥,浑身透,举步维艰。

  可惜雨绵绵,天色虽然渐渐晚了,雨却没有要停下的意思。举目四望,不见人家,只有一处破得摇摇坠的烂房子,似乎勉强还可以容身避雨。

  苏小英指着前面道:“那房子好像废弃的驿站,暂且去那里过夜。”

  一梅无打采地“嗯”了一声。雨已经下了极久,水嗒嗒地渗进了她的蓑衣,右手的伤口被气一,阵阵痛起来。

  幸好驿站里头倒有块干的地方,这时也就顾不得脏,除去雨具,席地坐倒。苏小英的蓑衣没有一梅的好,衣服已经,坐下来被风一吹,不打了个哆嗦。他只好又站起来,将驿站里头几张烂椅子拖过来,费了好大劲,点了三四个火折子,才算生起火。

  一梅原本垂头丧气地坐着,这时却忽然叫起来:“苏小英!你干什么!”

  “干什么?”苏小英把上衣一股脑儿剥了下来,绞了一绞,没好气地道“这火也不多,得把衣服烤烤,待会生了病,我那一吊钱还不够吃药的。”

  一梅叫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呀!有我在旁边你总得收敛些,先打个招呼!”苏小英道:“好罢,我现在跟你打招呼。”

  一梅道:“你现在跟我打有什么用?”

  苏小英道:“先打后打,有什么不同么?难道你要去外面回避?”

  一梅气得跳了起来,然而一跳之下,就觉得伤口发痛,全身都不对劲,于是只好又坐倒,气忿忿地和衣躺下。

  苏小英道:“把外衣掉罢,再找件干净衣服盖盖。”

  一梅把包袱顶住脸面,不去理他。

  第二清晨醒过来,才觉得有些凉飕飕的,随即打了好几个嚏,一梅垂头丧气地咳嗽了几声。

  苏小英当时有些幸灾乐祸,因为他不知道女人生起病原来是这么麻烦。其实,按照苏小英的想法,她根本就不算是病,顶多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不小心打了几个嚏,小小感冒了一下而已。

  行到下一个村子,两个人洗了个澡,换了衣服,煮了一锅姜汤。苏小英觉得一梅全身的精神都已经焕发起来。但是一梅却异乎寻常的执著,坚持自己还是头很痛,肺很,全身都在氛。

  苏小英原本打算说服她,后来发现这全然是不管用的,因为一梅在生病的时候比任何一个女人都要女人,而且绝对不讲一点道理。

  女人打算不讲道理的时候,就决不要跟她讲,苏小英很感激自己总算认识到了这一点。

  问过村人,原来这条路本是一条官道,后来甘淄兴起,旅客改道,就渐渐败落下去。那甘淄城离这里大约两天的路程。苏小英便托村人买了一辆马车,决定送一梅先去甘淄。

  甘淄地方不大,但是占据着南北中转枢纽,往北直达宣州,向南则是去往漈州唯一要道。依据南国版图,至宣州则弃马,改乘舟顺运河往西,不要两天,即便到达京都翯城。甘淄这个地方,往往是进京旅客必达的要处,因此,商旅熙熙,行客攘攘,到夜晚亥时,常也有车队行进城内寻找住宿。

  苏小英驾的马车就是在亥时初驶进甘淄。

  这个时候,城里大大小小的客栈基本上已经关门,苏小英便将马车停在门面最大的聚福客栈门前。然后他转身,把车帘子挑起一道,朝里面轻声道:“一梅,一梅,你快下车罢,甘淄到了。”

  他的声音很柔和,很好听,语气好像是父亲在哄一个年幼的孩子。

  在这些天,苏小英已经把这种语气练得炉火纯青,即便他使用暮雨剑,也不见得有这般随心所

  一梅在车子里,用蚊蚁一般的声音哼哼道:“我不去,被子很。”

  苏小英道:“不会,这个客栈很大,很气派。”

  一梅哼道:“会有蚊子。”

  苏小英无奈道:“我会帮你赶。”

  于是一梅哼哼了几声,道:“我的头很痛。”

  苏小英道:“甘淄是个大地方,明天就找大夫给你看。”

  一梅这才掀开车帘,垂着脑袋,脸沮丧地走下来。她的脸色其实不错,有点红润,一点也看不出头痛的样子,但是她拿手抵住脑袋,愁眉苦脸地看着苏小英。

  苏小英叹了口气,安慰她道:“你放心罢,甘淄一定有好大夫,保管把你治得活蹦跳的。”

  甘淄最好的大夫姓焦,有个十分漂亮的名字叫恩之。可惜这位焦大夫的出诊费用跟他的名字一样漂亮,要整整十两白银。苏小英觉得这十两银子跟一梅的病有点不大相称,又怕一梅挑刺,于是在焦家医馆旁边的医馆里头挑了一个头发灰白的老大夫。大夫这种职业,除非已经做出了名气,否则年纪越大越能唬人,尤其是像一梅这样的病人。

  这个老大夫给一梅诊了一小会的脉,然后对苏小英道:“姑娘身体康健,请尽管安心。”

  苏小英心里“咯噔”一下,提示那大夫道:“旅途劳累,难免易受风霜,她…她一向…有些头痛…能不能开些疏导的方子?”

  那大夫觉得十分奇怪,道:“俗语道药毒三分,没有病,还是不要服药物的好。依我看,姑娘的身子比寻常青年都要康健。”

  苏小英苦笑道:“你再诊诊…”

  那大夫还没有开口,一梅的脸色已经变得十分难看,苏小英连忙把那大夫拉了出去,付给他一吊钱的诊金,急匆匆地送他出门。

  然后他回到房里,对一梅道:“你放心,这里最有名气的大夫早上没有空,我过会一定把他请过来。”说着不等一梅有所反应,便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苏小英在甘淄城里逛了一圈,选了一家还算热闹的饭馆,吃了一碗饭,半斤红烧牛,两碟时鲜小蔬,付了帐以后直接转到拐角最近的小医馆,找到里头的大夫,对他道:“你给我开个药方。”

  那大夫一愣,道:“开方子得先见病人。”

  苏小英将一两银子到他手上,道:“你听我的,按照我说的去做就成,随便开一个吃不死人的方子。”说着凑近他的耳朵,如此这般,仔细吩咐了一遍。

  一梅正在客栈的房间里头生闷气,看见苏小英进来,瞪起眼睛,向他狠狠看了一眼。她虽然“头很痛”这一眼倒瞪得十分有力。苏小英假装没有看见,殷勤地介绍大夫。

  “一梅,”他很温柔地道“这位就是甘淄最好的大夫,医术高明,你让他给你瞧瞧。”

  一梅冷冷地道:“大夫望闻问切,‘望’放在第一,你倒说说,我哪里不好?”

  苏小英吁了口气,心叫侥幸,倘若事前没有说明,恐怕玉皇大帝都望不出她有什么毛病。

  那大夫的架子倒摆得很足,捻须沉,过了一会,才道:“则气壮,气壮则神旺,神旺则身健,身健则少病。依姑娘的气来看,大抵是气不足。风入体之征。”

  一梅见他说的头头是道,有点心动,于是问道:“风入体,好像没错,那该怎么治?”

  那大夫道:“如风在表者,寒热拘急,宜追其汗;风在里者,脏腑秘涩,宜用下而通其滞。病情瞧起来大同小异,治法却要诊过脉才知道。”

  苏小英暗暗发笑,道:“还是先诊脉罢。”

  那大夫便坐下来给一梅诊脉,诊了老半晌,才捻须问道:“姑娘可是夜晚烦躁,难以入眠,头痛持久却不剧烈,身热却不发汗?”

  一梅点头道:“是!是!”语气之中,已经有点喜

  那大夫微微一笑,道:“不妨事,我开一张药方,这幅汤药服三次,连饮七天,姑娘玉体差不多就能痊愈了。倘若觉得要加以调养,就用苍术米泔浸半,刮皮晒干为末,再用地骨皮以温水洗净去心,与桑椹入瓷盆烂,绢袋汁,用此汁和末为糊,倒入盆内,晒夜,待干研为末,炼和为赤豆大小的小丸,每服取二十丸,用酒送下,一三次,便能养气补血。”

  一梅连连点头,道:“多谢多谢!”

  苏小英在旁,忍不住嘿嘿笑道:“甘淄的大夫果然高明。”

  一梅有些疑惑,看了他半晌,道:“你笑的怎么这么贼啊?”

  苏小英依照药方给她抓药,汤药煎成,颜色浓烈,气味熏人,一梅却如饮琼汁,每次都一滴都不剩地喝了下去。苏小英有些惊讶,这才想到,恐怕一梅对于疾病确实有难言的恐惧。

  一梅在喝完第四碗药以后,其实“毛病”已经全然好了,不仅如此,连脾气也完全转变成平常的样子。这个时候,如果要她承认,苏小英曾经替她赶过蚊子,恐怕她当场就要翻脸不认,以致于找人拼命。当然一梅的命不是这么好拼的,有鉴于此,苏小英很识相地对前几天的事情绝口不提。

  首先提起的是一梅,她对苏小英道:“我病了这么多天,现在总算好起来。”

  苏小英含含糊糊地敷衍道:“唔。”

  “所以,”一梅加重了语气,道“我要去拜访那位大夫,给他道谢。”

  苏小英觉得有点不妥,但是没有理由回绝她,只得含糊地道:“那位大夫总是很忙…”

  一梅翻了个白眼,道:“见不着他,见见他的老婆孩子也是一样!”

  苏小英心中所虑,是那医馆门面实在太小,配不起“最好的大夫”这个称号,幸而一梅倒实在,认为既然他治好了自己的病,无论如何,总是位高明的大夫,反而觉得苏小英不以外表视才,眼光不错。

  但是间行人熙攘,那间医馆却大门紧闭。这种小医馆前做生意后住人,后面的居室隐隐约约,传来哭声。哭声不响,断断续续,然而叫人听着心里阵阵发紧。一梅有些奇怪,问邻居正在晒太阳的老妪道:“大夫去哪里了?”

  老妪叹了口气,向里面一呶嘴,摇摇头,过了一会才道:“唉,作孽,小小的孩子,就这么死了。”

  苏小英登时想起前几来请大夫时,那在门口玩耍的小女孩,便问道:“是那个扎着小辫子,大约才四五岁的小丫头?”

  老妪又叹了口气。

  苏小英道:“前几天还蹦蹦跳跳的,怎么会一时就死?是什么急病?”

  老妪叹道:“谁都不知道是什么急病,城东焦大夫昨天也来看过,也说不出毛病,死得很急呢。”说到这里,出了神秘的表情,却言又止。

  苏小英知道这老太婆其实多嘴想说,只不过故意卖个关子,于是接了一句:“真的?唉,真是太快了!”

  老妪将头往苏小英处一凑,低声音道:“听说全身都出了青斑,一块一块,跟花似的。”说着又道“他阿爹做了大半辈子大夫,到头来连自己女儿的命都救不起,可怜她阿妈,年到三十才有这么一个女儿…”

  苏小英觉得有些惋犀也陪着那老妪叹了口气,但是终究事不关己,便转头对一梅道:“瞧起来里面不会有空了,我们也别进去打搅人家…”

  然而一梅的脸色骤然发青,神态之间陡然严厉异常,右手不轻不重地搭在含光剑的剑柄之上,竟然有要拔剑的架势。

  苏小英吓了一跳,道:“一梅?”

  一梅猛地扭头,径直朝里面闯了进去。

  越到里面,凄惨的气氛就越浓重起来,因为死的是个幼女,并无哀幡白孝,但是内室里头,有女人哭音哽哽,大约因为哭得久了,声音一起,就噎在喉咙吐不出来,但是后面的一声又不能抑制,于是全部锁在喉咙里头,隔一会,才加在一块吭吭地放出。苏小英听得恻然,脚步赶快半步,想把一梅拉回来,但一梅在此时一个箭步,掀开门帘窜了进去。

  幼女遗体还陈在上,大夫夫妇一个站,一个坐,伤痛之余,决没料到有人闯入,两个人都微微一呆。

  一梅径直走到边,一把掀开尸布。幼女已然穿衣,然而点点青斑,状若梅花,一朵一朵地从皮肤里面映透出来,颈面俱有,十分明显。情状宛若乡间扎染,只不过此番并非土布,却是幼儿。

  一梅的瞳孔跟杀人时一样,骤然收缩,右手将含光剑紧力握住,嘴里吐出的声音轻轻淡淡,虽然如此,声线却有些异样。

  苏小英进来之时,刚好听到她喃喃自语:“错花斑。”

  那大夫夫妇受到了惊吓。大夫还认得苏小英与一梅,当下叫了起来:“你们想干什么!”声音之中,不住颤抖。苏小英见他夫妇俩相互扶持,全身都跟筛糠似的发起抖来,不有些过意不去,忙道:“咱们是来道谢的,莽莽撞撞,真是对不住!”

  一梅已经回过神来,转头向那大夫,猛地扑了上去,一把捏住了大夫的喉咙。

  苏小英吓了一跳。那大夫的夫人抖得越发厉害,忽然一个搐,软在地上,再也不动了。苏小英赶上去扶起她,却见她眼鼻口耳,七窍内淌下无数黑血,已经一命呜呼。一梅道:“小心血中有毒!”

  苏小英放开死去的女人,刚刚转过去想看那大夫的情况,只听“嘭”一声,一梅已经放开了他的咽喉,任他倒下,摇头道:“来不及了。”

  屋内片刻便有三具尸体,苏小英不暗暗心惊,问道:“什么毒,这么厉害!”

  “是寒。”一梅摇头道“中者如发冷颤抖,极难解救。”

  苏小英道:“不知这大夫得罪了什么人,竟遭此大难。”

  一梅问道:“难道你没有听说过错花图?”

  苏小英皱起眉头,想了想,道:“仿佛曾经听到过…好像已经是十几二十年前的事。错花图…究竟是什么图?”

  一梅的眼神在他身上停留了片刻,慢慢道:“错花图不是一张图,它其实是一张药方。”

  苏小英有些奇怪,问道:“药方?”

  一梅道:“不错。错花图记载了一种药方,这种药能够让人功力大增,练一天就有千百天的效用。”

  苏小英道:“这么说来,错花图想必对习武之人惑极大。”

  一梅道:“这是自然。打个比方罢,前一天还是寂寂无名之人,服用了错花丹,三五个月以后就能声名鹊起,像我这样跑江湖的,谁不心动?”

  苏小英微笑道:“只怕这个错花丹奇效如此,却不是什么好东西。”

  一梅问道:“你怎么知道?”

  苏小英道:“我只不过按照常理推断,修习武功好比学写文章,先识字,再断句读,再读名家诗文,总要慢慢积累,才能写出好东西来。像我这样从小不读书,自然写不出好文章,这个道理只怕事事相似,能依此类推。不花功夫,难有成就,哪里天上会掉馅饼?这种好事叫人一想就心里发。”

  一梅冷冷道:“可惜天下的明白人偏偏很少。二十年前错花图现身江湖,江湖上的人都为它发了疯,不少人倾家产,甚至贩卖儿,只为求购一张错花图;一些高手耆老,已经归隐,却为了它重出江湖。”

  苏小英轻叹道:“名气越大,越难容人。一个威震四方的人物,忽然之间发现旁人‘噌噌噌’地窜了上来,自己的武功反而没有什么,一定忍耐不住,原本不想用错花丹的,也一定被着用了。…那错花丹,服用以后会怎么样?”

  一梅道:“只服过一两回的,三年之后,功力大减,甚至武功全尸那些严重的,全都去见了阎王。”

  苏小英道:“如此一来,江湖人丁衰败,是免不了的了。”

  一梅冷冷道:“自作孽,不可活,这其实没有什么。”说到这里一顿,隔了一会,才续道“可怜的是错花丹的‘药引’。”

  苏小英心中一动,问道:“药引?”

  一梅道:“错花丹原本是一类奇毒,需要搜寻五岁女童,给幼童喂下丹药,两后饮女童新鲜血。女童被取血以后,剧毒发作,全身开青色花斑,被称为错花斑。”

  苏小英瞿然一惊,道:“错花斑!”忍不住转头朝上女童的尸体看去。
上一章   错花图   下一章 ( → )
逆血江湖骁雄武林秘闻录魔源纪冰帝诱香蛊皇飞云幻雪江湖仙劫情缘红尘罗刹翠羽丹霞烈焰狂龙
漫步小说网提供小说《错花图》,错花图最新章节5尸斑重现,错花图全文阅读,错花图电子书txt下载,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