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脸红的岳母》3原来岳母是神医及《爱脸红的岳母》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漫步小说网
漫步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极武战神 剑极天下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不败战神 至尊狂妻 最强武皇 九死成神 修罗战神 巅峰武道 大明海寇 国色无双 伯府嫡女 一品状元 喜耕肥田 鬼婚蜜宠 狩猎香国 夏日回归
漫步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爱脸红的岳母  作者:绝非韩寒 书号:45971  时间:2018/4/19  字数:7509 
上一章   3、原来岳母是神医    下一章 ( → )
  和岳母二人回到家后,她换了家居服在厨房里做饭,我到自己的卧室里打游戏。

  一盘游戏下来,心不在焉,还被队友骂我坑,只得停下来。也不知道自己是干嘛了,平常打游戏虽然有偶有发挥不佳的时候,但至少不会像今天这样心不在焉,思绪都不知道飞哪里去了。为了不再坑队友,我扔下游戏,半躺在上,闭目眼神。

  想着岳母到来之后这一两天所发生的事,发现岳母并没有印象中那么难相处了,也试着换位思考,如果将来我的女儿,要嫁给一个一无所有的男人,我估计也会反对吧。

  这么一想,反而觉得自己对不起岳母一家了——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这一两天自己的心情,从对她的恨意慢慢减少,到没有恨意,到现在反而总觉得欠她太多。

  而岳母这回过来,也让我感觉到她的变化,犹记得当年她极力反对我和吴芬婚事之际的冷眼相对,那时候她还是个看上去特别干练和有主见的女人,姣好的面容下,眼里总透着一股凉意和傲慢。

  也许得益于她平素爱打扮和岳父注重养生把她伺候得好,虽然面貌并没有多大变化,除了略微发福一点,笑起来也只是平添了几条鱼尾纹,并没有中年女人特有的那种感觉,而且因为稍微发福的原因,脸蛋还是那么白皙,血却似乎更好了,有婴儿肥的感觉;本来就高挑的身材,除了有点小小的肚腩,和前几年也没太多变化。

  但,给我的感觉还是完全变了,开始觉得她的眼神里透着慈爱,尤其是和我今天在奥特莱斯逛的时候,我能清晰的感觉到她害怕和我走丢,以及对我的依赖。

  我相信岳母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只是我不知道岳母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也许是岳母一直是这样的人,只是我因为恨意蒙蔽了双眼没有去发觉,又或许,这这就是一个人老了的标志吧,变得依赖子女。

  就在我还沉浸于思考岳母的变化时,从厨房传来的“啪嗒”一声,将我的思绪拉回现实。我赶忙跑到厨房,原来是岳母不小心把一个碟子摔碎了。岳母见我跑出来,像个犯错的孩子,蹲下来整理,说:“你看我,最近一两天做事总走神。”

  我走过去,蹲下帮岳母捡碎片,说:“妈,你可能刚来,没适应,适应就好了,我来捡吧,等下别划到手。”

  岳母说:“我老人家一个,皮厚,你去帮我把扫帚拿来。”

  我说:“就这么点,你去拿吧——啊”说着捡起来一块碎片,却不想太锋利,把我的手割了下,鲜红的血迅速渗透出来,滴在地板上。

  岳母见状,眉头一皱,心疼的说:“你看你,刚说叫我不要划了,自己就割到手了。”说着拿起我的手,也不管还着血,就直接将割伤的食指进自己的嘴里。

  我没料到岳母忽然来这一手,更没料到岳母着我食指的伤口处,要是以前,我肯定会马上出来,毕竟这太尴尬了,但现在不知道为何,我竟然有点享受这种感觉,被岳母口腔包裹着的食指,能明显感觉到岳母润的口水和温度,甚至偶尔能触及到她柔柔的舌头。

  我怔怔的看着岳母,岳母着急我被割伤,起先只是着我的食指,了一会儿,才发现我盯着她傻傻的看,脸瞬间就红了,赶忙将我的手指从嘴里出来。

  岳母感觉自己犯了大错似的,小声的说:“对不起小李,我一着急忘了,以前小芬受伤了我就这样帮她的。”

  我的手指离开岳母那温暖的小嘴,竟然内心有小小的失落感,但很快理智过来:“妈,没事呢,你看你多厉害,还真不出血了。”

  岳母见我的食指的伤口处已经没有血往外渗了,出欣慰的表情。说:“那就好,妈刚才失礼了,不是故意的。”

  我说:“妈你说哪里的话,你的口水都把我给治好了,神医啊,干嘛还道歉。”

  岳母说:“没事就好了,我去拿扫帚过来扫了,免得再扎人。”说着慢慢的起身,我怕她和在火车站一样又要倒下,也随她起身,并扶着她的双手。岳母的脸更红了,好像喝醉了似的,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岳母见我笑了,很是诧异,问:

  “怎么了。”

  两人站起来,我松开岳母的手,说:“没什么,我只是想到一个笑话。”

  岳母眨巴这眼睛,问:“什么笑话啊。”

  我见岳母脸红得实在太可爱了,就逗她:“不说,怕说了被妈揍。”

  岳母去拿了扫帚,听我这么说,口气也随和了很多,说:“竟然还给妈吊胃口,不说拉倒。”脸红也褪去不少。

  我一边帮她清理剩下的残渣,一边说:“好吧,看在神医岳母救治我的份上,我决定告诉你。”

  岳母说:“越来越贫了,快说。”

  我说:“妈,那我说了哦,就是有对男女朋友在公园里,女的说牙疼,男的就亲了一下,女的立马说不疼了,女的又说,胳膊疼,男的亲了下,女的又立马说不疼了,这时候,坐旁边的老太太听到了,你猜她怎么说?”岳母把残渣倒在垃圾桶,好奇的问:“说什么。”

  我说:“老太太说,小伙子,你真神医啊,来来,帮我治治我的痔疮好不。”

  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岳母咯吱这说到:“也没多好笑啊。”然后一会儿似乎想到了什么,狭小的厨房里就要拧我胳膊:“你是埋汰你妈呢?”

  我还是第一次被岳母拧胳膊,没想到她还有这样的一面。虽是轻轻的拧着,但我假装很疼的样子,对她求饶:“妈,就是个笑话,哪里埋汰你了。”

  岳母松开手说:“别贫了,快出去吧,顺便打个电话问问小芬什么时候回来,我都切好了,她快回来了我再开始煮。”

  我去卧室拿起手机给吴芬打电话,问她何时回来,得到的答案是已经在回家途中。便去厨房对岳母说:“神医妈妈,您宝贝女儿马上回来了。”

  岳母对我翻了个白眼:“知道了。”

  我问她:“神医妈妈,要不要我帮忙啊。”

  岳母说:“再埋汰我,我把你切了炒了,你去玩你的游戏吧。”

  说完不搭理我了,在炒锅面前忙碌。

  我去沙发上坐着,客厅、餐厅和厨房相通,只是隔了一道玻璃门,我能清楚的看到岳母的侧身,她没有套围裙,也没有穿外套,因为只穿了白色针织衫和黑色半身裙的缘故,从侧面看去,将岳母高挑窈窕的身材凸显的淋漓尽致,不夸张的说,我岳母这身材,除了有点小肚腩,其他地方该翘的翘,该凸的凸,甚至比没怀孩子之前的吴芬身材还要好。

  她将佐料一一放进锅里,额前的头发偶尔散落下来,因手掌是的缘故,她只得用手腕将头发上去,但一会儿又掉下来,以此往复,我不由得有点出神,那么一瞬间竟然有股冲动,想要过去,将她的头发捋好,然后从后面抱着她的,将头埋在她的脖子里,闻岳母身上的香味,蹭的她的最好。

  好一会儿,我听到吴芬的敲门声才回过神来,给了自己一巴掌,骂自己变态,然后赶紧去给她开门。

  吴芬一回来,叫了声“妈”把包一扔就喊累,要我给她。也是,了个大肚子,忙活了一天肯定是累。我让她躺在沙发上,然后给她捏,看到吴芬隆起的大肚子,想到刚才的事,又是一阵羞愧,要是吴芬知道上一秒我还在想她妈,她得多伤心,我真他妈是个人渣。

  边和吴芬聊天,边给她了十多分钟后,岳母在厨房里喊道:“小李,快过来端菜,吃饭了。”

  我一个机灵,停止帮吴芬按摩要去端菜,吴芬神情夸张的马上坐起来,抓住我,问:“不对劲,我妈以前从不会叫你做事的,今天是怎么了。”

  我说:“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今天给你妈买了衣服开心吧。”

  吴芬说:“这样吗?这说明你工作做得可以,小伙子加油。”

  我说:“这还不是你平教导的好,如你所愿了。”

  吴芬捧起我的脸亲了一口:“谢谢老公,看到你和我妈关系好我真幸福。”

  我也亲了吴芬一口,说:“傻瓜,说这个干嘛。”

  这时候,厨房那边传来岳母的声音:“吃饭了哦。”

  吴芬松开我,让我去端菜。在厨房里,见岳母脸有点红,估计是刚才看到了我和吴芬亲嘴的样子。我笑着对岳母打趣:“神医妈妈,煮什么好吃的了。”

  岳母说:“别瞎闹,在小芬面前还不老实嘴贫。”

  我说:“妈,你这个话说的咱两好像有啥见不得人的事了,女婿和岳母嘴贫不是很正常的吗。”

  岳母的脸刷的又红了,小声的说:“都多大个人了,没个正行,今天摔破碗的事,别和小芬说。”半晌,岳母好像有想到什么似的,说:“免得她担心。”

  我说:“好的。”

  吃完饭后,我和岳母坐着,吴芬躺在我腿上,三个人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到十一点多,说是聊天,其实都是吴芬一个人在说,说今天发生的事,遇到的奇葩,吴芬就是有这个本领,能把很细小的事情,夸张到所有人都觉得很好笑,她今天似乎比以往要开心些,可能是见我和岳母的关系渐改善,所以心情大好。

  而岳母,只是倾听吴芬的诉说和搞笑,偶尔温柔的接上那么一句。从她的眼神里,看得出对吴芬的怜爱,也难怪,毕竟吴芬是她身上的一块,哪有母亲不疼女儿的道理。

  深夜,吴芬早已入睡,自从怀了孩子后,她一到上就能睡着,且睡得特沉,雷都打不动。而我却辗转难眠,其实我已经很久没有失眠了,早几年,生活压力太大,居无定所对未来没有信心的时候经常失眠,最近几年生活慢慢步入正轨,很少失眠。所以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甚至有焦虑的感觉。

  我偷偷的从卧室出来,到阳台点上一烟,北京的深夜已经有点冷了。我猛了两口,感觉到身体没有那么冷了,心里的焦虑也少去了些许。

  看着脚下依旧灯光闪烁的北京城,我不免长叹一声,唏嘘这光似箭,回想我初到北京,还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愣头青,而今,却快要为人父了,不过好在,岁月不负我,我从一个农家子弟在北京立了足。

  再了几口烟之后,我感觉到几分恶心感,将烟头弹出窗外,看着烟头携带着小火花划出一道弧线往下掉落,很快消失不见。我转身打算回去睡觉,毕竟太冷。却看见一个人影在我身后,这着实吓了我一跳,一定神才看到是岳母,也不知道她在客厅站了多久。我双手抱着胳膊了两下,走进客厅,关上阳台的门,问:“妈你吓死我了。”

  岳母假装责怪的说:“妈有那么恐怖,瞧把你吓成那样。”她说话的声音尽量得很低,生怕吵到她的宝贝女儿,显然她不知道她的宝贝女儿睡着后,哪怕拿锣鼓在旁边敲也不一定能醒,更何况还隔了这么远。

  我说:“恐怖倒不恐怖,就是妈你太白了,这头发又披着,有点像聂小倩。”

  说完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岳母温柔的说:“你这是埋汰你妈还是夸你妈,我睡了一觉醒了,见客厅灯亮着以为没关出来看看。”

  我说:“肯定是夸你呢,我睡不着,小芬怀孕了,怕影响小孩健康,所以出来烟。”

  岳母说:“年纪轻轻的,少点烟,你看你爸,年轻的时候的那么凶,现在身体不行了,知道后悔了,开始搞养生,但年轻的时候损耗太多,现在怎么养也养不回来了。”

  深夜里,尤其是当我辗转难眠的深夜里,看着眼前的岳母,穿着昨天那件睡裙,因为没有穿内衣的缘故,前两坨白花花的球,虽有些许下垂,但还是出小半在外面,像小白兔一样,惹人爱怜。听到岳母说岳父不行之际,我的脑海里很自然的就规避为那方面的不行,不由得内心就有些许燥热和悸动起来,巴竟然又不争气的硬了起来。

  但好在理性和羞心还在,我尽量不去看岳母的在外面的部,也不看她的眼睛,为了怕她看到我下面隆起的模样,我走到沙发边坐下,说:“就是睡不着,不知道为什么。”

  岳母也过来坐下,轻声细语的说:“怎么了,是不是妈来了你不习惯。”

  听岳母这么说,我不免笑了起来,说:“我的妈,你不要总这么说,说的我好像多讨厌你似的。”

  岳母出一个浅浅的酒窝说:“不是妈的原因就好。”

  看到岳母楚楚动人的模样,我不动容,说:“当然不是妈的原因,这次妈过来,让我意识到,以前对你们真的太不好了。”

  岳母听到这话,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只是一会儿眼里便含着泪花。真不懂女人们怎么都一样,这么容易哭 。我说:“妈,你怎么还哭了,以后我会好好孝敬你的,和小芬一起。”

  岳母往我这边靠过来,然后将手放在我的大腿上,说:“妈是开心。”也许这只是岳母的一个随意动作,因为开心而将手放在我的大腿上,但隔着睡,岳母柔软的手以及热量,传递到我身体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了,内心更躁动了,巴甚至瞬间弹了起来。还好岳母看着我,没有注意到我下体的变化。

  我将身子往前倾,企图盖住我那蠢蠢动的巴,岳母这才发现自己将手放在我的大腿上,脸又红了,也不知道有没有看到我的小帐篷没有。

  我扯开话题:“妈,你怎么也睡不着了,是不是不适应这边的生活。”

  岳母依然说:“没有,年纪大了,睡一会儿就醒了,在老家也是这样。”

  我笑着说:“妈,您不是神医吗,把自己的失眠治好。哈哈。”

  岳母见我开玩笑,刚才紧张的心情也轻松了很多了,说:“又埋汰你妈我了,要治我也是拿你先当小白鼠实验。”

  我假装委屈的说:“妈,你可真毒,要当我当小白鼠。”

  岳母说:“谁叫你总是嘴贫,以前没发现你这么能贫。”

  我说:“妈,我以前也没发现你是这样的女子啊,也没发现你不仅这么贫,还是大名鼎鼎的神医。”

  岳母笑的花枝招展的,我看到她因为笑而显得松动的睡裙,她白皙的脖子和锁骨下面,两颗球被包裹的部分更少了,出的更多,我的小弟弟又是不争气的抗议着,而我的眼神也不争气,总是想着要去看,好在岳母光顾着笑,没注意我时不时的去偷瞄她。

  她嫣然的就倾着身子要过来掐我胳膊,好在我机灵,躲开了。在躲开的瞬间,岳母的两颗白花花的球尽收眼底,甚至还看到左边那个略微下垂的球的头,淡淡的晕围绕着一颗粉头,这让我好生纳闷,岳母都是四十多的人了,怎么可能头还是粉的,是不是我看错了。

  越是这么想,我就越想看清楚,打消心中的疑虑,可内心另一个想法又骂自己龌龊。

  就在我内心煎熬,眼神缥缈之际,岳母见掐不到我,也可能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就没有继续要过来掐我的意思,而是端正的做好,然后看到自己两颗白白的子有一半了外面,脸顿时又红了,我假装没看见,她见我眼神看向何处,偷偷的整理了一下睡裙,将两颗球包好。然后为了缓解尴尬说:“别贫了,早点去睡吧。”

  我说:“我也想睡,可是睡不着啊妈。”

  岳母说:“听话,躺在上什么不想就能睡着了。”

  我说:“妈,看来神医也不管用吗,我要是不想就不想,想就想就好了。”

  岳母说:“别跟绕口令似的,你说说你一个小孩子想什么?”这话倒把我问住了,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想什么。你说要是单纯想岳母,也不全是,要说没想她,我又不想自欺欺人。但这些话我不可能笨到和岳母说。我只得打了个哈哈,说:“不知道,就是睡不着,脑子里瞎想,头疼。”

  岳母急切的问道:“头疼吗?妈给看看。”

  我本来说的此头疼并非彼头疼,但岳母这么说了,我也没办法,只得说:

  “是的,头疼。”这样总好过我说因为岳母的到来让我纠结而睡不着。

  岳母说:“你们年轻人啊,就是想太多了,所以才睡不着,还头疼。你坐好,妈给你。”

  我喜出望外,说:“来吧,神医岳母,帮小婿治好。”

  岳母说:“就知道嘴贫”然后示意我坐到沙发边上侧着身子。我乖乖的就范,按她的要求去做。

  岳母在我身后,我坐着,而她则跪着,直身子双手轻轻的按住我的太阳,慢慢的了起来。我干概万千的说:“真舒服。”

  岳母说:“恩,你爸累了我就这么给他按的。”

  不知道为何,此刻听到岳母说岳父,我心里颇有不,便哦了一声。岳母并没有听出我的不,继续着,时而用力,时而轻轻的,说:“你闭上眼睛,不许说话。”见岳母按得如此舒服,我只得乖乖闭上眼睛,享受这舒服的时刻。

  岳母身上的香味时有时无,我下面的巴早已硬的不行,但理智还是告诉我这是禽兽行为,只能一边享受这幸福也是这煎熬,此刻我似乎明白了,痛并快乐着的意思。

  岳母按了一会儿,我不自觉的往后靠了一下,软绵绵的两颗球,在我后脑勺磨蹭了一下,我甚至感觉到凸起的头,但我又理智的坐直,毕竟女婿的头磨蹭岳母的子,没有比这更尴尬的。好在岳母并未察觉到异样,我也渐渐大胆起来,时不时的假装不经意将往后倒,碰到岳母的子及头。

  就这样,大概按了十多分钟,岳母的手离开我的头。说:“可以啦,现在治好了吧。”

  我意犹未尽,说:“没有呢,还想妈再给我按,太舒服了。”

  岳母疲倦的说:“我累了,明天给你按。”

  我听岳母这么说,不免心疼,说:“好的,那妈我们一起睡觉吧。”莫名其妙的把一起睡觉加重。

  还好岳母并没有听出不同,说:“好的。”

  我和岳母两个人来到各自的卧室门口,互道了晚安。

  我回到上,没有管睡中的吴芬,迅速拖去自己的睡,然后褪下已经完全透的内,此刻再也忍不住,从抽屉里掏出自器,套在巴上,在那一刻,我的理智被完全侵蚀,脑海里全是岳母的模样,她的笑,她的撒娇,她的脸红,她着我食指的嘴,以及她给我按摩时的白花花的球…还没过一分钟,我就在了自器里面。

  可过之后,我又开始悔恨,陷入深深的自责,在矛盾中沉沉睡去。
上一章   爱脸红的岳母   下一章 ( → )
校外辅导站里我的秘密女友宝贝真乖夫妻的秘密游我的美艳老婆推拿我成了父亲与攻陷新婚少妇月影霜华尘与土天使武术女教
漫步小说网提供小说《爱脸红的岳母》,爱脸红的岳母最新章节3原来岳母是神医,爱脸红的岳母全文阅读,爱脸红的岳母电子书txt下载,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