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第三部:发现第二个怪容器及《真相》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漫步小说网
漫步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极武战神 剑极天下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不败战神 至尊狂妻 最强武皇 九死成神 修罗战神 巅峰武道 大明海寇 国色无双 伯府嫡女 一品状元 喜耕肥田 鬼婚蜜宠 狩猎香国 夏日回归
漫步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真相  作者:倪匡 书号:43534  时间:2017/11/7  字数:14121 
上一章   第三部:发现第二个怪容器    下一章 ( → )
  我是如何会在这个时候出现的呢?纯是一个“巧”字。我到这里来,是来找船长的。

  我知道船长在这个俱乐部,每天都喝得大醉,醉了就骂人,被他骂得最凶的人之中,有白老大、白素和我,有一个晚上,被已成了著名私家侦探、有侦探事务所很具规模的电脑室的小郭的一个职员听到了,知道小郭和我的关系,所以告诉了小郭,小郭又特地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了我。

  (至于小郭事务所的那个职员,如何会在这里出现的,那自然不必细表了,否则一个故事,只怕叙述十年八载,都讲不完!)

  收到了小郭的电话之后,我和白素商量了一下,我们都不知道详细的情况,但是一个人若是每天都喝醉酒,而且醉了就骂人,那么这个人的情形很差,是可以肯定的事了。而船长的情形一至于此,这原因,我和白素,当然也可以理解。

  白素叹了一声“船长…十分无辜,事情既然由我们而起,我们应该尽量帮助他。”

  我对于当的行动,始终不,所以又咕哝了一句:“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位船长先生,可以说是无辜之极了,我这就去看他。”

  白素蹙着眉,没有出声,过了片刻,才道:“不论他受到什么伤害-我们都会设法补偿。”我没有再说什么,双方的意思,既然已经通过语言得到了交流,就没有再多说的必要——再说下去必然是不愉快的争吵,那是我和白素之间绝不会发生的事。

  于是,我就到了那个俱乐部,俱乐部有几个大航运公司资助,设备相当好,一进去就给人以豪华舒适的感觉。所以,当我首先看到了那三个人,急急自内走出来时,我心中也在奇怪:这三个人,看来虽然像海员,可是,绝不够级可以出入这样的俱乐部。

  这时,有一个职员走过来,问我找谁,同时也看了那三个人一下,皱着眉问:“三位是怎么进来的?”

  三人中的一个没好气道:“走进来的,怎么进来,难道爬进来的?”

  这人一开口,像是才下了一斤火药一样,后来看到的船长,则像是才下了一颗原子弹。职员很沉得住气:“我的意思是,俱乐部,要由会员介绍才可以进入。”

  那人一扬头:“哈山这老家伙,是不是会员?”

  若是航海者没听说过哈山这个名字,那就像共产员没有听说过马克思一样不可能,那职员略怔了一怔才回答;“哦,是哈山先生介绍来的?有介绍文件吗?”

  人人都可以说是哈山介绍来的,当然口说无凭,职员的要求又很合理。我在一旁等着看那人受窘,因为我想他当然不会有哈山的介绍文件。

  可是世事往往出人意表,那人伸手自后袋中,摸出了一个又脏又旧的小皮包,打开,取出一张有胶封套的名片来,交给那职员。

  我斜眼看了一下,那是哈山的名片,职员把名片翻了过来,后面写着几行字,我看不真切,可是职员一看,神情立时变得恭敬无比,他双手把名片还给那人,连声道:“请进!请进!三位可以随便享用一切,哈山先生会负责费用。”

  我“旁观”到这里,里面已经响起了船长暴雷似的呼喝声和叫骂声。我一认出那是船长的声音,心中暗叫一声不好,立时急急向内走了进去。

  那三个人对职员的态度怎样,我没有继续留意,但是猜想起来,一定好不到哪里去,因为那人的声音在我身后传来:“我们自己的花费自己会负责,别以为我们没有钱。”

  后面还有一些什么话,也没有听清楚,因为船长的叫骂声,简直惊天动地,而等我推开门的时候,船长正好拿着破酒瓶去对付那个已被他骂得狗血淋头的人。

  我一看这情形,自然非出手不可——在这种时候,再不叫船长理智一些,那简直是船长的帮凶了。我一跃向前,飞起一脚,踢在船长的右手碗之上,踢得那个破瓶,直飞了起来,船长的手上没有了凶器,自然好对付得多了。我一面向他走去,一面叫了他一声。

  船长转过身,一看到我,又是几下怪吼声。我一接触到他的眼光,便愣了一下,因为他眼中的那种光芒,可怕之极,他给人的印象,一直是一个十分稳重的彬彬君子,可是此时,却哪里还是一个正常人。

  我心中十分难过,可是一时之间,也想不到他病情如此严重,所以还好整以暇地在心中叹了一口气。谁料就在这时候,船长一声怒吼未毕,双手已经向我的脖子上,直抓了过来。

  他用的力道是如此的大,以至才被他抓中脖子的时候,真像是两个钢箍,直箍上来一样,虽然不至于眼前发黑,却也好一阵金星冒。

  船长是绝对想将我抓死的,这时他处在那么严重的酒狂症症象之中,狂得完全失去了理性,什么事做不出来?这一点,从他瞪大了的眼睛中可以看出来,他认为令得他处境完全改变的人之中,我也有份,所以才一见了我,就有那么多的怨毒。

  这时,旁边的人也呆住了,我当然不会容许这种情形持续超过五秒钟,我立时双手同时弹出一指,恰好弹中他的肘上。

  那一弹,令他双手松开,然后,我伸右手按住了他的心口,推着他前进,左手顺手在旁边的一个人处,抢过了酒。

  我把抢过来的酒,递向船长,船长十分自然地接过了酒杯,一饮而尽,我右手再一发力,他后退两步,颓然跌进了一张沙发之中。

  我立时到他的面前,盯着他,用十分诚恳的语气道:“没什么,任何事都没有什么大不了!”

  一面说,一面向身后连做手势,示意拿酒来,因为船长这样的情形,令他尽快安静下来的方法,是再让他喝更多的酒,使酒令他昏

  等到船长又喝了近十杯酒之后,他的头向旁一侧,呻声大作,双手挥动着,可是连讲话的能力都没有了!

  这时,那个被船长攻击的人(也是一个高级海员)仍然站着,又惊又怒,不断无意义地挥着手,想说什么,可是又气得说不出话来。我指了指船长,问他道:“你看到他的情形了,希望你别和一个酒狂症患者计较。”

  那人叹了一声,一副自认倒霉的神气,一面抹着脸上的血和酒,走了开去。

  几个船员走了进来,神情惊惶,不知如何才好,我问:“有医生吗?”

  有一个人在门口搭口:“这样的情形,神仙也没有用.别说医生了!”

  我循声看去.看见刚才我一进门就遇到的三个人,正在门口,可能是喧闹声吸引了他们来看热闹的,那句话,就是其中一个人说的。

  那个捱了骂的的人,到这时,才算是缓过一口气来,指着那三个人,十分不:“你们快离开吧!就是因为我对你们所说的事表示了一点兴趣,才会有这种倒霉的事发生!”

  我在这时,并不知道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而且也不想去研究,因为对一个酒狂证的患者而言,任何细小的事故,都可以演变为不可收拾的大祸害。我只是在考虑,该把船长送到什么医院去,替他进行彻底的治疗。我考虑到的第一人选,自然是原振侠医生。

  原振侠医生其实亦不能算是一个好医生——他的杂务太多了,但是他有一个长处,像船长这样,由于心理沉重的负担而形成酗酒,以致成为酒狂症患者的情形,堪称疑难杂症,原振侠医生对付疑难杂症的本事,倒还在一般医生之上。

  正当我这样想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大呼小叫的声音:“天,你是卫斯理,我认出你来了,你是卫斯理!”

  我不皱了皱眉,任何人都不喜欢被人指着这样叫嚷的。我用不是很友善的眼光去望着那个十分兴奋、几乎手舞足蹈的人——他就是那三个人之一,刚才在门口,拿出一张哈山的名片,令得俱乐部职员对他前倨后恭的那个人。

  我冷冷地道:“认出什么人.值得那么高兴?像开了一个金矿一样。”

  谁都听得出我是在讽刺他,那人却一点也不觉得,而且更加兴奋,他真的手舞足蹈起来,而且叫:“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到这个城市来?就是想找你,见到你,比开金矿更好!”从他的神情和动作来看,他是真的感到高兴,而且是异乎寻常的高兴,那不使我莫名其妙,自然,我也不免多打量了他几眼,这个人身形十分强壮,一望而知是长期在海上讨生活的人,他有着一头红发,本来有着一股剽悍的神情,这时却快乐得像小孩子一样。

  我迅速地在记忆中搜索,想知道以前是不是见过这个人,可是没有结果。

  在这时候,那人已大踏步向我走了过来,不由分说,双手一起抓住了我的右手,用力摇着,所表现出来的那种热情,简直叫人受不了。

  这种情形,相信很多人都遇到过!人家把你当作多年不见的老朋友,可是在你的记忆之中,根本没有这个人的存在。

  我本来想跟他客气几句,可是又急于把船长送到医院去,所以我出手来,十分冷淡地道:“对不起,我好像并不认识你!”

  那人在我开了手之后,双手仍然维持着握住我手的姿势,叫了起来:“我是斯,斯-麦尔伦!”

  他在叫出了这个名字之后,脸上所表现出来的热情,有增无减,一副希望我扑上去拥抱他的样子,那真令人又好气又好笑,我叹了一声向其余人望过去。

  那人一叫出了我的名字之后,周围的人,都曾发出一些表示知道我是什么人的声音,这时,我向各人望去,是想在各人的反应之中,看看各人是不是也知道斯-麦尔伦是什么人!

  可是很显然,各人和我一样,根本不知道斯是何方神圣!

  一时之间,大家都静下来。

  这时,气氛相当尴尬,那自报了姓名的斯,窘得一头红发,几乎都要竖了起来。

  他着手,仍然用十分殷切的目光望着我:“卫先生,你至少应该记得麦尔伦这个姓氏!”

  他的声音,又诚恳又充了希望,这倒令我产生了丝歉意、又想了想,可是仍然没有任何印象。

  这时候,在旁观者之中,已经有笑声传了出来.有一个人叫:“如果你的姓氏是麦哲伦,卫先生一定有印象!”

  麦哲伦是历史上著名的航海家,我自然知道。那人一叫,斯用十愤怒的目光,瞪了那人一眼,我不想再有冲突,只好道:“还有什么提示?”

  这样一说,气氛就轻松了不少,斯指着自己的头发,连声道:“红头发,红头发是麦尔伦一家的特微!”

  我又尽量在记忆中搜寻,可是仍然找不出两者之间的关系,所以只好向他十分抱歉地摇头,这时,另外又有人开玩笑地叫:“再来一个提示!”

  斯的神情有点咬牙切齿,他叫了出来:“潜水!”

  而不等我再说什么,他又道:“我叔叔保留了和你一起拍的照片,所以我才从出你来的!”

  看样子,我要是再认不出他是什么人来,他会把我当作大仇人,但是这时,我已经想起他该是什么人了!

  并不是我的记忆力不佳,而是一来,事情相隔得相当久远,有若干年了。二来,我根本没有见过他,我曾认识的是另一位麦尔伦先生,应该是他的叔叔!

  而单凭这一点,这个人一叫他自己的名字,就希望我认出他是什么人来,也未免自视太甚,令得他发窘,是他咎由自取,与人无尤!

  他的叔叔,麦尔伦先生,曾是出色的潜水家,在若干年前,我、麦尔伦和另外一个叫摩亚的年轻人,曾在大海之中有一段奇诡莫名的经历,在这段经历之中,我,卫斯理,由于极度惊恐的刺,而变成了疯子,在进了疯人院,若不是万分之一的幸运机会,只怕我就会一直在疯人院中度过。

  而那位曾经是世界最出色的潜水员的麦尔伦,当时已经退休了大半年,那年他三十八岁,仍然体壮如牛,可是同样由于受不了恐怖的刺,情形比我更坏!把一支来福口,进自己的口中,然后,再用绳子连结机,放自杀!那件奇诡莫名的事,我自然记得,曾记述在《沉船》故事之中,印象异常深刻,可是麦尔伦这个姓氏,毕意淡忘了,不是那么容易想得起来。

  这时,我全想起来了,不由自主地长叹一声:“令叔自杀那年,你还是个青年吧!”

  一听得我这么说,斯知道我想起了他是什么人来了,他显得极其高兴,忙道:“那时,我也已经开始潜水了,半职业,我们全家都酷爱潜水。”

  我又叹了一声:“是,令叔和我说过,你们是北欧威金人的后代!”

  我连连叹息,自然是由于麦尔伦的确是十分出色的潜水家,他英年早逝,十分可惜——那种恐怖的景象能令我得发疯,自然说明麦尔伦因这自杀,自不是他特别软弱的缘故。

  斯见到我终于想起了他的叔叔,十分高兴,但是他的神情,立时变得十分鬼头鬼脑,四面看了一下,低了声音:“卫先生,有十分重要的事,关系到…嗯,我们是不是可以找一个地方详淡?”

  我皱了皱眉,我一向不喜欢行事鬼头鬼脑的人,所以我摇头,指着船长;“他变成这样子,我多少有点责任,我要把他送到医院去!”

  我拒绝了他,谁知道斯很会利用机会:“好极,我帮你送他进医院,在途中,我们正好详谈!”

  他说着,不等我有反应,就向另外两人招手;“大半、小半,扶起这位先生命!”

  那两个和他在一起的人,十分听话,立即一边一个,扶起了船长,他们显然对付烂醉如泥的人很有一手,扶住了船长之后,又伸手略为托住了船长下垂的头——烂醉的人,完全没有控制自己的能力,很可能在头部的摆动之中,折断头骨!

  我看到这种情形,倒也不便再推辞,反正我也需要他帮助,我们一行人等,出了俱乐部,那职员恭而敬之地送了出来。自然是由于斯有哈山名片的缘故。大半小半——他们是兄弟,有十分古怪的名字,本来是儿,从小跟着斯,所以对斯十分尊重,他们两个人把船长夹在中间,坐在后面,我驾车,斯就坐在我的身边,我第一句话就说:“从这里到医院,大约是二十分钟的车程,希望你要说的话,在这二十分钟内可以说得完。”

  斯十分感激:“足够了!足够了!”

  接着,他介绍了大半和小半,又解释自己何以会有哈山的名片:“哈山喜欢稀奇古怪的故事,我一直在世界各地从事潜水工作,海面上固然风云莫测,海底更是千变万化,有的是怪事,我曾对他讲了许多怪事,他就送了这张名片给我!”

  这时,我已经驾着车,驶向原振侠医生服务的那家医院,我好意地提醒他:“你只有十七分钟了!”

  了口气,居然又沉默了半分钟之久,我也由得他去,不去催他,他取出了一支烟来,想吸烟,可是看到我的脸色并不同意,又放了下来,这才开了口;“卫先生,我不知道我将会成为什么样的富翁!”

  一听到这样的“开场白”我真想立即停车,把他一脚踢下车去!

  我闷哼了一声,冷冷地道:“为了能使你尽量利用这十几分钟的时间,我尽量不发问,由你来说!”

  潜水人多半做这样的梦:“打到一艘沉船,沉船上有着数不尽的金银珠宝——虽然不是没有这样的例子,可是成千上万的潜水人,能有这样幸运的,屈指可数。不错,在汪洋大海之中历年来,不知有多少船沉在海底,也真的不知有多少金银珠宝静静躺在海底,可是,也永远不会被人发现。”

  斯一开始就那样说,我自然不感兴趣,所以在讲完了那几句话之后,就大大打了一个呵欠,希望斯能够知趣,别再继续下去。

  可是期依然如我所料地继续下去:“我找到了…一些沉船…几艘船,沉在一起。看来是在一场海战之中,一起沉进海中的,其中的一艘船上,有着一个十分巨大的铁箱子,里面有可能是数不尽的珠宝!”

  我连“嗯”一声都省了,只是自顾自驾车。

  斯咽了一口口水,神情一如他已找到了那大箱子,也变成了“不知是什么样的富翁”一样。“照我的推测,这艘船,遇上了海盗,在和海盗的抗争之中它被毁下沉,另外有三艘海盗船也沉没,所以才会有四艘船沉在一起的情形。”

  我这时,正转了一个急弯,仍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斯没有注意我的神态,显然他认为自己的故事,十分动人,继续道:“那艘船是西方的船只,而几只海盗船,是中国式的木船——”我一听到这里,然生怒,几乎要用话骂他,虽然我终于没有骂出口,可是我的语意必然不客气之极:“为什么中国船就是海盗船?你对中国人的评断是根据什么而来的?”

  斯看到我声俱厉,着实吃了一惊,连声道:“对不起,对不起…那三艘中国船,也有武装…有炮,还有…一些标志,是铜牌,我拾了一块上来,请人去鉴定过,专家说:‘铜牌上锈着的字,说明这…些船,属于一个中国的海盗组织所有,叫做《小刀会俱乐部》。’”我陡地呆了一下,这时,车子正在红灯前停着,找由于惊呆,以致转了灯号之后,忘了开车,令得后面的车子,喇叭声大作。

  “小刀会俱乐部”自然就是“小刀会”!

  小刀会在以上海作大本营之前,曾长期在海上进行活动。当其时也,在海上作些没本钱的买卖,自然也大有可能,如果那是小刀会的船,事情就值得听下去,因为我正为小刀会的事在伤脑筋!

  (各位读者看到这里.一定会说:太巧了,怎么刚好莫名其妙遇上了三个人,就和故事有关?)

  (要说明一下的是,情形其实并非如此,是因为后来事情的发展,这几个人和故事有关,所以我才把遇见他们的经过记叙出来的。)

  (我每天不知道要遇见多少人,若是和故事无关的,当然提也不会提,提到的,必然有或多或少的关系。)

  (所以,就算在马路上面遇上了一个人,和故事有关,也并不是碰巧,而是由于与他有关,他才会在故事之中出现。)

  期说着,又道:“我有许多照片,是和那四艘沉船有关的,可惜没有带在身上。”

  我开始有了兴趣,就问:“那个组织叫小刀会,的确会和西方人有过交往,在上海,他们还和支持清朝政府的西方军队打过仗!”

  斯的神情十分吃惊:“真的?那艘沉船,却不是兵船,只是运输船,不过也有多少有些武装。”

  我没有表示什么特别的意见,主要是不想在这个问题上作讨论。当时,在东方进行贸易的许多西方商船,例如属于“东印度公司”的船只,岂止有“多少武装”而已,连大炮都有的。

  医院已经快到了,我直接地问:“你把这些告诉我,目的是什么?”

  我在这样问他的时候,已经注意到斯十分攻于心计,因为他向我说了他发现沉船的大致情形,可是对于发现沉船的地点,绝口不提,那自然是怕我知道了地点会对他不利之故。

  所以我问他的时候,口气也十分冷漠。

  斯立即回答:“希望能和卫先生合作,一起去打捞那艘沉船。”

  我一口拒绝:“对不起,我对打捞沉船,简直一点兴趣也没有,而且,你真是找错人了,打捞沉船,也不是我的专长!”

  斯有点发急:“我想到要和卫先生合作,是由于还发现了一些十分神秘的情形,接触和解决神秘现象.那正是阁下的专长。”

  我有点生气:“那你为什么不先把神秘的情形说出来?”

  斯的神情十分尴尬,支吾了一阵,才道:“我…怕你不相信。”

  我大喝一声:“那就别说了!”

  一直在后面一声不出的大半和小半两人,直到这时,才有一个开了口,也不知是哪一个:“是真的,卫先生,在其中一艘木船的甲板上,有着十来只木箱一”

  我不耐烦道:“又是大铁箱,又是大木箱,大木箱中的自然也是金银珠宝了?”

  从倒后镜中,我看到说话的是大半,他道:“不是,全是步和炸药。”

  我心中有数:若是小刀会和一艘军火载运的洋船发生了冲突,那么,多半是在小刀会占领上海,清政府借助洋人力量对付小刀会的时候。

  而且,那也不是什么海盗的劫掠,必然是一场十分惨烈的军事行动!

  这四艘沉船捞起来,所花的人力物力,绝不简单,世上决不会有什么人,为了清楚这段历史而肯付出这样的代价的。

  根据我的推测,洋船运军火来支援对付小刀会的军队.必然以上海附近为卸物目的地,也一定要沿海驶进长江口,事情不会发生在长江.一定是在接近长江口的海域上,那一带海域,海水并不深,这自然也是斯他们能发现沉船的原因。经过迅速的思考,我已经有了一个概念,所以我装着十分不经意地道:“你们找沉船,找到了南水道和北水道一带.也真可以说神通广大!”

  “南水道”和“北水道”是专门的地理名词,要沿海进入长江口,必然要经过崇明岛,崇明岛横在长江口的中间,把长江前后的出海口隔成南北两部分,在北的就叫北水道.在南的是南水道。南北水道以东,就是黄海。

  如果我的推测不错,这场海上的军事行动,必然就在这附近的黄海发生。

  果然,我的话才一出口,大半和小半两人,首先发出了“啊”地一声。斯从头到尾,没有说过沉船是在什么地方,忽然听到我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来,神情如见鬼魅,盯着我,身子不由自主在发抖。

  一看到这样的情形,我知道自己料中了,我进一步搜寻我对那一带的地理的知识记忆,又不急不徐地道:“如果那是一场伏击战,我想.骨礁和牛礁之间的海道,是最理想的地点!

  斯直到这时,才发出一下呻声:“我什么也没说过,你怎么知道?”

  我摊了摊手,一下子就把车子停在医院门口:“到了,我去请医院派人抬担架来!”

  我下了车,召来了医护人员,原振侠医生不在医院中(早就说过他不是一个好医生),等到安置好了船长,我十分不客气,并没有再请他们三个人上车的意思。

  斯大概也知道没有什么希望了,神情十分沮丧,我安慰他:“我建议你去找哈山先生——他现在行踪不明,迟早会出现的,他不但财力雄厚,而且对小刀会的事,十分感兴趣,你去说,至少有六成把握!”斯叹了一声:“可是,哈山不能解释和何以至少有一百年的船上,会有一只冻柜。”

  我呆了一呆,一时之间,没有会过意来,而等我会过意来时,我失声大叫:“你说什么?”

  在一刹那间,我真的非需要大叫不可!

  斯忽然提到了一只“冻柜”而刘生的那个容器,在外形看来,就十足是一只冻柜!刘生是小刀会的头目,沉船中有三艘木船,属于小刀会。

  这期间,可以搭得上关系的线索太多了。

  我首先想到的是:那容器,一只还在法国的工厂之中,大家正在研究,会不会另外还有一只,至今还沉在海底?

  我失声一叫,斯、大半和小半都吓了一大跳,我忙问:“你说什么?什冻柜?”

  斯生怕自己说错话,所以说得十分小心:“在那西方船只上的一个大铁箱,看来就像一只…冻柜,我拍了照…”

  他才讲到这里,我就一挥手:“快上车,去看你拍的照片去!”

  斯大是高兴,和大半小半上了车,告诉了我他们所在的地方。一听到他们现在的住址,我就知道他们何以会在接近长江口的黄海海域之中,发现沉船了。

  他们现在所住的地方,属于一间石油勘探公司的宾馆,他们当然是受雇于这家石油勘探公司,在黄海潜水作业,寻找海底是否蕴藏有石油。

  当然是在他们潜水作业的过程之中发现了沉船的。

  我自然而然地问:“发现沉船的事,还有别的人知道吗?”

  斯神情凝重:“只有我们三个人,现在加上你,我们发过重誓,绝不对外,你…你…”我闷哼了一声:“我不会对人说起。不过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找我。”

  斯的回答有点吐吐,可是我还是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他道:“那一带的海域…有项规定,在海中如果发现了什么的话,当地政府…”

  我不等他讲完,就不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他们来找我,原来是怕在海中捞起了物件之后,碍于当地法令,无法据为己有。

  那么,我在他们的心目之中,是什么样的人物?是闯关走私大王?

  如果不是知道在海底,另外有一只“冻柜”而且又恰好和小刀会有关的话,斯只怕会有点小苦头吃。但这时,我自然不和他们计较,只是闷哼了几声,斯却用充了希望的神色望着我,等候我的答复。

  我只好道:“那不成问题,我有两个朋友,他们自制的小型潜艇,能极其优秀,发现了什么东西,根本不必令之浮上海面,就在海底拖走,拖到公海,再准备船只接应,万无一失。”

  我的几句话,讲得斯和大半小半眉飞舞,兴奋莫名,因为我提供的办法,的确是十分好的办法,再妥当也没有。

  斯忽然神情十分严肃,望定了我:“卫先生,利益怎么分法?”

  我呆了一呆,反问:“本来,你们三个人,协议是怎么分法?”

  斯沉声道:“我占一半,他们两人占一半。”

  我想了一想,虽然我其实并不想分什么利益,也知道那“冻柜”之中,并没有什么金银珠宝,多半里面是另一个生命处于停顿状态的人,可是我知道,如果我不认真,他们会以为我没有诚意。

  我需要在他们的发现上,发掘出更多的真相来,这个送上门来的机会,可万万不能错过,所以我开了条件:“我和你各占三分之一,他们占三分之一。”

  斯显然可以决定一切,不必征求大半小半两人的意见,他沉了片刻,又问:“一切费用——”

  我不等他讲完,就道:“自然是除却一切费用之后再分——据我所知,费用会相当昂贵如果沉船之中找到的东西,不足以支付费用,那由我负责。”

  我最后两句话,十分有效,斯表示满意,但他还是过了十来秒,才点头表示同意。他道:“本来我想找哈山先生的,他对这种稀奇古怪的事,最有兴趣,一定会资助我打捞,可是我怎么也找不到他。”

  我只是冷冷地道:“原来我只是副选,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找到了我是对的,哈山有兴趣,可是未必有能力做这件事,尤其是把东西神不知鬼不觉地带出来。”

  斯居然十分同意我的意见,或许他是为了消除我心中的不快,所以连连点人:“是!是!一切都要仰仗卫先生的大力!”

  这个人,在外形看来,十分犷凶悍,可是从他的言谈上,又可以看出他十分老谋深算,并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物。好在我和他们的“合作”关系,就算成立,也十分简单,也就不必太放在心上。

  我也没有告诉他哈山到上海去了,而且目的正是去寻找小刀会活动的资料去的。

  说话之间,已到了那宾馆,斯等三人住了其中的一层,想来他门的工作十分重要,所以受到厚待。一进屋子,斯便提过一只公事包来,放在桌上,手按在公事包上,望向我。

  我道:“我不会随便对人说,但是对一些要参加打捞工作的朋友,我也无法隐瞒。”

  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什么.就打开公事包来,里面是许多文件夹,他打开了其中的一个,放在我的面前。或许是现代海底摄影设备,已经十分进步的缘故,我看到的照片,拍得十分清晰。

  先是远景,木船和商船,只有极少部分埋在沙中,绝大部分都在水中,很令人惊讶的是,小刀会的那三艘船,虽然是木船,可是在海水之中浸了上百年,还十分完整。可知中国人在长期采用木料制船的过程中,对于木材的防腐方法,已经有了十分丰富的经验。

  一点也不错,船是小刀会的,在一张照片上,可以看到船头上钉着一块铜牌,依稀是一柄小刀,那是小刀会的标志。在另一张照片上,断了的主桅之上,还有“忠勇”两个字的镌刻。那三艘船并不大,船首高高翘起,样子十分奇特,看来是海上的快船,是攻击型的。

  而那艘商船,则已是当时十分进步的“铁甲船”如何会和三艘木船一起沉在海底的?想来当时必然有极其强烈的争战。

  我急急看着照片,不多久,就看到了那只“冻柜”

  我屏住了气息“冻柜”在商船的甲板上,一个十分奇怪的位置上。先说明一下,一见到这“冻柜”我的面色,一定曾变了一变,因为一眼就可以肯定,这正是那个容器,那个哈山自大西洋上捞起来,刘生自内走出来的那只容器!

  它放在甲板近右舷处,从甲板上,有一铁柱,那铁柱原来的用处,可能是栓锚上的铁链用的,而那容器,被铁链横七竖八地锁着,锁在那铁柱上。

  斯在我盯着照片看的时候,用十分疑惑的声音问:“这…大箱子怎么会锁在甲板上,不放在舱房中?”

  我已经有了答案,可是我回答他:“不知道。”

  我这样回答,并不是有意要隐瞒什么,而是要解释起来.实在太复杂了。

  我已经有了的答案是,这容器,可能是商船在航程之中捞起来的。由于商船上没有人可以打得开它,又不知道它是什么,也不肯放弃它,所以才将它锁在甲板上,等候处理。

  我又想到的是,是不是当时捞起来的一共有两只呢?不然何以刘生会有这样的奇遇,进入了那个容器之中,开始了他停顿的、间歇的生命?

  一想到这里,我不由自主“啊”地一声,张大了口,合不拢来。

  事情本来一点头绪也没有,可是只发现了一点线索,就一环扣着一环,可以解开不少谜。我想到的是,作为小刀会的头目,刘生是不是曾参加这次海上袭击运军火的洋商船的行动?

  他极有可能参加了这次行动,更有可能就是在这次行动之中,得以进入那容器的。

  斯他们自然不明白我何以忽然发出惊呼声。我在继续想,如果刘生一出容器就到上海,为的就是要找寻这一段历史,我的发现,是不是对他有足够的惑力,引他出来见我呢?

  斯连声在问:“卫先生,以你的经历来看,这是什么…容器?”

  斯的问题,问得十分小心,我估计他已经从我的神态之中,知道了我多少对这东西有点认识,所以他问的时候,紧盯着我看。我仍然不打算在这个时候告诉他什么,因为事情十分复杂,而且说了,只怕他也不容易接受事实,所以我仍然道:“现在来猜测,并无意义,一定要把它捞起来再说。”

  斯答应着,我又问:“你们曾潜进船舱去?有没有什么别的发现?”

  斯摇头:“没有,最奇怪的就是这只大箱子。”

  我又把全部照片再看了一遍,有不少,是在船舱中拍摄的,确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而这四艘沉船,对我来说,有特别的意义,是由于其中有三艘,曾属于小刀会所有之故。

  斯显得十分心急,一个人有了发财的梦,总希望早一点实现,他问我:“你要准备多久?”

  我想了一想,我刚才对他说的朋友,是指戈壁沙漠而言,他们擅于制造各种各样的古怪东西,又和世界第一的各种制造厂有联络,我想通过他们,一艘能良好的小型潜艇,不是难事,可是需要多久,我也说不上来。我的回答是:“尽快,我怎么和你联络?”

  斯指着几上的电话:“十天之内,我会留在这里,然后,我又要工作。”

  我问:“还是在老地方?”

  斯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他还是十分小心,虽然我已知道了沉船的所在地点,但那只是大致的地方,精确的所在,仍然不知道,要找,自然还得费一番功夫,斯为了保护他自己的利益,不肯透精确的所在,倒也无可厚非,我道:“十天之内,我相信一定可以出发了。”

  斯的神情十分兴奋:“我早就说过了.找到了卫先生,比找到了个金矿更好。”

  我忍不住说了他一句:“别希望太大,那容器之中,可能什么也没有。”

  斯用力眨着眼,像是我的话,是最不可相信的谎言一样。我伸手在那叠相片上拍了一下,告辞离去。在回家途中,我真是兴奋莫名,在出发去看船长的时候怎么也想不到会有这样的奇遇!

  一进门,我就大声叫白素,可是白素不在,我奔进书房,立时拿起了电话来,我不知道法国那时正是什么时间,可是沙漠的声音,听来有气无力,清楚了是我,才有了一点精神,而在两分钟之后,他的声音,听来简直龙虎猛,因为我已把我的发现,告诉了他。我听到他在叫:“快起来!卫斯理发现了另外一只古怪容器!”

  接着,我又听到了戈壁的声音.我不等他们多问,就提出了一个要求:“替我准备一艘能良好的潜艇,我不想多惹麻烦,在海底把那容器拖到公海,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我听得戈壁沙漠低声商量了一阵于,戈壁就问我:“卫先生,你听说过‘兄弟姐妹号’?”

  我“啊”地一声。我自然听说过“兄弟姐妹号”那是云氏兄弟以他们的湛技术和工艺为基础,用庞大的工业机构作支持,制造出来的一艘奇船——堪称是世界第一奇船。

  这艘长度只有三十分尺的奇船,从外形看来,并不十分突出,可是它能之超卓,却是世界之最,它能在水上起飞,又能潜下三百公尺的深海,甚至可以在深海中直接起飞,破空直上九霄,有点类似神话中的产物。曾经是木兰花、穆秀珍姐妹和云氏兄弟最得意的交通工具!

  我忙道:“我自然知道,如果可以借用它,那真就最好了。”

  戈壁沙漠齐声道:“我想没问题——如果我们两个一起借用的话。”

  我哈哈大笑了起来:“没有问题,买,总要搭些骨头的,你们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沙漠道:“一点进展也没有,闷得几乎自杀了,幸亏你的发现救了我们。我看,三天之内,我们可以来到,当然是连船一起来。”

  我放下了电话,由于心中实在太高兴,所以虽然只是一个人,可是仍然连连手,大声说道“好极!好极!”

  我又立刻打了电话给斯,告诉他最迟三天之后,我们就可以出发,斯听了之后,好像有点不相信.最后才道:“你真是神通广大!”

  我呵呵笑着,很有点自鸣得意“神通广大”这个形容词,放在我身上,谁曰不宜?
上一章   真相   下一章 ( → )
移魂怪物夜归夜光妖偶妖火眼睛寻找爱神血统血咒许愿虚像
漫步小说网提供小说《真相》,真相最新章节第三部:发现第二个怪容器,真相全文阅读,真相电子书txt下载,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