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田园,五朵金花》第498章:把这种荣耀,进行到底及《锦绣田园,五朵金花》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漫步小说网
漫步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极武战神 剑极天下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不败战神 至尊狂妻 最强武皇 九死成神 修罗战神 巅峰武道 大明海寇 国色无双 伯府嫡女 一品状元 喜耕肥田 鬼婚蜜宠 狩猎香国 夏日回归
漫步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锦绣田园,五朵金花  作者:夕红晚爱 书号:42461  时间:2017/10/9  字数:7299 
上一章   第498章:把这种荣耀,进行到底    下一章 ( → )
  玉香苑的下人们,现在是完全遵守着韩啸默许的规定。

  雪花只要离了玉香苑的大门,身后最少是跟着八个人。

  不仅是雪花现在有了身子,出不得任何意外,就是当初雪花不见了那次,也在她们心里留下了巨大的阴影面积。

  更何况,韩啸还说了,只要雪花有事儿,所有人都是一个字——

  死!

  管妈妈听说雪花要去玉香苑,立刻出了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不仅让烟霞、笼月、轻云、雨雾四个会功夫的大丫头前后开路,还又叫了四个孔武有力的婆子在后面跟着。

  最后想了想,还是不放心,又带着几个丫头,自己在后面追了去。

  同时,还吩咐了一个小丫头,去外院通知韩啸。

  雪花还没有到松鹤堂,管妈妈就带着人追上雪花了。

  雪花觉得管妈妈太大惊小怪了,她们如今这番阵仗,犹如松鹤堂是龙潭虎了。

  就算老夫人从前是只凶恶的老虎,她现在也不过是只不能动的病猫了,兴不起什么风了。

  雪花真的懒得和一个半死不活的老人较真了,她要去松鹤堂,不过是为了震慑一下韩瑚和沈落雁母女罢了。

  免得她和韩啸都不在府里,那母女两人耍什么花招。

  松鹤堂的下人见到雪花一行人的阵仗,都胆战心惊的。

  不过,还是都一窝蜂的上前给雪花行礼。

  脸赔笑,一脸的巴结。

  甚至没有雪花的吩咐,都不敢进去禀报。

  只有两个心思活泛的,赶紧打起帘子来,看雪花的眼色行事。

  雪花知道这些下人的心思,但是她不会理会这些下人,以后也不会重用她们。

  防人之心不可无,老夫人经营多年,松鹤堂的丫头婆子,总归是有门路的才能进来。

  而且,她们既然如此轻易的就背叛了老夫人,难保有朝一不会背叛她。

  雪花诈死那会儿,玉香苑的丫头婆子们,大多都各司其职,没有去其他各个院子巴结活动的。

  当然,也有几个人想另谋出路。

  那几个在雪花回来后,立刻就被雪花打发了出去,重新又补了人进来。

  雪花懒得费那个心思,去琢磨下人的忠心问题。

  她想要人手,大可以去买些身家清白的进来,没必要去提防这些人。

  这时候,管妈妈在雪花的示意下,带着两个丫头走在最前面,替雪花开路,向屋子里走去。

  烟霞和笼月一左一右扶着雪花,轻云和雨雾紧跟在雪花身后,后面还跟着几个婆子。

  这一大群人,都进了松鹤堂。

  原本,雪花来松鹤堂请安,跟随的丫头婆子是不允许进去的,只能在外面的廊下候着。

  现在不同了,即便雪花反对,她们也会抬出韩啸来,硬跟着雪花进去的。

  韩啸吩咐过的,雪花出门,她们不能离开半步的。

  她们若是留在外面,就是违背了韩啸的命令。

  **

  一进老夫人的屋子,雪花立刻皱起了眉头。

  无它,一股浓烈的熏香味儿,夹杂着臭味儿,扑面而来。

  虽然屋里开着窗子,但是那股味儿仍是很浓郁。

  老夫人此时躺在炕上,闭着眼睛,眼窝深陷,脸色青灰,脸上的皱纹更是层层叠叠的,宛如裂的老树皮。

  并且,老夫人的头发,也已经全白了。

  此时,屋子里只有老夫人的心腹,王妈妈一个人。

  韩瑚和沈落雁母女并不在。

  王妈妈一见雪花等人进来,连忙躬身施礼。

  雪花对着王妈妈微微点了点头。

  对于王妈妈的巴结讨好,以及王妈妈的心思,她早就看出来了。

  不过,雪花并不打算接受。

  王妈妈倒戈的太晚了些。

  老夫人大势已去,王妈妈现在才想向雪花靠拢,太迟了。

  “祖母这几可好?”雪花看着王妈妈,淡淡的问道。

  “回夫人的话,老夫人这几仍是那个样子。”王妈妈一脸陪笑,恭敬的道。

  “嗯。”雪花淡淡的应了一声,看向了炕上的老夫人。

  王妈妈一见,立刻凑到老夫人耳边,轻声道:“老夫人,世子夫人来看您了。”

  缓缓的,老夫人竟然睁开了眼睛。

  雪花向前走了一步,看着老夫人,嘴角勾起,语气无波的道:“祖母,孙媳明天要和世子爷回青河住一段时间,所以今天来看看您,和您告别。”

  雪花的语气淡淡的,澄清的眸子中,泛不起丝毫涟漪。

  老夫人这个样子,很明显,已经时无多了。

  雪花甚至在老夫人的印堂上,看到了一丝青灰色。

  不过,雪花还是盼着老夫人多活些日子,否则会影响了她和韩啸回青河的。

  老夫人的目光,起先是浑浊的。

  可是,当她转向雪花的时候,竟然慢慢的变得清明了起来。

  随即就变得恶狠狠的,瞪着雪花的目光,里面是狠毒。

  “啊…呀…啊…!”

  老夫人张开嘴,对着雪花啊啊的大叫了起来。

  她叫的时候,嘴角的口水不断的了出来。

  雪花感到有些恶心。

  老夫人叫的什么,雪花当然听不懂。

  不过,看老夫人的目光,雪花也知道老夫人心里是恨死她了。

  王妈妈在一旁看到老夫人的样子,连忙拿了一块帕子擦拭老夫人的口水,同时心里一动。

  然后觑着雪花的神色,小心的道:“老夫人是听了夫人要回青河,嘱咐夫人路上小心。”

  雪花眉梢一挑,扫了王妈妈一眼。

  随即,雪花微微一笑,她还没必要和一个快死的老太婆计较。

  老夫人听了王妈妈的话,却把目光恶狠狠的瞪向了王妈妈。

  然后对着王妈妈啊啊的叫了起来。

  可惜,老夫人不管心里如何想,但是她既动弹不了,也讲不清楚话,只能是啊啊的叫一通。

  雪花脆声道:“祖母放心,孙媳现在肚子里有了孩子,您可以对韩家的列祖列宗有代了。”

  老夫人听到雪花的话,神色怔了怔,目光又从王妈妈的身上,转了回来,看向了雪花。

  雪花一副泰然的样子,和老夫人目光相碰。

  老夫人又啊啊叫了两声,嘴角下一串哈喇子,渐渐的目光又变得浑浊了。

  然后,一股味儿传了出来。

  很显然,老夫人肯定了。

  雪花一皱眉,看向王妈妈,厉声道:“怎么就你一个人在屋子里候着,府里不是有两个买来的官奴,专门伺候祖母吗?去哪里偷懒了?”

  王妈妈听了雪花的话,不解的道:“官奴?夫人指的是…”

  雪花眼中掠过一丝讥讽,冷冷的道:“当然是自称对祖母最有孝心,想要一辈子在祖母前尽孝的人。”

  王妈妈听了雪花的话,眼珠一转,压抑着内心的震惊,看向了内室暖阁。

  暖阁的门口,韩瑚一脸的怒气,沈落雁一脸的羞愤。

  母女两人站在门后,犹豫着要不要出去。

  雪花说的话,她们当然听到了。

  话说,这母女两人在府里是官奴的身份,除了定国公、老夫人、雪花和韩啸,就连王夫人都不知道。

  如今,雪花竟然把这件事赤luo的摆到了明面上了。

  这让韩瑚和沈落雁心里既愤怒又羞惭。

  恨不得立刻冲出去,掐死雪花。

  但是她们也明白,她们若对雪花表现出一丝一毫的不敬和杀意,那么在国公府的日子,就算到头了。

  此时,这母女两人,再也没有了往日的高雅之态。

  虽然穿戴并不落魄,但是气都不好。

  这时候,雪花在外面又说话了。

  “去,把人叫出来,以后祖母的一切饮食起居,都让她们尽心尽力的伺候着,否则…”

  雪花话没有说完,但是目光中的寒意,却毫不掩饰的了出来。

  王妈妈听了,眸光一闪,脸上出讨好的笑容,应了一声,立刻向暖阁走去。

  韩瑚和沈落雁站在门后对视了一眼,眼中都出了愤恨之意。

  王妈妈站在暖阁门口,对着里面大声道:“姑太太,表姑娘,世子夫人来了,请…”

  雪花冷哼一声,打断了王妈妈的话。

  “什么姑太太?表姑娘?这府里现在可是没有什么姑太太,表姑娘的了,只要两个新买的官奴!”

  雪花话音一落,暖阁的帘子被猛地掀开了。

  韩瑚怒气冲冲的走了出来。

  “李雪花,你这话什么意思?!”韩瑚对着雪花怒声道:“我是定国公府的嫡女,是国公爷的亲妹子,怎么就不是国公府的姑太太了?!”

  雪花冷嗤一声道:“当爹斩断自己的胳膊的时候,就没有什么亲妹子了!想做继续做国公府的姑太太?”

  雪花说到这儿,目不屑,冷声道:“你不配!”

  “你…”韩瑚气得脸色通红,可是想到当定国公那条血淋淋的胳膊,她心里颤抖,无言以对。

  “表嫂此言差矣。”沈落雁也终于从暖阁里走了出来,看着雪花缓缓的说道:“娘是不是国公府的姑太太,表嫂说了不算。”

  “是吗?”雪花眉梢一挑,嘴角勾了起来,似笑非笑的看向了沈落雁。

  沈落雁在雪花的目光下,心里忽然有了一丝惊慌,心“突突”地跳了起来。

  不过,她仍是强自镇定的说道:“这个家自有祖母和舅舅做主,什么时候轮到表嫂来做决断了?”

  雪花听了沈落雁的话,双眸一眯,低低笑了起来“什么时候吗?”

  雪花说完,看着沈落雁,目光中出讥诮之意,不疾不徐的继续道:“如果我说随时,不知道你信不信?”

  沈落雁心中一凛,目光不由的看向了雪花的肚子。

  雪花的肚子里,现在可是国公府的小祖宗级别的。

  母凭子贵,一向都是惯例。

  而到了雪花这儿,不仅是肚子里的贵重,就是自身,也贵重无比。

  单凭她在韩啸心里的地位,就可以在国公府里随意而为。

  更逞论雪花自身还贵为郡主了。

  沈落雁咬了咬,眸光一闪,说道:“表嫂身份尊贵,何必为难落难之人?”

  “为难?”雪花冷嗤一声。

  既然沈落雁用上了这两个字,那么她就好好的为难她们一下吧。

  否则,太对不起自己了。

  想到这儿,雪花目光一寒,厉声说道:“一个小小的官奴,竟然敢对本郡主称呼表嫂?!哼!你配吗?!”

  “你…”沈落雁的脸也涨红了,一脸的羞惭,步了她娘的后尘。

  雪花犹不放过她们,目光扫过韩瑚和沈落雁母女那让她看了恶心的脸,继续道:“两个官奴,见到本郡主,竟然不参拜,不行礼,是不是要让本郡主差人教教你们规矩?!”

  雪花话音一落,韩瑚和沈落雁母女都变了脸色。

  她们不由的想起了赵姨娘、柳姨娘和双洁、双华几个人的遭遇。

  雪花既然连国公府未出阁的姑娘都敢打,难道不敢派人教训她们吗?

  想到这儿,沈落雁首先弱了气势,屈膝而跪“见过郡主。”

  韩瑚就不同了,虽然心里害怕,可是她毕竟这么多年来养尊处优的,一直是高高在上的过日子。

  即便落到如今的地步,也没有想过要向雪花一个晚辈低头的。

  在她的心里,她仍然是定国公府的嫡女。

  是雪花的长辈,是定国公的亲妹妹。

  即便被雪花讥讽,她也放不下这个身份。

  更做不到对雪花跪地请安。

  不过,在雪花凌厉的目光和高贵的气场下,韩瑚的心里开始打鼓。

  正在她踯躅的时候,炕上的老夫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忽然出声了。

  “啊…啊…”韩瑚连忙向老夫人看去。

  犹如抓到了一救命稻草。

  老夫人的目光中,竟然又出了一丝清明之

  “娘!”韩瑚叫了一声,连忙向老夫人走过去。

  不过,没有走到炕边,她就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眼里闪过一丝嫌弃,停下了脚步。

  因为老夫人身上,伴随着臭味儿,又多了一股屎臭味儿。

  雪花当然也闻到了,眉头一皱,向后退了几步。

  管妈妈一见,连忙把门帘了起来。

  雪花索退到了门口。

  因为老夫人这一打岔,雪花也就暂且放过了让韩瑚跪拜行礼。

  “啊…咿呀…”老夫人仍然在叫。

  韩瑚皱着眉头,看向王妈妈,吩咐道:“还不赶快差人来给老夫人换衣服被褥?”

  王妈妈听了韩瑚的话,看向了雪花。

  雪花嘴角一勾,说道:“笑话!府里买了你们两个官奴,为的就是贴身伺候祖母的,怎么能叫别人动手?”

  韩瑚听了雪花的话,猛地回头,怒瞪着雪花,叫道:“李雪花,你别太过分!”

  若真的如雪花所言,以后给老夫人擦屎,擦的活儿,可不都是她们母女的了?

  她们母女这辈子也没干过这种脏活儿呀!

  这些日子,虽然她们说是在老夫人身边侍疾,不过是动动嘴,吩咐下人做罢了。

  自己可从来没有动手干过这些的脏活儿。

  “我过分?”雪花冷冷的道:“难道你们口口声声的说要在祖母前侍疾,只是为你们别有用心找的借口?”

  雪花说着,目讥讽“你们作为祖母以前最疼爱的女儿、外孙女,整天嚷着留在国公府,伺候祖母一辈子,不会只是嘴上说说吧?”

  韩瑚和沈落雁听了雪花的话,张口结舌。

  雪花这时候,忽然笑的看向了炕上的老夫人,说道:“祖母,您的女儿和外孙女,现在竟然嫌弃您了,我真为你感到不值。您苦苦的为了她们母女筹谋,结果…”

  “啊…啊…”雪花的话没有说完,就被老夫人的啊啊声打断了。

  老夫人看向韩瑚,眼睛瞪着,目光中有一丝怒气和伤心。

  “娘,女儿才没有嫌弃您脏,落雁也没有。”韩瑚连忙道。

  老夫人虽然这个样子了,那也是她们母女在国公府的凭仗呀。

  沈落雁眸光一闪,连忙站起身,走了过去。

  “外祖母,落雁怎么会嫌弃您,以后落雁会亲自伺候您的饮食起居的。”

  沈落雁说完,就开始动手掀开老夫人身上的薄被,准备给老夫人擦拭身子。

  薄被一掀开,一股臭气扑鼻而来。

  雪花连忙又向后退。

  好吧,她这次退到门外了。

  韩瑚也皱着眉头退了几步。

  只有沈落雁,面不改,伸手去褪老夫人的里

  老夫人的眼里划过一丝欣慰,然后看向雪花,眼中出了一丝得意。

  雪花微微一笑,没说什么。

  她也很佩服沈落雁。

  要说心思缜密,能屈能伸,说的就是沈落雁这种人。

  这一点,她自愧不如。

  其实,在沈落雁走向老夫人的时候,眼里曾经飞快的划过了一丝嫌弃和厌恶。

  很不巧,被雪花捕捉到了。

  否则,雪花也会和老夫人一样,以为沈落雁是真心的不嫌脏。

  不过,沈落雁表情掩饰的很好,可是她的动作却做不好。

  那个情形,雪花就不形容了。

  不过,雪花也没有走,她倒要看看,沈落雁能装到什么程度?

  因为沈落雁笨拙的行动,不仅让老夫人啊啊的叫了起来,她自己的手上,竟然也蹭上了一丝黄乎乎的东西。

  韩瑚一见,捂着鼻子看向王妈妈,怒声道:“还看着干什么?还不上去帮着表姑娘?!”

  王妈妈没有动,反而看向了雪花。

  雪花淡淡的道:“你女儿都不嫌弃祖母脏,难不成你这个做女儿的嫌弃?”

  雪花话音一落,老夫人瞪着眼睛,对着韩瑚啊啊的叫了起来。

  雪花知道,老夫人现在心里应该是清明的,所以才在自己面前,硬要争一口气。

  一定要让韩瑚和沈落雁伺候她,然后向自己炫耀。

  呵呵,对此,雪花一点也不反对。

  而且,她还一定会帮老夫人,把这种荣耀,进行到底的。

  老夫人已经这样了,雪花是不会和她计较了。

  但是对韩瑚和沈落雁,雪花却不能让她们逍遥了。

  她一定要让她们母女在老夫人前好好的尽孝。

  她一定会成全她们母女的孝心!
上一章   锦绣田园,五朵金花   下一章 ( → )
喷你一脸仙露妖精相公太磨宠婢相爷您的医妻医女戏邪王:绝色萌妃:妖邪尊懒凰魔医十三岁惊世毒皇后女皇太狂悍倾世权相
漫步小说网提供小说《锦绣田园,五朵金花》,锦绣田园,五朵金花最新章节第498章:把这种荣耀,进行到底,锦绣田园,五朵金花全文阅读,锦绣田园,五朵金花电子书txt下载,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