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家大院》第三十章及《乔家大院》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漫步小说网
漫步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极武战神 剑极天下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不败战神 至尊狂妻 最强武皇 九死成神 修罗战神 巅峰武道 大明海寇 国色无双 伯府嫡女 一品状元 喜耕肥田 鬼婚蜜宠 狩猎香国 夏日回归
漫步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乔家大院  作者:朱秀海 书号:42335  时间:2017/10/3  字数:18371 
上一章   第三十章    下一章 ( → )
  夜里,致庸翻来覆去一直睡不着,后来索,坐在灯前看起书来。高瑞看见灯光,笑嘻嘻地披衣敲门进来道:“东家,您一夜没睡?”致庸放下书,惆怅道:“高瑞,你知道这次我为什么败了吗?”高瑞看看他,忍不住笑道:“东家,保不准事情有变化,您也太过虑了,书上不是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万一成大掌柜没您想的那么聪明,想不出那步棋呢?”

  致庸摇摇头道:“要是茂才兄和我在一起,绝不会是现在这般处境!”高瑞道:“要不东家赶紧派人去临江县茶山请孙先生回来?”致庸摇头:“晚了,来不及了!”他披衣站起,鸣声隐约传来,致庸心头一阵感慨。

  不多会李德龄也敲门进来,寒暄过后道:“东家,我想来想去,不如咱们先关张一天怎么样?躲一躲,我再到相与间走一走,看还能不能借到银子。”

  致庸沉沉道:“只怕没用。躲过了初一躲不过十五。不,就是输,咱们也不能让人瞧不起!李爷,你再去睡一会,天一亮就让人下门板,照样做生意!”这时大门外突然传来“咚咚”的打门声,接着长栓跑进来,激动道:“太太来了,后面还跟着好多辆银车呢!”致庸大惊,看着李德龄,如同绝处逢生一般大喜。想了想道:“到底怎么回事?这黑天半夜的,太太在祁县家里,怎么能到了这里!”他话音刚落,玉菡已经走进来微微笑道:“二爷,李大掌柜,我怎么就不能来到这里?”

  致庸大为激动:“千里迢迢的,你怎么来了?”玉菡笑嘻嘻地坐下:“我来救你呀!听说你快被人得摘招牌了,我不来还行?”李德龄匆匆跑出去,一转眼又跑进来:“东家,太太让人拉来了二百万两银子!”“二百万两?!”致庸吃了一惊,连忙问玉菡:“快说,从哪里到了这么多银子?”玉菡娇俏而得意地一笑:“借的!怎么样?”致庸惊奇道:“借的?在哪儿能借这么多银子?”玉菡道:“就在北京城里呗。”

  致庸不相信地看着她。李德龄抢上去问:“太太,您在北京还能借到二百万两银子?”玉菡道:“信不信由你们。反正银子我给你们拉过来了!要是还不够,我还带来了一件宝贝。”说着她示意明珠掀开披风,将怀中的翡翠玉白菜放到案上。致庸又是一惊:“你把它也带来了?”玉菡撅撅嘴:“为了从井里把二爷捞出来,只能又把它带来了。我嫁了这么个爷,我的宝贝也跟着受苦,整天在当铺里进进出出,闻些臭气。二爷,要是二百万两银子还不够,拿它又可当出一笔!”

  致庸难以置信地望着玉菡,一时间欣喜若狂,只望着玉菡,说不出话来。玉菡有点不好意思了,娇嗔道:“怎么这么看着我?”致庸上前抓住玉菡的手:“快告诉我,这两百万两银子,到底打哪儿借的?”玉菡眨眨眼睛笑着反问道:“你觉得眼下我们还能从哪儿借到这么多银子?”致庸突然有点回过昧来,惊道:“难道…难道是从广晋源借的?”

  玉菡得意地点点头。致庸一把将她抱起,激动道:“太太,真有你的!你从广晋源借到这么多银子,不但救了我的急,还把广晋源的银库掏空了一大块,呵呵,你是用别人的名义借的吧?”玉菡看了一眼旁边的李德龄等人,脸大红,赶紧推他,挣扎着要下来。李德龄等人见状笑着赶紧离开了。

  致庸回过神,有点尴尬地放下玉菡。玉菡理理头发,娇媚地瞟了他一眼,笑道:“可不…拿你的名义能借到银子?”说着她又凑到致庸耳边说了几句话,致庸大惊,出了半天神,看看四下无人,突然又抱住玉菡使劲亲了一口。玉菡又羞又急,躲闪道:“你干什么,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致庸大笑,转身走出,嚷嚷道:“下门板,今儿要好好做一笔生意!”外头众人大声响应。

  清晨的阳光带着点兴奋和喜悦,照在大德兴茶票庄的招牌上。二掌柜站在柜台内,一边用掸子掸着柜台,一边紧张地朝门外望。门外人来人往,他没发现每天拿金元宝换银子的那帮小混混,不暗暗有点失望。

  李德龄走过来道:“时间差不多了,那帮人还没来?”二掌柜点头,李德龄松了一口气:“那也好,也许我和东家都想得太多了!”二掌柜有点不安道:“但愿如此。”李德龄点点头,刚要走,突听二掌柜惊呼一声,李德龄下意识地朝门外看一眼,目光一下直了。远远地只见那个小混混带着更多的人,而且是每四人合抱一个东西源源不断走了进来。二掌柜不叫出声来:“大掌柜,你看,他们又来了…”

  李德龄也一阵紧张,但立刻道:“别出声!快去禀告东家!”二掌柜飞一样跑进后院。这边小混混已经“咚”一声将银冬瓜放在柜台上,同时揭去包裹它的破布。李德龄的眼睛一下瞪大了:“这…这是什么?”打头的小混混斜着眼睛道:“银冬瓜,没见过吧?要是没见过,就好好看看!”

  李德龄还没反应过来,却见又有四个小混混模样的人抬着一个银冬瓜进来。李德龄目瞪口呆:“到底有多少哇?!”打头的小混混哼一声:“等着吧,多着呢!”说着他一招手,又有四个小混混抬着一个银冬瓜走进来。李德龄的眼睛瞪得越来越大,话也说不出来了。

  致庸随伙计匆匆走来,柜台上已经摆了好多个银冬瓜,小混混的人数也越来越多,都闹哄哄地堵在门口。乔致庸的目光一下子冷峻起来,旁边的小伙计紧张道:“一看就是来闹事的,来了一堆人呢!”致庸吩咐道:“你去!把大伙都叫来,尤其是阎镇山阎师傅,还好他还没来得及走,请他过来帮一下忙。我们一半人在店堂候着,还有一半人到门外去,把住大门。”小伙计应一声,赶紧跑走。

  柜台上已经摆了五十九个银冬瓜。李德龄为了掩饰慌乱,不住地干咳着,眼见着又来了四个小混混,将最后一个银冬瓜抬进来,柜台上早已经放不下,于是许多个硕大无朋的银冬瓜就胡乱地摆在店堂内。他们轮番搬运的五十来号人,皆用挑衅的目光得意地望着李德龄和致庸。

  致庸走上前,一个个看银冬瓜:“啊,这不是山西介休常家有名的银冬瓜嘛。怎么,一下就搬来了六十个?”听了这话,为首的小混混不对他刮目相看,拉长声调道:“没想到乔东家这么年轻,也知道介休常家的银冬瓜,佩服了!”李德龄怔怔问:“什么…银冬瓜?”

  致庸笑笑,解释道:“李爷,当年介休常家全盛的时候,茶路从武夷山一直延伸到法国的巴黎,比今天水家、元家的生意还要大,每次他们贩茶到俄罗斯,回来时就把所得的银两熔化成一个个巨大的圆砣,外形像冬瓜。这东西又重、又圆不溜秋的,就是被抢匪抢了,他们也抱不动,跑不远。呵呵,这就是银冬瓜的来历。”李德龄也大为佩服,接着问:“后来呢?”

  致庸转着桌子上的茶壶盖,悠悠道:“后来常家败了,最后六十个银冬瓜散出去,下落不明,没想到今天它们来到了我们大德兴茶票庄!”说着,他稳稳地坐下,问道:“各位爷,今天你们把这么多银冬瓜抱来,还是想换银子吗?”

  打头的小混混斜眼道:“自然是想来换成银子。这么大的银子,本大爷就是想花,也花不出去呀,你们招牌上写明了可以换银子,怎么,您这店里头能换吗?”长栓再也忍不住,走上前去一把抓住这个小混混:“你到底是谁,前些天抱来的那些金元宝,几乎将我们的银库换空,今天又一口气搬来这么多这玩意儿,你哪是来做生意?你根本就是有意捣乱,来搅我们局的!”

  小混混大叫:“你干什么你!你还敢打人呢!…”李德龄赶紧上前拉开长栓,那小混混依旧不依不饶道:“我怎么捣乱了?你们做的就是这行生意,要是做不起,就把招牌摘下来,别做了就是啊!”说着他转了个圈,恶声招呼道:“弟兄们!看样子他们不想做这行生意了,那就给我把他们的招牌摘了!”

  李德龄大怒:“你…”这边阎镇山带着众伙计冲进来,大声道:“今天我看谁敢先动手!”小混混一看他的架势,就知道是个练家子,当下竟也不敢妄动,一时间两帮人剑拔弩张。

  致庸手里转着茶壶,不紧不慢地抬起眼,淡淡道:“这位爷,今天实在是对不起,小号一下拿不出这么多银子留下你的银冬瓜,你还是带着你的宝贝到别处换吧!”打头的小混混然变:“这么多的重东西,我们费老大的劲来了,还想让我们走?不行,我们今天一定要换,而且非在这里换不可!”一旁的小混混立刻起哄:“想让我们走也行,只要你们取下招牌,从此不做这行生意。你们不做这行生意了,我们当然就不会在你们这里换钱了!”致庸笑道:“诸位爷,一定要在小号换银子?”众小混混应着嚷起来。致庸又笑问:“不换银子,就摘牌子?”一听这话,众混混更得意了,又跺脚又叫嚷。致庸点点头:“嗯!按说开票号是有这么个规矩…那好!李大掌柜,把货收进去!”李德龄会意,对伙计吩咐道:“听东家的,把这些货收进去!”混混们大吃一惊:“哎,你们真收进去了?”

  致庸站起,和颜悦道:“对呀,不过诸位爷,货虽然收进去了,可要想拿到银子,还要等一会儿!”那打头的小混混又嚷起来了:“怎么还要等?我们不要等!”致庸冷冷地盯着他,沉声道:“这位爷,这就是你们有意让小号为难了。你们近来已经在小号换走了几百万两银子,我们就是想和你做这笔生意,库里一时也拿不出这么多银子了。这样,你们消消气,坐下来喝点好茶,稍等一会儿,容我们到别处把银子拉回来,再付给诸位。既然诸位爷看得起小号,放心,小号今天一定帮你们换成!”打头的小混混一愣。致庸不再理会他,回头道:“来,给诸位爷看座,上茶,好好侍候着!”李德龄机地对伙计们喊:“东家说了,还不照办!好好侍候诸位爷!谁要是动手,那就衙门里见。”

  打头的小混混见状,只得招呼着自己的兄弟坐下,有点忐忑地喊了一句:“哎,你们可不能让我们等太久,爷们有事,没工夫老等。”致庸扭头笑看他:“诸位爷放心,我一定说到做到,银子一会儿准帮诸位拉回来!”

  说着他和李德龄向后院走去。到了后院,致庸便低嗓子激动道:“李爷,马上带上那些金元宝,到广晋源去兑银子!”李德龄一愣:“东家,我们库里现在有银子可以换给他们啊!”致庸摇摇头:“错!昨天我岳父陆老东家使计从广晋源借出二百万两银子,可不是为了今天再把它们送回到成青崖那里。借出这二百万两银子,只是为了给我们创造一个机会。而且二太太刚才偷偷告诉我了,今早还有几个‘高人,出手,广晋源今天上午应该又被兑了三百多万两银子,所以这会儿广晋源的银库已经空了大半,现在我们去找他兑银子,摘招牌关张的就是他们。老天爷啊,总算该我们出招了,只有一招制胜,才能和广晋源结束这场较量!”

  李德龄又惊又喜,转念一想,又问道:“东家,万一等会儿我们去了,成大掌柜银库里没有银子,他就不会也让我们等着,让人去别的票商那儿借银子?”致庸大笑:“李爷,你太不了解成大掌柜这个人了!成青崖是不会到别处借银子的!只要他去别的票号借银子,人人立马就会知道广晋源出了事,他成大掌柜的票号也有兑不出银子的时候。成青崖一身傲骨,就是死他也不会让别人知道他有这一天的!”李德龄一拍大腿,高兴道:“东家,要这么说,我们这一去,真有可能成大掌柜自己摘下广晋源的招牌!该!这个人一辈子对别人下狠招,只要是他认定的对手,非置于死地不成,哼哼,没想到他也有今天!”

  2

  广晋源票号田二掌柜惊慌地看着李德龄指挥着伙计们,将金元宝一个个摆上柜台。忙活了半天,李德龄口气,拱手道:“就这么多,全在这儿了。敝号实在周转不开,请贵号帮着全换成银子,好应付今天的生意!给您添麻烦了!”田二掌柜的汗开始淌下来,今天如同形势逆转.广晋源一开门就被几张银票领走了三百多万两银子,现在对着这些金元宝,他半晌才颤声道:“李大掌柜,你稍等一会儿,我去去就来!”说着他匆匆走回内院。

  成青崖闻言脸色苍白:“这些饭桶,我让他们拿银冬瓜去对付乔致庸,怎么成了这个样子?”田二掌柜为难道:“大掌柜,大德兴的李大掌柜还在外头等着呢,您看这事…”成青崖突然转身:“哎,你对他讲,给我们一天时间,明天再兑给他们银子!”田二掌柜嗫嚅道:“我已经说过了,可是李大掌柜说,他们家柜台前现坐着人,带来了六十个银冬瓜,立等着现银,要是今天换不回现银,大德兴茶票庄就得关张!”

  成青崖狠了几口旱烟,突然站起道:“今天来兑银子的其他几个相与简直就是商量好的。乔致庸身后有高人,难不成是…是那个陆大可,他现今在北京?”田二掌柜大惊:“你是说这事是太谷的陆大可干的?”成青崖点点头,难堪道:“应该不会错,能帮他们的忙从我们这里借走两百万两银子,今早上又相继兑走三百多万两银子,再加上前些天陆陆续续兑走的银子一一能走这步棋的不光需要脑子,还需要人脉,一来是他们有情,二来是我轻敌贪利,三来,就是…就是我做事一向不饶人,都得罪过他们…就说这个陆大可,我当年整得他颇惨,今他一定不会放过我。”

  田二掌柜没料到他会说出这样一番话,当下手足无措道:“大掌柜,您别急,事到如今,我们只能另想主意。我们银库里只剩下不足一百万两现银,现在我就去找相与,恳求他们借三百万两银子给我们,让我们渡过难关!”成青崖摇摇头:“不!就是能借得出,我们广晋源的名声也完了,一天之内,全北京的商人都会知道我广晋源也有兑不出银子的时候!乔致庸他还是赢了!”

  田二掌柜大急:“大掌柜,那该怎么办?”成青崖走到窗口,半晌,含泪颤声道:“没有办法了…等一会儿,我自个儿出门去摘掉广晋源的招牌,从此关门停业,成青崖也打今天起退出江湖!”田二掌柜“扑通”一声跪下:“大掌柜,万万不可!您要是不便出面,我亲自到大德兴茶票庄去,代您向乔东家负荆请罪,求他放广晋源一马!这么拖下去,广晋源今天就要名誉扫地了!”成青崖惨然一笑:“只怕广晋源已经名誉扫地了!”

  在前面店堂内等了半天的李德龄嘀咕道:“这田二掌柜进去了,怎么半天也不出来。”致庸突然走进来,微微一笑:“那倒也好办,咱进去找他去!”说着拉起李德龄向后院走去。长长的走廊上,很奇怪一个人也没有,致庸和李掌柜一路寻摸,走了好一阵,远远听到前面人声鼎沸,作一团。接着面慌慌张张跑来一个小伙计,一见他们,便急道:“真是二位爷啊,可不好了,大掌柜不想活了,二掌柜拉都拉不住他,只得急着打发我来找二位爷去劝劝,高抬贵手…”

  致庸大惊:“你说什么?再说一遍!”那小伙计急急地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致庸赶紧道:“快去禀告成大掌柜,就说晚辈乔致庸求见!”小伙计点头,一路跑进去。致庸和李德龄也紧紧跟着在后面跑起来。还没到广晋源大掌柜室,就听见成青崖在里面吼:“不,你让我去死!让我去死!”致庸朝里面一瞧,只见成青崖手举一把剑,正和田二掌柜烈挣扎着,几个人都拉不住。那小伙计跑进去道:“大掌柜,乔东家已经到了门口,要见大掌柜呢!”成青崖一惊,朝门外看去,回头更剧烈地闹起来:“不,我一生英名,就毁在这个人手中。你出去告诉他,成青崖死就死了,我不见他!他,他敢进来,我就抹脖子!”

  致庸闻言对李德龄急道:“这怎么办?谁还有别的办法?一定要救下成大掌柜,不然,乔致庸可得终身背负杀成大掌柜的恶名了!”李德龄想了想道:“东家,解铃还需系铃人,我想到一个人,说不定成大掌柜愿意见他!”致庸赶紧问:“谁?”“陆老东家!成大掌柜此次不是败在东家手里,而是败给了陆老东家,成大掌柜这样的老英雄,只会佩服打败他的人!”

  致庸大为激动:“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个,快派人去请他!”这时背后传来陆大可慢悠悠的声音:“不用请,我算准了这时候该我出场啦!”致庸大喜过望:“岳父,您可一定要把成大掌柜救下来啊!”陆大可道:“放心,我这一辈子可和他手多次,如果救不下来他,我跟他一起死!”众人闻言都大为愕然,但也顾不得了,当下几个小伙计拥着陆大可向大掌柜室走去。

  成青崖和田二掌柜还在房内相持。一个伙计跑进来道:“两位掌柜,太谷的陆老东家来了!”成青崖一惊回头看,陆大可已经进了门,哈哈笑着拱手道:“老陆这厢有礼!成大掌柜,好久不见,你这是在唱哪出戏啊?”成青崖一愣,手中那把剑仍横在脖子上,但握剑的手却抖了一下。

  陆大可回头对田二掌柜道:“去吧去吧,大白天的拿把剑舞持什么?上厨房给我们切盘羊头。我和成大掌柜好久不见,让我们老哥俩单独喝两盅,唠一会儿。”田二掌柜看一眼成青崖,踌躇着不敢去。陆大可瞪瞪他:“田二掌柜,你怎么回事,你还不放心我呀?这个老头,反正是要死的,早一天死晚一天死又有啥不同?早死还有早死的好处,至少年轻时结下的相与都能来送一送他,要是死得晚了,就没有相的相与送了!”

  田二掌柜低声道:“陆老东家,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陆大可哼了一声,径直走上前去,一把抓过了成青崖手里的剑,轻轻松松地就夺了下来,转手把剑递到田二掌柜手里,冲他一摆手:“去吧,小子,照我说的,来盘羊头,来壶好酒,我们两个老东西就爱这一口。”田二掌柜大大松了一口气,赶紧去张罗陆大可要的东西了。

  陆大可回头对成青崖笑道:“我说老成,算了吧,别做样子了。我都来了,已经给你面子了,你当年对我可没那么大方啊,只怕那时我抹了脖子,你只会拍手叫好呢!”成青崖沮丧地在炕上坐下,无声地泣起来。

  陆大可哼了一声:“老成啊,你以为我这一趟到京城,是为着我女婿来的?不是!告诉你,我就是为了给你这个老东西解围来的!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斗不赢这一仗。哼哼,你这个人,从年轻时就刚愎自用,目中无人,一身的臭毛病。在票号业又飞扬跋扈,心狭窄,得罪的人多了去了,你这种人一辈子要是不败个那么一两次,简直天理难容!”

  成青崖委屈地抹了一把泪:“陆大可,你这个手下败将,也敢这么和我说话?老不死的,暗地里设局让我钻。”陆大可见他虽然一张口就是骂人的话,却终于开了口,当下心中一宽,道:“我是个什么人你知道,你是个什么人我也知道,大家都是老不死的。呵呵,你这次反正已经败了,我们也算扯平。得了,那么多人都来了,也算是给你面子了。他们都不知道你的底细,可我知道,所以我不担心你会自杀,你就是做做样子,想让自己有个台阶下!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

  一听这话,成青崖又跳起来:“陆大可,你,你…我今天非死给你看!”陆大可笑笑,无动于衷道:“你死呀?刚才你的手一动,就抹了脖子了。你以为你死了,别人会说你刚烈,说你是个人物,不会的,你就是死了,大家也只会说你这个人是跟自己较劲死的,你败在一个后生小辈手里,脸上挂不住就死了,你一世英名成了狗,过上三年五载,还有谁会记得你这个没志气的老东西?再说了,你根本就不会死,你要是想死,还娶那么年轻的小妾干吗?哼,我们背后都议论你呢,娶那般年轻貌美的小妾,简直是…告诉你,你死了,不说别人,就连你新买的小妾,也不会为你守着,她转眼就会嫁人,你舍得吗?”成青崖这次到底清醒了一点,迟疑了一下,抹抹脸上的泪珠子,哭腔道:“可是老陆啊,我要是不死,怎么出去见人?”

  田二掌柜端着酒菜进来,为他们斟上。陆大可哼了一声,端起酒道:“你个老东西,我给你圆圆场,等会儿让致庸过来,当着众人的面,跟你赔个不是,咱把错都算到这小子头上,让他给足你面子,你把他的银子还给他,他把你的金元宝和银冬瓜还给你,你们从头来,愿意做相与就做,不愿意就拉倒,你开你的票号,他开他的茶票庄,从此两不相扰,如何?”说着他与成青崖手中的酒杯碰了一下。成青崖一愣:“那…乔致庸能答应吗?”

  陆大可瞪他一眼:“瞧你这个人,管他答应不答应,咱把他叫进来.再把他撵出去,然后就出去说他向你跪地求饶,你给了我面子,不跟这小子过不去了。至于乔致庸,我敢说,他比你我心都开阔,即使这次你下手这样狠,他也不会计较这些,仍旧还要和你做相与呢!”

  成青崖又羞又愧,低声问:“真的?”陆大可看着他又好气又好笑:“你以为人都像你这样啊?就我所知,他今年还要去武夷山贩茶,那么远的路,中间又有长军,银子带着不方便,他还想将银子存在你这里,然后带张银票,到广晋源在福州的分号兑银子呢。那样,你有了生意,他也方便。这小子求你的事多呢,不敢怎么着!”

  一席话说得成青崖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心下却大大地平了,他一口喝干杯中酒,终于面有愧地答应了。陆大可见状呵呵笑着冲门外喊道:“乔致庸,你小子在哪儿?快进来,给成大掌柜磕头赔罪…”

  3

  温柔的夜中,玉菡望着乐呵呵从外面赶回来的致庸,心中一阵甜蜜:“二爷,这么高兴?!”致庸笑道:“当然高兴,从今天起,大德兴茶票庄就在京城站住了脚,我再也不用害怕有人天天抱着金元宝来算计我了!”玉菡哼了一声:“二爷的大难躲过去了,就不记得要谢谢我?”致庸大笑,一把将她抱起:“自然谢谢你,太太,明天你到街上去逛个够,看到什么喜欢的东西就买什么,账算我的!”

  玉菡啐道:“呸,你以为我稀罕那些东西呢,我稀罕的是你这个人!”致庸哈哈一乐:“那好,既然太太稀罕我这个人,明天你就不用上大街买东西了,银子我也省了。”说着他涎着脸贴近玉菡:“我人就在这里,太太拿去吧!”

  玉菡脸大红,赶紧推开他,面带心事道:“哎,有件事我想告诉二爷…”致庸没介意,依旧一边嘴里开着玩笑,一边动手挠她的。玉菡笑着赶紧躲开,然后隔着几步远,轻声道:“雪瑛表妹生了!是个男孩!”

  致庸然变,继而掩饰着激动问道:“什么?雪瑛生孩子了,什么时候?”玉菡在他的脸上观察,细声道:“就是二爷离开祁县那天,何家来人报的喜!”

  致庸慢慢坐下,眼神忍不住离起来:“雪瑛表妹,对了,还有孩子,这会儿都好吗?”玉菡心头掠过一阵阴影,但还是回答:“好的。你走后一个月,我替你去了榆次,见着雪瑛表妹和孩子了。”

  致庸一时失态,猛地站起:“你…你见了她,还有孩子?”玉菡点点头,心中一阵发酸。致庸有点语无伦次了:“她…啊,对了,还有孩子,怎么样?”玉菡心中渐渐不乐,道:“雪瑛妹妹可是大变样了,现在她一心念佛,只想替何家好好养育这个孩子。”致庸背过脸去:“她就…她就没说些什么?”玉菡心中更加不高兴了,过了好一会才赌气道:“啊,说了。雪瑛表妹说,以前的一切,你和她,还有我,都过去了,这会儿她心里只有菩萨,只有何家的这个孩子!”

  致庸眼里猛然涌出泪水,转身望着窗外沉沉的夜,好一会才让自己平静:“这就好,雪瑛有了孩子,就有了终身的依靠了。”玉菡看在眼里,心中终于妒忌起来,眼中浮出泪花:“二爷,你…你还是忘不了她?”

  致庸意识到了什么,赶紧转过身来,努力赔笑道:“哎,时候不早了,你今儿就住下吧,别回陆家老铺子了。”玉菡闻言反而往门口退,含泪道:“告诉我,你到了这会儿,是不是整天心里想的还是她?我刚才一提到她,你的心是不是又疼了?”致庸避开她的目光,一时间也说不出话来。玉菡更是伤心:“你望着我!说实话!”致庸头猛地一抬,直视着她道:“我当然说实话,我…我早就把她…忘…忘了。”但他话还没说完,眼神又避开了。玉菡知道他说的不是实话.忍不住又是失望、又是责备地望着他,半晌才道:“我也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实话,可我愿意信这是实话…二爷,雪瑛表妹都有了孩子了,你干吗还要想着她,你就不能多想想我吗?”致庸上前,帮她拭泪,道:“我没想她。这一会儿,我心里想的只有你,全是你。”玉菡一听又不乐意:“就这一会儿?”

  致庸被她得手足无措,只得跺脚道:“不不不,我又说错话了,我确实天天想的都是你,是我们乔家,我们乔家的生意,还有我要做的大事。刚才是你提起了雪瑛,不是我!”说着他眼圈委屈地红起来。玉菡见状心中一阵后悔,赶紧回身抱住了他…···

  几后致庸送玉菡与陆大可回山西。车到京郊,致庸拱手准备说些送行的场面话,就听陆大可哼了一声道:“别光说这些虚的。告诉我,你觉得成青崖从此便能容下你,大德兴茶票庄立马就会生意兴隆了?”玉菡一惊:“爹,您到底想说什么呀?”陆大可一瞪眼:“我问他话呢,你甭嘴!”

  致庸摇头,正道:“不,我不相信。不过从今以后,谁也不敢再对我大德兴茶票庄下狠手了。乔家的第一家票号,托岳父大人鼎力相助,到底是立起来了。另外,这次争斗还让我明白了一件事,靠成大掌柜这些人实现不了汇通天下,要实现汇通天下,必须靠自己,为了做成这件事,从现在起,我要做好打持久仗、艰苦仗的准备!”玉菡看看陆大可的脸色,打岔笑道:“二爷,你打算为汇通天下忙活一辈子?”致庸还没回答,陆大可道:“有句话我还是要说,天下有些事情,哪怕用尽你一生的力量,也不一定做得成。等你到了我这个岁数,发现自己忙碌一辈子,还是没有实现年轻时的抱负,那时你可甭后悔!我像你那么大岁数的时候也有一番雄心.可慢慢地都消磨掉了,哼哼,最后成了山西第一老抠…”

  玉菡笑起来,致庸却没笑,反而恭敬道:“谢岳父大人教诲,事情虽然艰难,有一件事爹却可以放心,汇通天下一定能在致庸这一代人手中实现,不然我是不会死的!”陆大可看着这个犟小子,不知怎么,心中突然涌起一阵强烈的喜爱,但又不愿说破,哼哼道:“小子,知道我这次为何动用这么多关系出手帮你吗?一来是却不过我闺女的面子,二来气不过成青崖那老东西飞扬跋扈,可你也别狂,不要到了哪天撞得头破血,才知道锅是铁打的呢。好了,你们小两口说点体己话吧,我先走一步了。”

  说着他便自顾自上路了。玉菡含情脉脉地望着致庸,想说什么,又止住了。致庸深深望她:“怎么,还有事情?”“啊,没有了。是这个,我想给你!”玉菡说着从脖子上取下一件东西,给致庸戴上,眼圈一红:“二爷,这是玉菡的护身符,从小到大,我一直戴着,是它保佑了玉菡。今天我让你戴上它,让它保佑二爷,不管行千里万里,用多少年的时间去做你想做的大事,一定都会平安无事的!”

  致庸大为动容,刚要说话,玉菡又递过那卷《大清皇舆一览图》:“想着你要下江南,我就把它也给你带来了!”致庸大喜:“太好了,我正想着它呢。有了它,我今年下江南,无论走到哪里,都不会迷路了!”玉菡不再多说什么,头一低,噙着眼泪,转身上车离去了。

  望着两辆远去的车子,致庸有些惆怅起来。李德龄上前劝道:“东家,回去吧,太太已经走远了。”致庸仍旧望着远方沉声道:“我不单是在望太太,我也在望我岳父陆老先生,人人都说我岳父为人很硌,一句话打发一个主顾,可今天我觉得,他这次给我的教训,抵得上我经商以来所有的收获!”李德龄沉思着点点头,致庸继续道:“汇通天下是件大事,虽没有孙先生讲的那么艰难,可也不会像我原先想的那样容易。我们要做成这样一件大事,要有坚强的心力,准备应付更多的艰难…”

  回去的路上,致庸和李德龄并排坐着,说些生意上的闲话。致庸突然手一指问道:“哎,李爷,这些人干吗的?”李德龄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座气派的官邸外,萎萎缩缩站着几个身穿旧官服的男人。李德龄回答道:“他们呀,都是些在京候补的官儿。这里是吏部堂官乌鲁的府邸,他们只怕都是来给乌鲁送银子的,想托乌鲁捐个快班,早点补个实缺。”致庸大为惊奇:“一个小小的吏部堂官,竟有那么多人巴结?”李德龄闻言笑了:“东家,您可别小看一个吏部堂官。您看这些来补缺的人,其中不乏二品顶戴、三品顶戴呢。吏部堂官虽小,却掌管着这些朝廷大员的升迁,过不了他这一关,凭你官再大,就是有银子也递不上去。就这他们敢不来巴结?”

  致庸忍不住生气道:“什么叫做贿赂公行,这就是贿赂公行!在天子脚下,这些肮脏的事也敢公开地干?”李德龄见他这般生气,倒有点惊讶,当下点点头,不再多说。没料到致庸越琢磨越生气:“吏部堂官这么干,吏部尚书之类其他官员就不知道?朝廷里的台谏干什么去了?还有皇帝身边的大臣,难道什么也不管?”

  李德龄低嗓子道:“二爷,您可真是读书人的脾气,大清国一直都是这样啊。要说这些人也是被的,他们有的原来就是官,不过是家中父母过世,暂时丁忧,离开了朝廷,再回来就不容易捞上实缺了,花点银子不过是想尽快回去当官。要说呢,其中也有正人君子,可就是他们,也得走这一条道!”

  致庸一愣:“怎么,这些人里头还有正人君子?”李德龄又笑了:“东家爱读史书,自然知道若遇开明盛世,自然龙是龙,鱼是鱼,泾渭分明,可若是你的命不好,遇上了眼下这个世道,你就是条龙,也只能和小杂鱼混在一个浑水坑里,要不你就回家,别再做官!”致庸不做声了,半晌闷闷道:“快回去,看了这些真让人气闷!”李德龄见他这般模样,笑道:“东家,天不早了,这里有一家酒馆狗不错,今儿我请东家喝两杯,解一解东家的闷气!”

  4

  柳泉居酒馆店堂不大,可里面的狗倒是大大有名。致庸和李德龄对饮,三杯酒下肚,情绪才慢慢好起来。两人正唠着嗑,突见一个气宇不凡、面容消瘦的中年男子,慢慢走了进来。那小二立刻上去:“张大人,小的给张大人请安。”那被称为张大人的男子手一摆:“罢了,什么张大人,现在是张闲人,张匹夫!”致庸回头看看他,接着对李德龄低声道:“这位有点意思!”李德龄凑上前低嗓子道:“东家不知道吧,这就是张之,以前可是三品大员呢。”

  店主亲自上来:“张大人今儿是在哪生气了?小二,还不赶快给张大人看座!”那小二赶紧抹桌凳:“张大人,请这儿坐。小的这就给您沏茶去。”张之打着哈哈道:“慢着,你也不要那么殷勤,等我吃了你的酒,拿不出银子给你,你就不会那么殷勤了!”小二看着店主。店主一怔,笑道:“张大人说哪里话,您是三品大员,虽说丁忧还乡三年,回京候补要在吏部等一阵子,可您老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还缺我们小店这一点银子?小二,快给张大人上酒!”

  张之哼了一声,把怀里最后一串钱掏出来扔在桌上:“看好了,张闲人今就这么多钱,你要是上多了酒菜,我可真不付账!”小二回头看店主一眼,店主脸色立刻黯淡下来,拾起那一串钱,走回柜台,对小二耳语了一句。小二很快跑进去,转眼端出一壶酒,几碟不像样的小青菜,摆在张之面前。

  张之哈哈大笑:“好,好,腌萝卜条一碟,茴香豆一碟,小葱拌豆腐一碟。哎,店家,这一碟猪耳朵大概是可怜我,多给的吧。哈哈,谢了!”他不再说话,独斟独饮。

  致庸和李德龄感兴趣地偷望着张之。这边店主已经回到张之身旁:“大人,今儿出门跟谁怄这么大的气?”张之赶他:“你走你走,别扰了我张闲人这会儿的好心情。”店主也不介意,继续凑近道:“是不是又为了银子上的事儿?”

  张之也不看他,长叹一口气道:“一个朝廷大员,丁忧起复竟然也要向吏部银子,才能排个快班复职,这是第一大可笑事;第二大可笑事,我这个朝廷的三品命官,为了复职,竟然也要和光同尘,去票号向那些山西老抠借贷银两;第三大可笑事,遇上这种可笑之事,竟然无处可讲,只能说给你这么一个店家听!你说可笑不可笑?”

  店主一愣,继续赔笑道:“难不成大人去票号没借到银子吗?”张之复又大笑:“这就是最大一桩可笑事了。可恨这些个票商,狗眼看人低,只认带贝字旁的财,不认没有贝字旁的才,看我这三品大员做了多年,竟没有银子回京复职,便认为我没用,即使帮我复了职,将来也没银子还他,便异口同声地说出两个字来。”“什么字?”店主好奇地问。“不借!”张之咬牙切齿地从嘴里蹦出两个字。

  店主闻言道:“哎,这是为什么?您可是大官呀!”张之嗤之以鼻:“这就是又一件大可笑事了!一个三品大员,拿不出银子复职,肯定是不会贪污受贿!一个不会贪污受贿的官员,只靠一点俸禄,养家糊口尚且艰难,如何能连本带利还他们的银子!哈哈!”

  店主一听也乐了。张之叹道:“还有更可笑的,你想不想听?”店主连连点头,张之心中惨然,直接端起酒壶痛饮两口,然后苦笑道:“今你赏我这一碟猪耳朵吃,我认你是个朋友。告诉你,这几我走遍了京城,得出一个结论,普天下的票号商人,全都只认得贪污受贿的官员,只借给他们银子!正人君子一概不借!你说可笑不可笑?!”

  致庸忍不住走上前去,向张之一拱手:“大人,打扰了!”张之看看他,不客气道:“有话请讲!

  致庸笑道:“大人方才痛骂京城票商一概见利忘义,似有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嫌疑。敢问大人真的去过京城所有票号吗?”张之久久看他,忽然又大笑:“今儿可笑之事全让我赶上了。这位爷,想来你自然也是个商人了?”致庸点头:“在下是山西商人。”一听是山西商人,张之语气更不好了:“你是商人,原来还是个山西商人,哈哈,你置身京城,竟然不知道山西商人在天下人中的口碑?”

  致庸面色一红:“山西商人在天下人中的口碑如何,大人不妨明言!”张之不笑了,正地:“今下官饮了酒,说了醉话,你不要计较。这么说吧,你们晋商行遍天下,为天下人通天下货,能吃苦,肯下力,其功不小。可就下官在京城的经历而论,山西商人吝啬,惟利是图,见利忘义,也是时人的共识。”

  致庸听他说完开口道:“大人说到这里,在下斗胆问大人一句,商人以商为业,谋利是其本分,只要合情合理,即使惟利是图,也不为过。譬如大人,当年自然也是十年寒窗,苦读圣贤之书,学得文武艺,售与帝王家,其实也是一种买卖啊。今大人赋闲在京,没有银子打通吏部,令大人十分不耐烦,以至于迁怒于京城票商,亦对山西商人不齿。可是在下要问大人一句,就是有票商愿意借银子给大人,让大人回朝为官,大人又能为天下百姓做什么呢?”

  张之心中一震,不睁大眼认真地看他,然后一拱手,恭敬道:“适才确是张之胡言语,唐突了晋商。不过这位爷,你是在商言商,不懂吾之心也。下官所以盼着早补官,回到朝廷之上,并不只为了几两俸禄银子。下官丁忧返乡三年,天下之甚一,百姓苦楚年胜一年,朝廷大臣,尸位素餐,能出奇策献良谋,脚踏实地让我大清拨反正的竟无几人。倒是连一个小小的吏部堂官,都敢公开在家收取贿赂银子!下官虽然只是三品官,在朝廷里算不上什么大员,但只要有一见到皇上,就要大声疾呼,为民请命,为我大清国兴利除害,让士农工商各安其业,天下万民休养生息。我特别要弹劾那些贪官,整顿吏制,为国除贼,为民除害!”

  致庸不觉叫了一声好:“然后呢?”张之讲得兴起,拍案道:“然后深谋远虑,师四夷之长技,革吾国之旧弊,卧薪尝胆,奋发三十年,富国强兵,让我泱泱华夏之国,重现昔时汉唐之气象…”可说着说着,他忽然又了气,叹道“罢了,今我在这里讲这些干什么,没有银子,我就回不了朝廷,见不到皇上,万事皆空呀!”

  致庸默视他良久,忽然道:“大人要借贷多少银子,能告诉在下吗?”张之一愣,冷冷道:“我要借贷十万两,你有吗?”致庸想了想,道:“我没有。可是我知道有一家山西人新开的茶票庄,可以借给大人这笔银子。”“新开的茶票庄?”张之有点没听明白。致庸点点头:“大人明不妨到西河沿山西祁县乔家大德兴茶票庄问一问,他们说不定会借给你银子。”张之打了个酒嗝,将信将疑地看他。致庸不再多说,会了账,与李德龄离去。

  第二天一大早,致庸就关照李德龄:“李爷,给前头说一声,说不定这几天会有一个丁忧回京候补的三品大员,来我们这儿借十万两银子。”李德龄一愣:“东家,您以为张大人真会来借银子?”致庸点点头:“如果他是一个急着补官,好去任上鱼百姓的贪官,他今天就一定会来借银子;相反,如果真是个从不贪污受贿的好官,又忧国忧民,急着入朝去治国平天下,今天也一定会来借银子!”

  李德龄笑:“东家,您觉得他是一个贪官还是一个清官?”致庸沉道:“据我看来,说不定他真是一个清官,一个想有所作为的好官。”李德龄担心道:“十万两银子不是小数。我们要是借出去,他一个清官真有可能还不了!”

  致庸沉思道:“如果是这样,就更应当借给他。不为我们赚银子,为了眼下朝廷上下,清官太少,贪官太多!”李德龄想了想又道:“一个三品大员,活动个快班好像用不了十万两银子吧?听说可多可少,就看他的人缘。”

  致庸想了想道:“要是这样,你现在就去前头,帮他立个可以随时来取银子的折子,上面写明十万两银子,他用多少,就来我们店里取多少,用不了的,存在我们店里,不算他借,将来也不算利息。”李德龄道:“这样好。他用多少取多少,也不押着银子耽误我们做生意。哎,东家,现在就给他立折子,咱是不是太急了?还不知道他来不来呢。”致庸一笑:“我算定他十有八九要来,所以还是先立好了等他吧。他要是来了,让人告诉我。”

  李德龄道:“东家,这样的生意可不能多做啊,只赔不赚!”致庸道:“这样的生意偶尔做几回,也没什么!再说…这件事上我还有点别的想法。”

  当上午张之果然如约前来,虽然他犹豫再三,但最后还是下决心走进了大德兴茶票庄的店门。二掌柜立刻上去,几句话一聊,听说他要借贷十万两白银,二掌柜立刻问道:“客官莫非姓张?”张之大为诧异:“正是,你怎么知道?”二掌柜笑了:“既然如此,您就是张大人了。张大人的事情在下略知一二,请稍坐片刻,待小人去把东家请出来与大人一见。”张之点点头:“请便!”他坐下来,立刻有伙计恭恭敬敬地端上茶来。张之喝着茶,突然发笑自语:“我只是为了试一试才来,若这件事成真,那就越发可笑了!”架子上的自鸣钟带着点自嘲“当当”地响了起来。

  致庸和李德龄快快走出来拱手道:“张大人请了。”张之一惊,也站起拱手:“失敬,原来你就是东家。”致庸笑着点头:“在下正是山西祁县商人乔致庸。”张之哈哈大笑:“奇遇,奇遇,张之回京这些天,真是开了眼界。”他上下打量致庸,接着道:“早就听说过山西祁县乔家堡的乔家,只是没想到乔东家竟如此年轻。不过,乔东家,下官有一事不明。此事不说清楚,下官还是不敢借这笔银子。”

  致庸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张之道:“你与我只有一面之缘,别的票商害怕我还不了他们的银子,你就不怕?”致庸闻言大笑:“大人,致庸愿意借给大人银子,是因为昨亲耳聆听了大人的高论,明白了大人的襟。大人有志于拨反正,救万民于水火之中,将银子借给这样一名官员,致庸深感银子借对了人家。以后大人若是还不了我银子,那也是我命该如此,与大人无干!”

  张之久久看他,突然变,摇头起身就要走。李德龄连忙道:“哎大人,您怎么话也不说就走了?”张之连连摆手:“这银子我不借了!”致庸笑道:“大人,不借也行,可说明白了再走也不迟啊。”张之回头道:“乔东家,你是个商人,行事却不像个商人。一个商人行事不像个商人,其中必然有诈,这银子我还是不借的好。”

  致庸一听乐了:“大人,致庸还有一句话,大人听了,就知道致庸借出去这笔银子,其实仍有所图。”张之点点头:“对,这样你才像个商人,才不让我觉得害怕,说吧。”致庸道:“大人,致庸是个商人,当然图的是利。今天借给你十万两银子,不是想让大人到期本利还清,而是想和大人套一份情。大人现在是三品大员,照朝廷的规矩,不出三年,大人就会外放,那时你就是封疆大吏。若大人那时还是还不上敝号的银子,在下但求大人能让敝号在你那开一家分号,帮大人料理官私一应银钱事务,就当大人你还了我的银子,如何?”

  张之久久注视着致庸:“乔东家,眼下兵荒马,商路不通,商人大都做不成生意,你为何还要扩张票号?”致庸轻叹一口气:“大人对我票号业还有所不知,正是因为眼下南北阻隔,商路不通,银车不能自由来往,致庸才觉得应当大力扩张票号。有了票号,天下商人靠信用就可以做生意,南方的银子可以不必北上,北方的银子也不用南下,这不就既疏通了银路,又疏通了商路?”

  这一席话说得张之立时对致庸刮目相看:“乔东家,下官一直认为京城乃天下商人藏龙卧虎之地,一定有了不得的人物,可我一直没有遇到,不免遗憾。今天可算弥补了这份遗憾。乔东家年纪轻轻,竟有这样的眼光,下官实在佩服!”致庸连称不敢当,张之接着沉半晌,终于道:“好,这笔银子我借!你的条件我也答应!”

  致庸笑了笑,做一个手势,伙计立刻递过一个早已经做好的折子。张之接过来一看,十分惊讶。他心中一动,拱手道:“乔东家,你方才的话倒也提醒了下官…我若是帮你想到了一条发财之路,同时又能大力扩张票号,就不算白借你的银子了!怎么样,想不想听?”致庸大喜:“大人有话请讲。”张之点点头:“这里不方便,有方便的地方吗?”致庸朝内室一指:“大人请!”

  进了内室,张之坐下便道:“乔东家,如今长军占据长江一线,遮断了南方各省向京城解送官饷之路,朝廷正在着急。乔东家若能在此时派出干练之人到南方各省设庄,替各地官府向朝廷汇兑银两,就解了朝廷和各地官府的大难。到那时,只怕贵号可以大把赚钱了…怎么样.我这条发财之计,顶得上你的十万两银子吧!”

  致庸闻言大喜不已,一拍脑门子:“不错!去南方各省设庄,既帮朝廷疏通了银路,又扩张了票号,真是一箭双雕!”说着他就要跪下,张之急忙将他扶住:“别别,我这会儿还没补上官呢,仍旧是个老百姓,你不用下跪!”李德龄也在一旁激动道:“张大人,你这条发财的门道,还没对别的票商讲过吧?”

  张之哼了一声:“别的票商不愿借给我银子,我当然没有机会对他们讲。乔东家真要去南方各省设庄?”致庸重重点头。张之笑道:“既是这样,我就在这里帮你们写几封信给南方几省的督抚。看我的薄面,他们应该会让你们进门的,不过进门之后怎么和他们攀情,那要看你自己了。另外,刚才说的是玩笑话,你的十万两银子,张之总还是要还的!”致庸一愣,两个人哈哈大笑了起来。

  张之到了半下午才走。送走张之后,致庸站在门口,捏着那几封信激动地对李德龄道:“李大掌柜,我要马上写信回祁县,让曹掌柜亲自带上他招募的票号人才,去广西、江西、湖南各省设庄!我自己则带人去广州那里设庄!这样的商机稍纵即逝,我大德兴茶票庄一定要捷足先登!”李德龄也一阵兴奋,赶紧点头。

  两人正要进去,突见门口一个小商人模样的中年人,在店门前伸头缩脑,犹犹豫豫。看见他们,嗫嚅了半天问道:“听说北京城内只有贵号不论商家大小,都可以办理异地汇兑,我的银子很少,你们也办理吗?”致庸大为高兴:“真的吗?你想办理汇兑?请请请!”说着连忙将他引了进去。

  小商人进门坐下,半天才拘束地道:“乔东家,李大掌柜,只是我的数额很小,而且要汇兑的地方太远,只怕…”致庸不介意道:“这位东家,看到我们门前那块招牌没有?上面写着汇通天下四个字,这块招牌是我挂出去的,我说了,就能兑现。”

  小商人仍旧迟疑:“乔东家,我跟您说实话,我是浙江杭州临安府薛家村人,到京城里投亲不遇,只得用手里的几两银子做着小买卖,好不容易攒下了二十两纹银,可一直没法往回带。听说你们这里帮小商人汇兑银两,所以斗胆过来瞧瞧。但我第一不知道这么小的生意,你们做不做;第二我家离得太远,中间又有长军隔着…”

  致庸高兴道:“不瞒这位相与,你是小号开业以来,第一个来敝号办理异地汇兑的客人。既然我挂出了那样一个招牌,你就是只有一两银子,我也要帮你汇兑!”说着他便招呼李德龄道:“李爷,你来办,为了感谢这位相与给了我们第一宗生意,你把我们大德兴茶票庄天字第一号的银票写给他!”

  李德龄默默看他,迟疑了一下,但仍旧去办了。过了一小会,他将写好的汇票拿过来,交给致庸。致庸转手将汇票郑重地交给小商人:“这位相与,这是你的汇票,看好了,上面写明二十两纹银,汇往浙江杭州临安府镇海县薛家村。你明天把它信局的人寄回去也可,托人捎回去也可。一个月内,小号定会有人上门凭票兑银子。因为你是小号的第一宗生意,所以我们不收你的汇水。愿你后生意做大了,能和小号做一个长长久久的相与!”

  小商人大为感动,只差没磕头了,千恩万谢好一会才离去。致庸送他出门,回头见李德龄和店里人都默默望着他。致庸笑道:“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一天之内就有了两宗生意,你们一个个这是怎么了?”

  李德龄闷声道:“东家,我们在杭州可没有分号,您真的会为了这二十两银子,往杭州临安府什么薛家村跑一趟?”致庸点点头:“杭州眼下还没有我们的分号,可等我今年南下到了那里就有了。既然我们把汇通天下的招牌挂了出去,岂能食言?”李德龄更急了:“东家,万一有人说他想把银子汇到新疆去,我们难不成为着几十两银子,还专门派人跑到新疆?”致庸笑了:“李爷,你瞧好吧,用不了多久,哪怕是新疆,也会有我们的分号!”
上一章   乔家大院   下一章 ( → )
斯佳丽(《飘失去的莱松岛飘(乱世佳人天下大乱蔷薇中毒症候看我七十二变惟我独凄我的那个人标准言情小说颜色江湖第一马甲
漫步小说网提供小说《乔家大院》,乔家大院最新章节第三十章,乔家大院全文阅读,乔家大院电子书txt下载,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