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家大院》第十八章及《乔家大院》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漫步小说网
漫步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极武战神 剑极天下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不败战神 至尊狂妻 最强武皇 九死成神 修罗战神 巅峰武道 大明海寇 国色无双 伯府嫡女 一品状元 喜耕肥田 鬼婚蜜宠 狩猎香国 夏日回归
漫步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乔家大院  作者:朱秀海 书号:42335  时间:2017/10/3  字数:8340 
上一章   第十八章    下一章 ( → )
  1

  也许在梦中有太多次的相遇,所以当雪瑛在江家客堂内真的站在他面前时,致庸反而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在梦中。这次相遇是在江父极力反对、江母则坚持要他们相见的情境下发生的。而在他们相持之际,雪瑛突然出现了。大病初愈的雪瑛清瘦了许多,那双清媚转如波的眼睛更着太多的哀怨与伤情。致庸怔怔地看着她,半天才喃喃道:“雪瑛妹妹,真的是你吗?真的是你吗?”雪瑛不再犹豫,飞一样扑进致庸怀中,大哭起来。致庸神,当下紧紧地将她抱在怀里。

  “致庸,我不怪你,一点也不怪你,我知道你当时是迫不得已啊,其实你心中忘不了雪瑛,就像雪瑛忘不了你一样!”雪瑛一边哭一边说,简直肝肠寸断,致庸重重地点头,把她搂得更紧,眼泪“哗哗”而下。

  突然雪瑛挣脱开他的怀抱,扬起脸来痴痴地看着他,颤声道:“致庸,致庸,现在乔家大难已过,你,你该带我走了吧?”致庸捧起她清丽的脸庞流泪道:“你为何这样傻,要嫁给一个濒死的病人啊?”雪瑛哽咽道:“这些日子我死了一回,又活了过来,到底明白了一件事!人活在世上,没有银子,万万不能!我不能像你太太那样用银子救你,所以不得不失去你;可如果失去你,我嫁给谁又有什么区别呢?你明白吗,我打算嫁一个快死的人,就是希望你心痛,你心痛才会抛下你那个有钱、有貌又有德的太太,把我从火坑里救走啊…”说着,雪瑛放声大哭起来。致庸浑身打颤,松开了他那捧着雪瑛脸的手,痛苦地喃喃道:“太太?对啊,原来我还有一个太太啊,我怎么就忘记了呢…”

  雪瑛闻言猛然一惊:“你,你…”致庸心如刀绞,流泪道:“好妹妹,我已经娶了亲,太太也,也很好,我不能抛下她,你自是不能嫁我了,可你可以嫁给更好的男人啊,你为何要作践自己呢?”雪瑛愣怔着,半晌才痛声道:“致庸,你是说你还是不能带我走?即便乔家现在已经转危为安,你仍旧要留在你那个太太身边?”致庸凝视着她,痛苦地点头道:“她是个好女人,我不能再负她;而你,只要你嫁个好男人,我就可以心安,永远把你当作自己的亲妹妹!”雪瑛呆在那里,死死地盯着他,突然疯了似地狂笑起来,大叫:“不!我就是要嫁给何继嗣!”

  致庸大急,摇晃着她道:“雪瑛,天底下这么多的好男人,你为什么偏偏要嫁给他?你就没有听说何继嗣已经是个半死的人了!”雪瑛停住笑,瞪着他冷笑道:“你打住!下面的话我不要听!何继嗣是个烟鬼,何继嗣病入膏肓,我嫁过去不出三年两载,就得守寡,这样的话我听得多了!除了这些话,你还有别的吗?”

  “雪瑛,我今天不避嫌疑跑来,就是想亲口告诉你,不管我是不是负了你,你都不能自暴自弃!你要是这样出了嫁,我…”致庸再也说不下去了。雪瑛盯着他颤声道:“乔致庸,我要嫁给何家大少爷,你的心不安了?你的心疼了?可你记住,江雪瑛铁了心嫁给何家,就是因为你,因为你的绝情,你的负心!就是想让你一生一世为你做过的事心疼!因为你今天可以带我走,可你却没有!你是个懦夫!我这辈子再不要见你了,回去跟你那个有钱的太太过吧!”说着她转身奔向绣楼。致庸跺足喊道:“雪瑛…”

  雪瑛停住脚,慢慢回头,脸上忽然现出最后一丝希望,却听致庸流泪道:“不管我对你有什么过错,都和我太太没有关系!你要恨,就恨我一个人,在这件事上她是无辜的!你不能恨她!抛下你,我是无情;可若抛下她,我是无情又无义…”

  “乔致庸,既然你这么疼爱你的太太,你就好好地跟她过一辈子吧!”那一瞬间,雪瑛脸上现出的绝望和恨意,是致庸一生都无法忘记的;而她那听似平静的话语中所蕴含的刻骨的怨毒,更使致庸呆在了那里。当他再次抬头的时候,雪瑛已经不见了。

  致庸突然明白过来,不管他有怎样的理由,怎样的原因,他都再一次失去了这个心爱的女人。刹那间,致庸的心刀割般疼痛起来。他惨叫一声:“雪瑛——”嘴一张“哇”的一口鲜血了出来。

  长栓和翠儿赶紧赶来,见他这副模样,长栓叫道:“二爷,二爷!”致庸一手扯住长栓,一手抓着心口,惨声道:“听到了吗?我的心正在咯吱咯吱地裂开!我疼死了,我真的要死了…”长栓吓坏了,赶紧和翠儿手忙脚地扶他走出了江家大门。一出江家的大门,长栓愣住了,门外赫然守着乔家的马车,而乔家二玉菡眼里含愤怒的泪水,立在车前冷冷地看着他们!

  乔家内宅里,当晕过去的致庸隔世般悠悠醒转,睁开眼却刚好看到玉菡那双又疼又恨的眼睛。见他醒转,玉菡的泪珠无声落下,扭过身去不理他。致庸却一把搂住她,痛急道:“太太,她不听我的,还是要嫁!”玉菡恼怒地推开他的手:“你…你说什么呢?”致庸流泪把事情说了一遍,玉菡的脸白一阵,红一阵,气恼道:“就是雪瑛表妹要嫁,那也是她心甘情愿,二爷到了这会儿还为她心碎,你把陆氏置于何地?”致庸一惊,挣扎着要坐起来,又被玉菡心疼地按下去。致庸急道:“太太,自从你嫁到这个家,我就是你的丈夫,你就是我的媳妇,我自诚心诚意待你,可雪瑛妹妹…”说着他大急起来,流泪道:“不能让她这样出嫁!她这是在恨我,她知道,她要是嫁给了何家,我这一辈子就再也不能安心,我会为自己做过的事一辈子心疼如割!”玉菡心中大痛,忍不住回头如呻般哀求道:“二爷,你这么做,就没有想过陆氏会不会心痛如割…”致庸突然又揪住心口叫道:“疼死了,我的心这会儿疼死了!”玉菡大惊,抱紧他,一迭声焦急道:“这会儿怎么样?这会儿好点了吗?…”

  她紧紧抱住致庸,让他的心疼平复过去。过了好一阵,致庸闭上的眼又睁开,回身抓住玉菡的手痛声道:“太太,我求你了,解铃还需系铃人,我对不起雪瑛妹妹,可你是无辜的,你去劝劝她吧!天下的好男人那么多,她要是真想惩罚我,已经达到目的了,可她千万不要嫁给何继嗣!”玉菡生气地放开手,不再理他。致庸见状挣扎着爬起道:“太太不愿去,我去见大嫂,要大嫂去劝她!”玉菡原本扭身呆呆地坐着,忍不住大为心痛,回身痛苦道:“你给我好好呆着!我先写封信去,劝她好好想想:等她有点缓过气,我再亲自去劝她…”这下你满意了吧!”说着她不住泪落如雨。致庸呆呆地望着她,眼泪又落下来。

  2

  祁县商街上,几位皂衣衙役,个个手提大锣,边敲边喊道:“众商号听了,朝廷海防捐已派至本县,此捐事关海防安危,国家存亡,县太爷有令,各家商号一体认捐,不得号!”他们一路喊了过去,但众商家一闻此声,纷纷开始上起了门板。

  乔家的内书房里,致庸面带病容在榻上半卧着,曹掌柜皱眉道:“不足两月,这是朝廷第五次向下面派捐,名目百出,记得上个月朝廷派的是河防捐,说是治理黄河决口;这一回名头更大,是什么海防捐。”茂才道:“自从英格兰、法兰西各国打破国门,大清国还有什么海防?”致庸怒道:“让捐多少?”曹掌柜道:“这次朝廷派给山西一省的海防捐竟然占了全国的三分之一;而山西的三分之一,又作为大头派给了我们祁县、太谷、平遥三县,且不是按家捐,是按商铺捐。每个商铺不得少于五十两银子!”

  致庸慨然道:“朝廷素知山西商人众多,号称饶富,才把那么多捐税予山西一省;祁县、太谷、平遥三县商家汇聚,派捐三分之一也不足为奇。不过五十两够干什么的?既然朝廷派的是海防捐,这钱多少也会用在这上面,大家就该多捐点儿,万里海防,不能再让那些夷国骑到我堂堂中华大国的脖子上拉屎了!”曹掌柜有点摸不准他的心思,问道:“那东家的意思…”致庸一下从上坐起:“要我说,每个商铺就该捐五百两!五千两!上回和英吉利国打仗,我们败了,结果割地赔款;如果以后再败,不知又是个什么结果!所以一定要捐,多捐!”

  曹掌柜吐吐起来:“东家,有件事还没告诉您呢。今早上达盛昌的崔大掌柜来过,要联络水家、元家和我们一起抗捐。崔掌柜还说,他来联络我们的事不要声张出去!”致庸冷笑:“前几达盛昌不是也和水家、元家一伙,吆喝着不和我们来往了吗?怎么今又来联络我们一起抗捐?既要抗捐,那就公开的,理直气壮的,干吗要悄悄的?大丈夫敢作敢当,干吗要背着人?”茂才回过点神,帮曹掌柜解释道:“东家难道没看出来达盛昌有难言之隐?”致庸道:“什么难言之隐?他们这是脚踩两只船。邱老东家深知我的新店规改得对,改得好,可他毕竟也是水家、元家的相与,眼下这个局势,犯不着和我一起受千夫所指…唉,也不说这个了,曹掌柜,你告诉达盛昌的崔大掌柜,就是他们都不捐,我们也要捐!”

  曹掌柜觉得不妥,劝道:“东家,您再想想…”致庸皱着眉头考虑了好一阵,突然道:“农民种地是为了供天下人吃粮,匠人做工是要供给天下人使用器具,读书人做官是为了治理天下,我们商人做生意则是为天下通财物。眼下洋人犯我疆土,杀我百姓,不论士农工商都应为国尽力!自古至今,世人多指责商人惟利是图,只认银子不认君父国家,我就气不过!曹爷,从这件事开始,我要让天下人看看,商人不是这样的,至少我乔致庸不是这样的!”

  曹掌柜心中一动,脸上不起了愧,但过了半晌他仍有点为难道:“东家,这道理我也懂,不过眼下咱们的处境不好,水家、元家、达盛昌一起联手抵制我们,其他小商户害怕他们,也不大敢和我们做生意,这回我们若是再置他们于不顾,坚决认捐,只怕以后更不好处了!”他一边说一边使眼色给茂才,让他也劝两句:不料茂才又像梦游般发着呆,一点没注意到他的眼色,而这边致庸想了想仍旧坚决道:“不,曹爷,他们不理我乔致庸可以,国难当头,不让我为朝廷出力可不行。前者只是个人乃至晋商之间的小事,后者却事关国之大事,事关我乔致庸的大节!这一回,就是我把他们全得罪了,就是他们永世不和我乔家做相与,我也还是要捐!”曹掌柜闻言大急,又拿眼看茂才,继而扯扯他的衣服。茂才抬起头回过神来,但大大出乎曹掌柜意料的是,他竟然带着点愤,比致庸还激动道:“东家说得对,这是大节,捐,当然要捐!”曹掌柜一听傻了眼,呆了半晌只得又问:“那…我们捐多少?”

  致庸想了想道:“上回从包头拉回来的银子,付了陆家的本银和利息,外加三星镖局的镖银,又和水家、元家清了几笔要紧的账,银库里差不多空了。唉,我真恨我现在没有足够的银子,要是有,我就每个铺子捐它五千两…这样吧,尽我们最大的力量,每个铺子捐一千两银子!”

  曹掌柜大惊,脸色都变了:“一千两?这样的话,咱们超过起捐数二十倍!”致庸和茂才互看一眼,都重重点了点头。曹掌柜叹道:“东家,我们捐就捐吧,可就是别捐这么多,我们带头捐银子已经犯了众怒,再捐这么多,那不是让别人觉得,咱们是故意要他们的好看吗!”致庸哈哈一笑:“曹爷,你还真说对了,我正是想要他们的好看!万一他们觉得不好看,就会捐得和我一样多,那祁县、太谷、平遥三县,乃至整个山西会给朝廷多捐出多少银子?这么多银子又能多养多少兵,打多大的胜仗!呵呵,这个众怒,我还非犯不可了!”曹掌柜没料到他竟这样回答,又是佩服又是担心,不再多说,转身就往外走。

  致庸又冲着他的背影道:“曹掌柜,既然这件事情要闹大,那就闹得更大些吧!我们带头捐银子助海防是好事,光明正大,不要悄声跟做贼似的。我让长顺他们带上锣鼓跟你一块儿去,我们乔家要锣鼓喧天地把银子送到县衙门里去!”曹掌柜更是吃惊,忍不住叹一口气,说:“东家怎么说,我就怎么办!”

  几后,水长清在家中戏台院内正跟在一旦角后面学台步。王大掌柜走进来看着他,急得想说什么,又不敢打扰,只好站在那里连连咳嗽。过了好一会,水长清才看见他,带点不耐烦道:“又有啥事?”王大掌柜躬身禀道:“东家,县里的钱师爷来了,送来县太爷的帖子,请您和元家、邱东家一同去衙门里会商。”水长清比划了两下水袖,头也不抬道:“你没见我忙得很吗?我没空!我知道这个新上任的县太爷想干什么,不就是那笔海防银子!”王大掌柜道:“东家,这回恐怕不捐是不行了,乔家已经捐了,他们每个铺子捐了一千两!”水长清一惊,生气道:“他们乔家多大一点生意,就捐了这么多,我们难道就比他们差吗?元家和达盛昌呢?”王大掌柜道:“我派人打听了,他们也要捐。县太爷有话,说谁家要是生意上不顺,家里拿不出这点银子,就甭捐了!”水长清一愣,道:“他这话什么意思?让这个县太爷拿把笤帚来,把我们家的地扫扫,也够他们吃几辈子的!”王掌柜道:“听说元家每个铺子是一千二百两,达盛昌捐多少还不知道。”

  水长清微微怔了怔,干脆道:“我们和元家一样,每个铺子也是一千二百两银子。达盛昌算什么,乔家现在还有一碗粥喝,也捐一千两,真是有俩钱烧的!你去告诉县太爷,我身子不好,银子给他抬去,人就不去了!”说完,他径直走回去对那个粉妆旦角道:‘‘来,接着走,刚才我那两步跟一捧雪比,还差多少!”那旦角道:“水东家,您要是上了台,别人还真闹不清您像一捧雪,还是一捧雪像您呢!”水长清闻言大喜:“真的?”那旦角掩嘴笑,点点头。不料水长清脸一沉:“你蒙我呢,我这两步甭说和一捧雪比,就是跟九岁红比,都还差得远呢。咱们接着走。”两人一前一后,又像模像样地走了起来。

  邱家客厅内,崔鸣九站在邱天骏面前低声道:“东家,事情我没办好,水家、元家都捐了,我们捐不捐?”邱天骏道:“我们不和水家、元家比,只和乔家比,我们也捐一千两吧。”崔鸣九刚要应声离去,邱天骏又道:“你回来,乔致庸在网罗人才,你听说了吗?”崔鸣九点点头:“听是听说了,不过好像是给一些失业的掌柜、伙计们发些过日子的银子,说不上什么网罗人才!”邱天骏道:“那就更坏了,他这是在收拢人心!你赶快去替我也办件事!”崔鸣九问:“什么事?”邱天骏道:“把这几年从达盛昌各店辞退回家的掌柜和伙计的名字写成单子,挨家挨户去给我看看,有没有过不下去的,要是有,发些赈济银子给他们!”崔鸣九忍不住道:“东家,我们干吗这样?乔家发银子给将来他们要用的人,我们辞退的掌柜和伙计将来都不打算再用了,还要在他们身上花银子?”邱天骏道:“你懂什么?这不叫花银子,这叫生意,买的是人心和口碑!他乔致庸那么做,我就这么做!我这把年纪了,总不能老跟在他股后头亦步亦趋吧!”崔鸣九不敢回嘴,转身离去,出了客厅才恨恨自语道:“这个乔致庸,自从有了他,我就再过不了安生日子了!”

  至于陆大可,闻讯后跳着脚在陆家客厅里对侯管家发脾气:“我没银子,我就是不捐!‘哎哟’我的脑袋呀,疼死我了!”侯管家劝道:“东家,这事可都是祁县乔家堡咱们家的姑爷带头闹起来的,他一带头,祁县的几个大商家都认了捐,连小商号也都各捐了五十两。县太爷说,陆家是太谷的首富,我们要是不捐,他就不好差了!”陆大可大声道:“我就是不捐,我没银子!这个乔致庸,一个铺子一千两,他疯了,败家子!这事是他惹起来的,他替我捐了吧,我可没银子!”侯管家一直站着,看他发作,过了好一会才忍住笑喊一声:“东家——”陆大可看看他,半晌终于软下来:“咱们这么穷,不能和祁县的水家、元家比,就是乔家和邱家咱们也比不上,咱们只能和本县的那些小商户比,一个铺子捐它五十两。”侯管家有点为难:“可是县太爷那边…”陆大可怒道:“就这么多,他爱要不要,就这么多我还心疼呢!”说着他捂住心口,又“哎哟哎哟”地叫起来。一个仆人赶紧跑过来,扶他进内室。侯管家想了想,捂着肚子笑了起来,旁边一个伙计问道:“侯爷,你笑什么?”侯管家道:“我在笑咱们的县太爷,祁县的太爷对水家、元家用的那些招儿,他以为对陆家也顶用,咱们县太爷错了,别人怕人家说他没银子,咱们东家可不怕,他抠门抠了一辈子,可以说天下闻名,这回要是突然不抠门了,人家才不敢跟他做生意呢!”那伙计恍然大悟,跟着哈哈笑起来。

  3

  祁县县衙里,县太爷赵尔泰在灯下捻须笑道:“没想到我还真小看了这些山西商人。先是乔致庸每个铺子认捐一千两,还敲锣打鼓地把银子抬到县衙里来,给足了我面子!接着你钱师爷由此想出这个妙计,一面散布这个消息,一面邀请各商家到衙门会商,结果不几各大商家都踊跃捐款,连太谷和平遥的县太爷都用了这招,听说效果也好得很啊!”赵尔泰做了多年的老童生,一把年纪才开始做官;兼之是新官上任,尚不足两月,自是小心翼翼,他原本对这连续派捐之事大为烦恼,甚至担心会起民变,危及乌纱,没想到事情出乎意料地顺利解决,让他大为得意。

  钱师爷闻言笑道:“多亏老父台这么快就号准了这些山西商人的脉。不说海防捐,只说他们没银子可以免捐,就会把他们吓个半死,那是怕毁了他们的商誉啊!”赵尔泰道:“不过这次该说是乔致庸开了一个好头!”他看看钱师爷,沉思道:“我以后在此地为官,替朝廷派捐会成为我的头等要事,所谓将取之,必先与之…”

  钱师爷有点疑惑起来:“他们是商人,有的人富可敌国,老父台还能给他们什么?”赵尔泰笑道:“钱先生错了,我有他们没有的东西。”钱师父赶紧道:“请老父台明示。”

  赵尔泰带点得意道:“他们给我银子,我可以奖掖他们名声。这次我不但要亲自去认识这位乔致庸,给他们家门头上挂匾,还要写一个折子,上奏朝廷,表彰这位义商!”钱师爷心中明白,却故意一愣:“老父台,这乔致庸算是义商?”赵尔泰笑问:“一个铺子拿出一千两银子,还不是义商?”赵师爷立刻笑道:“老父台深谋远虑,我等不及!”赵尔泰一摆手:“罢了罢了,要把这个官做下去,我还有很多事要学,照我的吩咐去办吧!”

  不几,乔家门外鼓乐大作,县太爷赵尔泰亲自来到,当众宣告:“此次本县能按朝廷定下的期限收齐海防捐,多亏乔东家当仁不让,给全县商家做了表率。下官治下能有这样仁义的商家,既是朝廷之福,也是本县之幸。”话音刚落,这边钱师爷便抬上一匾,赵尔泰亲自揭去匾上红绸,现出“急国之难”四字。致庸大喜。病容一扫,神采奕奕道:“老父台如此厚意,致庸感激不尽,后若有用得着致庸之处,致庸自当效力!”这话说得皆大欢喜,四周响起一片掌声。

  送走县太爷,致庸颇为得意,亲自指挥挂匾。景泰放学回来,看着这锣鼓喧天的热闹阵势,开心地扯住致庸问:“二叔,咱们家挂上这块匾,跟四大爷他们家门口的举人牌坊差不离吧?”“好小子,你说差不离,就差不离!”致庸在他头上一拍,高兴地回答。众人都笑,曹氏在一旁也不莞尔一笑,看看身边的玉菡道:“妹妹,你看今天二弟多开心!”玉菡心中有事,深深看了致庸一眼。

  第二,玉菡收拾齐整,准备亲自去江家劝说雪瑛。曹氏闻讯赶来,担心地看着她问:“妹妹,你真的要去?”玉菡点头,曹氏心中一痛,道:“妹妹,委屈你了。”玉菡擦干眼泪,转身离去。曹氏一直送她到大门口,低声嘱咐道:“妹妹要记住,今天是为致庸、为嫂子、为乔家去的,不管受多大委屈,都要受得住啊!”玉菡忍不住又下泪来。

  玉菡到达江家,江家内宅屋摆的都是聘礼,五光十。江母和翠儿陪雪瑛边走边看。江母一边不住口地赞叹,一边小心地看雪瑛:“都是好东西!何家的媒人对你爹说,只要你哪样看不上,他们就拿回去换!”雪瑛冷冷道:“人呢,他们也能换吗?”江母一怔,雪瑛已经往另一边去了。江母想了想又跟过去,拿起一件首饰,笑道:“你看看这一件,说是太原府老金家的祖传手艺,打得多巧,这蝴蝶像真的一样!”雪瑛摇摇头,继续在嫁妆中转着,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李妈突然上前,附耳对江母说了几句。江母闻言变,惊怒道:“她?她来干什么?”李妈赶紧示意她不要声张。这边雪瑛已经开口问道:“娘,谁来了?”江母十分激动,看雪瑛一眼,一时无语。雪瑛心中一动,连声问道:“李妈,到底是谁来了?”李妈不敢回答,拿眼去看江母。江母生气道:“谁,乔致庸娶的太太,上次那封信已经够烦人了,这回竟然说是专程来看你。”雪瑛心头一震。江母看一眼雪瑛,回头对李妈怒道:“快,让人打发她走,告诉她,我们江家没有他们这一门亲戚!”不料雪瑛想了想,突然遭:“娘,让她进来吧!”众人一惊,忍不住看她。江母脸色苍白道:“雪瑛,你还真想见她?”雪瑛落泪道:“娘,就是因为她,我和致庸才成了陌路之人。我想知道,除了前些日子那封哕嗦的信,今天她怎么还敢上家里来见我,她见了我,有什么话要说…”

  李妈朝外走,又回头问:“太太,这些东西要不要收起来?”江母想了想,咬牙道:“就这样放着,让这位陆家大小姐也看看,我们江家也要排排场场地嫁闺女了!”
上一章   乔家大院   下一章 ( → )
斯佳丽(《飘失去的莱松岛飘(乱世佳人天下大乱蔷薇中毒症候看我七十二变惟我独凄我的那个人标准言情小说颜色江湖第一马甲
漫步小说网提供小说《乔家大院》,乔家大院最新章节第十八章,乔家大院全文阅读,乔家大院电子书txt下载,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