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丛里的诗》第六章好汉只问有情无及《刀丛里的诗》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漫步小说网
漫步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极武战神 剑极天下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不败战神 至尊狂妻 最强武皇 九死成神 修罗战神 巅峰武道 大明海寇 国色无双 伯府嫡女 一品状元 喜耕肥田 鬼婚蜜宠 狩猎香国 夏日回归
漫步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刀丛里的诗  作者:温瑞安 书号:1909  时间:2016/10/5  字数:7662 
上一章   第六章 好汉只问有情无    下一章 ( → )
这时节,正是立后的雨季,黄历上叫做“雨水”

  雨下着的时候,叶红便有微愁。

  每当天灰蒙蒙、下着雨的时候,他便开始了心里的不安,负着手踱着方步。千百点雨散飞了开来,时常使他善感成千百种不安。

  石暮题那儿捎来了消息。

  “俗人”果然有“俗人”的办法——而且俗人办事实际,讲求效率,不事空泛。

  而且俗人多半都是很有“门路”

  石暮题便是替他找到了一条“门路”

  他客叶红在赵肃我面前说话。赵肃我原是县吏出身,跟石暮题一样,一个任职观察、一个原属孔目;两人齿相依,拘集检案,合作无间,彼此都有欠情,也有情。而今石暮题收了叶红所赠邬落石的“苏子观音像”功架便做到十足,赵肃我自也乐得做个顺水人情。

  “我不是不替龚大侠开。我也一向都仰慕龚大侠的为人。只是,这是由刑部押下的海捕文书,先后有提刑陆屈武陆大官人、府尹于善余于大人、经略相公沈清濂签发批下,我不敢不照着办、严着看。”

  于是石暮题受人厚礼、替人奔命,去拜晤了陆倔武。

  陆倔武听了只皱着眉、铁着脸,反问:“是谁着你来的?”

  能够使动执吏石暮题,自然非同寻常,陆倔武一句活便问到了正题。

  石暮题婉转但照实的说了。

  陆倔武知是叶红,便一味叹气,眉头一直未展过。

  “叶公子说:大人跟龚侠怀情非浅,这件事,旁的人还真不敢惊动,只请大人主持公道。”

  陆倔武的口答是:“这件事我自是晓得了。只是由来曲折,不宜贸然行事。你去转告叶红公子,稍安毋躁,静候时机便是。”

  石暮题念是有了陆倔武的活,便天喜地的离去,又去刑房叫赵肃我开发印信官文,准他探监。赵肃我据悉有陆倔武的语言,也不为难,立行文书只呈府尹签批。不料,一向处事随和的于善余却把此案搁置,不肯签发。

  石暮题这倒不明白了,便求见于善余,但却遭推搪,借故不见。

  石暮题只进行到这关节上,便卡住了,只好一五一十相告叶红。

  叶红一面早已着人去打听龚侠怀在牢中的状况,一面花银子在各管营、差拨、牌头、牢头、孔目、节级全打点好了。既听石暮题说原由,暗自作出盘算,即着小厮备好雨具,亲访哈广情。

  他才叫了一声“哈七哥”哈广情便知晓他的来意了。

  “我就等你来。”他说“这件事有了点眉目。”

  叶红很有些感动。至少,大家都当他是朋友、他着人去办的事,他们都办得落力,就当作自己的事一样。

  “龚侠怀的事我去打听了:他的案子的确是沈清濂签批公文。罪状是‘妖言惑众,通敌卖国’,递传平江知尹于善余,由于善余下令缉捕使臣坠厅押下文书,并着陆倔武叠成文案,派出谈说说、何九烈、容敌亲、易关西四名孔目捕役,杖限缉拿龚侠怀。”哈广情的情面够、消息广,他打听的事一向比别人快、比别人准、也比别人可信。”你可听出了些什么问题?”

  叶红即道:“三个。”

  哈广情道:“你问吧。我知道的,一定说;你不问,我反而不便说。”

  叶红说:“第一,要办龚侠怀的理由是:‘通敌卖国,妖言惑众’,证据何在?”

  哈广情道:“听说这是他们里的人首告上去的。可是,他们着要整治一个人,自然会找到罪名、找到首告,你连不告都不可以。”

  叶红沉了半晌,又问:“沈清濂是经略相公兼任安抚使,刑狱缉捕之事,一向甚少过问,怎么龚侠怀的案子的卷宗决断,都由他来主理?”

  哈广情说:“准都知道沈清濂是当今宰相史弥远的心腹,也是‘三水一’嫡系人马的头领。这件案子的罪名既是‘通敌卖国,妖言惑众’,那么,少不免是开罪了史相爷或是朝里得令的人,才会找这种‘一击致命、无人敢救、杀人不见血’的罪名来诬陷他。问题是:要这是八尺门里子弟或江湖上的人为了争权夺位而诬陷龚侠怀,那么,上边的爷们只是给触怒了,受小人挑拨,要产办他,这结犹未必不可解。要这本就是从上面代下来,或志在必杀,要剪除龚侠怀这血烈汉子、心腹大患,那就可不易救了。这事是不是棘手,就得看是上而下还是从下而上这一关节上。”

  时红又沉思了一阵,才道:“要拿龚侠怀,怎么会出动‘谈、何、容、易’这四个人?”

  哈广情道“谁也知道这四人是史相爷派遣此地的节级,官位不高,面于可大。像龚大侠这种人物,别的公人可真不敢拿他、也拿不下手。谈、何、容、易跟龚侠怀向来都有点情,由他们来下手:龚侠怀比较不防着。”

  叶红冷笑道:“我听说他们一拿着他,就下毒手。”

  哈广情稍微诧异,目光闪动“你这事是听谁说的?可有证据否?”

  叶红慎重地道:“只是听说,尚无实证。”

  “若真有凭据,证实是他们下的手,或可请准龚侠怀签保就医,倒好办事。你不妨设法去查一查。”哈广情沉重的说“我倒听说龚侠怀两手一足俱废,押在死囚牢子里:要是谈何容易一上来就下手,恐怕呈告上去是诬陷一事,跟他们不无关系。这几人,说惹绝不好惹,价位不高不低,偏就是在这一线天的窄道中,谁也不易过得。”

  叶红动容地道“你着人去看了龚侠怀?”

  哈广情点头。

  叶红急问:“他怎么了?”

  哈广情仍是不语。

  叶红反而冷了下来“无论是什么情形,都请哈公直言便可。不能说的我不勉强,不能救的我也认命。”

  哈广情道:“倒不勉强,也无不便,只是,我派了几个得力的去探勘,回来言语都不一样,我也分辨不出个谁真谁假。”

  叶红长一口气,徐徐的道:“那就请七哥真假都说,”

  哈广情道:“有的人说,龚侠怀经不住严刑拷打,已死在牢中了。”

  叶红吃了一惊。

  “也有人说,龚侠怀在天牢里,给掠拷得不复人形,但他凛然不屈。”哈广情道“但也有人传:龚侠怀一进了牢,就知道自己完了,他什么都招了,该跪的跪,该叩的叩,甚至哭着求饶,另一说是他自杀三次,均求死不能。”

  叶红寒笑道:“这算什么?抓了人还不够,还要放出沉言去辱杀他吗?”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人一落到那些宵小之徒手里,就不拿作人办。他们要你认什么,你不认,只有受着非人能忍之苦,而且,还会牵累亲友家人,总之,你最心疼什么,他们便会让你更心痛。就算你认,也还不行,你得要自我诬捏,自行创述出比他们所叫你认更多的罪孽,他们才会满意。如果你犯的是通敌之罪,那么,就连你在当小少爷的时候曾用手抹了嬷嬷口一把的事,也得记录在案,变成德行不检,罪加一等。你没坐过牢,你下明白;“哈广情笑得不像是在笑,而是在哭“我进去过,这对腿子都没了,我的经验比你丰富。”

  “是的,”叶红肃然同时也忿然的道“可是他们不能这样折辱好汉”

  “他们不辱杀好汉,还杀什么?难道叫他们真个到沙场杀敌不成!好汉在战阵上除敌平寇:出生入死,回到家邦来却一个个在他们手里被治个死去活来,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才叫‘天下无敌!’哈哈!”哈广情干笑了两声,摊了摊手,道:“所以,我也不知道哪一项消息是真,哪一项消息是假。我只知道,我再探索下去,派出去的人就受到了警告:再要是不放手,我们就得付出代价。”

  “我不放手!”叶叶红坚决地道。

  “可是我还想保有两只手,所以我要放手了。”哈广情道:“不过,事情绝不能算大糟,所以,我还是去找了于善余。”

  “于善余?他…”叶红道“他不是少见访客的吗?哈七哥你真有办法!”

  “因为我不是客。当年…我还有一双腿可以上天入地城蹓的时候,曾力荐过他,当过提辖。”哈广情苦笑道:“今我有事情他,他也不得不应一应景、答一答情。”

  叶红恍然道:“这就当然了。七哥是他恩公,别人请他,他可以不管:哈公有请,怎轮到他不理!”

  “这就错了”哈广情平静地道:“你可别一声七哥一声哈公的了,贤弟,我长你几岁,所以可装腔作势说几句胡扯话。你欠别人恩情,不应不还;但别人欠你的恩义,你最好做了就忘,一笔勾销,这年头,这时势,忘恩忘义的小人最易当权得势,你若是有恃无恐、挟恩自重,很容易反招来了恩将仇报、反目成仇,不可不慎,万勿轻忽。”

  叶红情知哈广情语气虽厉,但却是出自肺腑的忠言,便敛容道:“是,我记住了。却不知于大人对龚大侠的事怎么个说法?”

  哈广情见他最关切的还是这件事,忍不住又问:“龚侠怀跟你是亲?”

  “非亲。”

  “有故?”

  “非故。”

  “你欠了他的情?”

  “非也。我跟他只两面之缘,还输了他一刀。”

  “你这人…”哈广情忍不住道“心肠太热!”

  “我这人就坏在这里,只要不平不忿、就不得不理;”叶红笑说。“哈七哥跟我真实也非深,只一起作战过,之后就没有常聚了,但今天却为了我相托的事,如此落力奔走,岂也不是一样的心头义烈、一身侠骨!”

  “这倒不然,”哈广情拈着几络黄须,狡诈地道“你可知道我为何这样不遗余力的打探这件案子么?”

  “愿闻其详,”叶红恭声遭“恭聆教益。”

  “你这就是故意客我的气了。我没有什么大道理,我只是私心盘算过:叶红为了龚侠怀的事可以这样鞠躬尽瘁,要是我了他这个朋友,万一有一天我这个哈老头儿遇上什么事…想必你也不会袖手旁观、坐视不理吧。”哈广情道:“这样说来,让你今先欠我一个情,倒便宜了后的我。”叶红知道哈广情说活,喜欢玩世不恭:屡作语,自嘲嘲人,但言谈里暗含机锋、自有机抒,只陪笑道:“七哥的为人,我有不知晓的么!你帮了人,还说这些损自己的话哪!”

  哈广情这才正道:“其实;我跟你一样,也是平生最恨人前哈哈哈、背后杀杀杀的人。年纪愈大,愈不到真正的朋友,不是因为没有真正的朋友可,而是谁都知道真正的朋友难得一见,谁都不敢用心和真心去友,人人防着,自然不到好友。”

  他正的时候脸上反而出现了一种近乎滑稽的神情。叶红想,会下会是当年他受刑太苦,致使他的脸部表情大都反常了起来呢?”

  “我曾给人出卖,才在杨安儿一役里遭擒,得个半残不废的,回到大宋的国土上,却是给人当作狗,要不是一双腿子已废,刑狱之苦,在所难免。”哈广情又回复他的无所谓、笑嘻嘻的态度“所以对这件事,我特别关心。那天我劝你不要管,然而,我自己也管了。不过,果然不好管。我一手,刑部的人已盯着我了。他们还着人来问我,你管这些干什么?!我给他们回答:上下,我求的也不过在死后多几个人在我灵前诚心诚意的上香追悼而已!”

  叶红也笑了起来:“他们的脸色可难看着?”

  哈广情笑着:“他们这一类人脸色一向都不好看。特别对你好看的时候你才遭殃!”

  两人笑着感叹了一会,哈广情才说:“我请于善余帮这个忙,他说“其实你别急,已经有人在打点这件事了,只是现在还未定案,龚氏吉凶,尚未可卜而已!我就问他:究竟是哪一路人马,如此义助龚侠怀?他说:哪一方面的人,我不便说,万一事不成还牵累了人,自已更不愿意;再说,再密的嘴也是有疏隙的。我当下也不多问,先把饮冰上人精心泡制的“梅栖”泡上两盅,待他喝得高兴时,就送上朱古泥用‘纵刀横斧’刻的棋盘。于善余就跟我下了五盘,自然是他胜了三盘,这一开怀之下,再加那么一高兴,就说了许多他刚才还不肯说的话…”

  叶红忍不住问:“饮冰上人怎舍得把他自己图着自茗的‘梅栖’茶叶送给知府呢?朱古泥怎会?…?”

  “饮冰这老热肠的听说你要教龚侠怀,便自过来问我他能帮什么,我就叫他把茶叶送我两把就行了。”哈广情抚捻着参差不齐的黄须“至于‘斩经堂’的总堂主朱古泥,听薛慕桥说龚侠怀身陷险地,他正想攀这个情,化解以前的恩怨,所以也献出他的宝贝棋盘——或许,这是他向人表白:他并没有加害龚侠怀;至少,他跟龚大侠虽有怨隙,但并无落井下石。”

  叶红忽然觉得:人生总是要在最后关头、生死关头,才知道谁是朋友、谁是敌人的。

  他希望龚侠怀能够早出来,看到这一切、面对这一切:他是众叛亲离,但也相知天下。

  “于善余怎么说?”

  “于善余说:现在谋救龚侠怀的,至少有三方面的人马。”

  “三路人马?”

  “对,其中一方面,就是你。”哈广情说“你全力谋救龚侠怀的事,上至名公巨卿,下至贩大走卒,无有不知,有的为你翘拇指喝一声彩,有的正为你捏一把汗。”

  “另外两批人马是什么来路?”

  “都是官面上的人。”

  “哦?”这讯息使叶红错愕不已。

  “一路是以陆虚舟为首的人。”

  “陆虚舟?!”

  “对。这一类‘叛国’的案子,通常都由陆倔武来办。由陆虚舟来审,由任困之来决。他们三人一起定刑,号称‘三司会审’,对大案子有生死一言之魄力。”

  “陆虚舟他怎么会营救龚大侠呢?这狱不是在要办龚侠怀之时已如同定刑罪了吗?”

  “大宋朝廷,官官相护,既要办人,就决不会让他开解罪名,否则威信何在?话虽如此,实情如此,但于府尹的确是跟我说,陆虚舟暗里护着意维护龚侠怀,他也颇觉讶异。”

  “还有一路人马呢?”

  “陆倔武。”

  “他?”叶红倒不觉奇,毕竟,自己已委托石暮题去限陆倔武说项,看来,陆倔武可真的买这个帐。

  “据说是他最先为龚侠怀开,把招稿卷宗都改轻了,就是他的意思。”哈广情说“他比你老哥还先行一步呢,要不然,龚侠怀说不定已折在狱中了。”

  叶红大诧。

  ——也就是说,陆倔武在还没见过石暮题之前,已着手周全龚侠怀了。可是陆倔武不就是签限拘拿龚侠怀的人吗?怎么会是他?!而且还早就私里照管龚侠怀,这倒是令人意外。

  “所以现在有利的情势是…”哈广情道:“只要让龚大侠早些临判决审,三司中有两位是会为他开的:只要不定死罪,就求个刺配押解,这就好办了。龚大侠在江湖上有的是朋友,下会让他在路上吃苦的;万一急了,就凭他的武艺——就算他的武功内力都给废了,还有武林同道在,哪有让他忍欺受枷的!”

  叶红憬然道:“看来,我现在应该做的并不是要趁龚案未审定前设法保释他出来,而是须使龚案早升厅决审定刑,以俾恶毒小人不能在牢中加害龚大侠。”

  “便是。”

  “谢谢指点。”

  “指点谈下上。你须知岳飞平生功绩得以表扬:追封,也只能在秦桧死后。其实,迫害和冤屈一旦发生,并不是不可力挽的。假如,每个读书、练武、有良知的人,都像你一样,只要有肩膀,有胆识,有什么顶不过去的、扛不下来的?!一个人顶不住、扛不起,就大家齐心的顶、一起的扛。可惜的是,一到关头,多数人还是摇尾乞怜、卖友求荣、助纣为、为虎作怅去了。”哈广情叹息如落叶“一人受害,万人同哀,千古同悲,这种事,已多不胜数,再多一个龚侠怀,也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要是大家都下说话、不想说话、不敢说话,到时候,举国上下、不是都成了哑巴,就是只剩下了指鹿为马、颠倒是非的人在说话了。”

  叶红听得一股豪气上冲,好像患了一种淋不熄的病。

  “另外,我要提醒你,这件案子,早些审决总比延审的好,”哈广情腔隐忧“因为…”

  叶红直问:“为什么?”

  哈广情道:“因为严笑花。”

  “雨楼头,”叶红诧道:“——严笑花?她干什么?她干了什么?”

  “他,跟陆倔武的好事近了。”

  哈广情捻着须肖眯着眼道:“试想,如果你是陆倔武,你会在这时候把天大的一个情敌放出来吗?”

  “这妇人!”

  叶红忿忿地啐了一句。

  所以,此事宜急不宜迟。他们既已揖捕跟拿下了龚侠怀,绝不会轻易就放虎归山的。与其徒劳无功的营救龚大侠,不如在这有利情势下让他早受审,把罪刑减到最轻,一旦押解,才设法开释他。”哈广情拍了拍叶红的肩膊,语重心长的道:“老弟,我能尽之力,也仅此而已。”

  “哈公,”叶红诚挚地道:“叶某感同身受。”

  “这件事睿或许会有些挫折,”哈广情眼里闪着透人情的光芒,但他的眼神却像一只忧郁的狗。

  “不过,龚大侠自己不是说过了吗:‘遇挫不折,遇悲不伤’——是以遇到挫折,也不要怀忧丧志。现在不管牢里牢外的人,在这世里,其实都只是相隔一线:豺狼街,小人遍地,咱们只有拿龚侠怀这八个字来共勉之;他得要自己在黑牢里撑着,咱们则在牢外为他拼着。”

  “其实,坐牢也没什么大不了。岁月悠悠,你只要放得开,暂且任自己毫无作为,自行修身养,也就过去了…”哈广情想到过去自己的遭遇,感慨地道:“怕只怕遭宵小之徒的凌辱,教你宁可痛快死去,也不忍屏求存,人活着比畜牲都不如恐怕就不如不活了…外边又下雨了吧?”

  “下雨了。”叶红的回答,夹着一声没头没尾的浩叹,融入在这弥天漫地的雨丝里,就像一支无头无尾的谱。也许,牢外和窗外都是一样的在下着雨吧?就算是寂寞和怨酸,都没有再倾吐的必要了吧?在为愁雨里,没有了剧情,只有一大堆心情。

  叶红在雨歇之时,决定了一件事。

  他要去找严笑花。

  他觉得她太过分了。

  ——同时江湖沦落人,就算不能雪中送炭,也不该雪上加霜。

  ——曾是相儒以沫的江湖爱侣,纵不能患难时相爱,也不该在遇危时相害!

  他决定要“会一会”严笑花。

  他却设想到这一“会”却“会”出许多情节来。
上一章   刀丛里的诗   下一章 ( → )
大漠荒颜大地飞鹰慈悲刀舂风柳上原楚留香系列沉沙谷尘镜蛛奁长安乱长安古意草莽龙蛇传
漫步小说网提供小说《刀丛里的诗》,刀丛里的诗最新章节第六章好汉只问有情无,刀丛里的诗全文阅读,刀丛里的诗电子书txt下载,手机阅读.